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养喵日常[洪荒] > 13.离地焰光旗
    这是个同李启爪底下的金黄色旗帜一样形状的法宝,除了颜色不同以外。全身通红,无时无刻散发灼热气息,与戌已杏黄旗上的莲花纹路一样,红到滴血一般的莲花跃然纸上。

    戌已杏黄旗发出微光,轻轻闪了闪,像是在打招呼。离地焰光旗则在装死,完全无视讨好,一副高岭之花的样子。

    似乎是没看见法宝间的互动,道人提起小猫后颈,放在自己肩上。至于两个旗帜也是挥手收回。

    “凤曦还好吗?”鸿钧面无表情戳了对方痛脚,“听说他又换伴侣了?”

    祖龙暗恋天凤那是所有相熟的人都心知肚明。一开始,祖龙想法可多了,就连麒麟那家伙儿都在其猎艳名单中,不过因为后者喜欢一天到晚趴地上,不与人交流,最终作罢。

    但还得找伴侣啊,他们一共就三个,算算就只剩下天凤了,长的不错,还会飞,简直过日子的最佳人选有木有!

    祖龙觉得勉强凑合,可天凤不乐意了,他作为第一只凤凰,先天四气所化,出身修为都是杠杠的,一招手愿意侍寝的人如过江之鲫,祖龙还说什么凑合,凑合你妹夫,还真当自己是盘菜了。

    结果就是天凤一知道对方意思,立马一巴掌扇过去,转身飞走,眼神都没留一个。

    无论哪个男人被这样嘲讽都是不能忍!祖龙不甘示弱拉起仇恨,“上次我在东海还看见罗喉身边跟了个白衣服男人,族里不少母龙都被他勾了魂,这次过来就想问问你可否引荐一下!”

    呵呵,我看上的人经常换伴侣,你老婆那边可是也有备胎的啊。众所周知,罗喉就算最后被某大能圈养之后,也没能改的了沾花惹草的性子。

    男人,鸿钧闻言眯了眯眼睛,看来自己不在的那段时间,某只大喵过的很潇洒啊。锐利的眼刀嗖嗖的往祖龙身上扎去。

    祖龙则是毫不在意地露出个挑衅意味十足的微笑。

    两位老攻吵的热火朝天,旁观许久的李启喵面上直抽。

    这是他记忆中的那个高冷到不食人间烟火的鸿钧大大吗?不是被谁偷偷换了芯,还有祖龙亲啊,你一开始的那种霸绝天下的皇者之气呢?被你自己吃了吗?

    整两个争锋吃醋的幼稚园小朋友!

    被两位大能忽视许久的三清不知是感谢自己的存在感,还是悲哀自己的实力不够,听到这种要命的消息,竟然因为太弱就被放过了???只得暗暗狠下心,回去以后努力修炼。

    起码不会被人忽视到这个份上!

    不管李启对两人的印象有多崩,鸿钧大大依旧是那副高冷范,用着如同寒风中凛冽的冰霜,不带丝毫感情的语气,说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比如这样——

    祖龙:“听说你老婆又跑了………巴拉巴拉”

    鸿钧:“我们有了儿子!”

    祖龙:“听说你老婆有备胎了啊……”

    鸿钧:“我们有了儿子!”

    祖龙:“你老婆相好遍布整个洪荒。”

    鸿钧:“我们有了儿子!”

    祖龙:“……敢不敢说点别的??”

    鸿钧:“比如……,你对天凤求爱被甩了一巴掌,至今不敢去南方火山那边??”

    儿子(李启喵一脸懵逼):“……”

    所以整个闹剧就是以自家蠢爹挑衅开口,以炫耀自己儿子作为结束??甚至最后还买一赠一,来了一击狠的。

    说真的,他都替祖龙感觉心疼,没一拳揍到鸿钧脸上,简直就是真爱。

    祖龙被鸿钧一句话堵的哑口无言,只得恶狠狠的瞪了李启一眼,转身往过来的方向走去。没办法,谁让他没儿子呢。

    “……”至今仍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平白无故的被瞪的李启喵莫名其妙的看了祖龙离去时的背影。啧啧啧,长的不错,可以脑子坏掉了。

    许久,那个离开很远的背影,一道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意味的声音传来,“鸿钧,先天五旗易聚,混沌青莲难复,你那幼子天资太盛,天道妒之,化形已实属不易,更逞论更进一步,望尔好自为之。”

    闻言,鸿钧脸色渐沉,抱着黑□□崽的手越发用力,被李启吃痛的拍了一爪子后,才慢慢松手。

    李启状似不经意间看了自家蠢爹一眼,见对方黑眸深不见底,心中疑惑顿生。看来自己无法化形,他应该是知道的,甚至还不停寻找解决办法,最终找到了,却因为有天道那个小贱人而只能化形什么的。

    对于已经适应原型的李启来说,化形与否不是必须的,只是看刚刚祖龙的说法,那先天五旗也不过只是能让自己化形,如果想要更进一步什么的,就要靠混沌青莲了。

    妈蛋,怎么这么坑啊!!混沌青莲那是什么……,孕育盘古的神物啊!!盘古自不必说,洪荒就是人家砍出来的,死后留下的三清,以后也是一代圣人。

    而且,就算连他什么都不懂,也都知道天道是决不会让混沌青莲重现的,万一又孕育个盘古出来,结果看这洪荒也不顺眼,顺手给劈了,天道找谁说理去。

    李启伸出毛绒绒的爪子摸了摸对方下巴,软乎乎的肚皮全都倚在鸿钧胸膛上,四肢短短,活像大一号的毛团。摸摸哒,其实小爷化形就行了喵,蠢爹你看现在小爷光凭**力量就可以完虐通天那个熊孩子,圣人什么的咱们就不要了哈。

    傻子都知道祖龙说的更进一步就是圣人之位,可圣人是那么好当的吗?天道下面就只能有六个,他爹,三清,女娲,加上西方那两个,至于第七个??呵呵,没看见红云就因为那道鸿蒙紫气落了个身死道消,连投胎转世都不可以。

    他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货,每天玩玩蠢爹,磨磨爪子,吃点好吃之类的,争霸天下什么交给蠢爹和美人娘亲就行了。

    李启看的十分清楚,曾经身为造化玉碟一部分的自己是怎么都不可能出意外,除非天道他自己想玩完。说白了,因为两位父亲的原因,他现在就像后世小说中写的那什么神魔之体,天道不容,魔道不理,也幸亏罗喉算计将自己寄生与造化玉碟成本体,逼的天道不得不容。

    至于美人娘亲为什么会将自己留给蠢爹,想必也正是看清楚这一点,却仍希望鸿钧能有什么方法。

    天下父母心,唯望自己孩子得到最好的而已。

    于是,十分感动的李启一巴掌拍在了自家蠢爹脸上,阻止了其继续祸害人间的想法,看看,美人娘亲对小爷多好,赶紧过来抱大腿,指不定小爷哪天给你美言几句。

    粉粉的小肉垫让鸿钧思绪一顿,至于祖龙什么的,他决定下次就如南方山系和天凤讨教一番,比如前者看上了自己伴侣身边的人,为此特意过来找自己打了一架。估计那位心高气傲的凤族族长会继续晾着某龙一段时间。

    虽然相信罗喉并不会找别人,小心眼的鸿钧大大决定继续散发谣言,给某个身穿白衣的笑面狐狸添点麻烦。

    呵呵,不周山上不是挺会装的吗?还试探,就算是老婆的继承人也不行。

    思考完,愉快地决定了报复方法,鸿钧大大顺了顺怀中猫崽油光水滑的背毛,转身离开。

    “喵!”该走了!

    李启躺倒在前者怀里,艰难地抵挡睡意,奈何对方顺毛技术实在高超,只能发出微弱的呼噜声,朝着呆立一旁的三清喊道。

    索性三清并不是普通人,自是听见了小猫的提醒,内心虽然依旧惊讶祖龙所说的混沌青莲一事,表面上依旧云淡风轻,这种**还是小心一点为好,多说多错。

    究竟是多高的资质才会让天道妒忌,甚至连化形都要借助强大的法宝,老子无法想象,原始通天也无法知晓,只能暗暗惊叹。

    凭持着绒毛控的强大决心,通天即使内心汹涌澎湃,依旧一步不离的跟在鸿钧身后,眼巴巴的看着对方怀中撒娇打滚的黑色毛团。

    白发道人周身气质越发冰冷,李启也没有心情享受按摩,看向旁边被冻的可怜兮兮的通天,心下暗叹,一边吐槽自己这心软的毛病什么时候能够改掉,一边挣扎着脱离自己蠢爹怀抱,顶着后者压力山大的眼神,跳到熊孩子头上,勉勉强强的做下去。

    一时间,寂静无比。

    眼睁睁看着小猫从自己怀里走开的鸿钧脸色越发阴沉,打量通天的目光渐冷,看的身旁的两位弟控兄长们一个紧张。这位大能不会又打算干些什么吧??

    自从明白不管做什么都会在对方算计之中,老子原始完全已经放弃挣扎,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在强大的实力面前,再多的阴谋诡计都不起任何作用。

    陡然增加的重量,对于通天甚至连挠痒痒的都不够,但小奶猫蓬松的绒毛不少都蹭在脸上,虽然他也很享受就是了。

    嗯,享受到连旁边鸿钧大大冰冷刺骨的眼刀都给无视了。

    呜!果然是软软的,不由自主将手伸了过去,等通天意识到,他已经再次非礼了猫大爷。

    黑色小毛团矜持而端庄的坐在肩上,即使毛毛被通天弄乱也没有生气,只是抖了抖毛,瞥了一眼傻乎乎看着他的通天,舔了舔爪子。蠢货,口水快滴出来了!

    他现在后悔了,自己刚刚怎么就被熊孩子的糖衣炮弹打败了呢!!

    简直是给大喵族丢脸!

    嫌弃地一巴掌拍在不要脸死活凑过来的通天脸上,毛绒绒的小爪子十分可爱,带着金石之音,不许摸了!!本大爷将毛弄顺多不容易你知道吗?

    顺毛是猫的本能,他也不能免俗,只不过不太熟练而已,平常的小猫往往一会儿就行了,他却需要别人帮助。没办法,猫舔毛可是什么地方都一视同仁,可曾经做过人,不管现在怎样,他都无法下嘴啊!!

    幸好鸿钧一点不嫌弃,让侍女准备好洗浴用具即可,猫崽只需要跳进去游一圈,保证每根毛发都被浸湿,再跳出来抖抖毛,钻进蠢爹怀中,自会有人将毛发烘干。

    摸毛虽然十分舒服,对于李启来说也仅限于可数的几人。毕竟毛发是他们摸油的,洗浴的事情自然也是交给他们。至于其他人?好吧,并没有其他人,除了上次不周山遇到的女娲妹子,就是通天这个熊孩子了。别的李启是没见过谁敢冒着鸿钧大大强大的威压就为了摸自己一把。

    就算他再怎么自信自己这一身毛也一样。命都没了,谁还有心情享受!

    所以说,这孩子是不要命的节奏。怀疑的看了眼前的通天一眼,得到一个渴望的眼神,无奈的用爪子捂脸,好吧,是它想太多,这孩子压根就是没注意到蠢爹身边强大的威压,亏他刚刚还在赞赏对方的勇气。

    通天不管自己被拍疼的脸,轻轻戳了戳毛团,得到毛团一个嫌弃地白眼,也并不在意,“有什么事吗?”

    他可没自恋到能够让这只高傲的猫崽肯屈尊降贵的从他爹怀中来到自己肩上,看小家伙儿嫌弃的样子就知道是心不甘情不愿,既然如此,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猫崽有事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