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养喵日常[洪荒] > 26.大猫出现了
    充满杀意的两双眼睛互相对视,火光四射,看的金龙有点心虚。

    “连条小龙都搞不定,你这大哥位置换人做吧。”这是睚眦,从一开始他就准备夺取囚牛的大哥位置。

    “……闭嘴,蠢货。”囚牛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抬手,一巴掌呼在自家二弟的后脑勺。

    “你又打我!!”睚眦被呼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也不管鸿钧罗喉他们在场了,直接喊出声,不自觉带着凶气的眼睛瞪的圆溜溜的。

    囚牛才没心情管自己这个二弟呢,也亏父王心大,要是自己有个这样的儿子,不揍死已经是真爱了。

    看着上首的鸿钧罗喉两人,顿了顿,挥手让准备上前的金龙离开,这才开口道,“多谢大人相助。”

    凭囚牛的身份自是不用对鸿钧喊大人,他爹祖龙可是与后者同一辈份的人物,如今如此开口尊称,虽然有一部分是因为龙族的地位不同往日,但饿死的骆驼比马大,龙族再怎么落魄也不能让自家大殿下如此放低身份。

    最重要的则是在这种关键时刻鸿钧肯伸出援手相助。如果说金龙只是偷听到一点皮毛的话,囚牛作为龙族的下一任继承人知道的可以说十分之多。这位的未来必定与天道相连,如今之际,帮助龙族定对其以后有所影响。

    不得不说自家那不着调的老爹,终于找了一个不错的知己,囚牛面无表情的想着。

    伴随着囚牛的感谢,凤族女子怀中的两颗蛋,麒麟族男子怀中的小墨麒麟都齐齐低头,感谢对方的相助。

    一个蛋身雪白,散发着五彩晕光,另一个色呈金黄,满是功德金光,作为天凤的孩子,他们虽尚未出生,却不是对外界毫无察觉,更不是什么不知感恩的家伙儿。

    小小的墨麒麟但是有点懵懵懂懂,黑色的鳞片与他的父亲麒麟王淡黄色鳞片完全不一样,不但不晶莹剔透,反而如黑洞一般,不自觉吸取周围的光晕,头顶的角也不同以往麒麟般圆润,相反,十分的尖锐,虽然年纪还小,却不难看出其天赋卓绝到什么程度。

    “……………呼呜。”墨麒虽已出生却因年纪原因,加上天赋太强,导致口不能言,只能发出感谢的语气词,水润润的眼睛清澈见底,却充满感谢。阿爹说了,如果能留下一定要好好谢谢这位大人的帮助。

    三族虽然损失惨重,甚至首领都因为换取一线生机镇守各地亿万年,群龙无首,前者们留下的血脉自然也就是各族的未来了。有了未来的继承人,心也就定了。祖龙三人也正是看准这一点,才让属下带着自己的孩子们前往紫霄宫,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安全的地方,也只有未来道祖鸿钧所呆的地方了。

    罗喉看了众人一眼,拿着红绣球的手不由捏紧,嘴角勾起凉薄的弧度,随即将目光转向面无表情的鸿钧,为了所谓的感情,竟然连这种生死攸关的麻烦都接下了吗?

    他以为这位可是天道最好的盟友了,淡漠冷清,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

    鸿钧睁开眼,无视罗喉嘲讽的眼神,开口道,“……不必,瑶姬。”

    “是!”

    被点了名的侍女瑶姬立马弯腰行礼,对着身后的众人解释道,“各位请跟奴婢来,老爷过会儿要修炼,小太子们的住所则在殿后。”

    睚眦有点惊讶于鸿钧的冷漠,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有人对囚牛不假辞色,虽然他看后者不顺眼,仍不得不说对方可怕的亲和力。不过这样也好,他突然觉得这位被自家父王称为‘长蛇’的大能印象好很多了。

    正所谓知道你不好,我就开心了。

    睚眦与囚牛就是这种状态,囚牛在鸿钧这里吃瘪的样子,让睚眦看的很爽。

    囚牛则是毫不在意,强者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脾气,这是他跟随自家父亲来往各位强者身边所总结出来的经验,相比之下,这位的脾气可以说好上很多。

    想通了,自然也不会恼,看了身后洋洋得意的睚眦,眼睛闪过一丝笑意,随后转向瑶姬,“那就劳烦仙童了!”

    “乃是奴婢份内之事!”瑶姬依旧是那副表情,稚嫩的脸庞满是稳重神色,也是,即使外表是童子,内心早已经是成人了。

    瑶姬看向囚牛的目光满是温和,紫霄宫冷清,少有人烟,如今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还都是幼崽,不禁让平时稳重的侍女柔软了很多。

    不是说李启不是什么幼崽,而是猫崽从一出生就窝在鸿钧怀中,除了吃食能让其离开一小会儿,别的真的是拖都拖不动,瑶姬要是能经常看见已不是什么易事,更别提一起说话什么的了。

    瑶姬带着三族来人往殿门外走去,临走是贴心的关上门,这些人所住的地方并不在这里,距离不算远,却也不算近。

    等众人走后,殿内一下子冷清了,鸿钧也重新闭起眼睛,罗喉则是依旧那副对手中红绣球十分感兴趣的样子。

    “啧,果然还是心里有愧疚吗?”

    说话的是罗喉,他并没有看向鸿钧,而是低头看着手中的红绣球。伸出手指轻轻戳了戳球,球跟着动了动。莹润如玉的手指,粉粉的指甲与红绣球交相辉映,形成一副很美的场景。

    像是嫌弃玩的不够过瘾,一道白光闪过,原本俊美妖异的红衣男子不见了,只见衣物中不断突起,伴随着喵喵声。终于找到了出口,一只与猫崽几乎完全一样,只是大上很多的大猫钻了出来。

    蓬松的大尾巴晃了晃,罗喉对着困住自己的衣服十分嫌弃,蹲坐其上,舔了舔爪子,随后挥爪将衣服拍飞。他果然还是不喜欢这种束缚自己的东西,即使再怎么符合审美观也不行。

    圆溜溜的猫眼一反人型的妖异,十分清澈。特别是在看见红绣球的时候,陡然放出光来,就连爪子都不舔了。

    看了看闭目养神的鸿钧,猫眼轻轻眯起,不知在打什么注意,顿了顿,还是放弃了。算了,还是玩球好了,要是打扰这家伙儿思考,等会儿肯定有的烦了。

    毛绒绒的前爪拨弄着散发霞光的红绣球,球体随着力气不断来往,并且无时无刻都在寻找逃跑的机会,最终却被大猫以一种奇妙的弧度拍了下来。

    正玩的高兴,身后响起一道叹息,随后清冷无比的声音响起,“…………你不该回来的。”

    当初的三千年之约并不是罗喉所定而是鸿钧所定。

    三千年的时间刚好够鸿钧合道完成,龙凤大劫的一切都已结束。如今都在鸿钧的算计之中,三族退出洪荒大陆,却留下血脉,天道也放下一丝戒备,可他没有想到,离家出走的罗喉竟有一天会回来。

    罗喉被说的身形一顿,随后一道黑光闪过,一巴掌拍在鸿钧面无表情的脸上,魔祖大人的爪子可不是猫崽那种嫩爪子可以相比的,即使鸿钧防御再强,俊美清贵的脸上依旧留下的几道血痕。

    “……然后看你找死!”

    爪子勾住鸿钧的衣襟,纯黑色的大猫整只都赖在对方身上,毛绒绒的肚皮紧贴胸膛,些许暖白色的绒毛透出,看起来手感十分好。

    鸿钧被拍了一巴掌,也只是伸手抚摸怀中大猫的脑袋,没有出声,也没有解释,他们总是在不知名的地方,如此熟悉对方。

    后者所说全部正中他的计划,三千年之约让罗喉暂时离开自己,寻找魔道机缘,这样一来,即使合道失败,身为魔道圣人独子的猫崽依旧可以横行霸道,肆无忌惮。而罗喉也会因为猫崽的存在而有所眷恋。

    一道白光闪过,被鸿钧摸头的大猫变成了红衣美人,轻轻上挑的眼睛充满了怒火,也不管别的了,直接一脚将对方踹开。

    “…………鸿钧,本座警告过你,天道那家伙儿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失败的话,你永远只能成为他掌握洪荒的傀儡!”罗喉一脚踩上对方胸膛,不顾被对方看见什么不该看的地方,直接拎起对方衣襟,“你还真是好样的,连这种事情都瞒着。”

    也许真的是气急了,罗喉完全没有平时里嚣张气息,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鸿钧则是面无表情的躺在云床上,黑眸深不见底,却没有反斥对方的话语。他从一开始执行这个计划的时候,就预料到现在这种情形,却没有后悔的情绪,唯一有些不甘的就是此事竟被罗喉发现罢了。

    打不还手,骂又不做声,罗喉很快就只能放开拉住对方衣襟的手,不爽的呼了口气,“嘁,还是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将脚从对方身上挪开,罗喉心情有点烦躁,一巴掌将前者拍开,自己窝在那个地方。这就是他讨厌对方的原因,无论什么事情,你永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