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九龙壁:起源之链 > 第七章 刃竹林
    翌日一早,优现雅的烧已经退了,为了不给村长添太多麻烦,一行人打点行装准备上路。前往位于竺叶国西北部的都刃竹城。

    在村长的道别声中,优等人上路了,路途遥远村长还送了些自己做的桑饼,虽然推辞优还是收下了,不过做为回报优给了老人许多金币。

    路上莉露露又开始调侃起雅来。

    “小鸭鸭,多亏我这次一直照顾你,所以你才会好的那么快。”莉露露挺起寒颤的胸脯说道

    雅生病那会莉露露的确也出了非常多的力,端水倒茶都是她来做的。

    “你说你要怎么谢我?哼哼哼~~”莉露露开始膨胀了

    “的确要谢谢你这一天对我的照顾,谢谢你,莉露露。”雅非常诚实的感谢

    这让莉露露始料未及,显得非常不自然起来

    “啊!啊!那..那..当然咯,哈~~哈~~哈~~”莉露露脸都有些歪了

    “那你做一辈子我的奴隶吧,我然你做啥就做啥。”莉露露为了掩饰内心的尴尬想出这个非分的要求

    “哈!?凭什么你照顾我一天,我就要卖身来补偿?!”雅非常愤慨

    “难道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不应该以身相许吗?”莉露露很有自信地说道

    “我先撕烂你这张嘴再说。”雅用双手拉长莉露露的脸

    “那看看谁先撕烂谁!”莉露露不甘示弱同撕

    “你们两个感情真好。”夜说道

    “哪里有!”两人异口同声

    “诶,就每一刻消停的,真受不了你们两个。”

    两人撕了一会放开对方,看到对方脸都肿了,开怀大笑起来,啪哒和叮铛看到她们的脸也嘲笑起来

    “你们两笑屁!”两人对啪嗒叮铛一人一下把它们打晕了。

    大概走了四、五天左右,路上路过一个湖泊,小憩了一会。但是由于树木稀少,湖泊也逐渐干涸成了池塘,景象让人堪忧。

    一行人来到一片竹林停下了脚步。

    “这里停一下!”修格喊道

    “怎么了?修格先生?”优问道

    “过这片林子小心点,这片林子叫做刃竹林,其叶子快如刀片,你们会风魔法不?”修格边解释边问道

    “我会。”优回答

    “那就好,如果这里起风的话会有竹叶飘落,这时候记得用小型风魔法把叶子轻轻往外吹,尽量不要让叶子刮到我们。

    优放缓了马车的度,修格单独骑着一匹马,凯在马车副驾上观察。

    “这种刃竹啊,是竺叶国的特产,也是竺叶国的象征,只有这种竹子没有被滥砍滥伐,这种竹叶快如刀片而且非常硬,还被军队用来作为铠甲的材料,穿上这种铠甲在近战的时候敌人很难进攻,因为自己会被竹叶伤害到,不过使用铠甲的人灵活性也会下降,动作太大容易伤到自己。一般都是作为先锋的人穿着。”修格说着竹叶的事情

    “这么厉害。”凯附和到

    “看到这种竹子就说明离刃竹城不远了,当初国王就是看重这里地势险要才选择这里作为都的。不过这附近听说经常出现盗匪袭击商队,而且反而由于这刃竹林,城卫队也拿这些盗匪不是很有办法。并且政府更关心赚钱,对于这些小盗小匪根本没兴趣放之任之。”修格说道,语气中夹杂着对政府无能的鄙视之意

    小心翼翼的走了一段路,突然前方出现一个人拦住了优等人的去路。

    “你们给我站住!”一男子喊道

    优停下了马车,修格下车问男人:“看样子,你大概就是这附近的盗匪咯?”

    “哟,今儿遇到识相的啦。不过我还是把台词先说完吧!”男子说道

    “老子高因,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高因说道

    “怎么看这伏击都是竹子,连竹子和树都分不清楚,还好意思出来打劫。”莉露露现外面的情况从车里探出头毒舌到

    “少废话,识相的把钱留下走人,不识相的全部杀掉!”高因叫嚣道,卖相极为不堪

    “呵呵,像你这样的也只能抢抢小摊贩而已。”修格嘲笑高因

    “妈的!居然敢嘲笑老子,给我上!”高因叫嚣

    由于周围是刃竹林,所以这里逃跑是不可能了,这也是这些盗匪选择这里打劫的原因。

    “kaze”优使用简单吟唱

    顿时刮起一顿狂风,周围的刃竹叶翩翩起舞,顺着优施法的方向向着盗匪们飞去,好几个盗匪被刮伤在地,流血不止。其他的盗匪看到这种情况,慌忙逃跑。

    “妈呀,居然是魔法师!算你们狠。”高因见到同伴都逃走了,赶紧自己也撤了,路上还摔了一跤,丢下那些受伤的盗匪。

    优停止了魔法。

    “诶,真不知道这些家伙出来干什么的。”雅吐槽到

    “雅,帮他们看一下伤势。”优对着雅说道

    “是,姐姐。”雅回应

    雅检查下来都是些外伤,做了简单的止血包扎后,就把他们自行回去了,那些盗匪很感谢他们。

    “优小姐,你们真是太善良了,不过这种善良终有一天会让你受伤的。”修格劝说道

    这句话曾经利夫也对自己说过。优内心想到。

    “如果真的那样就就努力舔着伤口继续前进吧。”优做出了相同的回答

    “如果是自己的仇人呢?”修格问道

    优想起了西格姆,想起了萨姆爷爷。犹豫了一会

    “就像这些竹子一样,当你去砍竹子的时候,就会被竹叶所伤,那又有什么意义吗?”优望着这竹林感叹道,并没有给修格明确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