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养喵日常[洪荒] > 30.猫崽长大了
    巴掌大的奶猫窝在由先天五方旗组成的法阵中,圆圆的毛脑袋顶着松松软软的绒毛,发出呼噜噜的猫叫声,舒舒服服的样子与一旁满脸警惕的罗喉伏羲等人形成鲜明对比。

    “………………”浑身漆黑的大猫抬头嫌弃的看法阵中的李启一眼。这熊孩子怎么睡个觉声音都这么大!

    而此时的鸿钧也完成了自己的事情,造化玉碟也开始由貌不惊人变的晶莹剔透,惊人的混沌灵气不断从碟体传送到猫崽体内,先天五方旗也形成个单独空间,这是过会儿对付天道的有力助力。

    黑色的云团在天地之间翻滚,一道道雷电穿越其中。不同于鸿钧与罗喉战斗时所发出的金黄色闪电,雷电浑身紫黑,散发出令人胆颤的毁灭气息。

    气势恢宏磅礴的紫霄宫坐落在三十三天上,半透明的光膜与鸿钧头顶的千丈庆云所形成的清气一样,势与势的直接碰撞,一个是三千大道的化身,一个是未来道祖,不分上下。

    “轰!”

    气势的比拼永远都不是主题,天道首先按耐不住,眼见自己快要压制不住鸿钧,直接降下雷电。

    缸口粗的紫黑色雷电冲击在宫殿顶上,半透明的光膜不甘示弱的发出微光。虽然还没有意识,法宝天生的骄傲让他不由自主地对持着雷电。不过天道的威力可不是一个还不能称的上先天灵宝可以对付的。不到一会儿,原本光膜就变的摇摇欲坠。

    噌的一声。 光膜再也承受不住光膜的攻击,发出一声哀鸣,从宫殿顶上飞出一道白光往殿内走去。

    殿内,猫崽的体型在先天五方旗的供养下渐渐有变大的情势,虽然说体型与化成原型的罗喉来说还有一点差距,却也有一个蒲团大小。依旧是那副浑身漆黑的样子,四只毛绒绒的爪子揣在身下,整只猫窝在那里十分安分。

    与之相反的是光芒越发暗淡的先天五方旗。即使是由混沌青莲所化,他们的混沌气息依旧不是很多。再加上猫崽成长时所需要的数量十分多,更加让他们不堪重负。

    罗喉扫了头顶气势汹汹的雷电一眼,冷哼一声,轻轻往前一跳,整个身形陡然变大,由原来就比没成长的猫崽的两倍瞬间变为千丈有余。如同一座高山般的身形,似狮的头颅很是狰狞,血红如月的瞳仁闪过轻蔑的神色。

    作为上古神魔的罗喉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当年更是曾带着鸿钧埋伏了已成为圣人的盘古,虽说失败却依旧被他们逃脱。

    说句不好听的,天道这个趁盘古不注意窃取了其道果的家伙儿他还不放在眼中。

    即使大道已经沉睡,天道能够执行其不分指责,在罗喉眼中依旧是那个卑鄙无耻的蝼蚁。

    天道果然被激怒了,天空中不断翻滚的乌云中夹杂的闪电更加杂乱,这代表着作为洪荒掌控者天道暴怒的心情。

    罗喉才不管天道的心情如何呢,他现在看后者十分的不顺眼。倒不是因为别的,化成了原型的魔祖大人想的并没有那么远,他在意的是刚刚被逼贡献出来的磨爪板!

    要知道作为攻击力爆表,防御值逆天的猫能找到一根适合自己磨爪的磨爪板有多么不容易吗?就算后者用途对于自家崽崽很是重要,但这依旧改变不了他的郁闷心情。

    ——他要那根爪感十分好的猫爪板!!

    ——不管,不管,他就要那根一看就十分适合磨爪的猫爪板。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罗喉喵的内心活动罢了,他依旧没有胆跟鸿钧大大闹,毕竟相比于失去猫抓板,要是让鸿钧意识到自己在罗喉心目中地位的下降,才是最恐怖的!

    肯定会记上一辈子的!!!

    体验过鸿钧无数次怒火的魔祖大大用生命诠释着作死这个十分美妙的词汇。转过头,因为化为原型,琥珀色的猫瞳已被血红色代替。长而蓬松的绒毛虽然依旧漆黑如玉,尾端却闪烁的金属光泽。蓬松的大尾巴晃了晃,罗喉眯着眼睛看着天空不断翻涌的某个漩涡处。

    漩涡围绕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一道道朦胧的紫光包裹着一个眼睛状的物体出现。金黄色的兽瞳居于中间,瞳仁满是暴戾,周围算是泛着白光的神雷,散发着滔天的神威,天空在这威势下,不断崩塌着。

    罗喉一反开始的漫不经心,夹杂着毁灭气息的巨爪直接挥向兽瞳,擒贼先擒王,这周围的白雷就算威势再怎么厉害,只要弄掉着长的稀奇古怪的眼睛自然就没事了。

    巨爪所到之处,天空崩灭,混乱不堪的先天灵气从空间裂缝中渗出,就被前者的毁灭之力直接蒸发,情景十分可怖。

    顶头上司都干活了,伏羲当然也不会干看着。洁白如玉的脸庞上十分罕见的并没有带着温和的笑容,相反平常眯起的眼睛里全是认真。

    他是第一次正式与天道对持,其中的雷劫之眼让他不敢掉以轻心,虽然平时嘴上并没有说,伏羲心里还是将天道作为首要敌人的,其危险程度还在鸿钧之上。

    “吼!”

    伏羲首次显出他的真身,乃是一不逊于罗喉所化成狮形神兽的人蛇体,长长的蛇尾盘旋在紫霄宫上,原本应该是蛇头的地方已经被伏羲人型时的样子所代替。不同于以往的温润如玉,化为原型反而邪魅了很多,平时常常挂着笑意的眼睛变得狭长了很多,眼尾轻轻上挑,带着微微的红意。

    同样的薄唇却因为挂着的不同弧度,给予人完全不同感受。血红的舌头轻轻舔过嘴角,伏羲伸出手指点了点下巴,颇有兴趣的看着天道所化成的雷劫之眼。

    如果猫崽在这里,肯定看都不看一眼,就能认出这个就是伏羲的本性,掩藏在温和外表中的冷血无情。

    本体作为蛇的伏羲怎么可能是一个老好人,冷酷变.态.的内心才是真正的他。

    再看罗喉那边,巨爪所化爪痕已经来到雷劫之眼面前。只见几道白雷所化的生灵直接挡在雷劫之眼前面,爆裂的闪电直接喷射出去,在原型罗喉巨大无比的身体划出血淋淋的伤痕。

    “轰隆隆!”即使这样,天道依旧不打算放过胆敢挑衅自己的蝼蚁,一道雷霆大手印从漩涡之处出现,雷劫之眼就在其手掌心,散发着可怕气息的雷霆气旋,大道之气从中溢出。

    罗喉当即立断,直接化成人型!面容俊美邪异的黑衣男子,气质张扬肆意,手中一杆弑神枪枪尖所到之处尽归虚无。

    蜿蜒绮丽的红衣在罗喉身上十分适合,只见他冷笑一声,气势暴涨,毫不惧怕拍过来的巨大手掌。及腰黑发无风自动,眼中精光四射。

    祭起魔枪,紫黑色散发着毁灭气息的枪痕气势汹汹的迎上了手掌心中的气旋。

    殿内。

    沉睡的猫崽在先天五方旗所化成的法阵中不断起伏,造化玉碟浮在猫崽掌心,玄奥的气息化成丝丝光线,编制,缠绕,整个猫崽都被包裹在其中,成了一个小小的茧,玉碟也慢慢下沉,与前者融合在一起。

    小小的茧如同心脏一般的跳动,茧身呈半透明状,雾蒙蒙的气息直接透出了后者。

    在雷电组成的手掌心出现的那一刻,鸿钧突然睁开了双眼,目露精光的看着半空,整个人虽然仍旧清冷出尘,一双眸子却冰冷森寒,杀意十足。

    不过却仍旧不是时候!

    即使罗喉他们对付的十分辛苦。现在却不是鸿钧可以出现的时候。猫崽在先天五方旗中孕育,期间所有的能量需求不仅要有先天五方旗中的混沌气息还要有身为父亲的鸿钧的血脉。不是说作为魔祖的罗喉不可以,而是在出生的时候后者便已经将自己的精血献出,如今再使用的话,效果肯定不如从未给予的鸿钧了。

    半响之后,鸿钧看了一眼沉睡的猫崽,又重新闭上眼睛,周围归于平静,只剩包裹着猫崽的茧散发着阵阵微光。

    “…………找死!”人形罗喉早已不是大猫一般的幼稚,皱着眉头看着雷印大掌掌心中的雷霆气旋。枪头与气旋相撞,雷霆之音呼啸,掀起阵阵罡风。

    罡风威力十分巨大,三十三天外的空间更是被其挤压的不堪重压,直接塌陷,寸寸碎裂破灭开来。

    也幸亏这是三十三天外,如果是在洪荒大陆,可不止是空间塌陷这么简单了,恐怕整个洪荒都得毁灭在这场之中,大道都能够直接被气醒。

    “有趣。”

    伏羲蛇尾缠绕在紫霄宫殿顶上,丝毫不惧半空中的罡风,线条俊美的面容带着丝丝邪气,目光投向战斗中的罗喉和雷劫之眼。

    蛇的防御有很大一部分在其鳞片之上,作为先天生灵的伏羲自然也不回免俗,蛇鳞的硬度让其能在毁天灭世的罡风中安然无恙。

    罗喉作为魔祖战斗力自然不可小窥,虽然和雷劫之眼相斗虽然暂且在下风,却因为手持魔道至宝弑神枪能够直接将其拖住。假如换作平时的话,让大名鼎鼎的魔祖大动干戈就为了拖时间,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此时不同往日,是否是拖时间这种无聊的选择自然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吧。

    不知道罗喉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原则在下属心里被定义为无聊是怎样的感受?

    好吧,后者的确没有机会知道,因为伏羲就算是变傻都不会说的,更何况他并没有变傻。

    之所以说出有趣这个词,也是因为他因此想到一个人,或者说一只猫,而且这只猫还与眼前这只大猫有着不浅的关系。想到这里,伏羲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脑海里浮现出小猫张牙舞爪的样子,嗯,十分可爱。

    只是不知道此次猫崽长大的话,会不会也会像他父亲一般强大呢!

    不怪伏羲这样想,作为洪荒生灵,头等大事并不是什么吃喝玩乐,而是自身的武力值大小。可以说在这个鸿蒙初来,万物之初的时候,弱肉强食得到了最真实的展现。

    猫崽的双方血脉提供者能力都可以说数一数二,自身能力自然不必差,否则也不可能带着通天瞒天过海来到祖龙的水晶宫了,虽然未必没有鸿钧在身后保驾护航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其无与伦比的自身天赋。

    也正是这个时候,罗喉找到机会反击了,雷劫之眼的能量并不是永久,连续不断的攻击早已让其储蓄的能量消耗一空,如今自然也是要补充能量。

    机会也就是在补充能量这一刻。

    “轰!”

    周围的万里雷云因为雷劫之眼要吸取能量的原因,早已不见踪影,罗喉枪尖直直的刺在金黄色的瞳仁之中。随后一道雷云悄无声息出现在起身后,等其发现后,早已经晚了。

    千钧一发之际,时刻在看好戏的伏羲如同出笼的野兽一般,抬头便是一声咆哮,“吼!”连同蛇尾,整个人眨眼之间便已到罗喉身后。如果那只小猫知道他的美人娘亲的那张脸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毁容,估计真的能够挠死他。

    长大的猫崽肯定不会像小时候那样软趴趴的,即使不会是道道血痕,但也差不多了。

    罗喉转头,眼神似笑非笑看着蛇身人首的伏羲,余光扫了下对方仍盘旋在紫霄宫殿上的蛇尾,嗓音轻挑,“怎么,回过神了?”

    魔祖是什么人物?

    除了面对生气的鸿钧有点虚以外,别的包括平常状态的道祖大大,天道都可以直接怼的好吧,都不用仔细看。都知道对方并没有用对心神。

    啊咧,被发现了。

    伏羲狭长的眼眸满是无辜,一掌将企图偷袭的雷光拍走。面对罗喉充满嘲笑意味的质问,厚脸皮的选择不承认,“魔祖大人说笑了,要知道这次面对可是深不可测的天道,一旦有所顾忌,就会身死道消,属下实力低微,担心还来不及~”

    可有些事情是你不承认就会没有的吗?

    魔祖大人用实力行动告诉你,如果因为你的失误让他陷入危险,他光是语气都可以气死你。

    首先,面无表情地回视不要脸的家伙儿,语气淡淡的回复一个字,“哦!”

    “所以说,你准备告诉我你最近实力又下降了?”罗喉直点红心,一击必杀。

    伏羲笑着的嘴角僵住了,怎么又扯到他实力下降了,缠绕着紫霄宫殿顶的蛇尾也停住了挪动。他为什么要接这话,自己顶头上司嘴毒又不是一次两次了,现在不是给自己找难受嘛!

    “哼!”

    罗喉扫了一眼完全僵住的伏羲,冷哼了一声,随后抬头看向雷劫之眼所在地方。即使刚刚他击退了对方,却没伤到根本,甚至连轻伤都算不上。不过也是,如果这么容易就受伤的天道,又怎么可能让他们头疼到现在。

    好吧,目前这里好像还不需要自己的样子!伏羲面对罗喉的嘲讽的冷哼无法,只能暂且退回原来所在的的宫殿顶,那里即使罗喉有什么危险他也可以第一时间阻止,就像刚刚那道偷袭的雷光一样。

    这么一想,伏羲心情顿时又好了很多,能让平时骄傲无比的魔祖被自己救了一次,不谈其中所带的好处,光是后者憋屈的心情就能让他来心不已。

    罗喉可不管属下的想法,看见快要退到天空云端漩涡的雷劫只要,危险地眯起眼睛,随手一挥手中弑神枪,枪尖所到之处,空间全部泯灭,混乱不堪的先天灵气溢了出来!

    整个人如同魔神一般站在半空之中,浑身散发着毁灭之气,黑眸变成了和原型一样的血瞳,看起来十分邪恶!

    最后一击,送他回归大道的怀抱!

    满是庚金之气的枪尖直直捅向云端漩涡,大力的搅了搅,也就在这个时候,紫霄宫内传来一声巨响。

    “轰!”

    一道紫气从宫殿顶冲上天,原本呆在那里的伏羲,在响声出现的那一刻,早已退到旁边,道祖成圣的紫气可不是他们这些魔神能够触碰得了,除非是身为同样地位的魔祖出手。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茫茫苍穹,诸像万法,大衍五十,天衍四九,今鸿钧以身补全天道,天道,成!”

    此时的洪荒众生只觉得这道淡淡的声音是直接响在他们的脑子之中,灵魂因为可怕的威压不断战栗,诉说着胆颤。大罗金仙以下修为都不由自主向紫霄宫方向跪伏,天地之间的第一位圣人乃是补全天道,于众生有恩,理应跪伏迎接。

    就在此刻,整个洪荒都在散发着仙乐,这是洪荒本身的意识,天道已全,证明洪荒已趋于完整。仙乐似凤鸣,似龙吟,像是这世界最美妙的声音都在庆祝鸿钧成圣的意思。

    远在昆仑的三清也抬头看向三十三天外,三人因为修为原因,并没有跪伏。三人却在感受到熟悉的气息时,整个身体一震,兄弟几人互相对视交换了个不可思议的眼神。

    “老师慈悲!”老子带领着原始通天往紫霄宫方向行了一礼。天道不全,整个洪荒肯定是知道的,却没有人敢如此补全天道,首先不说要与天道争夺身体的控制权,旦是三千大道的威压足以让人退步。

    以身补全天道,这一动作足以让老子原始通天三人佩服。

    三十三天外,此时的紫霄宫已不复原来的样子,经过前面的成圣紫气的一遭,宫殿已然变成两半,鸿钧也正是从裂缝之处飞出。

    依旧是那副清冷出尘的样子,俊美清贵的面容没有丝毫感情,与一旁邪意肆意的罗喉形成鲜明对比。伏羲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低头看向紫霄宫殿,这里有他们三人共同惦记的小家伙儿。

    半响过后,鸿钧才低声发出一句叹息,投向紫霄宫的目光多了几丝不易察觉的柔和,“痴儿!还不醒来!”

    此话自不是对罗喉所说,更不是对一旁的伏羲,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对猫崽说的。

    原来,猫崽早已应该醒来,先天五方旗所组成的空间因为旗帜所提供的混沌灵气不够,已自行散去。上古神魔即使在卵内却已可以感知到外界,谁知这一感知便捅下篓子了,鸿钧要成圣。

    猫崽意识虽然模模糊糊,却仍旧知道成圣不是什么好事情,鸿钧对他的重要性,让他本能不愿苏醒,面对这一切。

    一声叹息,惊醒了朦朦胧胧的李启。

    他‘看’向头顶洁白半透明的茧形,思考着刚刚在梦中所遇到的一切,半响,已然无言。自己回到久违冰冷所谓的家,却没有任何愤怒不甘。面对被前世的父母厌恶仿佛看向怪物的眼神,内心更是起不了任何波澜。

    自己的家可不在这儿,他可是有鸿钧蠢爹和美人娘亲的,有一个大大的宫殿装满了好多可以给他磨爪的玩具。梦中的李启嫌弃的扭头,不情愿的开口。

    可是自己的家在哪儿?

    对了,猫崽仿佛想到什么,他的家在三十三天外的紫霄宫中,蠢爹,蠢爹好像为了让他长大而成圣了。

    一个稍稍小于罗喉原型的似狮的神兽从紫霄宫中钻出,原本摇摇欲坠的宫殿不堪重负,直接塌陷了。他可是要去找蠢爹的,蠢爹那么笨,肯定会被天道那个小兔崽子欺负的!!

    李启迷迷糊糊的站起身来,本能告诉他应该怎么做。

    “痴儿!”鸿钧看着底下有点茫然的神兽,轻声言道。成圣本来就是大道赋予他的责任,企能说逃脱就能逃脱的?

    得,被骂了,就算是有点迷迷糊糊的李启也直接被惊醒,歪了歪头看向上面形态各异的三人。美人娘亲的战斗形态他还没出圣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鸿钧蠢爹因为成圣整个人都围绕着功德金光,如同一个大一号的电灯泡。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蛇尾人身的伏羲了。

    “吼!”呦,伏羲你终于舍得露出本来面目了。李启立马毫不客气的开始嘲笑人家了,完全不管对方刚刚还在为他长大的事情而和天道拼死拼活。

    伏羲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他是不是认错了,才觉得这家伙儿可爱?

    不过输人不输阵,某个魔修可不是好欺负,直接对着李启点了点下巴,挂着神秘莫测的表情开口,“你的事情可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