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养喵日常[洪荒] > 20.正主与情敌
    你厉害,你叼!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活到祖龙这种份上,什么稀奇古怪没见过,如今被只猫崽坑成这份上,也是倒霉。

    谁让对方有个护短爹呢。

    “喵呜……”呵呵,正趴在自家蠢爹身上告状的李启转头对着祖龙冷笑了一声,毛绒绒的脸龇牙咧嘴做出个鬼脸,活活气死人。

    嘲讽意味十足,看的一旁的祖龙瞬间暴怒,连鸿钧在一旁都阻止不了。

    “猫崽子,你什么意思,”

    没见过这么嚣张的,打上门还有理了,道祖怎么了,道祖就可以随便欺负良民了吗?

    “……”这次鸿钧不说话了,直接掏出剑,对着身旁一划,剑芒与一旁的伏羲擦肩而过,对着地面狠狠斩下,整个水晶宫坚硬无比的地板出现条深不见底的裂缝。

    “我……”形势比人强,被这么一恐吓,祖龙立马就焉了。

    他倒不是怕鸿钧杀了他什么,交情什么不谈,就算有也被刚刚这个动作弄没了,别说友谊的小船了,最关键是这水晶宫可经不住两位准圣的战斗,一点点余波就可以直接将这里湮灭,他这方圆百里可都是海族,哪有打架还顺便把自己小弟灭了的。

    武力值打不过,形势又是对方得理,祖龙直接没声,只能对着小猫直瞪眼。

    太特么憋屈了!

    鸿钧满意的收回目光,还算知趣,省的他到时候动手了,毕竟幼崽面前总是动粗也不好,他可是要维持自己高大上形象的。

    “道歉!”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不管事实到底是不是自家儿砸扭曲,在他看来都是对方的错。

    纳尼?祖龙咔咔转过头看向自家好友,不好置信刚刚听到的,带了点疑问的表情,暗自做着微薄的希望,不会真的让自己对着那个讨厌的小崽子道歉吧??

    鸿钧大大瞥了他一眼,目光带了点催促,还不快点,不然下次就不是威胁了,南方山系那边可是一直邀请自己去做客呢。

    洪荒三族各自为政,即使首领们的关系不错,却阻止不了下面的小小摩擦,还别说准圣这种级别的助力,无论哪个势力都不会嫌多。

    得,果然还是这样。

    眼看最终希望都被磨灭,祖龙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递上个树形宝物,宝物身带瑞光,金光闪闪,越靠近李启就越感觉舒服。

    好东西!

    黑色小猫原本得意洋洋的表情瞬间蹲住,看向法宝的眼珠子一动不动,就差直接抢了。

    他原本以为只是随便口头上说几句,毕竟对身为三族族长的祖龙来说,这已经很大的退步了,没想到现在给出个这么大的一份道歉。

    这树形法宝就算在现世的李启都可以说是如雷贯耳,先天十大灵宝中的七宝妙树,圣人准提的随身宝物。看这无时无刻展现我闪耀我骄傲如同霓虹灯一般的光芒,黑色小猫沉默的抖了抖毛。这猫爬架是不是有问题??

    灵宝远看如同树苗一般,七个树杈呈七色,分别挂着七个宝物,金、银、琉璃、玻、砗磲、赤珠、玛瑙 ,形态各异,灵气十足,看的李启爪痒无比,忍不住对着蠢爹抱着自己的手臂磨了磨。

    眨眨眼,即使内心十分想要,李启仍然十分艰难的维持自己仅剩的理智,转头将目光投向一直抱着自己的白发道人,寻求意见,“喵呜?”

    可以拿吗喵?

    猫崽是个有礼貌的好崽子,也是个聪明的崽子。如后世一样,如果有人送孩子太过贵重的礼物时,幼崽们总会事先征求一下家长同意。

    再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只是道个歉还不至于拿出什么好的礼物,肯定有什么要事相求,小猫表示他只是被宠坏了,又不是脑子坏了,这么简单的事情一眼就能看出来。

    李启能看出来的事,鸿钧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可”蠢爹低头看了李启半响,琥珀色的眼睛与漆黑的眼睛,双双对视,一个灵动,一个冷清。也许是猫崽太过渴望的眼神打动了前者,也可能是鸿钧并不在意接下宝物所引来的后果,最终,这个名列先天十大灵宝的宝物还是落到了李启的魔爪中。

    让我们为荣升为猫爬架的七宝妙树鼓掌,感谢其拥有随意变换大小的能力。

    猫大爷先是伸爪戳了戳祖龙怀中的七宝妙树,“喵喵呜呜呜~”这东西爪感不错,爷就原谅你的无礼了喵。

    七宝妙树被戳七个树杈上的灵宝齐齐闪了下,周围灵气波动异常,看样子也是知道等待自己的悲催命运。

    先天至宝虽说不能化形,拥有灵智却是司空见惯,灵气葱郁自会有灵智这是肯定的,这世界上怕是再也没有比先天灵宝的灵气更加充足的地方了。

    祖龙也不怕其跑了,依旧是那副生气的脸,顿了顿,才又往小猫眼前摇了摇,别问什么,直觉告诉他,如果这样做,肯定会有什么意外收获。

    “啪!”

    李启直接一巴掌呼了过去,拍在祖龙手上,朝着对方就瞪了过去,愚蠢的龙族,你以为你在干什么,朕这么高傲的喵星人岂是区区一个猫爬架能收买的!!

    话是这样说,毛绒绒的前爪还是不自觉的在宝物上磨了磨,甚至似乎很满意所接触的手感,又重新拨了拨。

    殊不知黑□□崽明明十分想要却故作冷漠的样子,在加上出卖内心的小爪子,完全萌化人心。

    “扑哧!”

    看到全过程的伏羲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那张始终带有温润笑意的洁白脸庞首次泄露出真实感情,“既然如此想要为何不直接拿走呢?”

    喜欢的东西拼尽一切都要留下,,即使吞吃入腹,即使万人唾骂,这就是魔修的生存法则。

    黑色小猫虽然现在还称不上魔修,但身体内毕竟就着魔祖的血脉,性格自然不会是什么高冷出尘的。

    “喵喵呜!”李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伸爪将祖龙怀中的七宝妙树扒拉到自己面前,等一切做完之后,才转头对魔修叫了一声,充满了赞赏之意。

    甚的朕心,既然蠢爹都答应了,小爷为什么不敢拿,正好还缺个猫爬架,总是拿造化玉碟磨爪子,他怕天道那个小心眼不知道什么时候挖个坑给他跳。

    鸿钧随着自家儿砸的目光,沉默地看向笑的花枝招展的某人,觉得自己手中的剑又有点痒了,嗯,比刚刚遇见祖龙的时候还要厉害。

    伏羲在鸿钧能杀死人的目光中很是自在,甚至还颇有闲情逸致的抚摸手中半透明的茶杯,没办法,玉桌刚刚被鸿钧那道攻击直接弄成两半,现在想装.B都没有地方。况且,他可不认为对方有胆子杀死伴侣的心腹属下,除非真的不想过日子了。

    鸿钧会不想和罗喉认真过日子吗?

    仔细考虑了收集到的信息,伏羲直接下了结论,鸿钧是绝对不可能放弃罗喉的。

    这样一想,伏羲本来微笑的脸庞越发灿烂,与之相比是鸿钧大大漆黑的俊脸。

    “艾玛,你不开心,我就越开心!”

    “妈蛋,情敌就在面前,却不能弄死他,不开心!!”

    争锋相对的样子看的蹲坐在七宝妙树上的黑色毛团差点一巴掌拍到自己脸上,什么坑爹玩意儿啊,会不会是自己刚刚的预言成真了,还是笑咪咪的一般都不是什么好货?

    气势的演变直接将一旁脱力的通天抽醒,慢吞吞的睁开眼,慢吞吞的拿回自己的剑,通天一脸茫然的看着场上的两个人,没有找到什么有用信息,转而将目光投向猫崽,自然看见后者身子底下的树形法宝。

    这灵气是……先天灵宝!通天笑眯了眼,清俊的脸上满是真诚,他是真的喜欢猫崽,否则也不会在最后一刻都担心后者的安全。

    “喵呜!”醒来了啊,感觉怎么样?通天醒来并未引起两人注意,反倒是一直关注通天伤势的猫崽率先发现,舔了舔爪,发出关心的问话。

    因为只是脱力通天自是没有什么大碍,对着猫崽轻轻点了点,示意其不用担心。不过,说真的,现在需要帮助的指不定是谁呢——

    通天将场内的情景收入眼底,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白衣道人他是认识的,猫崽说的衣冠禽兽实在是太让人映像深刻。

    猫崽自然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丝毫不担心的对着通天晃了晃尾巴,怎么看,蠢爹都不会让他受伤的喵。

    况且,他可不是什么愿意吃亏的主。

    不知道猫大爷什么都吃就是不愿意吃亏吗?那什么老一辈的思想吃亏是福在后者面前完全行不通。

    鸿钧皱着眉看向伏羲,语气带了点嫌弃得到开口,“你来这里干什么?”

    他就知道那个跟在他老婆身边的白衣道人是这货(ノ=Д=)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