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朕的皇后是绿茶 > 第五章 公主驾到
    春日里乍一复学,女学生们像极了枝头花苞,没有暖风熏蒸,便睡意葱茏,迟迟不开,都是懒懒散散的、不情不愿的。

    对比之下,只有两个人与众不同地认真,那就是张三娘和谢疏影。

    三娘兴许是通过初五宴会一事明白了什么,原本天赋就上佳,如今更加奋起,立志样样都赶超旁人。

    在发觉自己与同窗的精神状态差别甚是明显后,谢疏影为掩盖锋芒,也开始学着糊弄学业,甚至有悖常态地捣起乱来。

    她时不时伸出脚去绊别人一跤,或者乱扯别人腰里的宫绦,叫她们洋相百出,整个女塾都闹成一团。

    但女孩们似乎十分感激她这份活跃,竟然没有一个欺负她的。总被“老虔婆”管束着,她们也实在烦腻愁苦,现在正好可以调剂调剂,少上些课。

    女先生夫家姓何,就是当朝的太子太傅何兼衡。她本姓曹,曹家也是河东望族之一,但大家还是照旧礼称她为何夫人。

    坚守旧时礼数的何夫人自然容不下谢疏影在严肃的学堂里肆无忌惮玩闹。

    何况谢疏影本来是个规规矩矩的好学生,于各项才能上进步也很大,六岁的年纪能做到这样是极难能可贵的。她想不通,怎么偏偏这丫头一病好了,就打回原形了呢?

    几顿手板挨下来,谢疏影赔了不少眼泪,可顽皮依旧。其他女孩的家长都抱怨不已,请求何夫人一定要对她严加管教,不能影响了自家女儿学习。

    才安静了没两天,她就转变策略,不去给别人添乱,只顾自己爽快。何夫人教她们写唐楷,她却故意笔走龙蛇,写得潦潦草草,还换掉几个字词,把碑帖原文意思歪曲了一番。

    何夫人见状怎能不大怒,直接对跟着谢疏影的大丫鬟宁心言明无法管教,请唐恭人将女儿接回家去。宁心跪下来抱着女先生的腿求了又求,无奈何夫人坚决,也拿她没辙。

    正当大家全都笑嘻嘻地欣赏这出好戏之时,身后的门帘子忽被人“哗”一声掀开。一道亮光登时刺进房来,惹得何夫人眯起了眼睛。

    “何人胆敢擅闯国公府女塾?”何夫人绕过宁心,往南门走了几步便站定,那气势就像护雏的老鹰。

    打头的是两个宫人模样的女孩,她们一样梳头、一样衣着,宛如一对双胞胎,就连行动也一样,碎步轻移,分别立在两边。

    “柔佳公主驾到!”

    此言如同惊雷,所有人都害怕地不出声,纷纷跪拜下去。

    柔佳公主萧如钰,与楚王萧憙乃一母同胞的兄妹,是太宗皇帝最小的孩子。

    传闻中的柔佳公主就是个无法无天的大魔头。她性格乖戾蛮横,自幼学习鞭术与剑术,发起性子来毁坏宫中器物那是家常便饭,更别提她恃宠而骄、目无尊卑,经常肆意欺负兄长。却因皇帝偏袒淑妃娘儿三个,没人能治得了她。

    谢疏影不曾低头,反倒睁大了眼睛看向光的来处。萧如钰小小年纪,姿容已经生得昳丽而舒展:天庭饱满光滑,小巧的鼻头与下面那一点樱桃红唇就像精致的酥酪,一身雪肌玉骨在温暖的银狐皮下就更显娇憨可爱。

    她怎么也不会忘记,就是这么一个恃美行凶的“泼妇”,在将来竟出降到了怀庸侯府里,与小侯爷恩爱有加,成了百姓口中的一段佳话。

    而那个人就是为了迎娶公主,才会把她推向深渊,永堕黑暗……

    萧如钰昂首阔步地迈进厅内,便直接与谢疏影沸腾的目光对视。

    但谢疏影有什么身份堪与千尊万贵的公主相比?她跽坐原地,身躯挺直,扬起的小脸上还残留着故意弄上去的斑驳墨迹,几缕凌乱的刘海倔强地粘住额头,眼角带着泪痕,却毫无示弱。这神态让萧如钰也颇为震惊。

    小公主不过八岁,想不了那么多。

    她略定了定神,用清脆的银铃似的嗓音说道:“本宫听母亲说,何夫人是教导女孩的一把好手。本宫就快要进学了,身边正缺伴读仕女,今日可否从夫人的学生中挑选一个呢?”

    伏在公主脚下的何夫人紧张不已,好容易喘了口气,“公主殿下谬赞了,您随意就是!臣妇的学生们都是守规矩识分寸的,必不会令公主和淑妃娘娘失望!”反正学生做不做伴读她也做不了主,皇家到最后还得跟这些女孩的家长商量去。

    “那就……”萧如钰四下看了一圈,抬手指向众人之间最突兀的谢疏影,“她吧!”她的眼睛从她进来那时开始,就一直被谢疏影勾着,很难移开。

    “殿下三思啊!这个丫头不懂规矩,臣妇刚刚已经训斥了她,并决意叫她退学了……”何夫人担心谢疏影惹怒天子贵女,祸及自身,急忙劝阻。

    萧如钰将小手往胸前一揣,不耐烦地抬起下巴,“你这婆子怎有这许多废话!本宫要谁便要谁,还轮得到你来批评么?她是什么高贵身份,竟瞧不上做本宫的伴读了吗?”

    谢疏影想,萧如钰一向雷厉风行、口齿伶俐,定不喜粗笨之人,便支支吾吾道:“公主殿下,臣女乃……都察院……谢晟之女……承蒙殿下青睐……我……恐难胜任……”

    侍婢上前在公主耳侧说了句话,公主随即眉开眼笑,“那正巧了,你既然是唐家后人,母亲也定肯接纳你!”

    学堂里的女孩子们趁乱七嘴八舌起来:“啊,我听爹爹说,柔佳公主是大周最顽劣的女孩子,前阵子,短短七天时间里便赶走了三位伴读!”

    “是呀,我也听说了!你说她们怎么那么倒霉呢,一个个都是被公主用鞭子打出去的,带了满身的伤,青一道紫一道,别提有多吓人了!疏影妹妹这么瘦小,要是进了宫……我都不敢想了!”

    有一个声音与众不同:“文臣家的女孩就是小家子气,活该公主瞧不上你们!你们当然不懂我们武家出身的女儿喜欢什么、想要什么。”

    “三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照你这么说,公主合该选你才对吧,怎么今天选的却是疏影妹妹呢?”

    “嘁,那是因为阿蛮的母亲与淑妃是亲戚,沾了唐家的光而已,她自己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张三娘语气含酸,慢慢朝边上别过脑袋,一向要强的她不想让人瞧见自己鼻头也委屈红了。她明明是整个女塾里最优秀的,也是与公主喜好最相配的,公主本没有道理不选她。

    何夫人久久叩头不起,“公主殿下既然选伴读,必定是要选个德才兼备的好女孩,然谢家姑娘并不是这样的人啊!依臣妇愚见,殿下还可再瞧一瞧咱们国公府张家的小姐,她能文善武,一定更能讨得殿下与娘娘欢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