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贵女归辞 > 第三百二十章 攻打
    山寨中。

    “老大,那些官兵又来了!”闻风冲进屋内。

    赵随安正在擦自己的宝刀,闻言动作并没停,只是淡淡说了句“不用理会”。

    “可这次不一样!”闻风皱眉神情严肃,“郑尚言带了两队人马,大约五百号人,分别从两个方向过来。他们估计已经知道山寨在哪了,准备正后门围攻呢!”

    赵随安慢慢把刀擦好,放在一边,又拿了一把强弩:“叫弟兄们带好家伙,今日我要亲自出马。”

    “好啊!”闻风立马喜笑颜开,眉宇之间没有半点郁色,好像方才的严肃只是为了逼赵随安亲自动手。

    山寨原先有五十来号人,加上了三十多个官兵,近日又加入了十多个人,如今已有百来个人。

    山寨里多是武功高强之人,平日里又勤于练武,一个抵十个,涂大人他们在其中都不过是中等水平。

    涂大人自然不愿意去对付曾经的同伴,但他今日也带了兵器一同前去,他要杀了颜冲,为自己死去的手下们报仇。

    小骆也自告奋勇跟着,他在山寨这么多日,清楚山匪们的为人,知道他们没有做坏事,所以他想去帮忙,他做不到与府衙的人对打,但若是有山匪被伤,他会救人。

    涂大人和小骆都去,有十来个官兵便也想去,留下的人继续在田里种地。

    赵随安换了件黑衣,骑在马上气宇轩昂,一把大刀别在腰间,如同叱咤沙场的将军。他的脸上永远挂着一副倨傲的表情,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闻风和丧胆热血沸腾,手里的尖刀似乎在颤动,在呼唤他们出手。连涂大人等人都忍不住心头澎湃,好像他们即将前往战场杀敌。

    “出发。”赵随安说道,纵马离开,其他人紧跟其后,马蹄声震撼山林。

    山下,郑尚言坐于马前,听见这声音不免皱眉:“不是说就三十来个人吗?怎么听声音有几百号人?”

    大概是您耳朵不好使吧。

    崇利木着脸在心里说道。他对郑尚言已经不似先前那般敬重,而郑尚言也不像之前那样信任他。郑尚言怕他在府衙又东查西查,索性把他也带上。

    想到这里,崇利忍不住呵了一声,有些嘲讽。他一个文人,没有丝毫武功,都没带过兵,郑尚言却把他带来,是怕他活的时间长吗?

    “山寨里还有其他山匪。”颜冲在一旁说道,“但无论如何,我们带了这么多人,足够踏平整个山头了!”

    郑尚言哼了声,斜了他一眼:“这次你莫要再被骗,真是蠢货,连自己中没中毒都不知道!”

    颜冲面露尴尬,把手里握着的弯弩抓紧了些。

    呵,就你聪明,知道自己中了毒。崇利眼睛瞥着郑尚言的胳膊,带着伤都要过来,万一毒发身亡了,那可别怪他。

    郑尚言自然是不知道崇利心里在想什么,只是他见崇利看自己的胳膊,下意识地皱眉呵斥:“崇大人,你可别分心,担心对方射箭,把你射死了!”

    瞧瞧这说的是人话吗?崇利淡淡说道:“下官不过是担心知府大人的伤罢了。”

    他说得很平淡,但郑尚言就觉得他阴阳怪气的,只是一时间挑不出他的错,只好冷哼一声:“关心你自己就好!”

    崇利垂眸应声是。

    他们骑马到了山腰处,迎面碰上了这群山匪,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颜冲立马怒视着闻风,闻风对他挑衅一笑,气得他差点失去理智。

    “就是这群山匪。”颜冲一名手下对郑尚言说道。

    也是可笑,郑尚言第一次近距离见到这群山匪。郑尚言一眯眼,立马就看到了刺伤他胳膊的山匪,当即呵道:“尔等鼠辈,竟敢伤朝廷命官!还不放下武器,束手就擒!”

    “你们这些官兵是不是都喜欢说这句话?”闻风问后面的涂大人,“是真的以为亮明自己的身份我们就会怕吗?”

    涂大人尴尬地笑了。说实话,他觉得这话从郑知府口中说出来,真是傻透了。

    “涂庆!你竟然向山匪投降了,可知投敌是大罪!”郑尚言看到涂大人在山匪中间,忍不住怒骂他,“本官以你们为耻!”

    涂大人冷眼看着他,说到底,他们变成这样,还不是多亏了他。

    “涂庆,你若知错悔改,放下武器,本官饶你一命!”郑尚言说得冠冕堂皇。

    “郑大人,做人要凭良心。”涂庆纵马上前,“你真的会饶我一命吗?你不是想让我死吗?”

    这人不在他手下被他管束了,说出的话也没轻没重起来。郑尚言见自己手下听了这话,都不免惊讶出声。

    他恶狠狠瞪涂庆一眼:“我看你是不打算悔改了?”

    “郑大人并不给我悔改的机会。”涂庆木着脸,一手指着颜冲,“当日你纵容颜冲杀我,我就不相信郑大人的话了。”

    郑尚言冷冷看颜冲一眼,颜冲有些心虚地撇过头,解释一句:“是涂庆投敌在先,属下怕他有诈,所以才动手。”

    崇利冷眼瞧着他们之间的动作。郑大人肯定是默认了颜冲可以动手的,不然颜冲怎么敢杀涂庆他们。两个伪君子!

    “如今悔改还为时不晚!”郑尚言的语气掷地有声,“颜将军误会了本官的意思,本官并不想杀了你们。”

    “呵,已经晚了。”涂庆从后背拿下弓箭,慢慢对着颜冲,“他杀了我这么多弟兄,郑大人,如果你能容许我杀了颜冲,我就信你!”

    郑尚言冷笑一声:“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颜将军是本官的得力手下,岂是你比得过的?涂庆,本官给了你机会,是你不要!”

    他说罢立马吩咐颜冲动手,颜冲一抬手,让弓箭手准备射箭。

    “大人,不准备留活口吗?”崇利说道,心里在冷笑。

    “若是他们命大,本官自会留活口。”郑尚言只说了一句,就不再看他。

    这次的攻势比先前任何一次都猛烈,树上,地上,草丛中都是箭矢,密密麻麻的,若是人站在此处,估计得被射穿。

    闻风等人拿着盾牌抵挡,后面的人也紧密地拉弓射箭,双方的箭遮住整个天空,又像雨点似的到处落下。

    尖叫声此起彼伏,双方都有人中了箭。

    郑尚言早已骑马躲在最后方,但他一直命手下上前继续放箭。

    “知府大人,还是让他们后退些吧。”崇利见不到这种血腥,有些不忍地提议道。

    郑尚言厉声驳回他的建议,还骂道:“怕死就给本官滚回府衙!”

    崇利看了眼自己的马,再看了眼更远处他的马,点头应声是,说了句“大人保重”,策马飞快地离开了。

    “……”

    郑尚言看着他绝尘而去的背影,差点被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