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养喵日常[洪荒] > 6.熊孩子女娲
    李启拿后爪蹬了蹬脑袋,对着兄妹俩龇了龇牙:“喵呜。”

    小爷要是不见谅呢?

    杏黄色的旗帜被黑猫压在身子底下,毛绒绒的前爪止不住抓挠旗杆,神情高傲,十分欠揍。

    伏羲:“……”

    女娲:“……”

    他俩活了这么久,还没见过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的,一般大家不都是道个谦,你说个原谅,最后一笑抿恩仇啥的。

    女娲算是看出来了,这位还在记恨自己说他是小猫呢,太小心眼了!

    窝在鸿钧怀中的猫崽听到对方止不住的嘟囔声,懒懒地探出身子,舔了舔前爪道,“喵喵喵。”

    告诉你,小爷不止小心眼还记仇!记仇知道吧,就是每时每刻都惦记着你,准备时刻挠你一爪子的那种。

    女娲看着道人怀中的黑色小毛球一本正经地恐吓自己,不顾兄长阻拦,径直来到李启面前,戳了戳对方伸出来的前爪,一脸期待地开口,“真的吗?你真的每时每刻都惦记着我吗?”

    伏羲看着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家妹子,温和表情都挂不住,着急地喊道,“女娲快回来!”

    傻妹子,你怎么就这么好忽悠呢。头抬起来看看,对,再抬高一点,看见那个对着你一脸冰寒的道人了吗?这么逗人家儿子,信不信他一巴掌拍死你。

    李启看着女娲走到自己面前,摸自己爪子一系列动作,突然觉得自己快看不懂这个无理取闹的世界了,问道:“喵呜呜?”你不害怕吗?我总是准备揍你哦!

    正确的剧本难道不是妹子被吓哭什么的吗?怎么都一脸期待看着自己,搞的小爷对你做了什么,吓哭了好吗?

    谁知女娲完全无视自家兄长,小手一挥,“没事,你揍不过我!”而且,每时每刻都有人惦记自己,想想就是一个很幸福的事情。

    猫崽子:“我……”

    说好的妹子身娇体软易推倒呢?武力值高了不起吗?

    正准备回话教育下对方三观不正的问题,一抬头,就看见自家蠢爹眼中的不赞同之色,动作一顿,不安的揉了揉耳朵。

    不是吧,蠢爹你又想到哪里去了,你这么蠢安分一点不行吗?

    小黑猫总感觉自家蠢爹又要说出什么惊天之语,默默将自己脑袋埋的更深一点。

    果不其然,鸿钧低头正对黑色小猫惊悚目光,不顾后者僵住的身体,挑眉问道:“……要我揍?”

    啥……啥米?不是,蠢爹你从哪里看见小爷朝你救援的??

    这时,本来远处的伏羲也走过来,听见鸿钧的话,眉眼警惕道:“家妹年幼无知,为难道友了。”

    言下之意,我妹子还小,说话啥的得罪之处,见谅下。

    鸿钧静静地看了伏羲几眼,看的后者差点冒冷汗,半响,才淡淡的说了几句:“无妨。”

    他还不至于与一个小辈计较。

    所以说,鸿钧大大,刚刚是谁想把对方捏死的。

    静默片刻,感觉到女娲不停的拽自己尾巴,李启无法,只能对着伏羲说道,“喵呜?”

    大兄弟,能把身后那个拽我尾巴的熊孩子带走吗?

    要不是知道对方就是创造人类的圣人女娲,李启觉得自己肯定忍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这孩子,怎么就这么熊呢!

    好吧。

    伏羲将趁自己不注意跑到对方身边拽尾巴的自家妹子拎回来,不顾对方蛇尾耍赖一样缠在自己身上,依旧风度翩翩的说话:“那么,道友我们就此别过。”

    没办法,不是伏羲不想说某某道友,而是现在洪荒可不流行自报家门啥的,大家可都喜欢敲闷棍,消耗小,收获多。

    李启能够得知熊妹子是女娲,还是因为中途伏羲不慎说漏嘴的缘故。

    女娲各种挣扎无果,只得委委屈屈的扒在兄长身上,对着远处的李启喵喊道:“下次找你玩哈——”

    不不不,不要下次了,小爷不喜欢跟熊孩子玩。

    黑色小猫窝在鸿钧怀中装死,像是没有听见话语一般,过了一会儿,察觉到没有声音后,才偷偷探出脑袋,一脸佩服地看着伏羲背影——

    这位是真强人,对着耍赖的女娲说抱走就抱走,他可是听见那阵地动山摇的动静了。

    旁的妹子撒娇是小脚轻跺,撒个娇。至于女娲?看他眼前山林被狂风肆虐般的模样,只能在心底暗暗地对那位兄长比了个大拇指。

    送走女娲伏羲兄妹,父子俩再也没有遇到其他人,甚至连宝物的影都没见过。除了一颗光秃秃的葫芦藤,因为来的太早,只有几颗叶子在上面证明先天至宝的威严。没办法,鸿钧只能先设个法阵遮掩下气息,以防被些不长眼的捷足先登。

    做完一切,鸿钧揉了揉怀中不安分的小猫,突然,眉头一皱,目光转向远方,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样。

    “喵——?”才伸下懒腰就被道人武力镇压的黑色小猫准备炸毛,就发现自家蠢爹动作。不会又有什么人突然跑过来了吧。

    想起上一个从树丛跑出来的女娲,熊到无法直视的地步,要是再来个一模一样的,李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真是太可怕了,小爷的毛还在原地吗?打没法打,骂也只能喵喵叫,还是躲一点比较好。

    “……没什么”鸿钧听见猫崽问话安抚了几句,随后抱着他往别的方向飞去,开口道,“此乃先天十大灵物中的葫芦藤,本该结有七只宝葫芦,如今看样子并没有蒂落之像,况且你我二人皆不是有缘人,只能设下法阵再寻机会。”

    好吧,是这样啊,那小爷就不深究了喵。

    李启还是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不是有缘之物,太过贪心恐怕会因果上身。即使不在意这因果,过多也没有什么好处。

    只是最让他在意的并不是葫芦藤,而是刚刚鸿钧的反常,原本准备走的不走,反倒往相反的方向,怎么看都有猫腻。

    最关键的是,那个方向给他不由自主的亲近感,就像……就像鸿钧给他的感觉一样。

    李启在怀中探出脑袋看向那个相反的方向,危险地眯起眼睛,看来自家蠢爹有很多事情瞒着自己啊。

    能让身为未来道祖这么反常地,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身为众魔之首,与天道相对的魔道代言人,这具身体的另一个父亲——罗喉了。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的鸿钧蠢爹那么在意三千年的约定,路过门前都主动绕道,还真是用情至深啊喵。

    黑色小猫赞赏地用前爪戳了戳蠢爹结实地胸膛,干的好,这样你就很前途的将美人娘亲忽悠到碗里了喵。

    鸿钧:“……”

    李启喵:“……喵呜——,喵、喵、喵!”蠢爹你把你的手从小爷头顶拿下去,美人娘亲不跟你回来能怪小爷吗?亏本喵刚刚还夸奖你来着!

    李启喵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前世并不是喵的,现在这般配合作者君有点恐慌啊。

    鸿钧将黑色小猫头顶的手拿下来,途中被炸毛小绒球使劲挠了一下,叹了口气,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觉得和这孩子在一起,自己恐怕永远变回不了以前的无喜无悲。

    不过这一切正在对着鸿钧下巴蠢蠢欲动的李启喵是无法知道了,当然就算知道,也只会昂着下巴,一挥前爪,表示蠢爹这一切都是荣幸,毕竟像小爷这么平易近人的喵已经很少见了,不信请看看美人娘亲,挠你满脸血都是轻哒。

    就在父子俩一个准备揍,一个不准备躲之间,鸿钧原先看的那个方向上的某个木屋里,盘膝坐在蒲扇上的罗喉猛的睁开眼睛,精光四射,没有感情的漆黑眼眸看向鸿钧他们的方向,静默许久。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说话者一袭白衣神情温和,正是刚刚与鸿钧李启相遇的兄妹俩中的伏羲。

    只见罗喉对着伏羲一挥手,阻止了对方接下来的话语。

    “说说看,你方才刚刚见到的感受。”与李启刚出生时见到的紫衣不同,罗喉这次穿的是如同血染一般的红衣,张扬肆意,神情似笑非笑,炙烈如火焰,引人飞蛾扑火一般。

    伏羲轻轻挑眉,褪去了温和地外表,眼尾透出道不明的意味,明白对方并不想解释,遂十分识趣地将自己刚刚看到的画面描述出来:“鸿钧看样子十分看重那只小猫呢,一路上都抱在怀中,如若不是真的确定他是传说中冷情冷心的未来道祖,还真以为是普通的修道之人。”

    “哦?是吗——”罗喉若有所思地说道。

    “不过,魔祖大人,那只黑猫与鸿钧到底什么关系?”伏羲一点都不怕罗喉,反而撩拨地越发起劲。

    谁让名义上两人是下属关系,实际上亦师亦友呢?假如罗喉真的合身魔道的话,继承他位置的非伏羲莫属。

    ……只是,他为什么要派这个难缠的家伙儿去呢?

    问题多的真是烦死人了。

    罗喉思考了很久很久,也没有得到自己为什么最终选择伏羲当自己继承人的理由,最终只能沉默地盯着对方许久,试图让其知难而退。

    罗喉:“=_=”

    伏羲:“ヽ(*′з`*)ノ”

    只是感觉好像效果并不好的样子,他好像有点想鸿钧那个木头了,起码不会这么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