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养喵日常[洪荒] > 8.一龙一凤
    偷蛋未果,猫大爷带着自家蠢爹决定去洪荒大地逛逛,收集灵宝灵草什么的,顺便看看有没有让李启长大的法子。

    距离两人不远的一处山谷,吼声震天,不时传来激烈的打斗声,被震碎的山石掉落,扬起漫天灰尘。

    这是一龙一凤,遮天蔽日的身形让他们在生死搏斗中不相上下,狂风与火焰交织,将周围草木破坏得不成样子,一片狼藉。

    鸿钧抱着李启站立于云端,神情冷清,相比与底下一龙一凤的金仙修为,已经步入准圣的鸿钧拥有足够底气傲视他们。

    虽说开天功德让三族暂且不被因果缠身而付出代价,但看一龙一凤皆是杀意滔天的样子,恐怕大劫为时不远。

    “喵?”

    这些家伙儿都不爱护环境的吗?

    飞扬的灰尘让猫崽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喷嚏,伸出前爪揉了揉,好奇地从自家蠢爹怀中探出个脑袋,看向下面激烈的战斗,对着鸿钧问道。

    他可是知道的,现在的洪荒就算一根草放在后世都是了不得的宝贝,看下面俩家伙儿的破坏力,怎么看都会被天道那小气鬼狠狠记上一笔。

    听见自己幼崽的问话,鸿钧大大已经放弃理解其的意思,直接无视,冰冷地目光看向下面的一龙一凤如同看向死物一般,“不修因果,不论功德,恐离陨落不远矣。”

    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这俩家伙不修生养性,不乐于助人,还四处为恶,怎么看都离死不远。

    “喵!”下面的战斗此时正在激烈处,李启看的是头都不抬,对于鸿钧的定论也只是毫不关心的应了一声,微微透出粉色的小爪子在鸿钧手臂上磨了磨,琥珀色的眼瞳满是跃跃欲试。

    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李启是丝毫没有压力,再加上拥有全洪荒最粗壮的大腿,他觉得自己可以勉强浪一下。

    还没等李启动爪,真•大腿•未来道祖•鸿钧默默地看了眼自己怀中的黑□□脑袋,伸手拍了拍,面无表情的说了句,“乖!”

    李启呆住了,爪子也没心情磨了。

    这浓浓的宠溺语气,怎么让他想起前世隔壁那位芳龄17的拥有八块腹肌小萝莉看的那本霸道总裁爱上我里面的霸道总裁呢?

    “你打不过他们。”像是担心刺激不够,鸿钧不怕死的又加了一句。

    你走!

    上一句也就罢了,你怎么知道小爷打不过他们呢,告诉你,这是□□裸的歧视,信不信小爷拿你脸磨爪子。

    黑色小猫抬起头悲愤的看向面无表情的罪魁祸首,一边深刻检讨一边认真舔爪,思考着自己究竟是什么地方没干好,导致原本冷清冷性的鸿钧大大变成现在这种即使冷着脸也遮盖不住的二货。

    直到本来就十分整齐的黑色绒毛被梳理的发亮,李启才得出个结论,也许自家蠢爹自带愚蠢逗比天赋,自己只是不小心发掘出来而已。

    原来是这样!

    一点都不关小爷事喵!发现按照上面思路,自己简直一点黑点都没有,黑色小猫又欢欢喜喜地重新投入舔毛大战之中。

    毕竟下面打斗让本来蓬松柔软的绒毛都占满灰尘了,十分爱干净的李启当然忍受不了,也不管头顶鸿钧什么看法。伸出舌头开始慢慢梳理毛发。

    山谷内的战斗依旧十分激烈,一个腾云驾雾,狂风暴雨,一个双翅生雷,雷声震耳,打斗得难解难分,龙血凤血散落大地。

    但这一切并没有引起上方鸿钧的在意,他目光投向谷外的某个方向,那里有他此次的目标。

    谷外是与谷内如出一撤的盈盈绿意,也不知道是否有隔音结界存在,那一龙一凤的打斗声竟丝毫没有传出来。

    远处,绿树掩映间,三个人影隐隐绰绰,渐行渐近,交谈的话语也传入一人一猫耳中。

    “二哥,这谷内似乎有些奇怪!”说话者乃是一容貌俊美,气质清贵的青年人,看向谷内的目光也透露出好奇。

    一路上他们三人也算是见过不少大场面了,在加上遗传自父神盘古的记忆,却竟从未见过自带先天结界的山谷。

    不是说没有见过先天结界,而是观这山谷情景,也并不算什么至宝,却有这结界,着实让人想不透。

    “的确!”被称为二哥的乃是气质冷硬的白衣男子,听完青衣男子的话,转而将目光投向山谷,闪过一丝疑惑,显然,他也和后者想到同样问题。

    “既然不是山谷本身,恐怕就是里面有什么宝物!”一直没有出声的老子突然轻咳一声,将自己两位弟弟飘散的思绪拉回来。没办法,老二冷情,老三跳脱,加上盘古父神走的早,他只有稳重一些才好。

    “这么想也倒是,看来天道是准备将这东西送给我们喽~”青衣男子眉宇间满是跳脱,对着自家二哥俊美棱角深刻的帅脸,就这样笑眯眯地说道。

    的确!窝在鸿钧怀中的李启赞同的点了点脑袋,带着一撮白色绒毛的黑色尾巴时不时的一点一点,泄露了主人的好心情。送上门的东西不要才是傻瓜,要是真这么傻的话,恐怕天道都看不过眼。

    “但是看这结界已,恐怕这宝物十有□□已物有所主!”

    白衣道人的一句话直接就将青衣道人热情给浇熄了,洪荒虽然将究拳头大就是王道,但抢人机缘则是另一方面了,幸运的话,对方被直接灭掉,什么因果都不会有,运气不好遇到个实力相当甚至有些许超过的,直接能有因果缠死你。

    不是原始不想要这宝物,而是相比于宝物来说,身家性命更加重要,再加上通天性子跳脱,天不怕地不怕,即使自己和大兄平时多有注意,却依旧惹上不少麻烦,此次也只是习惯性的口头说一下而已。

    “喵~”不坚定的黑色小猫听完白衣道人的解释,立马抛开刚刚对青衣道人的欣赏,转而投向前者怀抱,嗯,看他如此细心的样子,一看就是可以活很久的样子喵!

    鸿钧也不愧是未来可以当道祖的人,对于怀中永远在犯二的幼崽仍然面不改色,“莫要调皮!”什么叫做可以活很久的样子,活的再久还有他久吗?别忘了,就算他们的老子也不过和他是同一辈!

    鸿钧大大绝不承认自己是嫉妒了!

    “不过这东西就在眼前,要是不收,倒也真是可惜了!”如果就被自家二哥区区几句话说退了,通天也对不住他那傲气十足的性子,舔了舔嘴角神情满是跃跃欲试。

    “……”感情自己刚刚说了半天,你丫听都没听一句!就算原始已经习惯自家三弟对自己话一只耳听一耳过,冷冰冰的面容差点维持不住。

    一旁正在听的老子也无奈了,不知是否最后化形的缘故,通天性格总是偏向肆意妄为,即使他们身为兄长,也不好太过管制,但原始性子却更加冷硬,对于跳脱的通天,总是会忍不住说上一两句。

    虽然没有用就是了!

    “此物与我们有缘,无论有没有被有缘人得之,我等总要去看上一看。”眼看通天不服气地样子,老子依然是那副清净无为的样子,只有眼神中淡淡笑意透露其逗弄弟弟的恶趣味。

    看我说的吧,咱们总是要进入看一眼的!感觉自己取得胜利的通天给自家二哥一个得意的眼神。

    “……”这是从未想过自己弟弟会如此好哄的原始。

    就算如此,面容依旧冷冰冰,没有一丝情绪,只有在通天看不到的地方,看了自家大哥一眼,各种意味只有彼此明白。

    一个扮白脸,一个扮红脸嘛!

    因为高度原因,抱住自家蠢爹大腿的黑□□崽则将一切尽收眼底,同情地看向底下某个被两位兄长同时忽悠的熊孩子,真可怜,被骗了都不知道!同时庆幸自己蠢爹有点蠢,并没有什么智商欺骗自己喵!(/≧▽≦/)

    呵呵!

    鸿钧大大瞥了眼怀中晃晃悠悠的小毛球,智商蠢?这是他第一次得到的称呼。

    在此,咱们就有必要戳穿一下了,比如为什么罗喉大大为什么只能离家出走三千年,为什么李启喵费劲心思不想下来,最终仍旧下来,还觉得自己占尽便宜,更远一点就要细数为什么洪荒三千神魔只有鸿钧罗喉活下来,就连盘古开天之后都没留下全尸什么的!

    这就是智商蠢——

    说到底,熊孩子头顶上都有个可以压制住他的家长君!

    一如通天熊孩子家长是原始,李启喵的家长自然也就是鸿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