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重生九零当首富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奶奶尿炕
    赵秀芝没说霍艳萍的不好,但是话里话外也点出了,霍艳萍和王敏都靠不住。

    花重之听了赵秀芝的话,也是认同:“哎,我以前也是糊涂,现在清醒了,晚了,早就该让你们跟你大哥好好相处,都是亲兄弟,这遇见事了,还是你大哥有个当兄长的样子。”

    赵秀芝道:“确实,大哥对我们真的是没话说,这段时间也是多亏了大哥。”

    郑淑珍躺在炕上听着人家说话,这心里不是滋味,难受的眼泪掉下来了。

    花开他们回了家之后,也没多说花重之他们的事,因为没必要,眼见过年了,不少要准备的。

    第二天花开和花庆毅又出去了一趟,收购了一些东西,然后回家,花开看见炕上的毛线,想着给叶亦繁织件毛衣。

    所以跟古兰燕请教了一下织毛衣的事,她会织围脖,也会几个简单花样,但是没织过毛衣,不知道怎么分袖子和领子什么的。

    古兰燕详细的给花开讲解了一番,花开记下来,就开始起头了。

    先织一件自己的试试,织的不好也没事,等会了再给叶亦繁织,反正过完年还得有一段时间开学,也够自己折腾了,并且开学之后,也可以织,毛衣一直能传到开春的。

    她织的也简单,就是白色的宽松的高领毛衣,简简单单符合某人的人设。

    傍晚时候,花开又被古兰燕派去给花重之那边送点熏肉,古兰燕做熏肉大饼这么长时间了,所以熏肉做的一绝,今个做了不少,还熏了肘子和猪蹄,打算等叶亦繁来,给他带回去一些,这些怎么也别外边买的干净。

    最主要做的烂糊,口轻,也是为了给老人吃。

    花开端着一盆肉,去了四叔花万海家。

    路过花万河家门口时候,霍艳萍正好出来抱柴火,见花开端着盆,过去问:“花开,端的啥啊?”

    花开也没必要隐瞒:“我妈熏的肉,给我爷送过去一些。”

    霍艳萍听着心里嫉妒,她不知道赵秀芝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跟花开他们家重新建立的关系,昨天她又去问了赵秀芝,赵秀芝压根不搭茬。

    霍艳萍这人是自己得不到,那就毁了,所以这时候她想到了破坏花开家和赵秀芝他们的关系。

    她小声对着花开道:“花开,不是二婶多嘴,是真的看着你们这么孝顺,这么对你四叔家,他们还背后说你们傻,我是看不下去了,这话本不该我说的,但是我这不说心里过意不去。”

    花开从来就不相信霍艳萍的话,当然,她对四叔家也没有那么信任,他们家只是照顾老人,并不是因为四叔家怎么样,跟这些叔叔,保持安全距离就行了,这是花开他们家的信条。

    因为这边的人都不太值得让人相信,四叔家虽然看着悔改了,但是也需要时间去证明,现在花开他们家做的,只是对老人尽责。

    她对着霍艳萍道:“知道了,没别的事,我去看爷爷了。”说完,花开继续往前走了。

    霍艳萍不确定自己刚才的话到底有没有用,追了上去:“花开,你不相信我咋的?”

    花开道:“我根本不在意这些。”说完继续往前走。

    霍艳萍追着到了花万海家的门口,也不好再追下去了,只能回去了。

    花开进了院子,花万海正好在院子里,赶紧过来帮着花开端着盆道:“这又送啥来了?”

    花开道:“我妈做的熏肉,很烂糊,老人吃着也咬得动。”

    花万海道:“你妈有心了。”

    花开道:“应该的。”说着进了屋。

    这刚道房门口,就闻到了一股子骚气。

    很快,赵秀芝端着一个洗衣盆出来了,里边是郑淑珍刚尿的。

    见花开进来,赵秀芝赶紧道:“花开,你去我们那屋坐一会,你奶尿裤子了,我先把这些泡上去,要不一会不好洗了。”

    花开道:“没事,四婶,我进去跟爷爷说两句话,也就得回家了。”她也没想多呆,来了也该跟老人说个话,想着打个招呼就走。

    赵秀芝也知道花开不是个矫情人,也没说太多,就赶紧把盆子端出去了。

    花开进了屋,只是场面有点不在她的预料,郑淑珍没穿裤子,身上就盖了个小褥子,还盖不全下身,因为赵秀芝也是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说实话,也是没适应,有点没调理,有点乱。

    郑淑珍看见花开进来,这心里一下子崩溃了,她一手去拉着身上的褥子,一边吱吱哇哇的赶着花开。

    花开看着郑淑珍这样,说实话心里挺解气的,他们这些人害死了原主,要不自己也不会来这,所以她这是报应,是罪有应得。

    花重之看着老板这样,皱眉头道:“孙女来你怕啥,也不是外人,消停点,要不老四媳妇都忙蒙了。”

    郑淑珍这不光是叫唤,哇哇大哭,因为太委屈了,自己刚强了一辈子,一直那么要强,那么压着花开他们家,现在要让花开看见自己这么一面,她真的受不了。

    花开也没搭理郑淑珍,到了花重之的面前:“爷,我就是过来送熏肉,然后再问问,你有啥过年想吃的,正好明天还有个集,还能买。”

    花重之摇头道:“不吃了,这家里吃的够多了,你家这啥都给拿了,啥也不缺了,你家过年的东西都准备齐全了?”

    “准备齐全了,叶亦繁单位发的,还有之前叶爷爷给拿来的,还有我和我哥在市里买回来的,吃到开春都吃不完的东西。”

    花重之笑着道:“你们家现在是真的出息了,我不担心了。”

    这时候赵秀芝进来了,上炕找了给郑淑珍换的衣服,就过去要给郑淑珍换衣服。

    可是她这刚要掀开被子,郑淑珍就开始嚎叫,然后指着花开,喊走。

    花开对着花重之道:“爷,那我就回去了。”她仍旧没搭理郑淑珍。

    郑淑珍本以为花开会嘲笑她说什么,可是人家好像都没把她当个人,这个感觉让郑淑珍更难受了。

    她气的要死了,指着花开更是吱哇吵叫的。

    花开对着郑淑珍道:“奶病着呢,这样可不利于恢复,时间不早了,我就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