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养喵日常[洪荒] > 5.先天至宝牌猫抓板
    “如此……甚好!”说完,鸿钧头上清气浮现,化为了大道之花,挤满了天空,缭绕着可怕的雷电,伴随着轰鸣声。

    杏黄色旗帜被惊吓到一般,逃脱速度也慢下来,谁知路线被雷电堵住,至宝有灵,周身金黄色流光粘稠无比,最终往小猫崽飞来,在其面前停住。

    它拥有足够的灵智知道两人之中谁才是想要自己自己的那一个。

    亲爹啊,以后小爷再也不嫌弃你蠢了。

    李启伸爪抱住面前的戍土杏黄旗,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爹。这可是大腿,有了他,那什么孔宣的无色神光简直没法比,起码,神光刷不了超出后天五行的东西不是。

    鸿钧闻言,动作一顿,整个人都无奈了。

    也不知道自己那里惹他不满意,小猫崽嘴里喊自己时总会加上一个蠢字。堂堂大罗金仙竟对个喵崽没有任何办法,说出去引人发笑。

    算了,自己儿子自己宠。

    鸿钧面无表情地看着黑白小猫,许久之后,将后腿不停蹬挠旗帜的小猫连旗带人一起抱怀里。

    李启不乐意了,小爷自己玩的高兴,你丫凑过来干嘛?欠揍!抬爪,抽!

    不管自己还在对方怀中,抬起上半身,用两只后腿勉强支撑自身重量,摇摇欲坠,占据三分之二的大尾巴立在身后,保持了平衡。

    说,是不是想要朕的抓板!

    “喵喵呜~”,李启看向鸿钧,目光认真,当然如果不是解释这种猫抓板事情就更好了。

    鸿钧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自己儿子这是懂得护食了???

    小小的毛团炸毛,整片整片的皮毛越发蓬松,在鸿钧怀中踩了踩,发出不断的奶喵声。

    这个好,护食好,以后都不用担心饿肚子了,特别是护食的小猫也很有趣啊,与生气时的大喵简直如出一撤。

    情人眼中出西施,同理傻爹眼中出宝贝,自家喵崽再傲娇,在鸿钧眼中依旧可爱的令人发颤。

    然并卵,谁让鸿钧大大是闷骚呢?

    鸿钧冷着脸,毫无表情,眼神淡淡,手指戳了一下小猫的毛脑袋,缓缓开口,“随我去趟不周山。”

    嗓音清冷的依旧如同常年不化的雪山上最孤冷的寒风,不仔细听几乎听不出其中微微的暖意。

    哦,可以╮(╯_╰)╭

    等等……,不周山!!!

    李启心中震颤,就连脑袋被戳也没有反应。他知道自家蠢爹牛,但这么早去不周山他还没做好准备呢。

    《山海经·大荒西经》:“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

    对于任何一个现世人来说,几乎所有神话都有不周山的身影,哪怕是大名鼎鼎的蓬莱三岛都根本无法与其比。

    花费了几日的时光,两人终于来到不周山脚。

    主峰横跨千万里,蜿蜒向上,有擎天巨木落于山林间,有珍奇异兽隐于山岩下。霞光聚拢,神龙腾飞,鹤唳凤鸣。

    鸿钧将怀中一猫一旗放下,抬脚就往山顶走去,竟是要徒步。

    李启被放下也没有什么不满,毕竟这座山这不仅仅是座山,起码,当他曾是盘古的脊梁骨时,就已经证明了他的不凡。

    废话,不是谁都可以开天以及撑天的好吧。

    黑色小猫有学有样,跟着自家蠢爹抬起前抓,也徒步往山顶走去,身后跟着散发金色霞光的戍土杏黄旗。

    随后,他就感受到不一样的气息,越往上就越发难行。转念一想,顿时明白了。

    不周山到底是撑天支柱,即使盘古陨落,余威仍保护其不受伤害,甚至因为距离开天时间并不长,隐隐有压制外来生物的意思。

    这是锻炼自己的意思?李启舔了舔爪,用后爪蹬了蹬脑袋,好吧,既然你这么用心良苦,小爷就大发慈悲的不拆穿你好了。

    况且,小爷怎么可能连一座山都爬不过去。

    琥珀色的猫瞳燃起熊熊战意,望向山顶的目光越发坚决。李启摩拳擦掌的继续开始的动作。

    鸿钧低头看向斗志昂扬的黑色小猫,目光闪过欣慰之色,幼崽体弱加上天道压制无法化形一直是他的心病,不周山盘古遗留的威压虽然无法让后者化形,却可以让他不至于那么弱小。

    没想到对方如此聪慧,一放下就明白了自己意思。

    假如猫能够流汗的话,李启觉得自己此刻肯定如从水里捞出一般,无尽的压力冲击他的身体,波涛汹涌,一波接着一波,漆黑的毛发尾端闪烁点点微光,除此之外,他还有心情调戏自家蠢爹

    李启:“蠢爹,其实你很喜欢小爷吧!”

    鸿钧:“……”

    李启:“你看,你为了小爷千里迢迢的跑到不周山来,怎么看都是喜欢小爷喜欢到痴狂的地步╮( ̄▽ ̄)╭。”

    鸿钧:“……”

    李启:“ヽ(*′з`*)ノ真是太苦恼了,你这么粘小爷~”

    鸿钧:“……伶牙俐齿。”

    还有,你爹我最喜欢是你娘亲啊,傻孩子!

    话是这么说没错,鸿钧依旧没有任何动作,即使小猫崽走的颤颤巍巍,蓬松华丽的大尾巴粘满灰尘,落魄无比。

    小爷就不信了!!李启咬牙切齿地往上走,前面原本急促的道人也慢慢缓下来,让他可以慢慢赶上。

    哧!

    破空之声响起,李启不断向上爬,稚嫩的肉垫不由自主的弹出爪刃,似乎要将面前绵延千万里的威压屏障冲破,法则流转,混沌之力密布,尾尖一缕白璀璨夺目。

    破了!

    当李启爬上山顶时,整只喵瘫痪在地上,平时十分注意打理的毛发也没空管了。

    终于活下来了,真不容易,黑色小猫眼泪汪汪地舔了舔毛,感动自己刚刚完美的样子。

    毛乎乎的样子看的鸿钧一顿,目光冷清,宽大的衣袖下的手指抬起,将企图对着自己脚拍一爪的小黑猫拎进怀抱,“有何所得?”

    又把自己拎起来了……

    得,你高兴就好。

    反抗不了那就享受,李启累的完全不想动,对于前者拎自己后脑软肉也没有多少力气,只能抓下对方意思意思。

    “……”,鸿钧目光停留在后者毛脑袋上许久,他从未见过,即使当初和罗喉相处甚好,仍无缘得见,如今机缘巧合,即使不是原来那人,也让他看痴了眼。

    变态!

    两个字眼直接闪进小猫脑袋,李启顿了顿,照着鸿钧下巴呼了一巴掌。

    然而依旧没有什么用,爪尖与下巴的碰撞只发出清脆的响声,对方屁事都没有。

    鸿钧习惯性的无视下巴处的猫爪,依旧面无表情,看着李启,缓缓道:“力气变大了很多。”

    冰冷无比的声音像是要把世间万物冻住,周身气质空明,无喜无悲,只是这么nb的语气说这种小事让人忍不住发笑。

    哈?

    李启一时间没有听懂对方话中的意思,露出一丝茫然。

    哦,小爷力气变大了吗?下次揍你更有底气了有木有。李启收回前爪,揉了揉自己脸颊,非常高兴的回道。

    随即想起自己以前拍自家蠢爹下巴,对方不但没有受伤,反而是自己爪子疼的厉害……

    小猫默默将自己脑袋埋的更深一些。

    “扑哧!”一声忍俊不禁的笑惊醒了父子俩,转头看向树丛,只见一位人首蛇身的明媚女子娇笑地对后面招手,“哥哥,那只小猫表情好丰富。”

    话音刚落,李启立马炸了,表情丰富怎么了,这说明小爷智商高懂吗?

    就算妹子也不行!

    虽然对方话不得自己心意,李启仍旧没有动爪,一方面是因为上辈子遗留下的绅士风度,另一方面也是准备看看对方所谓的哥哥。

    一袭白衣似雪的伏羲唇角含着一抹温和的笑容,不动声色的将自家的欢脱妹子往身后拉,别看那名男子对怀中猫崽表情温柔,其周身的煞气可比那些凶兽加起来都多。

    “家妹顽劣,还请道友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