糯米小说网 > 九龙壁:起源之链 > 第九章 天之印
    自宝珠事件后,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夜的身体状况自那之后就没有任何改变,村子也一如既往的平静,并没有生任何变化。期间卡勃大叔依然坚持送夜出村,但最终也拗不过萨姆爷爷的固执。

    虽然卡勃大叔不再训练夜,不过夜还是会去训练场和凯互相切磋,卫队的人也不会去管他,毕竟大家都很喜欢这孩子。

    某日,早晨,优、雅在训练场观看夜和凯切磋武艺。

    凯用长棍对夜挥去,夜脚边一扬,用沙子迷了凯的视线,躲过凯的攻击。

    凯重振姿势,对夜下盘横扫,夜踩在棍子上向后弹跳躲开。

    旁边的雅看的很兴奋,在那里原地的跳,似乎在加油鼓劲。啪哒则围着雅飞来飞去。

    凯深呼一口气,用棍子连续刺击,夜左右忽闪。

    凯最后一击,冲击突刺,夜赶紧向后翻身一跳,不过被击中脚踝。失去平衡侧倒在地。

    见状凯上前扶起夜,优、雅也赶紧跑了过来,啪嗒紧跟在后

    “能站起来吗?”凯问道

    凯想去扶起夜,被夜阻止,露出笑容带着一丝痛苦想要自己起身并说道:“爷爷说过,男孩子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小伤不算啥。”

    “小夜,要不要紧?”优担心的问,雅同样露出担心的表情

    夜有些踉跄,但还是自己起身了,然后对着大家露出爽朗的笑容

    “夜没有事的,害姐姐们担心了,凯哥哥的棍术真厉害,难怪村里都说凯哥哥是未来的守护之星呢。”夜这么一说,大家的紧张也缓和了,凯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凯蛋蛋,下手那么重,害我家小夜受伤了!”雅在一旁抱怨凯,啪哒则在啄凯的头

    “啊啊啊,啪哒嘴下留情,别闹。”凯向啪哒求饶着

    “雅姐姐,别怪凯了,是我要拉着他来练的。”夜赶紧解释道

    雅心里也没有要怪谁的意思,只是大家都非常熟随口一说,很不好意思的退到一边。啪哒同样低下了头。

    “凯扶着小夜,我带了药膏,赶紧涂一些。”优建议道

    优预料到切磋会出现受伤的情况,所以早就准备好一些外用药在包里。

    优熟练的给夜肿胀的脚踝,敷上药膏。

    大家坐在训练场边上开始聊天。

    就在这时优和雅同时感到肩膀上剧烈的灼痛,两人不禁露出痛苦的表情和呻吟。同时两人的肩膀上出光芒。啪哒则慌张的飞来飞去

    “姐姐!姐姐!看上去很痛的样子。”夜担心的扶住她们,尽管没有多少力气

    优努力微笑着让夜安心,但是依然很痛,雅拼命的抓住夜的衣服。

    “我去通知萨姆爷爷,夜,你留下来照看她们!”凯看情况不对于是说道

    “嗯!”夜奋力的点头

    不过灼痛很快就过去了,却在两人的肩膀上留下了奇怪的印记,印记依然出微微白光。

    “还痛吗?姐姐?”夜见她们面色缓和于是又问道

    优摇摇头,表示不痛了。但雅的情况不是很好,过度的疼痛让她体力消耗有些大,处于半昏迷状态。

    优的印记在左后肩,雅的印记则在右后肩。

    众人将姐妹送回萨姆村长家,大厅里只留下萨姆村长、优雅两姐妹、凯还有闻讯赶来的凯的父亲邦克。夜则回房间里去了。啪哒飞在空中舔着雅肩膀上的印记,似乎在给她疗伤,虽然这并不是什么伤口。

    “这的确是【天之印】,但是居然同时出现在两人身上,这实在是….”邦克觉得太不可思议。

    虽然优与雅很早就听爷爷说过关于【天之子】与【守护者】的传说,但一直都以为那是传说而已,却没想到这是真的。

    相传大地之母选出【天之子】,在【守护者】的保护与【引路人】的帮助下,寻找真意,引导万物的故事。

    尽管萨姆以前并没有说过天之子是谁,但是优内心隐约能感觉得到她们很特殊,爷爷总让她们学比其他同龄人更多的东西,总是对她们比其他同龄人要严厉些。优有时候猜想过如果真的有天之子的话,那么很可能她们就是天之子的人选,而现在天之子真的切切实实的降临在自己身上,优的内心更多的只是迷茫,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未来的路又将如何。或许那是早就注定好的,应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雅的反应到有些相反,似乎她并没有将天之子的事情放在心上,反而由于天之子将要出村踏上旅途而高兴。

    萨姆安抚着优与雅的情绪,让她们不要担心,有爷爷在一切都会好的,优与雅非常相信自己的爷爷,既然爷爷都这样开口了,她们自然没有理由再去担忧什么。

    房间内萨姆正与邦克讨论着什么。

    “虽然的确很不可思议,但是这也不是没有先例。根据古书上记载很久以前也有这样的事情生。”萨姆爷爷说道

    “既然已经觉醒了,那么是不是该举行【授弓仪式】了?”邦克问道

    “嗯,我将在近日开始准备举行仪式。”

    按照传统,【天之印】出现之后,如果再次出亮光,这就预示着【天之子】需要踏上旅途,去寻找【引路人】,寻找自身作为天之子的真正的意义。由于下一次天之印下一次闪光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所以需要尽快做好一切的准备,举行授弓仪式。

    天色已暗,萨姆让两姐妹先去休息,邦克也让凯先回去睡觉。

    萨姆和邦克两人单独在房间里喝酒。

    萨姆露出担忧的表情,邦克见状问道:“老爷子怎么了?”

    “诶,这次的事情不一般呀。”萨姆举杯喝了一口

    “还是因为两个天之子的事情?”邦克举杯喝了一口

    “是啊,村子里从来没有一代同时出现过两位天之子的记录过,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萨姆露出不安的表情

    “并且这一次先不说优雅两姐妹,连守护者都如此稚嫩,作为【引路人】的我,真的有点替他们担心呀,一切都来得太早了。”萨姆语重心长的说着

    “老爷子,也不必那么担心,这不是印记还没有出第二次信号呢,我们还有时间呢,况且他们都是我们一手带大的,你对他们没有信心,难道还对自己没有信心吗?他们身上有多少可能性,我们心中都能感觉的出来。”邦克安慰着萨姆

    “嗯…”萨姆陷入沉默

    “要是你真的不放心,到时候我也一起跟去就好了。”邦克建议到

    “但是按照传统和传说中所说的村里只能让守护者一起去…”萨姆非常注重传统,内心担心不按规矩会触怒神灵

    “但传统和传说中也没有说前守护者不算守护者呀?”邦克笑着说道

    “嗯…不管怎么说,他们还太年轻,踏上旅途一定会非常艰辛,那到时候就有劳你了…”萨姆妥协并委托邦克

    “没问题,就交给我吧。”邦克笑道

    平时村子里都是萨姆为别人操心,今天反而让邦克替他操心,萨姆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嚯嚯嚯,真是抱歉啊,今天反倒是让你操心了。呃呃….呃。”说完老爷子醉了过去打起了呼噜

    邦克将老爷子抬进屋里,安置好后,离开了村长家。

    然后萨姆与邦克的这段对话,全被偷偷留在门口的凯给听到了。

    尽管凯有些内容听不明白,但是内心隐隐约约感觉到这次的路途会非常艰辛,暗自誓要守护好她们。然而之后听到萨姆爷爷的担心,内心又对自身产生了一丝怀疑,虽然他极力想要让自己内心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