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养喵日常[洪荒] > 29.你儿子我带回来了
    一进门,罗喉将嘴里的李启放在地上,用爪子摁住,冲着打坐的鸿钧叫了一声,“……你儿子被我带回来了!”

    求此刻被亲爹摁住地上的李启的心里阴影面积。

    黑色小猫生无可恋地躺在地上,身上.压.自家亲爹的大爪子,“……喵呜!”所以说,美人娘亲你准备什么时候放开爪子啊。

    他虽然明白自家美人娘亲为什么这样对他,心里还是有点不爽的!妈蛋,后脑勺那块软肉你们是准备和他犟上了,是吧,总是不自觉就想动上一动。

    做猫别的都不错,就是这点不行!美人娘亲嘴巴一叼,导致他四肢发软,根本没有办法挣扎!

    鸿钧没有说话,依旧是那副高岭之花的样子,好像并没有看见事情的发生经过。

    跟着罗喉进入殿内的伏羲则是眨了眨眼睛,用一种自以为十分友好,在李启眼中充满嘲笑的表情,“…………没事吧!”小小的毛团在大毛球的映衬下显得十分弱小,伏羲自然而然的就脱口而出的关心。

    “喵喵喵呜??”你觉得小爷像是没事的吗?猫崽干脆都不想回应这么脑残的问题,翻了个白眼,直接躺在地上。

    “起来,不准装死!”正所谓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群中前三肯定有父母。作为猫崽的爹,罗喉一眼就看出对方的小心思,毫不客气的大爪子拍上了毛脑袋,警告对方不准耍花招。真是的,这点小挫折就喊苦,本座可都没嫌弃你脏兮兮的,直接用嘴叼你的!

    拥有一点小洁癖的魔祖大人到现在还在惦记自己为什么要用嘴叼脏兮兮的猫崽,摔!虽然是自家崽崽,可他是真的脏啊!

    “噗嗤!”

    李启被大黑猫拍了个正着,本来好不容易才把脑袋从地上□□,这下好了,又重新投入了大地母亲的怀抱。

    猫崽瞬间怒了,你说做猫咋能这样呢,一开始说都不说直接上嘴把人家叼了过来,整个过程还时不时伸爪子跟拍球似的,,到目的了,嫌重直接放下,也不管愿意不愿意,现在干脆都嫌脏了!

    爷让你叼了吗?

    猫崽可不是什么好脾气,被这么一对待,扒着大猫的耳朵就咬了上去,毛绒绒的后腿冲着他后腿直蹬。

    大黑猫也不是吃素的,受到小猫崽的攻击,立马反应过来,头一甩,猫崽自然而然就掉下来,直接用爪子一摁,对着小毛球的屁股就呼了一巴掌!

    “……逆子!”连本座都敢打,这是要造反的节奏。

    “!!!!!”

    李启伸爪捂住被揍的屁股,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家美人娘亲,说好的严父慈爹呢?

    鸿钧蠢爹已经够严肃的了,天天绷着个脸,一生气就不给饭吃,对于个吃货来说日子本来就难过,现在好了,来了更猛的,这位直接上手了。

    伏羲顿时忍不住了,看向可怜兮兮猫崽的眼神充满了无奈,抽了抽嘴角,将带着笑意的目光从后者身上挪开。这孩子怎么还吸取教训呢?不知道猫从来都是不听任何建议的吗?

    “…………将你脑子里的东西全部给本座扔出去。”罗喉危险地眯着眼睛,看着心中暗暗吐槽的猫崽。

    同一个原型的好处就在这,对方什么表情看都不看就知道了,李启的猫脸表情有多丰富自不必说,上文说了,罗喉大大最讨厌别人说他美人了,即使自恋到不行,一听到这个名称还是会不由自主的炸毛。

    哦!

    李启面无表情的回视大黑猫的视线,十分的理直气壮。永远不要指望一只猫能够有类似于愧疚或者不好意思的感情,他们对你永远只有一个态度,愚蠢的凡人,愚蠢的修真者和愚蠢的生物。

    真是小气鬼,小爷就说了,那又怎样?趁罗喉看向鸿钧的瞬间,黑色小猫瞬间扭曲了面无表情,整张毛绒绒的猫脸都是宝宝不开心,宝宝要抱抱。

    #论猫与猫之间的爱恨情仇#

    #美人娘亲不是你想喊就能喊!#

    等两猫玩的差不多,鸿钧才慢慢睁开双眼,看见浑身散发黑暗气息的李启阴沉着表情,身边则是心情完全相反,十分高兴的罗喉。

    “喵喵喵!”你儿子回来了,先天五方旗准备好了吗?见鸿钧终于舍得睁开眼睛,罗喉心情不错,原本是不准备理前者,但考虑到实际原因,最终仍选择首先开口。

    先天五方旗?摊开四肢在地上做大饼状的黑色小猫自然是知道了,他的磨爪板不就是这个吗?还是好几个——

    抿了抿耳朵,猫崽努力维持着严肃地表情思考自己究竟将磨爪板放在哪里了,虽然仍旧不想让蠢爹干这件事情,但凭他这几千年来对鸿钧的了解,只要是下定决心的,天塌下来都会完成。ps:是真塌下来。

    既然阻止不了,那就尽可能将损失降到最小,想必美人娘亲也正是这样想的,所以才主动将自己叼过来。

    那也不能成为他揍他地理由!!!

    到现在猫崽还是不能接受自己刚刚被打屁股的事实,还是在伏羲面前。

    “还差素色云界旗……”道祖掏出四面旗帜,目光投向神情突然有点不自然的罗喉,法宝自动自觉飘到半空,氤氲遍地,一派异香笼罩。

    魔祖大大被看的毛骨悚然,这种感觉他不是第一次遇见,即使时间相隔很远,他依然记得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往往这家伙儿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过不了多久就会算账。

    ——情人是腹黑真的是太痛苦了。

    当然这样的话,魔祖大大是不敢当面说来着。

    再三确认自己不交出来,这事估计是没完了,罗睺委委屈屈地掏出自己的猫抓板,没见过还有人抢他抓板,猫崽他都有好多了,他可就这一个,还要交出去。

    可不交出去也不行啊,鸿钧那个小心眼肯定在心里记上一笔。

    当然魔祖大大绝不承认他是害怕,只不过是担心某个蠢东西死掉吧了!…………呼,他可真是个仁慈的好父亲。大黑猫成功的安慰了自己,赞叹完自己的英勇事迹,随后满意地舔了舔爪子。

    猫崽抖了抖毛,抬头,很好,自家美人娘亲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样子!不远处的大黑猫投入到舔爪的伟大事业,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此时不走,还待何时?

    他可不想为了自己的成长而让鸿钧出了什么问题。刚刚的配合也是迫不得已的,现在要是逃出去的话,主角都没了,所有的计划自然也就无法实施。

    只可惜,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一旁的伏羲看见猫崽的动作,不露痕迹的堵住了后者的去路。笑话,要是真让这小家伙儿逃出去了,顶头上司不弄死自己,顶头上司他姘头也会弄死自己。

    “…………”

    李启着急地看见自己的退路被堵,毛绒绒的前爪连比带划,张牙舞爪的样子如同浑身炸开的小毛团一般。你丫怎么在这?不知道不能挡路吗?

    这么大动静李启身边的大黑猫就算再怎么投入还是知道了,丟给伏羲一个干的好眼神,过去就将不安分的小猫叼起来。这次他吸取教训了,没将后者丟地上,而是直接扔给了鸿钧。

    “喵喵喵!”趾高气昂的大猫冲着鸿钧叫完,毫不留恋的就回到原来的地方继续舔毛。

    小猫一到怀中,鸿钧顺势就用手将其揽住。罗喉的猫抓板,也就是素色云界旗则是非常自觉的来到其他四面旗帜身边,形成了神秘的图案。

    分别是

    居于中央的戊己杏黄旗

    居于东方的青莲宝色旗

    居于南方的离地焰光旗

    居于西方的素色云界旗

    居于北方的玄元控水旗

    五面旗帜散发霞光阵阵,不断旋转,淡淡清气落下,鸿钧一反开始的毫无动作,手上不断打出各种奇异的手势,玄奥的大道字符从中往先天五方旗形成的法阵中投去。

    随着手势地加深,鸿钧头顶也显出约有千丈的庆云,云上乃是一浑身洁白如玉的体型修长生物,无爪无足。淡黄色的功德金光所化金莲托起一碟形物体。

    正是与李启同宗的造化玉碟。

    只见玉碟顿时飞上半空,散发着幽幽混沌气息,玉白色的碟体晶莹剔透,霞光冲天,震地一旁不断舔毛的大黑猫也重新将目光投入到里面。

    就是现在!玉碟不断在功德金光中沉浮,直到先天五方旗法阵完全结成,鸿钧伸手将怀中看呆了的猫崽往里面轻轻一扔,后者直接落在法阵正中。

    毛绒绒的小团子在阵心中,虽是说踩在半空中,却如若实地。从五面旗帜传来的混沌灵气进入了猫崽的身体,暖洋洋的让李启情不自禁的眯起眼睛,表情十分享受。

    怎么说,如果非要用一个贴切的说法的吧,就是你劳累了三天后泡在温泉中,甚至在泡的过程中不断有人给你按摩,手法娴熟,还是十分高档的那种。

    “——呼噜噜!”

    舒服的喵叫声说明李启在里面过的很好,仿佛是从喉咙.深.处传出来一般,鸿钧也暂且放下心来,看向殿内的罗喉伏羲。

    所有人都知道,这些不过只是开始,真正的战斗要开始了。

    罗喉与伏羲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十分默契地看向了天空,那里有他们此行最重要的目的。而鸿钧则是不断打着手势,造化玉碟也开始飞到猫崽头顶,大道字符围绕着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