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养喵日常[洪荒] > 3.猫屁股再萌也不能戳
    半响后,本该入定的道人睁开阖着的眼眸,无情无欲,漆黑深邃,像是要将一切吸入。

    过了一会儿,道人低头看向身旁蒲扇,上面坐着个毛团,连尾巴在内也堪堪有半个蒲扇,鸿钧面无表情的戳了戳眼前毛绒绒的小屁股,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不知名木簪松松挽起的发鬓,留下长而及腰的华发落在蒲扇上,几缕散发垂落在幼崽鼻尖,看的琥珀色大眼睛止不住乱转。

    “啪!”

    李启伸爪拍掉对方伸向自己屁股的罪恶之手,琥珀色的眸子满是怒火,晶莹剔透的龙蛇肉也没心情吃了,毛绒绒的耳朵向后抿着,说道:“喵喵……喵!”

    蠢爹,我知道你对美人娘亲有非分之想,但你也不能戳小爷屁股哈!!!

    就算它看起来很好摸也不行!

    你还想不想要老婆了,你难道想一辈子和你的五指姑娘为伴??

    第一次被自家儿砸指责的鸿钧道祖顿时哭笑不得,将正在蹬脑袋的黑白小猫提溜到身前,点了点毛脑袋,“莫要调皮!”

    云淡风轻的样子仿佛刚刚那个企图戳猫崽屁股的人不是他。

    厚脸皮!!!

    黑白小猫感受脑后软肉被捏,顿时炸了,手一挥,将爪中吃剩下的龙蛇肉就往对方脸上一糊。

    特喵的,小爷不发威,真当我是毛绒玩具呢!

    说过多少遍了,爷脑后那块肉不准捏,不准捏,信不信糊你一脸龙蛇肉!!

    龙有逆鳞,蛇有七寸。

    世间万物皆有致命所在,乃命门也,所谓猫的命门就是脑后比寻常要软上许多的那一小块肉,轻轻一提,就可让其毫无招架之力。

    李启起先并不在意,依旧吃吃喝喝,整天摆出朕就是这么拽的高傲模样,直到有一天,他被自家蠢爹捏着脑后软肉提溜到半空,四肢完全无法反抗有木有!!恨不得爽到喵喵叫有木有!!!

    等一切回想起来,喵崽子是恨不得没发生过,这件事也成了不可说的秘密,脑后软肉更不必说,谁提谁挨挠。

    总之,等发泄完愤怒情绪的李司启回想起不对劲,有点不敢置信地低头看向自己空荡荡的爪子,整个猫如同被雷劈一般僵住了。

    Σ(゚д゚;)他……他他,竟然把肉给扔了!!!

    李启觉得脑袋嗡的一声炸开,整只喵都傻眼了,也顾不上发怒,拼命挣扎的跳回地面,围着被鸿钧周身不知名气势推开掉落地上的蛇肉不停打转,心疼地喵喵叫,恨不得直接拿起就塞进嘴里。

    “喵喵喵喵。”

    ——朕的肉啊!!自己刚刚是不是鬼迷心窍,到手的肉都能顺手糊过去,明知道蠢爹自带乌龟壳,一个激动就啥都没了,似不似傻!!

    要知道平时鸿钧总是修炼的缘故,他也是不容易吃到的,加上还要克制,到手里的就更少了,往常他都是吃一口回味两口,这么这一大块肉,够他回味半天!!

    “此乃身外之物,切不可因口舌之欲而心智不坚。”

    虽然黑乎乎的小毛球不停的围着蛇肉打圈的样子十分可爱,但修道之人乃是修心,幼崽如此言行溢表终归不妥,鸿钧忍不住敲打道。

    都怪你……

    小小的毛团收回看向肉的饥渴目光,转而将恶狠狠的眼神投向罪魁祸首。

    看上去竟比被差点惨遭糊脸的鸿钧还要生气。

    “唰唰!”李启丝毫没有被敲打的意思,三两下,一脸狞笑地抓着自家蠢爹衣襟爬上去,照着对方梳理整齐的头发就是一爪。

    害我没肉吃,弄乱你头发!!

    猫崽力轻爪软,天赋再好面对鸿钧亿万年修成的气囊依旧没有作用。就如同春风拂面,不留一丝痕迹。

    “扣扣”。

    外面,门被敲响了几声,小毛球闻声,不但没有丝毫收敛,反而越发放肆,四肢直接摊开如同一张毛毯子盖在道人头上。嘴里嚼着散落四处的碎发,圆滚滚的大眼睛骨碌碌转,发出不满的哼哼声。

    咯吱一声,门从外面被打开了。

    穿着云裙梳着羊角鬓的女童端着茶几走了进来,脚步不发出任何声响,悄无声息的将盘中食物放在父子俩面前。

    “老爷,东西到了。”像是没有看见黑白小猫爬在头顶的动作,女童低垂敛眸,温顺到没有一丝人气。

    鸿钧恢复面无表情,俊美出尘,端是清贵,却被头上那毛团破坏了整体气质,神情淡淡地吩咐:

    “退下吧!”

    “是。”将盘中食物小心翼翼的放在茶几上,她恭敬地回答话语,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等女童背影消失,鸿钧这才伸手轻轻将给自己头上添乱的小猫提下来,语气带着无奈,点了点对方毛绒绒的脑袋,说道:“……胡闹。”

    看似责怪的话语不但没有怒气,反而带了点不易察觉的宽容。

    也不知道是否因为当初造化玉碟化形的缘故,这孩子不但不像自己,反而有点魔族的肆意妄为。

    黑白小猫完全没有鸟对方的意思,完全一副爷最大,你老二的欠揍表情,甩甩尾巴,昂着下巴,对着自家蠢爹施舍地喵了几声。

    呦,蠢爹你终于知道小爷是必不可少的,才用吃的讨好我?

    不用这么麻烦哒,你我谁跟谁,辣么熟,客气什么啊!

    黑白小猫看向茶几上食物的眼光越发灼热,忍不住从对方手上扑腾出来,抱着尾巴,缩成一团,一副望眼欲穿的样子。

    不过既然你这么诚恳的要求了,那小爷就勉为其难的品尝一下吧。

    晶莹剔透的龙蛇肉被切成片状铺在盘底,丝丝冰晶沿着肉蔓延开来,与之相对,盘沿那一块,散发灼热气息的赤色异兽肉被贴心的切成小块,两者互不相让。

    半空中,龙蛇肉上方气息所化龙蛇与炎肉所化红色异兽遥遥相望,气势不断碰撞。

    嗅嗅鼻子,李启敢用自己的人品发誓,他闻到一股硫磺味道,而且还是十分浓重的那种。

    该死!火山里的东西!

    李启感觉自己被欺骗了,不爽地动动尾巴,艰难地吞下口水,懊恼地想自己明明不想吃,为何却止不住口中唾液分泌。

    不管了,既然端上来,你自己肯定就能吃的。

    黑白小猫抿起耳朵,神情端庄,抬起爪子推了推旁边自家蠢爹的手,示意自己肚子饿了。

    “……不可。一刻前,你才进食三块龙蛇肉,过会儿,该肚子疼了。”皱着眉,鸿钧罕见地说了句长话,抱起地上情绪不满的小猫,轻轻一推,清瘦有力的手指安抚的揉了揉白色绒毛的猫肚皮。

    好舒服!

    微凉手指接触到李启的毛绒肚皮,力度适中,本来有点饱涨的不适,也慢慢被熟练的揉捏消灭,一种从没体验过的幸福感占领了心里。

    “唔……”小毛团发出舒服的呼噜声,感觉到肚子上的手指时,抱起放进嘴里,两只小小的前爪紧紧抓住手指,小刷子一样的舌头仔细舔起来。

    即使这样,小猫神态却十分高傲,仿佛在说“朕很满意你的伺候,还不赶快谢恩!”

    “……舒服吗?”沉默许久,鸿钧终于忍不住问道。

    废话!黑色小猫忍无可忍,赏了对方一巴掌,耳边终于清净了。

    鸿钧手被猫崽拍了下,眼里闪过笑意,依旧面无表情,动作却轻轻戳了戳娇惯的小猫毛绒绒的屁股。

    小猫被戳的一愣,像是没有反应过来,随后张牙舞爪的对着鸿钧开始喵喵叫。

    不是跟你说过不许戳小爷屁股的吗?这么蠢你说美人娘亲看上你哪点??真是的,这么粘小爷,烦死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罗喉不喜欢呢?”鸿钧伸手按住小猫蓬松的尾巴,语气不急不缓道。

    李启闻声一阵沉默,觉得整个喵都不好了。

    大哥,就算你喜欢人家,也要分清楚喜欢的方式啊,你那种‘爱抚’有谁受的住。

    一想起自己出生时看见那场惊天动地的战斗,李启就忍不住黑线,被按住尾巴都忘记发火。

    “喵喵喵。”

    黑色毛团勉强直起身,爪子刚好可以接触鸿钧腰间,一脸语重心长的拍了下。以后小爷再也不嫌弃你了,毕竟情商这么低能活到现在也不容易。

    “……”又一次被自家儿砸嫌弃的鸿钧道祖。

    现在幼崽都这么难搞??

    揉了揉额角,鸿钧从袖里掏出个红色球形物体扔了出去。对于一个拥有丰富养猫经验的铲屎官来说,喵崽的一点点傲娇真的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毕竟爹都养过了,还怕崽嘛??

    “喵!”果不其然,随红球的出现,本来生无可恋的喵团子丝毫没有骨气的屈服,欢快的喵喵声不绝于耳,定睛一看,黑白小猫短短的四肢抱着红色的绣球滚开过去,蓬松的大尾巴也贴在球上,一时间看起来竟有点像红色小球外面又包了个黑色的毛毯子。

    “……”鸿钧无言,这孩子太配合了!他都不知道摆什么表情好。

    大殿静默片刻,李启也从球球美妙的触感中抬起头,就看见鸿钧含笑的眼睛,顿时僵硬了一下,紧贴小球的尾巴直接掉落。

    前面两只不停扑腾球的小爪子也慢慢收了回去。

    “啪!”

    毛绒绒的爪子拍在脸上,李启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因为啥事都暴露了,别人过来都是坑爹坑娘,就他谁都不坑,只坑自己。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红球有什么好玩的,都是活过一世的人了。

    “轻些,你尚且年幼,不可用力!”鸿钧看见小猫懊恼的神情,心下莞尔,终归是幼崽,到底藏不住心事。

    “……喵??”李启一脸怀疑地身旁面无表情,仙风道骨的鸿钧。蠢爹你真的没有用什么歪门邪道吗??小爷怎么感觉你涂了猫薄荷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