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九龙壁:起源之链 > 第五章 争执
    没有费太大功夫,持大剑的家伙就交代了。得知那名火焰法师名叫撒罗莫.墨海恩,也是六人的头领,至于那六个地痞冒险者只是他们临时结识的,并且策划加入这次行动的,原本只是将他们当作挡箭牌罢了。

    他们六人是来自名叫【北山红阵】的组织成员,这次是受人之托来绑架阿露缇。

    “你们是受谁指使,又为何要绑架阿露缇小姐?”修格继续问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那人回道

    然而从他的脸上修格能看出他有所迟疑,于是修格用剑架在他脖子上吓唬他,露出阴狠的表情。

    “啊啊啊~~~我记起来了,我曾经好像偷偷听撒罗莫说过什么光禄大夫商鞅,还有阿露缇是【广仁会】头目的女人什么的。”那人在情急之下依稀记起一些东西

    刘鑫听到在这里听到商鞅的名号,真是想都没有想到。

    “你确定是【光禄大夫】商鞅?”刘鑫抓起那人的领口十分紧张的问道

    优从刘鑫对于商鞅的口吻上看出这个人在刘鑫心目中的地位应该很重要。

    “啊啊啊~~~这个我也不清楚,你要去问撒罗莫去。”那男人慌张的回答到

    然而撒罗莫自从醒过来之后就一句话都没说过,明显不打算交代任何事情。看来这家伙只能交给刑事部门处理了。

    由于一下子信息量过大,优他们一时半会还没有反应过来,在刘鑫的建议之下,通知了兆郢城的城督,先把撒罗莫他们一共十二人全部关押起来。

    而前来的并不是兆郢城城督而是严复,原来严复正好前天处理完小人国的事宜后,回到兆郢城处理其他事务,由于刘鑫的上报事件牵扯到【北山红阵】于是前来查看。(刘鑫并没有上报【广仁会】的事情)

    犯人的事情先处理完毕了,修格一眼看出刘鑫已经对事情有所了解,再看看阿露缇的表情也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于是修格询问他们两人。

    “看来你们两位对今天这件事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不如说出来听听也好让大家一起想想办法吧。”修格歪着眉毛建议到

    “好吧,其实具体我也不是很明白,我就把我知道的先说出来吧。”刘鑫笑了笑摆着手一副被看穿而无奈的模样

    “先从【北山红阵】说起吧,我只知道【北山红阵】是来自于冰之大6的一个办事组织,大部分成员都是魔法师。以前很少来我们水之大6。其他的由于我近年都在国外所以也不是很清楚他们的事情。”刘鑫表述着

    “那个,俺倒是听到过一些传闻,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阿吉因为信息真伪难辨而感到为难,但毕竟关系重大,还是觉得说出来比较好,看大家的意思如何。

    修格示意阿吉说说看。

    “俺也是听小人国的同胞说的,他们说【北山红阵】专干一些坏事,以前侏儒国就雇佣过他们去破坏过俺们小人国的炼金设备,还听说他们只要能够赚钱连暗杀的事情也干过。”阿吉诉说着自己的听闻,眼镜闪起恐怖的白光。

    “这么看来这个组织的名声并不好咯,只要能赚钱什么事情都干….”修格陷入沉思,他本人对于这种为了金钱而出卖良心的行为有着本能的厌恶,因为自己曾经也那么干过,所以与其说厌恶,不如说他更加厌恶曾经的自己...

    “那阿露缇姐姐是那个什么【广仁会】又是怎么回事呢?”夜歪着脑袋向阿露缇问道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好隐瞒的事情,原本打算到了南阳城再向你们介绍的,没想到会演变成这样...。不过我的确是南阳【广仁会】的成员之一,【广仁会】是专门收治并救济生活困苦、疾病困扰、无依无靠等人员的慈善机构,【广仁会】的起人叫做康广仁,至于他们说我是广仁的女人这点可能是弄错了,我只是被他们所救助的一名普通对象而已,被救助之后我认同他们的行为而留了下来,与他们属于志同道合的关系。”阿露缇平静的解释道

    “嘿~~~慈善组织呀。”夜来到阿露缇边上用崇拜的眼神看着阿露缇,阿露缇则笑着回应夜,并摸了摸夜的头

    “不过据我所知【广仁会】是个与华龙国政府对立的不良组织,经常做着抢劫的勾当,这一点你怎么解释呢?”严复拿着把折扇从优等人背后缓缓走来反问阿露缇

    “你居然在后面偷听我们说话?这是不是太过分了?最重要的你刚那句话意思是说阿露缇小姐是不良组织的成员?”刘鑫对于严复的话有些不满

    “哦呀,我可没有这么说过呀。”严复一副被冤枉的表情

    “这个俺似乎也听说过,据说【广仁会】抢劫华龙国的物资车辆还打伤了行车人员。”阿吉听到严复的话也回忆了起来

    “你到底是帮哪边的啊!”莉露露掐了下阿吉,阿吉这才反应过来

    “啊,不过俺并没有说阿露缇姐姐是坏人的意思啦。但是….如果【广仁会】是坏组织,那阿露缇姐姐岂不是也是?不对不对不对,阿露缇姐姐怎么会是坏人呢…..啊~~~好乱….”阿吉慌张的澄清自己并没有恶意,但似乎被自己的推断绕了进去而混乱起来,一旁的莉露露表示这家伙没救了直摇头。

    “真的有这样的事吗?”优皱了皱眉头表示疑问的对着阿露缇说道

    “这个….的确是是事实,因为在我们的伙伴之中的人也好,被我们所救助的人中也好,有很多都是被国家战乱迫害留下的人,他们会沦为今天需要被救助而生活下去的结果,都是拜国家所赐。即便我们努力开导他们,然而他们对于华龙国还保持着一定的怨意。。尽管我们劝说他们不要做出过激的行为,然而他们还是会在救济物资短缺的时候会去抢劫那些富商队的物资。”阿露缇非常尴尬的说道

    “既做着慈善事业又做着抢劫的机构?好矛盾,好复杂啊。”雅挠着脑袋想不明白,叮铛跟着挠头

    “是啊,我也想不明白,既做好事又做坏人的人,算好人还是算坏人呢?”夜歪着脑袋思考着,啪哒跟着一起思考

    凯的脑袋和莉露露脑袋空空如也已经放弃思考了,呆呆的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

    “阿露缇姐姐是坏人的话,那帮助阿露缇姐姐的我们也是坏人?那阿吉是坏人?啊啊啊”阿吉则还在纠结于刚才的话,甚至呆萌的把自己绕进去了。

    “你们抢夺富商土豪的财产也就算了,而你们连救援物资也抢,使得原本需要国家援助的人们得不到救援,却将抢来的物资去救助你们认为需要救助的少数人,这简直是本末倒置,岂不是太可笑了吗?”严复的话语紧追不放

    这的确陷入了死循环之中。

    “但您的意思少数人就应该遭受这种苦难吗?”阿露缇眉头紧锁面向严复声音的来源反驳

    “那,阿露缇小姐认为死一个人与死十个人,孰重孰轻?”严复露出尖刻的目光看着阿露缇,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等着阿露缇出丑

    虽然阿露缇看不到严复的脸,不过从他的语气中能够深深感受到恶意。

    “生命与生命之间是平等的,无论是一个人还是十个人我们都会毫不犹豫全力以赴的拯救。”阿露缇避开了严复的选择题,理直气壮的反驳

    “嗬嗬嗬哈哈哈,说的真是不错啊,但是!事实上你们是拯救了一个人,而对着那可怜的十个人说着:‘请你们去死’的话,然后我们华龙政府不得不因为你们的过错而背上救援不力的责任。这种变相的杀人手段真是高明啊!在下领教了!”严复大笑并讽刺阿露缇

    严复如此咄咄逼人也并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当初被【广仁会】袭击的救援队正是严复所负责的,尽管【广仁会】得知这批物资是援助物资而归还,但是当严复到达救援地后已经晚了,尽可能拯救剩下的人,然而疾病还是夺取很多人的性命,更有人将排泄物扔向严复。

    严复只能将一切归咎于自己监管不利,没有亲自押解,也正因为此事严复亲自请缨将自己贬到中转镇政府从职,一方面中转镇人口复杂方便信息收集,另一方中转镇离【广仁会】总部南阳很近便于监视【广仁会】动向,以防此类事情的再次生,希望将功补过。

    阿露缇无言以对,两手互相叠握在腰部以下,表情非常无奈与悲伤。但并没有生严复的气,她知道一些严复的事情,而且在这件事情上的确是【广仁会】的错。

    刘鑫虽然知道严复的事情,但是到这时候实在看不下去了,正打算阻止严复。

    “严复长官!”修格抢在刘鑫前面走到严复面前,两人双眼对视,用犀利的眼神告诉他请适可而止。

    “算了,这事情不该我来管,更何况上面似乎对你们的行为也是放之任之,不过还是请你回去好好考虑一下。”严复略带遗憾的放弃了,不过看到阿露缇无言以对的样子有些得意的离去了

    “这人还是那么讨厌。”雅对着严复做着鬼脸,严复回头瞪了一眼,雅吓得往优后面躲

    随着严复远去之后,刘鑫想起来商鞅的事情还没有与严复说,不过这些经过简单审问就能够得到的消息,也没有必要一一细说。

    “刘鑫,还有一件事情我想要问你。”优缓和精神后似乎想起什么于是询问刘鑫

    “啊,你不用说我也知道,肯定是关于刚才犯人提到的商鞅大人的事情吧。”刘鑫早已看穿优的想法

    “好像刚才那个人说是什么麋鹿大夫来着?”雅扬起眉毛歪着脑袋幻想着一只麋鹿头穿着医生服的样子,不禁想笑。

    “诶,是光禄大夫…..是一种官衔”刘鑫纠正道

    “光露大夫?”莉露露也瞎搅合

    “不穿衣服的官吗….”旁边的夜则想象着,由于画面太美相当无语

    “我说你们是不是存心的!”刘鑫看到他们这样恶搞而愤慨,当然并不是真的对他们火。

    三个人嘿嘿的傻笑对刘鑫表示抱歉。

    阿吉默不作声表示不与这三儿为伍,优表示无奈已经习惯于他们这种了,在一旁照顾昏睡过去的凯,修格则津津乐道的看戏,阿露缇在一旁被他们三个调皮逗笑了。

    总之之前严复带来的阴沉气愤已经烟消云散了。

    “咳咳,言归正传,光禄大夫是华龙国最高职位之一,按现在的国家机制来说地位与皇帝、大丞相、大国柱齐名,属于最高领导人之一。”刘鑫阐述道,话语中有一丝自豪感

    “那么大的官儿?!”修格惊讶

    “不过他为啥要去绑架阿露缇呢?如果认为阿露缇与【广仁会】领有关系的话,难不成其真实目的是【广仁会】的领?”修格越疑惑并看向阿露缇与刘鑫想看看他们的反应

    阿露缇并没有说话。

    “但是我不相信商鞅大人会做出这种事情。”刘鑫眉头紧锁眼神下沉

    看来刘鑫自己也有着很多疑惑。优这样想到

    “算了,这些暂时与我们并没有直接关系,就让那些官员去考虑吧。”修格看出就算继续问也不会有结果于是想要结束这个话题

    “对啊对啊,现在我们要先把阿露缇姐姐送回南阳城才是。”看着他们你来我往而一头雾水的雅早已经迫不及待得想要结束话题

    “那就收拾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坏掉破掉的东西吧。”夜指着鸟车,鸟车的顶棚有被火烧过的痕迹。

    “啊啊~~~我们的车…..”莉露露看到顶棚被烧坏了而消沉

    “看来今天是走不成了。”刘鑫似乎有意这样说道

    但事实上对于多留一天在兆郢城大家也并没有什么意见,只是阿露缇有些顾虑不过嘴上还是同意留下来的,于是一行人决定再回到原先的旅馆下榻,等修完车明天一早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