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养喵日常[洪荒] > 16.伏羲
    怀念完,猫崽一抬头就看见熊孩子挂着不怀好意的微笑,浑身毛忍不住炸开来,硬生生大了一圈。

    我滴妈,这孩子是不是傻了。

    小猫过于震惊的眼神让通天回神,眨了眨眼,感觉对方好像误会什么了。

    “咳,我们怎么进水晶宫?”

    海边上巡视都这么严密,最重要的水晶宫更不必说,加上他们根本无法知道龙族宝藏被祖龙放在哪里,一系列的问题摆在面前。

    呵呵,你还真准备去搜刮宝藏啊!

    李启不由对通天翻了个白眼,这孩子没救了,怎么说什么就信什么??

    龙族的东西是好拿的吗?也不怕被天道那个小心眼的记上一笔,现在正是大劫初起,谁招惹三族谁死。

    “喵喵喵!”谁告诉你我们是来投宝藏的?

    猫崽义正言辞地回绝通天的痴心妄想,仿佛忽悠通天过来的借口不是他编的一样,毛绒绒的黑爪子拍了拍胸口,我们是过来和祖龙友情讨教一番,客气客气,顺便给对方留下个美好回忆,懂吗?

    祖龙?还客气,讨教?通天再怎么天真,就凭刚刚人家那副霸绝天下的样子和身后一队排开的金仙,都知道不是好招惹的人物,他现在就怕怀中这个不怕死的小毛团真的就去讨教讨教。

    天赋再怎么强到底不是实力,加上,天道可是随时关注着猫崽,一旦越过雷池,谁也说不清楚到底会发生些什么。

    许是通天并没有收回的表情让黑色小猫看出端倪,只见毛团伸出爪子,照着那张还未愈合带着浅浅几道伤痕的脸狠狠地挠了下去。

    “疼疼疼!”通天连连惨叫,他身为三清之一愈合能力再怎么强大,面对同样是先天神魔后裔的小猫照样没撤,脸上伤痕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快速恢复。

    爪痕还未愈合,猫崽再次左右开弓,柔软的猫肚皮因为后腿站立而露出来,长而蓬松的毛发被梳理的整齐,正好盖住毛茸茸的后爪。

    微微透出粉色的耳朵被猫崽扯出飞机状,看着通天被抓出痕迹的脸,点了点脑袋。这次没有出血,自己挠人的水平越来越高了喵!

    “喵喵喵。”本喵说讨教就是讨教,有意见?憋着!

    小猫扒着衣领,稳住自己用后腿站立而稍显不稳的身体,在通天惊恐的目光中伸出爪子,对着那张伤痕累累的脸摸了摸,撇了撇嘴,蠢死了,熊孩子。

    “呜……”猫崽软软的毛爪子碰到伤痕处,让通天忍不住闷哼出声。只觉得上口处又痒又麻,恨不得挠上几下才过瘾。

    原本布满抓痕的帅脸被附有灵力的猫爪抚过,慢慢变浅,直至愈合。

    好了,这样就差不多了吧?

    李启也没准备好事做到底的意思,反正当抓痕不是那么深,表面表面皮肤已经愈合便已停爪,剩下的,不需要他继续了,对方自身的愈合力会替他完成。

    小猫抬起后爪蹬了蹬脑袋,伤都好了,可以和小爷去水晶宫里逛一圈了!

    “喵!”想完,小猫蹭蹭两下便挣脱怀抱,动了动耳朵,转过头,轻轻叫了声,示意对方跟自己走。

    水晶宫戒备森严,通天艺高人胆大面对如此也是有点小虚,一旦离开猫崽,指不定就泄出许气息,引来虾兵蟹将,甚至正在宫中的祖龙,到那个时候,想走都不一定走的了。

    通天看了看猫崽黑乎乎的身体,估摸着对方心情并不美好,最终乖乖地选择听话。刚刚那爪子到现在还疼呢。

    一人一猫先后从正门走去,宽大透明的水晶门清澈透明,周围戒备森严的虾兵蟹将修为也比海边高出不少。狰狞恐怖的青色铠甲,尾端的一抹亮蓝色,闪烁凶光的眸子,十分的不好惹。

    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那条洪荒异兽给通天的危险感那么强烈。

    啪嗒!

    又一次,通天头疼地按住怀中的小毛球,阻止其不怀好意的伸爪挠人家路过的虾兵垂下的须须。

    说真的,再这样下去自己快阻止不了了,通天不止一次想自己为什么会落到如此地步,百思不得其解小猫的执着,隐蔽的再高,你动人家还是知道的好吧。

    还别提是虾须了!

    感受到身体上方巨大压力,黑色小猫尾部的毛顿时炸了起来,琥珀色的眼睛恋恋不舍地看向已经走远虾兵的……须须,舔了舔毛嘴巴,最后瞪了一眼通天后才继续往前走。

    呜……,刚刚那个家伙儿一看就很好吃的样子。

    就算是已经放弃,李启还在回味着自己刚刚闻到的鲜味,如同生了根一般,死死长在记忆之中。

    通天被小猫瞪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松了口气看着没有任何察觉的虾兵走过身边,由衷庆幸自己刚刚手快。

    “喵!”别看了,那只虾就没发现到小爷。黑色小猫随着通天目光看去,打了个哈欠,懒懒的开口。

    别说只是动动虾须了,信不信小爷就算把他吃了,祖龙都发现不了!

    猫大爷从自己小弟那里感受不到爱了,说好的信任呢??一只小小的虾妖怎么可能识破本喵的伪装!

    哦!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通天十分配合小猫的炫耀,简直就是李启说什么就是什么,如果不是这样,具体请参考第一条。

    水晶宫没,距离李启他们隐藏的地点不远处。

    温润的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笑容,漆黑如玉的长发被玉簪轻挽,眼尾轻轻拉长,长而浓密的羽睫下面是让人看不清情绪的眼眸,缕缕碎发更添几分随意。

    总之,这是个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的男人。

    “龙祖,想必身为龙族族长也总是会有些身不由已的地方吧?”伏羲嘴角微微上扬,情绪却不是特别好涨,视线也不经意间从角落闪过。

    他来这龙宫少说也有一段时间,魔祖大人吩咐的事情目前却连三分之一都没有完成,每次提及都会被祖龙不着边际的打混过去,不过这样也好,总之,现在,他需要等待的人也到了。

    想到这里,伏羲面上的笑容越发深了,气质也更加温润,引的一旁伺候的蚌女看呆了眼。直到被身边的人轻轻捅了捅,这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态,不由羞红了脸。

    祖龙扫了面前荷尔蒙蔓延的某只,心里默默冷哼了一声,这家伙儿在龙宫这段时间内,从原本只是龙女被吸引到现在所有雌性生物都会脸红,让他不由提高警惕!

    你们知不知道那是个危险的家伙儿啊!!!还总是不露痕迹的嘲笑本王追不到老婆!

    日!!!你大爷的才追不到老婆,天凤只是去玩了,懂吗?(ノ=Д=)ノ┻━┻祖龙大人死不承认没有追到人的事实。

    “不知魔祖大人如今可还安好?”知道老子刚刚把他出轨的事情捅给他姘头了吗?

    祖龙带着点得意的反问,完全没有回答伏羲问话的意思,其实对于自己造成的结果他还是有点乐见其成的。

    闻言,伏羲面色不动,稳如泰山,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劳烦龙祖惦记,魔祖大人有要事先行回魔宫了。”

    我们老大没被姘头抓回去,现在还好好的呆在魔宫里头,不过过会儿就来找你算账了。

    祖龙才不怕呢,作为先天四灵之一对上身为魔祖的罗喉可以说完全不虚,十分拉仇恨的语带可惜,“真的吗?没想到鸿钧那家伙儿动作这么慢啊。”

    声音十分小,常人几乎听不见,不过伏羲并不算常人,听见祖龙的话,也不以为意。据他看来,罗喉要是没被鸿钧治的死死的拜师最不可能的事。

    就他们家的那个傲娇十足,脾气难搞的大猫魔祖,平常修者还真的是被奴役的命。

    “……”伏羲不说话,面上依旧是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实际内心在为祖龙死不要命也要招惹的脾气叹服。

    看了眼得意洋洋的祖龙,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感觉对方误会了什么。魔祖那个小心眼,即使回魔宫也别指望他会忘了这事,更别提从来都只有他坑别人,祖龙这次坑他,不管有意无意,迟早挨顿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