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养喵日常[洪荒] > 23.造孽啊,大猫欺负小猫了
    伏羲率先反应过来,对着男人恭谨的开口,“见过魔祖。”

    正是魔祖罗喉。

    李启看着殿内男子,感觉莫名的熟悉感,听到伏羲的话语,这才明白来人身份,窝在自家蠢爹怀中缓缓地挥了下爪,“呦,美人娘亲。”

    ………………

    瞬间冷场。

    罗喉平时虽说最拿自己这副外貌自豪,却最讨厌被说美人,眯了眯眼,危险的看了眼对面仍旧不知死活的小毛团。

    一个飞身,盯着鸿钧无奈的眼神,面无表情的开口,“闭嘴,再吵吃了你。”

    真凶残!!

    罗喉伸手将嘴贱的小奶猫提溜起来,随意的甩了甩,整的从没见识过这副场景的惊慌失措,毛茸茸的身体四肢乱划,蓬松的大尾巴紧紧扒住拎着他后脑勺软肉的芊芊玉手。

    “喵喵喵喵!!”救命啊喵,蠢爹,小爷快被勒死了。

    鸿钧愣了愣,看着罗喉的目光瞬间停顿了下,直到猫崽的求救声传来,这才回过神,“…………莫要吓他。”

    伸手安抚了在罗喉手中有点失措的猫崽,摸了摸头,试图让后者安静下来。鸿钧面对好久不见的情人第一句话就是关于蠢儿子的。

    亲爹啊~

    “喵喵喵呜~”黑色小猫在罗喉手里欲哭无泪的趴着,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罗喉看着手中的小小毛团,有点意外的挑眉,他还以为这孩子会喜欢这个游戏呢?不过这么点点的高度,就害怕成这样子,真是的,还怎么成为一代强者!!

    嫌弃的伸出手指按住黑色毛团的脑袋,艳丽到极致的红唇勾起少见的弧度,对着鸿钧开口,“怎么,心疼了?这小家伙儿被你惯出了一身脾气。”

    作为家长们的一位,魔祖大人可不懂什么叫做委婉,直接将问题的点出。

    身后的伏羲深以为然,可不是嘛,这猫崽仗着后台硬,上天入地,昆仑山,龙宫,不周山,哪个地方没被他祸害过。

    “喵!”李启可不是什么任欺负的主,被手指按住动也不能动,简直欺人太甚,抱着狠狠地纤细的手指咬了一口。

    什么叫做一身脾气,小爷这么乖!!

    “蠢死了……”魔祖大人瞥了一眼手中的猫崽,给了第二条评价。身为上古神魔却活的如此娇惯,咬人都咬的这么轻,以后出去了可怎么办。

    “三千年未过,如今你可算自投罗网?”鸿钧识趣地没有参与到父子俩的战斗,转移了话题。他长身玉立,银发白袍,面无表情,眼神柔和。

    他们的三千年之约,有真有假。为了躲避天道耳目是真,反目成仇是假。为了凑先天五方旗是真,为了魔宫是假。如今祖龙一事已了,罗喉自是可以回来。

    罗喉闻言,冷哼了一声,即使相处这么久,他还是看不惯对方这副假惺惺的样子,明明都知道事情的经过,还装作不知情,简直太让人手痒了。

    “…………闭嘴!”烦死了,这人怎么总纠结那些事情。

    看着面前红衣男子不自然的脸色,黑眸闪过一丝笑意,所以说得罪谁都行,千万别得罪腹黑,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你落到他手里。

    罗喉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别以为祖龙的话语没在鸿钧心里留下什么痕迹。之所以能让前者逍遥那么久,也是为了演给天道的那场戏更加逼真,才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简单来说,就是所有事都积攒到一起算账了。

    “喵喵喵!!”黑色毛团将一切事情收入眼底,神情严肃地晃了晃尾巴,看来是真的喵,蠢爹才不会放过娘亲呢。

    让你.浪.!现在玩过了吧。别指望猫崽会有什么同情心,以前他觉得美人娘亲什么都好,自从刚刚经过他手里这遭,他发现,人家说的距离产生美是真的,否则他怎么会被一坨眼屎堵住眼睛。

    “喵喵喵呜~”毛绒绒的猫脸扯出个幸灾乐祸的笑容,站起身来对着鸿钧叫了声,示意自己要过去,他可不傻,才不会撞枪口上。再说,哪有看好戏在人家地盘看的啊。

    鸿钧挑眉看向罗喉,接过后者手里的黑色毛团,“既然如此,给我一个解释如何?”

    解释?罗喉闻言,有点摸不着头脑,余光却在看见鸿钧目光所在时顿了顿,总算算总账了。

    没错,鸿钧看的正是伏羲。

    “……无聊。”算账还找理由!纤细白皙的凑到口处,轻轻打了个哈欠,淡淡地瞟了鸿钧一眼,直接打断对方话语,“……龙凤大劫已起,你的事情还没解决,本座要是不回来,你是不是准备直接瞒着?”

    黑眸轻轻眯起,闪过危险的光芒,面容俊美到妖邪,神情张扬肆意,“别想骗我,鸿钧,不是只有你才是执棋人。”

    身为魔祖的他从来不是愚笨的人,强大的武力让他和身为未来道祖的鸿钧不分上下,正如鸿钧了解他一般,他也对前者知之若深,任何隐瞒在他的眼中都无从适从。

    要不是此事相关重大,罗喉不可能放弃自己逍遥自在的美好生活来到这紫霄宫,就算再想猫崽也不可能。毕竟儿砸什么时候都可以见,出去玩可就只这一次了。

    鸿钧看了他片刻,半响以后,才缓缓低语,“……我并没有瞒你。”他只是不知该不该说,或者无从说起。

    李启一点都不关心两位家长之间的波涛汹涌,懒洋洋的趴卧在鸿钧怀中,抱着散发霞光的七宝妙树,长而蓬松的大尾巴一下一下的晃着,尾端一抹雪白格外引人瞩目。

    罗喉低头看了一眼猫崽,伸手捏住其后脑勺软肉,将其丢给了一旁的伏羲,“…………带出去。”

    话自然不是跟猫崽或者鸿钧说的,而是和伏羲,接下来的话有些不适合和猫崽听到,。

    伏羲接过猫崽,从善如流的将炸毛的黑色小猫揽进怀中,一下一下给他顺毛。软趴趴的猫崽被顺毛的十分舒服,发出‘呼噜噜’的声音。

    一听到自己顶头上司的话语,他明白此事已经无法改变,自觉的将小猫带出了紫霄宫大殿,往后面花园走去。

    接下来的话语可不是他能够听见的。

    “喵喵呜呜呜。”李启小小的前爪紧抱七宝妙树,即使被转移到伏羲怀中也没放弃,猫都是这样,有抓板万事足。一点也不嫌弃被带出大殿,十分听话的配合魔修的动作。

    “蠢爹,本喵走了啊。”

    不过作为一个十分乖的喵儿砸,李启还是有礼貌的和自家监护人打了个招呼。否则等罗喉走之后,伏羲指不定被小心眼的道祖大大记上一笔。

    李启喵表示虽然他不是很喜欢这只笑狐狸,但也不能是非不分不是?

    听见猫崽的话,鸿钧微微颔首,算做知道了,随后与罗喉两人,目送伏羲背影消失在殿内。

    一出殿门,黑色小猫伸爪拍了拍毛肚皮,顺便揉了揉,顿觉舒服了很多,这才将目光投向头顶的伏羲,“喵喵喵~”你就不在意我爹他们商量的什么事情?

    别看猫崽走的那么利索,其实内心好奇死了。这不一走远,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怂恿伏羲了,与刚刚嫌弃死后者的判若两人。

    “……呵呵,或许魔祖大人他们商量龙凤大劫的应对方法?”伏羲唇角微微扬起,露出个不易察觉的微笑,看起来他心情很好。

    骗子!李启翻了个白眼,这人怎么总是忽悠他?本喵有那么好忽悠吗?目光看向伏羲时也多了几分怀疑,准备对方一旦露出几分意思,就给对方一个深切的教训。

    龙凤大劫哪关他们什么事情,要说因鸿钧罗喉两人之间战斗而起他还相信。在这洪荒中除了天道,谁还能动他们一根毫毛,没见龙凤三族中最大的Boss都被鸿钧刷了一遍嘛。

    伏羲即使被猫崽怀疑的眼神看了,唇角笑容依旧不变,“是在下愚笨了。”

    这人是属老鼠的?怎么就这么滑溜呢!!猫崽还是太嫩了,区区试探被伏羲三言两语挡了回来。

    不过此路不通,自然有别的方法。猫崽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伸出毛爪子捣了捣伏羲的手,以此吸引后者注意力,“你那妹子呢?”

    反正他是怎么都不相信就女娲那个性子会参加魔修这个行业的,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了,伏羲是瞒着他妹子偷偷摸摸干的。

    “你想女娲了?也是,自从上次昆仑山一别,女娲可是心心念念想着上次看见的小猫。”厚脸皮如伏羲,被拆穿一点都不脸红,反而还有心情调侃猫崽。

    “!!!!!”

    他为什么嘴.贱.!!!

    为什么!!!

    明明对女娲唯恐避之不及,为什么还要作死提起这个话题,一想到那个和通天不相上下的熊孩子,李启喵就觉得胃疼。

    谁有治胃疼的药,来一打!!!

    欺负了一下小猫,伏羲并没有穷追不舍,相反,只是淡淡一笑,“女娲已在昆仑闭关,此次只我一人。”

    哦,早说嘛!

    猫崽了然的点头,一反刚才的戒备,慢悠悠的舔了舔爪子,“喵呜~”龙宫的时候是不是你跟我娘亲算计好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