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养喵日常[洪荒] > 33.猫崽的报仇
    “本座要把你的毛拔光!!!”罗喉喵表示很愤怒,拍了下爪子,恶狠狠地瞪向猫崽。

    “喵喵喵!!!”小爷肯定能咬掉你的耳朵,小毛团也不甘示弱的怒吼。

    正所谓知道你不好过我就开心了,猫崽一点都不谦虚的承认。对于罗喉的威胁是一点都不怕,相反,还十分有气势的回吼了回去。

    大猫顿时就不开心了,这小崽子最近怎么越来越不怕自己了。还敢和自己对吼,咬掉耳朵什么的,他还真的敢开口。

    魔祖大大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要咬掉他耳朵的生物呢。

    “本座的抓板你是不是动了!!”浑身漆黑的大猫双眼一瞪,气势汹汹地开口质问。差点被这小家伙儿闹过去,他来这里可就是为了猫抓板这件事来的。

    为了保证自己说的正确性,罗喉喵还特地用爪子拍了拍伤痕累累的素色云界旗,他送过来的时候可是好好的,现在这副模样送过来他还怎么玩。

    说到底,身为父亲的罗喉才不是为了什么别的原因,就是平时磨爪的抓板没了,现在过来揍儿子了。

    还有你!!眼见着猫崽是准备打死不承认,罗喉立马转头将目光投向一开始的罪魁祸首。如果说猫崽是主犯的话,这位怎么都算是从犯。明明他一开始是拒绝提供法宝,谁知道被这家伙儿眼一瞧,心里虚虚的,一个不小心就将东西叫出去了。

    越想越对,罗喉翻身就将企图咬他耳朵的不孝子扔出了老远。觉得自己十分占理的走到了面无表情的鸿钧身前。蹲坐在那里,歪了歪头,直到后者将目光投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开口说道,“本座的猫抓板被你儿子弄坏了,给个解释?”

    魔祖大大看着对方无动无波目光,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如果对方不给出一个满意的解释,他就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揍他儿子。

    反正肯定有一个生物要挨揍!!

    “………………”一片寂静。

    “喵喵喵喵!!!”

    罗喉不开心了,立马开始炸毛,拱起柔顺背毛的,冲着鸿钧开始直打呼噜。与猫崽因为被顺毛顺的舒服的时候不同,大猫的声音更加尖锐,显示出的攻击性也不同以往。

    干净宽敞的大殿之中,双人合抱大小的柱子下面,手感温润,颜色白净的地面有一坨黑黑的,软乎乎的大毛球。宫殿实在是太大了,即使是大毛球伸开四肢,全部躺在地上也遮不住一块地板。

    不过黑色的大毛球对于遮地板这种幼稚的行为还是不太感兴趣,因为相比于这个,他更喜欢找自家情人讨回公道——嗯,为了猫抓板讨回公道。

    鸿钧养猫多年,经验丰富,自是能从对方的叫声中明白对方其实并不美好的心情。转念一想,便已明白事情的原因,这是心疼自己的玩具了,“…………启儿是汝之子!”

    言下之意就是这猫崽可不是他一个人的种,他出生的时候也有大猫的一份功劳,说句不好听的,要不是大猫心血来潮,李启说不定还无法出生呢。

    自己儿砸闯的祸,当然是由做父母的背。鸿钧大大表示,亲爹不止他一个,死也要拉上一个。

    鸿钧俊美清贵的面容丝毫没有说出这句不负责任话的愧疚感,反而目光十分认真的回望了罗喉喵,已显示他准备甩锅的决心。

    洁白似雪的长发被松松的挽起,丝丝的碎发垂落,看的一旁准备偷偷摸摸爬大猫身上的李启眼热无比。

    看起来好好玩的样子。

    作为猫科生物,李启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所有人,不管是大猫还是小猫,只要是猫都会对一切会动的,毛毛的,好玩的,感兴趣。所以他理智气壮的抛弃了与大猫玩耍的想法,转而投入了蠢爹头发的怀抱。

    也幸亏伏羲提前发觉了他的想法,开口打断了他的动作,“魔祖大人很生气,你还是安分一点吧。”说着,还拿出手指竖在嘴唇上面,示意猫崽不要出声。

    怎么看那边的一人一猫都在处于拉锯战之中,看他顶头上司那副不服气的样子,一看就知道鸿钧一定又说了什么踩住他底线的话,小猫这要是过去了,肯定又是被大猫欺负的份。

    想到这,伏羲也有点想不明白了,放下手中品茶的茶盏,离开玉桌,来到猫崽面前,伸手戳了戳前者毛绒绒的屁股,说出了他的疑问,“既然知道自己会被欺负,为什么你还要如此不依不饶的追着你美人娘亲。”

    身为魔祖的罗喉脾气当然好不到哪里去,所以总是招惹他的猫崽下场不用想都知道。

    闻言,李启收回了看向自家蠢爹头发那迷恋的目光,转而抬头瞥了一眼伏羲,舔了舔爪,眯起眼睛道,“小爷迟早有一天会报复回来的。”

    伏羲恍然大悟。

    原来不是为了招惹而是为了报仇啊!道人不禁为小猫的记仇能力感到折服。原来不是为了好玩,之所以拼命的惹魔祖生气,也是为了伺机报复的一种手段。不得不说,实在是太拼了。

    小猫边说边得意的甩了甩尾巴,一抹雪白毛绒绒的看起来手感很好,神情十分骄傲,“喵!”本喵迟早一天能揍回去哒!

    别指望猫崽会忘记刚刚被打了屁股这件事情,他记的可清楚了,就在刚刚,那只大猫下的手可狠了,他屁股到现在还疼呢。

    他们这边一个说,一个听相处的十分愉快,鸿钧罗喉那里可以说是闹翻天。

    尖锐的猫叫声陡然响起,惊的李启和伏羲不约而同的往同一个方向看去,那里一只大黑猫正在发怒,眉眼倒竖,嘴在不停的动着,显然正在说些什么。

    “那本座的抓板就这么算了??”罗喉对于自己刚刚轻信坏人的谎言感到十分不爽,现在好了,抓板没了,还要被说上一顿,怎么看他都亏死了好吧。

    见到鸿钧没有说话,大猫顿时怒上心头,还敢狡辩,本座说是你的错就是你的错,还说什么是我的儿砸,要不是你想出先天五方旗自身带的法阵能够促使猫崽长大,他的猫抓板哪里会是现在这副狼狈模样。噌噌两下就跳到了对方的肩膀上,完全不理会在一旁看呆的猫崽和伏羲。

    跳跃的动作轻盈,拍的力气可不小,大猫直接对着鸿钧脸就是一巴掌,“快去修!!”别指望他能够忘了这件事情。

    鸿钧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旁边呆愣愣的小猫,明智的选择了个聪明的方法。从怀中掏出以前给猫崽玩的红绣球,本来是准备以后继续哄小猫来着,现在看着样子是留不住了。

    红通通的绣球带着微微的灵光,霞光轻闪,不知名的丝线编制成镂空,中间一枚圆球,丝丝缕缕的流苏垂落下来,如同火球一般,将周围映的成漂亮的淡红色。

    大猫一见到红绣球,果然立马就忘自己刚刚准备做的事情,原本打算要讨回公道的猫抓板也不知道被他扔到哪里去了。

    伸出毛绒绒的黑色大爪子,罗喉喵好奇的拨了拨球,红绣球白光一闪,立马就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却被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爪子拍了下来。

    “喵!”这个好玩儿。

    魔祖大大立马脸就喜笑颜开,完全不同于一开始的看谁揍谁的恐怖脸,反而玩的十分兴奋。

    啪嗒!小猫拍下伏羲伸向自己脑袋的魔爪,随后继续将目光投向正在玩球的大黑猫。他总感觉那个球有个莫名的熟悉感。

    等等,他貌似想起来了,这不正是他上次玩的正开心却被蠢爹收回去的那只球吗?好啊,他说怎么就没法玩了,原来是准备留到现在用!!小黑猫气愤的看着场景,一边龇牙咧嘴地磨着爪子。

    昆仑山中。

    几所小居坐落在青山绿水之间,周围鸟语花香,屋前一张玉桌,三清等人自然也是正在交谈。

    “大兄,紫霄宫是为何地?”说话的是原始,只见他冷着一张脸,完全不理会一旁蹦哒的通天,对着老子问道。虽说他们兄弟三人曾被鸿钧收为弟子,却也不过是口头上的约定,并为实施真正的拜师礼,如今那人已然成圣,作为弟子的他们无论如何都是要去一趟。

    更别提讲道之事,三千大道到底为哪三千,只是说了紫霄宫之内。

    “紫为尊,霄为极”老子抬头看了看天,无动无波的脸上呈现不知名神色,“恐怕这紫霄宫乃是在这天上!”

    通天倒是一点都不在意紫霄宫的位置,他更在意的是为什么那只猫崽到现在还没来找他,“那咱们是要去一趟咯,只是不知那猫崽是否仍在大能身边。”他们都不认为那天成圣时鸿钧身下的狮形神兽是李启,虽然别的特征都有点像,但身形差距过大,让他们有了更多的疑惑。

    原始闻言,一张俊脸越发黑了,自家幼弟第一次出去就是陪猫崽,回来的时候凄惨无比,虽说最后检查结果并不是十分严重,到底老子原始作为兄长的两人心里对猫崽还是有些埋怨。

    自家好好的娃子跟你出去一趟,不仅什么好处都没捞到,反而一身伤,这是摊谁身上,谁都不爽。

    “…………不许!”不许和那猫崽玩!原始的语气十分冷硬,听得正准备和猫崽好好玩一次的通天一愣。

    通天随即大怒,他虽然是幼弟,却因为头顶上两位哥哥的宠溺,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这还是第一次遭遇如此拒绝,“为什么?”说着说着,语气之中竟带了点委屈。

    原始不想理会通天,目光低垂,就是不看委屈着一张俊脸的通天。意思很明显,不准就是不准,哪里来的这么多理由。

    这样一来,通天也急了,既然不让他和猫崽玩,你倒是说出个理由,如同闷葫芦一般,他也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开口道,“既然如此,我等去紫霄宫的时候就与那猫崽说上一说!”

    “通天,你敢!”

    “通天,莫要胡闹!”

    一句话瞬间激得两位弟控兄长的怒火,自家这孩子是怎么了,一回来就越发不听话,虽说以前也没多听话,但对于他们做出的决定却从未反斥过。

    原始老子对视了一眼,互相交换了个不爽的眼神,不约而同地将这笔账记在了某猫崽头上。

    “噗嗤!”猫崽不小心打了个喷嚏,伸出肉垫揉了揉酸酸的鼻子,觉得自己后背凉凉的。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诅咒自己,他都多久没打喷嚏了。

    抬头环视了四周,发现自己的那对倒霉父亲依旧在那里打情骂俏,默默地将脑袋抵在柱子上,轻轻撞了撞,企图换回单身狗被情侣狗闪瞎的双眼,一没想到力气过大,导致整只喵都往后倾,随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黑色小猫疼的龇牙咧嘴,他觉得自己的尾巴肯定断了,否则怎么这么钻心呢!

    站在旁边的伏羲白衣如雪,嘴角挂着温润如玉的笑容,只是这笑容弧度在猫崽摔了个跟头的时候越发大了而已。

    “讲道一事已成,洪荒众生必然会找到紫霄宫,你怎不去阻止魔祖大人。”要是那些千里迢迢跑过来就是为了听道的洪荒大能,一推开门就看见本来应该成圣讲道的鸿钧,头顶着一张牙舞爪的大黑猫,怎么看都会在心里的形象大大下降。

    “喵——”猫崽小心翼翼的板过自己的大尾巴,轻轻抱住,仿佛对待自己最珍贵的宝物一般,完全没有理会伏羲的意思。

    过了一会儿,李启就发现自己的尾巴并没有断,只是有点疼而已,这才转过身来对着耐心等待的伏羲开口道,“没关系,他们自己会弄好的。”他才不相信就凭鸿钧那个小心眼的,会让自己的丑相给那些人看。

    言语之间都是对两人的信任,不过也可能是因为猫崽对他们十分了解吧,鸿钧罗喉此时已经分出了胜负。

    ——鸿钧大大已经在修复魔祖大人的猫抓板了。

    大黑猫得意洋洋的蹲坐在鸿钧的头顶上,,整个身体毛绒绒的,长而蓬松的猫毛垂落在鸿钧的脸庞上,几乎占据了身体二分之一的大尾巴晃了晃。

    看见自家蠢儿子和蠢下属投过来的目光,罗喉大大立马叫了一声,显摆的意味显露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