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养喵日常[洪荒] > 38.正文12点发
    “喵喵喵喵!!!!”放开,你压到小爷的尾巴了!!!事情一解决完,李启喵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对方,尾巴怎么有点疼疼的,抬头一看,就看见头顶那只大黑猫一只爪子摁住了自己的头,一只爪子摁住了自己的尾巴。

    短短的四肢不断挥舞,却没有给对方造成什么影响,加上肚皮被大猫爪子摁住,看上去有点像翻不过来的小乌龟。

    罗喉眼神淡淡的瞧了爪子底下的小毛团一眼,漫不经心的舔了舔爪子,“哦!”嗯,魔祖大大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本座从来不会做错!

    就算做错了,也请参考上面那一条。

    哦你个头啊!!李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这个时候难道不是要温柔的将自己从爪子底下拿出来,动作轻轻的舔了舔毛,就像当初你舔小爷的脑袋毛一样,懂吗?

    李启不断用眼神示意已经完全走错了套路的魔祖面,对,没错,说的就是你,别光顾着舔毛了,你对小爷这样,小爷可还没原谅你呢!

    也许是父子天性,也许是血脉相同。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最终大黑猫好似明白了猫崽的的眼神,立马给出了个嫌弃的眼神,将蠢儿砸扔在了原地,抖了抖毛,就往鸿钧打坐的方向走去。

    不说还好,他又想起来自己当初竟然鬼使神差的给猫崽舔了毛,还是在对方脏脏的情况下。一直有洁癖从未想过改变的罗喉表示自己接受不能。

    “喵喵喵喵!!!!”放开,你压到小爷的尾巴了!!!事情一解决完,李启喵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对方,尾巴怎么有点疼疼的,抬头一看,就看见头顶那只大黑猫一只爪子摁住了自己的头,一只爪子摁住了自己的尾巴。

    短短的四肢不断挥舞,却没有给对方造成什么影响,加上肚皮被大猫爪子摁住,看上去有点像翻不过来的小乌龟。

    罗喉眼神淡淡的瞧了爪子底下的小毛团一眼,漫不经心的舔了舔爪子,“哦!”嗯,魔祖大大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本座从来不会做错!

    就算做错了,也请参考上面那一条。

    哦你个头啊!!李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这个时候难道不是要温柔的将自己从爪子底下拿出来,动作轻轻的舔了舔毛,就像当初你舔小爷的脑袋毛一样,懂吗?

    李启不断用眼神示意已经完全走错了套路的魔祖面,对,没错,说的就是你,别光顾着舔毛了,你对小爷这样,小爷可还没原谅你呢!

    也许是父子天性,也许是血脉相同。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最终大黑猫好似明白了猫崽的的眼神,立马给出了个嫌弃的眼神,将蠢儿砸扔在了原地,抖了抖毛,就往鸿钧打坐的方向走去。

    不说还好,他又想起来自己当初竟然鬼使神差的给猫崽舔了毛,还是在对方脏脏的情况下。一直有洁癖从未想过改变的罗喉表示自己接受不能。

    “喵喵喵喵!!!!”放开,你压到小爷的尾巴了!!!事情一解决完,李启喵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对方,尾巴怎么有点疼疼的,抬头一看,就看见头顶那只大黑猫一只爪子摁住了自己的头,一只爪子摁住了自己的尾巴。

    短短的四肢不断挥舞,却没有给对方造成什么影响,加上肚皮被大猫爪子摁住,看上去有点像翻不过来的小乌龟。

    罗喉眼神淡淡的瞧了爪子底下的小毛团一眼,漫不经心的舔了舔爪子,“哦!”嗯,魔祖大大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本座从来不会做错!

    就算做错了,也请参考上面那一条。

    哦你个头啊!!李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这个时候难道不是要温柔的将自己从爪子底下拿出来,动作轻轻的舔了舔毛,就像当初你舔小爷的脑袋毛一样,懂吗?

    李启不断用眼神示意已经完全走错了套路的魔祖面,对,没错,说的就是你,别光顾着舔毛了,你对小爷这样,小爷可还没原谅你呢!

    也许是父子天性,也许是血脉相同。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最终大黑猫好似明白了猫崽的的眼神,立马给出了个嫌弃的眼神,将蠢儿砸扔在了原地,抖了抖毛,就往鸿钧打坐的方向走去。

    不说还好,他又想起来自己当初竟然鬼使神差的给猫崽舔了毛,还是在对方脏脏的情况下。一直有洁癖从未想过改变的罗喉表示自己接受不能。

    “喵喵喵喵!!!!”放开,你压到小爷的尾巴了!!!事情一解决完,李启喵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对方,尾巴怎么有点疼疼的,抬头一看,就看见头顶那只大黑猫一只爪子摁住了自己的头,一只爪子摁住了自己的尾巴。

    短短的四肢不断挥舞,却没有给对方造成什么影响,加上肚皮被大猫爪子摁住,看上去有点像翻不过来的小乌龟。

    罗喉眼神淡淡的瞧了爪子底下的小毛团一眼,漫不经心的舔了舔爪子,“哦!”嗯,魔祖大大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本座从来不会做错!

    就算做错了,也请参考上面那一条。

    哦你个头啊!!李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这个时候难道不是要温柔的将自己从爪子底下拿出来,动作轻轻的舔了舔毛,就像当初你舔小爷的脑袋毛一样,懂吗?

    李启不断用眼神示意已经完全走错了套路的魔祖面,对,没错,说的就是你,别光顾着舔毛了,你对小爷这样,小爷可还没原谅你呢!

    也许是父子天性,也许是血脉相同。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最终大黑猫好似明白了猫崽的的眼神,立马给出了个嫌弃的眼神,将蠢儿砸扔在了原地,抖了抖毛,就往鸿钧打坐的方向走去。

    不说还好,他又想起来自己当初竟然鬼使神差的给猫崽舔了毛,还是在对方脏脏的情况下。一直有洁癖从未想过改变的罗喉表示自己接受不能。

    “喵喵喵喵!!!!”放开,你压到小爷的尾巴了!!!事情一解决完,李启喵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对方,尾巴怎么有点疼疼的,抬头一看,就看见头顶那只大黑猫一只爪子摁住了自己的头,一只爪子摁住了自己的尾巴。

    短短的四肢不断挥舞,却没有给对方造成什么影响,加上肚皮被大猫爪子摁住,看上去有点像翻不过来的小乌龟。

    罗喉眼神淡淡的瞧了爪子底下的小毛团一眼,漫不经心的舔了舔爪子,“哦!”嗯,魔祖大大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本座从来不会做错!

    就算做错了,也请参考上面那一条。

    哦你个头啊!!李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这个时候难道不是要温柔的将自己从爪子底下拿出来,动作轻轻的舔了舔毛,就像当初你舔小爷的脑袋毛一样,懂吗?

    李启不断用眼神示意已经完全走错了套路的魔祖面,对,没错,说的就是你,别光顾着舔毛了,你对小爷这样,小爷可还没原谅你呢!

    也许是父子天性,也许是血脉相同。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最终大黑猫好似明白了猫崽的的眼神,立马给出了个嫌弃的眼神,将蠢儿砸扔在了原地,抖了抖毛,就往鸿钧打坐的方向走去。

    不说还好,他又想起来自己当初竟然鬼使神差的给猫崽舔了毛,还是在对方脏脏的情况下。一直有洁癖从未想过改变的罗喉表示自己接受不能。

    “喵喵喵喵!!!!”放开,你压到小爷的尾巴了!!!事情一解决完,李启喵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对方,尾巴怎么有点疼疼的,抬头一看,就看见头顶那只大黑猫一只爪子摁住了自己的头,一只爪子摁住了自己的尾巴。

    短短的四肢不断挥舞,却没有给对方造成什么影响,加上肚皮被大猫爪子摁住,看上去有点像翻不过来的小乌龟。

    罗喉眼神淡淡的瞧了爪子底下的小毛团一眼,漫不经心的舔了舔爪子,“哦!”嗯,魔祖大大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本座从来不会做错!

    就算做错了,也请参考上面那一条。

    哦你个头啊!!李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这个时候难道不是要温柔的将自己从爪子底下拿出来,动作轻轻的舔了舔毛,就像当初你舔小爷的脑袋毛一样,懂吗?

    李启不断用眼神示意已经完全走错了套路的魔祖面,对,没错,说的就是你,别光顾着舔毛了,你对小爷这样,小爷可还没原谅你呢!

    也许是父子天性,也许是血脉相同。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最终大黑猫好似明白了猫崽的的眼神,立马给出了个嫌弃的眼神,将蠢儿砸扔在了原地,抖了抖毛,就往鸿钧打坐的方向走去。

    不说还好,他又想起来自己当初竟然鬼使神差的给猫崽舔了毛,还是在对方脏脏的情况下。一直有洁癖从未想过改变的罗喉表示自己接受不能。

    “喵喵喵喵!!!!”放开,你压到小爷的尾巴了!!!事情一解决完,李启喵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对方,尾巴怎么有点疼疼的,抬头一看,就看见头顶那只大黑猫一只爪子摁住了自己的头,一只爪子摁住了自己的尾巴。

    短短的四肢不断挥舞,却没有给对方造成什么影响,加上肚皮被大猫爪子摁住,看上去有点像翻不过来的小乌龟。

    罗喉眼神淡淡的瞧了爪子底下的小毛团一眼,漫不经心的舔了舔爪子,“哦!”嗯,魔祖大大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本座从来不会做错!

    就算做错了,也请参考上面那一条。

    哦你个头啊!!李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这个时候难道不是要温柔的将自己从爪子底下拿出来,动作轻轻的舔了舔毛,就像当初你舔小爷的脑袋毛一样,懂吗?

    李启不断用眼神示意已经完全走错了套路的魔祖面,对,没错,说的就是你,别光顾着舔毛了,你对小爷这样,小爷可还没原谅你呢!

    也许是父子天性,也许是血脉相同。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最终大黑猫好似明白了猫崽的的眼神,立马给出了个嫌弃的眼神,将蠢儿砸扔在了原地,抖了抖毛,就往鸿钧打坐的方向走去。

    不说还好,他又想起来自己当初竟然鬼使神差的给猫崽舔了毛,还是在对方脏脏的情况下。一直有洁癖从未想过改变的罗喉表示自己接受不能。

    “喵喵喵喵!!!!”放开,你压到小爷的尾巴了!!!事情一解决完,李启喵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对方,尾巴怎么有点疼疼的,抬头一看,就看见头顶那只大黑猫一只爪子摁住了自己的头,一只爪子摁住了自己的尾巴。

    短短的四肢不断挥舞,却没有给对方造成什么影响,加上肚皮被大猫爪子摁住,看上去有点像翻不过来的小乌龟。

    罗喉眼神淡淡的瞧了爪子底下的小毛团一眼,漫不经心的舔了舔爪子,“哦!”嗯,魔祖大大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本座从来不会做错!

    就算做错了,也请参考上面那一条。

    哦你个头啊!!李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这个时候难道不是要温柔的将自己从爪子底下拿出来,动作轻轻的舔了舔毛,就像当初你舔小爷的脑袋毛一样,懂吗?

    李启不断用眼神示意已经完全走错了套路的魔祖面,对,没错,说的就是你,别光顾着舔毛了,你对小爷这样,小爷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