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九龙壁:起源之链 > 第十四章 支流
    “广仁!你终于回来啦!”周常喊道

    这个巨汉不是别人正是【广仁会】的领袖康广仁。

    康广仁黑黑眼,国方脸,锯齿眉,高鼻,双眼炯炯有神,面容巍峨,刚毅不屈,头戴小金冠插有凤羽。身着盖身斗篷,除头、脚其余尽被覆盖。身高两米有六,站在凯面前宛若铜墙,真怀疑他是不是人类。

    众人互相搀扶着,检查各自的状况。

    夜由于失血过多昏迷不醒;凯全身多处挫裂伤擦伤还有划伤,幸好没有致命伤;修格与鬼叔经过简单治疗恢复了意识;莉露露处于魔力虚弱状态,恐怕近几日都没有办法使用魔法。

    优经过拉司蒂歌声治愈,留下一些轻伤而已;雅与周常没有受伤。

    至于纽姆,这家伙居然睡着了,刚才打斗那么激烈都能睡着,也是醉了。

    由于夜的情况不是很好,康广仁建议边走边说。

    根据了解康广仁收到周常的飞鸽信后,就连夜赶回南阳城,但是在路上遭到了不明人员的袭击,导致行程受阻。刚才看到南阳城附近有一道邪光,所以一个人加快度赶了过来,其余的一些手下还在后面的路上前进。康广仁已经放出信号弹通知他们。并负责将阿尼儿的手下全部押回南阳城。

    康广仁从周常那边也了解了一些情况,以及优他们的事情,并提出自己的一些疑虑,无论是优与雅他们的神奇力量及身份,还是凯的神器,以及夜这孩子的古怪诡异。

    康广仁倒是表示,广仁会要先处理好自身内部的问题,其他的事情都应该放后,更何况对方还是帮助过我们的恩人。

    “做人当以恩为本,以义当先,否则怎可服人?”康广仁这样对周常说道

    周常也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羞耻和惭愧,不过康广仁并不怪他反而称赞他。

    “你也是以广仁堂的利益考虑,在这种敏感时期多一份疑问没有什么不好,这也就是我可以没有顾虑的在前面保护大家,而我的后背就靠你帮我守护了。”康广仁说道

    “一个人永远不可能纵览全局,有一个值得信赖的后背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有你在,我的身后永远是那么的安逸。”康广仁并没有看着周常,但周常知道这是广仁内敛,暗笑起来

    听闻优等人在事件中的活跃表现,康广仁对众人称赞有加,并表示等回到南阳要开庆功宴为各位接风洗尘。

    路上凯质问康广仁为什么不去追那名神秘人,康广仁表示当时要不是对方撤退,就算在场所有人加起来都恐怕都不是那个人对手。这让凯非常不甘心。

    “年轻人不要意气用事,要分清楚场合,只有正确的判断敌人,才能击溃敌人,鲁莽并不代表勇气。”康广仁一席话让凯冷静了下来

    “承今日之敌,正明日之己”康广仁对着凯说道

    凯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但日后他会明白的。

    走过山坡拉司蒂他们还在那边休息,拉司蒂已经醒了过来,看样子没什么大碍。

    阿露缇敏锐的听见远处是康广仁的声音,老远就向这边跑来,非常喜悦的向着康广仁声音的方向看去,修格隐约能感觉到康广仁在阿露缇心中的特殊地位,毕竟是相处了三年的人。想着想着修格心碎不已。

    “果然是种树容易,挪树难呀。”修格感慨道

    康广仁没有等后续队伍回来,一到广仁堂就忙了起来,先安置好优他们,给夜请了大夫看伤,再着手配置人手以及联系南阳政府对着手处理城内事宜。

    南阳城的洪水已经退去,不过沿江街道一片狼藉,看来收尾工作还有很多要做啊。

    虽然损失非常严重,很多人无家可归,只能被安排在各处公共设施中,广仁会也主动腾出地方收置人员,并给予治疗与食物,但万幸的是,这次洪水中没有人员死亡,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优路过街道时,看着那些流离失所的百姓,伤员的哀嚎、小孩的啼哭声、男人的争吵声、女人的叹息声夹杂在耳边,优的内心一阵揪痛,双手紧握心口。

    “要是我们能早些现的话,并早些阻止那些人的话,就不会这样了…”

    “姐姐…”雅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优小姐,你不必这样自责,要怪也是怪我们广仁会无能,如果这次不是优小姐你们帮忙,还不知道这座古城将经历怎样的灾难呢,那些百姓接下来广仁会会照顾的,您不必担心,到了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之后还有晚宴呢,所以请开心点嘛,呐。”周常安慰优并对着露出和善的笑容

    周常在审问了阿尼儿的手下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现,就如同阿尼儿所说的那样,他们只是完成任务仅此而已。

    随后按照康广仁的意思周常将他们交给政府机关处理。

    至于纽姆也是事件的受害者,并且一直执着于莉露露不放,优表示就由他们送纽姆回家。

    由于不能马上回家纽姆的情绪很低落,并开始吵闹,幸亏在莉露露的安慰下,答应纽姆现在就派人送他回家。

    “妈妈说过,要认准打自己的人,不能让他跑了,我只认你,所以纽姆不要其他人。”然而纽姆这样说道

    这让莉露露非常困扰,去询问优的意思。

    答应了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好好去兑现,特别对方还只是一个孩子,孩子对于这种事情的最为敏感的。优这样对着抱有困扰的莉露露说道

    优同样安慰哭泣的纽姆,等夜与凯恢复一些后,答应亲自送他回家,纽姆很开心的拍着手,手上落下很多土,掉在优头上,不过优依然开心的看着纽姆。

    纽姆被安置在城外的临时屋内,由于戈曼人的食物特殊,还需要派专人出去采集。

    医生看过夜的情况后,表示幸好没有伤到骨头,使用了治疗术以及一些能够加快细胞活性的草药,暂时止住了血,但是手上几根筋脉被切断,并且失血过多,有些细胞已经坏死,如果没有愈合法术光靠治疗术与草药的话,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然而这需要愈合术,雅学习的是治疗术中的体疗术,主要利用魔法促进人体细胞活性,恢复流失的体力,以及消除血瘀伤,但是断筋这种极为复杂的伤口治疗,虽然能够治疗但是就如同医生所说的一样会留下后遗症,哪怕是拉司蒂也只会广域体疗术而已。

    雅一想到夜可能会因此残疾而伤心落泪,不过在优的提醒下,雅想起爷爷留下的书里似乎有提到过愈合术,以前让雅学结果雅嫌太麻烦而荒废,现在想想真是后悔。

    临时抱佛脚的雅忙成一团,心里悔死了,就在这是夜的身体生了奇怪的事情。

    被治疗的伤口再次渗出鲜血,之后一下子喷出许多血,雅被喷了一脸血并慌张起来,不过鲜血很快就凝固了,将整个伤口给覆盖住,血痂出红色光,不一会变黑自我脱落,夜手臂上的伤口如同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皮肤滑溜溜的。

    同时夜也苏醒了过来,看到雅的脸上写着担心、惊讶、好奇,还有一脸红色。

    “雅姐姐,像个西红柿。”夜指着雅的鼻子,笑了起来

    雅见夜非常精神,安心了下来,不过下一秒就与夜打闹起来了。优则在旁边看着他们两个微微笑着,并让雅赶紧去洗脸。

    趁雅去洗脸,优帮夜穿衣服的时候,优忽然现,夜的脊椎再次显现出曾经的那种红现象,就是说夜的神秘恢复能力与这个有着一定关联,她们猜测夜恐怕不是普通的人类孩子,甚至可能是其他种族的孩子,但一切还是个迷,只有让夜找回所有宝珠才有可能得知吧。

    泛红现象很快消失,要比上次受致命伤消失的要快很多。

    为了不掩人耳目,优还是给夜原本伤口的地方绑上绷带,并叮嘱夜不要随便去拆开,也不要离开房间,晚饭会给他送上来的,夜很听话的点点头,开始看书。

    康广仁的其他手下也6续回到南阳城,展开了工作。

    优等人在周常的安排下,与拉司蒂、阿露缇他们一起吃饭,忙活了一天,早饭都没有好好吃过。

    雅早就饿的狂乱了,狼吞虎咽的开始大吃特吃,差点把路过的啪哒也给吃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生了,啪哒的内心是崩溃的,为啥同样路过的叮铛就没事,难道我就长得那么像烤鸡吗?优一再提醒雅的吃相,但已经没人能够阻止这个吃货了。

    吃完饭,优给夜送去了饭菜,其他人也6续去看望夜,夜的精神还可以,甚至又开始教阿吉炼金术的事情,不过毕竟大伤初愈,还是让他好好休息为好,大家也不好意思再打扰了,留下阿吉陪着夜。

    之后,雅与莉露露结伴打算去问一问周常关于算术的事情,路上遇到优,优认为这对于自身魔法提升有帮助,于是三人一起去周常那边问问情况。

    对于四人的到来周常显得很欢迎,听到他们想问算术的事情,于是周常将他们请到了房里,开始阐述关于算术的事情。

    “算术,只是魔法的一种表现手段,属于系统魔法的其中一类,众所周知传统魔法都有其动咒语,并且咒语各有不同,这会使使用魔法产生难度,如果不记住所有咒语的话,就不能很好使用魔法。而系统魔法就是经过研究将相性比较近似的魔法分门归类,以暗号的形式编组成新的排列方式。我所使用的算术就是系统魔法,算术的关键点并不在于问题,而在于答案,具体的我不能透露,因为如果被人知道了暗号的破解方式,系统魔法自身就会陷入极为被动的状态。”

    “好复杂的说….”莉露露有些失望,旁边的雅开始数落她,莉露露反问雅,结果雅和她一样半吊子。

    “简单的来说,我的魔法编程最外一层是决定了魔法的属性,比如数字1代表光,2代表暗,以此类推,在与阿尼儿他们的战斗中,我最早使用了火属性魔法,而火属性魔法在我的编程中是数字5。”

    “哦!!!那道题目的答案是八百六十五,最后有5字,所以是火属性魔法。”莉露露恍然大悟

    “难怪当时魔法阵一开始是白色,后来变成了红色,就是在确认答案的关键数啊。”雅这样说道

    周常对雅的理解能力颇有赞赏,雅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莉露露不甘下风。

    “那么魔法的强度以及目标个数也可以进行编程控制咯?”莉露露好学的询问道

    “嗯,答案的肯定的,并且由于不是直接使用咒语,所以对方很难猜到你会使用何种属性的魔法,也就很难针对了。”周常笑着回答

    “那最后你使用算术可以不用吟唱是怎么回事?”莉露露的问题一个连一个

    “这个嘛,是算术的真正形态,算术学习初期还是需要吟唱的,需要将公式念出来才能在系统中进行选择,不过算术练就到最高级别就可以达到无吟唱,用算盘的定位代替吟唱。”周常以尽可能的方式满足她

    “好厉害!好想学啊。”莉露露惊讶,雅也同样表示想学

    但周常表示这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学会的,先对于算盘的使用就是一个复杂工程,再加上魔法亲和力的提升,以及魔法编程的复杂程度,这些每个都是精细活。周常当初自己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才整理调和完毕的。

    另外周常对雅说,这个她学了并没有什么用,因为这只是对于人类来说魔法的分级,而对于拥有一半精灵血统的雅来说其实不用那么吃力,精灵的魔法亲和要比人类高,所以精灵魔法可以在不改变原由咒语的情况下,光靠与元素的亲和度来提升魔法强度,也可以做到无吟唱,吟唱的最高境界【念唱】仅凭意志动魔法。

    而且那是真正的无吟唱,自己的算盘定位根本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这一点雅差点忘了,曾经听爷爷说过的。

    周常还表示,修格的骰术其实也算是系统魔法的偏门,认为应该和自己的算术一样,拥有独立的魔法排列方式,但由于骰术自身不可确定行的特点,所以排列方式应该比较简单。

    “看她们问了那么多我也被带了过去,也有个问题想要请教周先生。”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优小姐请讲。”周常非常有礼说道

    “今天你与那个会群体治疗的水魔法师对战的时候,明明可以使用其他属性法术,却为什么总用冰魔法呢?”优问道

    “这个问题我给满分,这是魔法战的战术问题,所谓魔法战不仅要克制压制对方,还要限制牵制对方,优你是你们几个中魔法最好的一个,应该知道魔法元素中高位阶克制问题吧。”周常夸赞优

    “嗯,我知道,魔法属性分为十六种,而最原始的属性也就是最高位阶属性光与暗的元素之间是存在互相吞噬的情况,这种情况被叫做克制。”优回答道

    “嗯,非常正确,在光暗元素之下,是四大属性地水火风,地压制水、水压制火、火压制风、风压制地,四种属性也各存在克制关系。即便双方魔法实力有所差距,但利用属性克制是可以扭转劣势的。原本对付水元素魔法最好的选择是地属性魔法,但是对方使用的是治疗法术,属于对己魔法,面对这种情况需要的并不是克制,而是限制!”周常点了点头说道

    “限制?!”优疑惑

    “嗯,所谓限制,就是夺取控制对方擅长使用魔法的属性元素,对方擅长水,那么我就用冰限制掉水,让他无水可用,这样在他下一次使用水魔法的时候,由于周围没有足够的水元素,他需要消耗更多精力与时间从远处将所需要的水元素吸引过来,产生共鸣动魔法,这就是我为什么用冰元素魔法限制他的原因。”周常分析完似乎又在想些什么

    然而周常自己也失算,没有想到对方是用戒指动魔法,这种消耗对对方其实没有意义,好在对方急于求成导致使用过度才侥幸赢了对方,不过这些就没必要说了,免得灭了自己威风。

    “原来如此!”优用手指抵着下巴眼睛看着屋顶想着

    “嘿~~原来也有姐姐不懂的地方呀。”雅斜视着优坏笑起来

    “我又不是神仙,啥都会,我也需要学习。”优难得嘟起嘴撇头反论道

    “好啦,你们知道了太多东西,我是不是应该把你们灭口呢。”周常眼镜片泛着可怕的白光

    “诶~~~~”莉露露与雅惊吓道,优倒是心里有数

    “开玩笑啦!瞧你们当真的,不早了,一会还有庆功宴,先散了吧。”周常做出手势让她们离开

    “知道啦~~~”雅和莉露露齐声道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敲门。来的人是凯,凯见优他们都在以为在忙,于是打算离开,不过优告诉他,事情已经完了,让他进来。

    优等人打算离开,毕竟凯的事情,未经允许知道也不太好….

    不过凯拉住优她们,因为他要问的事情也与她们有关,或者说最好她们也能知道。

    凯问的事情不是别的,就是关于神器的事情。

    “啊,原来是这事情,这样说吧,这个世界上的武器装备基本分为四种:n级武器、s级武器、R级武器以及神器,对于神器我知道的不是很多,只知道相传神器的是神所留下的东西,内部寄宿有灵魂,活着的武器,并且都有着各自神奇的力量,但是数量非常稀少,仅此而已。

    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我建议你去光之大6的拜罗廷国,那里有专门负责危险神器收集、管理并研究的组织【星辰之音】,他们对于神器的知识也好解析也好都是世界第一的。”周常对凯说道

    凯听完后非常感谢周常所说的,既然提到了神器,优又询问了关于雨灵石的事情,周常表示雨灵石虽然已经得到净化,但是以防万一已经派人去请【星辰之音】的神器分析师对雨灵石再做一次检查,如果没有问题的话,这颗雨灵石应该是要上缴给华龙国政府的。

    不过广仁会内部也存在各种异议,周常并没有说。

    周常之后在最大程度上回答了他们各种各样的问题,并且对优的魔法给出很多建议,优也从中学习到很多新的技巧,对雅的治疗术也给出很多建议,帮她整理了爷爷留下的治疗书上的法术先后顺序,以便她方便加快学习进度。甚至给莉露露抛出橄榄枝,只要她愿意可以推荐她去华龙国的魔法学院学习召唤术,不过莉露露还不舍得大家婉言谢绝周常的好意。

    “谢谢周常先生交给我们那么多新的知识与技巧。”优彬彬有礼的感谢周常

    “嗬嗬嗬,您真是太客气了,虽然有些技巧我连会里人都没传授过,但是对于你们却是例外,就当是我对南阳城的小恩人们的一些微不足道的谢礼吧。”周常笑呵道

    “那万一会里的人知道了会不会吃醋生气?然后把我们赶出去呀。”雅不知道是什么思想回路,冒出这么一句来

    “哈哈哈,傻孩子,放心吧,只要你们愿意,南阳城的大门将永远向你们敞开。”周常被雅的天真给逗笑了。

    .

    大堂内修格看到依然坐在椅子上望着天空的阿露缇,周围没有其他人,或许是因为同是赎罪之人,又或许是处于怜爱之心,修格越感觉阿露缇对于自己来说比起以往的女子都要与众不同,修格很快意识到或许这次是真的动心了…

    虽然阿露缇对康广仁格外亲密,不过修格并没有死心,上前走向阿露缇。

    阿露缇早就听见背后有个她这几天一直特别在意的人的脚步声,自从那一天后这个男人的话语就一直萦绕在阿露缇耳边。

    “修格吗?”阿露缇没有回头,依然坐着问道

    “阿露缇!”修格有些激动

    “怎么了?修格?”阿露缇感觉到修格激动的语气,略带茫然的回头‘看着’修格

    “阿露缇!我这次是真心爱上你了!”修格突然抱住阿露缇深情的注视着她的双眸

    “修格!不要这样…”阿露缇看到这样的修格,相当慌张不知所措,想要挣脱修格

    然而阿露缇越是挣扎,修格搂得越紧。

    “我想留在这里陪你一起度过往后的时光。”修格觉得阿露缇只是在害羞而已。

    “修格!疼!”阿露缇露出痛苦的表情

    “啊…对不起。”修格意识到自己可能进度太快了,引起了对方的反感,于是放开了阿露缇

    阿露缇因为慌张而气息显得非常混乱,思维同样非常混乱,扶住椅子喘息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对不起…修格…我不能接受你的爱…”阿露缇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有些忧伤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修格无法理解,明明阿露缇对自己也有意思才对…

    “难道是因为康广仁?”修格这样臆断

    “不,广仁是我的恩人,并非你想象的那样。”阿露缇摇头否定道

    “那为什么拒绝我?”修格进而问道

    “我知道你对我有好感,你也是个好人,但是我只能说我们没有缘分…我也没有这种福分,无论是你还是其他人,我都没有选择的权利。”阿露缇忧伤的说道

    “什么叫没有选择的权利?”修格不理解

    阿露缇沉默不语。

    “难道你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囚禁着你的内心?”修格从阿露缇模棱两可的态度中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修格看见阿露缇眉毛微微一颤。

    “一定是有事情,说吧,说出来一定会好的,说出来大家都能够帮助你的。”修格劝说阿露缇

    然而阿露缇依然沉默不语,强咬着自己的嘴唇,嘴唇都咬出了鲜血。

    从阿露缇的表现上,那份坚定的表示,那份强忍的毅力。

    修格作为一个过来人,认识到阿露缇的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这件事情恐怕连自己都无法帮助到她,并且周围人也没有办法帮助她的事情,否则她怎么会将自己逼到如此的境地。

    难道说真的是缘分未到吗…

    与其互相勉强,不如放手一释。

    修格选择了放弃。

    修格用手帕轻轻拭去阿露缇嘴边的血液,阿露缇将咬着的嘴唇松开了。

    “对不起….”修格说完一句话默默离开了

    阿露缇流下了眼泪,她再次伤害了一个喜爱她的人的心。

    “明明早就决定好了的,为什么还会流下眼泪呢,我真是令人厌恶的女人啊。”阿露缇独自低语

    晚饭时,周常在康广仁的安排下,为了给优等人接风洗成以及犒劳回城的手下们,摆下了丰盛的酒席。大家载歌载舞的庆祝了一番。

    优等人为康广仁豪爽的性格而动容,亲切的称他为仁叔。广仁会这种极为热闹的大家庭气氛也让在外许久漂流的六人感受到了家的氛围。大家也都非常放松尽情吃喝,将烦恼抛诸脑后。连对广仁会心存疑虑的修格也此时放心芥蒂与人共杯。

    在华龙国,酒是一种文化,自然这里也逃不掉。

    康广仁借酒答谢优等人救阿露缇之恩,然而优他们大多数都是未成年人,不好喝酒。然而大家都在兴头上,又不好拒绝,没办法作为姐姐的优代弟弟妹妹们干了酒杯。

    喝了酒的优感觉有些热,于是解开了领口的系带,露出了事业线,可以清晰的看见优左胸上有一颗痣,凯看见这一幕赶紧帮优挡住。

    “凯!不要挡着我~~~”优一掌把凯推开,开始夹菜

    “姐姐….”面对第一次喝酒后的优,雅有些慌乱起来

    平时一向文静的优喝了酒后,开始兴奋起来,觉得酒真是好喝,又吃菜又喝酒,大家气氛很浓都载歌载舞起来,优也跟着跳了起来。

    优跳着跳着将领口的剩下的扣子也解开了,已经能看见白色的内衣以及半个球体。

    雅已经完全不认识这个优姐了,凯面红耳赤的完全不知该看还是不看,夜是只要优开心怎样都无所谓啦。

    莉露露和阿吉完全震惊了,优姐原来那么豪放呀~~阿吉眼镜片都碎了一地

    幸好修格今天受了打击,对这些完全不感兴趣,一个人在角落喝闷酒,阿露缇在现场只听到修格的闷酒声与叹息声感到内疚早早离去。

    雅摇了摇头,赶紧与凯商量把优姐带回房间才行,这样脱下去一切都完了~~~

    两人合力将优抬回房间,夜兴冲冲的跟在身后显得很开心。

    “不要拉我!~~~我还要喝呢!放开我!雅!凯!夜你不要傻笑啊,帮帮姐姐用炼金术赶走他们两!”优胡乱的喊着

    雅与凯冷汗不止,生怕后面那位全职小弟一个炼金术真把自己打飞了,幸好夜依然憨笑跟在身后。

    好不容易把优拖回了房间。

    “真是的!姐姐难得这么高兴~~嗝~~就不能让姐姐好好再喝一回嘛,嗝~~~”优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再喝就要出事儿啦!万一暴露天之印怎么办呀!不行绝对不行!!!”雅教训起优来,这景象还真是少见

    “那个用伤痕掩饰掩饰就行了~~~~嗝~~~~人家要下去喝酒嘛~~~要嘛~~嗝~~~~就要嘛~~~~”优撒起娇来了

    “不行不行不行!”雅摇头

    “就行就行就行!嗝~~~”优还搭腔起来

    这让….雅快疯了….让凯与夜看住优,一个人甩门而去,打算去拿绳子。

    房间里只剩下迷迷糊糊的优,以及凯与夜两个人。

    优醉醺醺的看着凯与夜,胡言乱语起来。

    “你们知道~~姐姐今天有多~~嗝~~担心~~~你们两个吗?!”优指着他们两个

    优忽然把外衣脱了,凯慌张的遮住眼睛,用另一只手遮住夜的眼睛。

    “真是的!~~~~真是一群不省心的~~~~孩纸嗝~~~每次让~~~~姐姐担惊受怕”优一把抱住他们两个,压倒在床上。

    “你们可是~~~~姐姐最~~~~心爱的~~~~弟弟呀!嗝~~以后~~不准再做~~这么危险的!嗝~~~~事…情….”优说着说着睡着了

    优滚热的身体压得凯与夜有些喘不上气来。

    虽然慌乱,但是凯深刻明白今天的确非常让优担心。

    然而不能这样被压着!否则没办法思考啊!

    想要推开又因为太害羞而不好意思推。

    不行了!凯鼻血横流,脑袋一片空白,似乎已经是上天堂的节奏了~~

    莉露露与阿吉担心优姐的情况,打算上来看看,敲门后现门开着,于是一推门….

    “对不起!走错了房间了!”莉露露满脸通红,阿吉直接冒烟上天。

    “没有错啊!救我!”凯呼救道

    赶紧把房门关上!路过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任由凯怎么样求救….

    最后还是雅回来,看见这一幕也差点昏过去,把凯与夜给拖了出来,但告诉他们明天绝对绝对不准提今晚的事情,否则…..否则…..会生什么她也不知道…..

    凯红着级红的脸拼命的点头,夜很乖巧的点了点头。

    .

    .

    深夜,康广仁与周常两人在房间里商谈。

    “你的手脚不要紧吧,广仁”周常坐在椅子上忧虑的看着康广仁

    “有你帮我做维护,没什么大碍,先谈谈这次的事件吧。”康广仁站在桌子旁略微活动了下说道

    “这次的袭击与阿露缇被绑事件都指向商鞅,你怎么看,广仁。”周常拿着一个小本子,上面似乎写着关于此次事件的一些流程以及细节。

    “那些派来的人都是一些雇佣兵,也就是说无论谁只要有钱就可以雇他们。我倒是比较在意最后那名黑衣人,以那名黑衣人的实力,真的打起来我未必是他的对手,然而对方却并没有与我争斗。这倒让我感觉对方的目标并不是我,更像是来挑事儿的。”康广仁眉头紧锁

    “你是想说对方想引起我们与政府间的斗争才这么做的?然而现场所留下的所有证据,都指向商鞅,更何况下面很多人都是这样认为,在商鞅这件事情上如果再不采取行动的话,恐怕难以服众啊。”周常焦虑道

    “其实我最担心的不是他们,而是及氏四兄妹。”康广仁闭上双眼,心中颇为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