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养喵日常[洪荒] > 9.是亲爹吗?
    不知道自己已被人同情的通天看向谷内,手轻轻一挥,原本就有点破破烂烂地结界自动打开,露出里面打斗的两妖。

    轰!

    狂风与惊雷碰撞发出巨大响声,大片大片的地开始剧烈摇动,蛛网一般的巨大裂缝蔓延开来,就连端坐在高空的鸿钧底下的云床都因为这一股强大气息而撼动,更别提准备进来的三清了。

    “不愧是祖龙天凤的后裔吗?只是战斗的余威就如此强大!”通天一改开始的吊儿郎当,看着谷内因为一龙一凤的战斗而变的一片狼藉若有所思。

    只是这因为打斗所造成的因果太大了,起码他神识所过几千里中除了他们三人竟无一活物。

    “哼!”向来不喜三族之人骄横气焰的原始冷哼一声,冰冷地眼神落在谷内正在战斗的两个身影上越发寒意十足,“畜牲该死!”

    显然,他也看见了那哀鸿遍野的场景,无论有无开启神智,所有金仙修为以下的生物都被活活震死,修为在以上的也因为俩妖后台选择了退让。

    不得不说,这让生性嫉恶的原始大为恼火!

    “二弟,你着相了。”老子依旧是那副无动无波的样子,一袭白衣衬得他越发仙风道骨,无欲无求。

    通天在一旁撇了撇嘴。

    自家大哥向来都是这样,好像对什么事情都不关心,实际上坏水比谁都多!

    当然要说通天他自己有多少同情心那也是不可能的,打个比方,你会在意平常蝼蚁的死活吗?同理,在通天看来,两妖作为至多有点过火,却还不到让他抱打不平的地步。没办法。谁让他生来就没有他二哥的那副慈悲心肠,表面冰冷刺骨其实内心软的要命。

    “通天,你有何不满?”神情淡淡地老子早已将自家三弟反应收入眼底,沉默不语的看了后者一眼,看得通天冷汗直流,半响后,才慢吞吞地问道。

    ……啥?通天被问的一愣,他就是想暗搓搓的吐个槽,要说不满,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啊。

    无法,只得将求救地眼神投向自家二哥,他可再也不想被大哥关在小黑屋里训个千百年。

    原始接到通天的眼神,轻咳一声,示意对方适可而止,毕竟逼的太紧可会适得其反。

    “罢了,通天你到底也是这副性子。”言下之意是不准备追究对方刚刚那句话了。

    老子身着一袭白衣,容貌俊美,气质祥和,加上那头洁白如雪的长发,越发超脱世俗,当然只有熟悉的人才会知道其内心恶趣味,比如通天,比如原始!

    闻言,通天松了口气,一副大劫已过的样子。自从听过对方能够不停讲上一千年后,他是再也不会随便挑衅他哥了。

    一千年动也不能动简直是太痛苦惹(ノ=Д=)ノ┻━┻!

    “喵呜——”李启看见下面场景,身有感受的点了点头,一只喵的感觉简直太痛苦了喵!即使自己可以追着尾巴玩也不行!

    “……”鸿钧冰冷十足的目光看向不停一点一点地猫脑袋缓和不少,缓缓伸手,轻抚那像毛球一般的小家伙儿。

    虽然十分宠爱幼子,但对于幼崽的某些不当行为鸿钧也会适当惩戒。

    最常见的惩戒办法就是无视**了。

    长时间得不到关注,只能自嗨,对于贪玩的喵来说,简直就是酷刑!所以这一项,目前对于李启喵来说还是拥有一定威慑力。

    微凉的手指触及后背,力度适中,带了点毛毛的刺痒,舒服地李启喵喵叫。半响之后才慢慢悠悠的抬起头,盯着自家蠢爹看了半响,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施舍般赏了对方一个猫巴掌。

    既然这么殷勤,小爷就不责怪你了喵。

    且不提上面父子俩的亲情交流,通天趁兄长们不注意,直接窜了出去,躲谷内暗处,这才抬眼看向那一龙一凤底下唯一完好无损的地方。

    “果然有宝物!” 盯着那地方看了半响,通天突然露出个笑容说道。

    这一龙一凤皆是杀意滔天的凶物,既然能将这千里之内的活物尽数灭绝,又怎可能会特意留下一处地方,只有一个解释,里面定然存引起他们争斗的宝物。

    那地乃是由一汪先天灵泉延伸而来的川泽,波光粼粼,清澈见底。其上乃是满湖白莲,郁郁葱葱,中间一朵淡青莲花散发无尽灵气,丝丝瑞光围绕,正是先天灵宝十二品造化青莲。

    随后而来的原始闻言,轻描淡写地看了谷内正在打斗的两妖,“不错,这两妖能寻到这十二品青莲倒也有些用处!”言下之意,好似龙凤两族能让他看上眼的也只有这点。

    对于原始的话,通天一点都不意外,只是暗暗撇嘴,目光看向谷内,依旧是那副兴致勃勃地样子,竟像找到玩具的孩童。

    此时,谷内战斗已进入到白热化,

    只见那空中的金凤展翅一挥,带起阵阵血雾,尖锐地哀鸣满是不甘,他伤的太重了,龙族所特有的天雷是他的克星,本来华美璀璨的羽毛此时血迹斑斑。

    “龙祁,杀人夺宝之仇,吾凤族不死不休!”

    金凤乃是凤族长老之子,此次出来游历是为了找寻机缘,途中路过山谷,察觉到异样,进谷一看正是先天灵宝,狂喜之下,竟被身后一路尾随的龙族偷袭,导致重伤,最终只能使尽全力,含恨一击。

    那龙族也是心狠手辣之辈,听见金凤话语,不但没有丝毫收敛,反而变本加厉。手中惊雷响彻云霄,丝丝电光缠绕,威力不同凡响。

    “既然如此,本龙就送你一程!”

    说完,主动迎了上去,一道巨大的雷柱落在那摇摇欲坠的身形,灼热无比的气息四散开来,让躲在一旁的兄弟三人忍不住皱眉。

    “这龙族倒也懂的斩草除根!”明明是赞扬的话语通天一开口,说不出来的讽刺意味。

    他们兄弟三人虽称不上正人君子,却依旧以杀人夺宝为耻。

    “该杀!”原始言简意赅。

    老子却在一旁疑惑,这龙凤两族虽说不上友好,但两族首领一同出生,相伴修炼,两族成员自是学习,关系也不错,怎么也不可能出现如此情况,更何况还是杀人夺宝这种令人所不耻的行为。

    罢了罢了,想不透,老子也不愿意再想,转而将目光投向自家蠢蠢欲动的三弟,看看他又准备搞什么幺蛾子。

    “大哥,你说我们要是将这头龙杀了,龙凤两族会不会打起来啊?”

    知弟莫若哥,也没等老子来问,通天就不打自招,语气十分兴奋,完全没有看见身后听见他话的原始陡然变黑的脸。

    这熊孩子!

    唯恐天下不乱!

    还别说,通天越讲越觉得这主意不错,反正他老早就看那群恨不得把下巴往天上戳的一群龙不爽了,不都是先天生灵,谁比谁高贵,再说了,你再叼还有老子高贵?

    这厮一向认为他们三人出生在整个洪荒都是最牛X的。

    盘古乃是先天神魔,以力证道,开天辟地后功德成圣,三清乃是圣人所化,如此出身也怪不得通天傲气十足了。

    老子觉得熊孩子需要教育,直接将目光投向二弟,你来?

    “通天!”如此情况当然是原始来啦,只见他一点目光都没留给老子,对着通天一句冷哼,开口训话。

    “龙凤两族应有一劫,却绝不可因我三人所起,大劫死伤无数,因果颇多,你以为父神留下来的功德能够你挥霍多久?”

    拜以往被训的经验,通天只要一听见原始语气,就知道自家二哥一点都不美好的心情,赶忙露出个讨好笑容。愿望是愿望,就算实现不了,也没什么损失,但为了遥不可及的愿望被白白骂一顿,那可就真的哭都没处哭了。

    “……”

    十分干脆的认错让原始准备的训话就这么卡在嗓子眼,不上不下,只得就这么不尴不尬的放下。看的天上的李启喵十分眼红,怎么可以这样,就这样不轻不重的骂几下,一点深刻意义都没有,与自己被冷暴力千年之久的惨痛惩罚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那么问题来了,是亲爹吗?

    黑色小猫僵硬了一下,抬头瞪大了眼睛,看向自家蠢爹俊脸,后者面无表情,无动无波的眼眸与猫崽对视。

    好,好吧……,是亲爹。

    委委屈屈的将毛脑袋放回毛爪子上,猫崽心情十分郁闷,就连平常会晃悠的蓬松大尾巴也不动了,老老实实的呆在鸿钧的手臂上。

    这大概就是亲爹与亲哥之间的差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