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养喵日常[洪荒] > 第44章 正文已发
    “喵!”黑色毛团发出一声惨叫,半空之中仿佛划过流星,落在了伏羲的手中。

    “遵命,魔祖大人。”伏羲接过猫崽放在怀中,对着罗喉大喵回道。

    他平时虽然懒懒散散,但对于罗喉的话语还是十分听话,就算怀中猫崽不住挣扎,也乖乖抱住猫崽退下。

    通天准备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的原始拽了下衣角,转过头,就看见阴沉着脸的二哥,有点心虚的咽下准备出口的话语。

    老子闭目在蒲团上打坐,就算鸿钧与大猫的话语都没能引起他的注意,终于玄黄功德塔完全归位,他才缓缓睁开眼,看向争锋相对的两位弟弟,目光淡淡,看的后者如同触电一般转过头。

    “既然如此,吾等告退。”老子领头,原始通天在后,对着上首法台上的鸿钧行了缉,随后告退。下面的话不是他们可以听的,疑惑已经解答完毕,也是退场的时候了。

    “退下吧!”鸿钧轻轻颔首。

    三人离开殿内,只留下鸿钧,猫崽,伏羲,和玉如意上虎视眈眈的大黑猫。

    罗喉一点都不在意原始的离开,睡在玉如意上的姿势十分肆意,本命法宝都在他手里,再逃能逃到哪里去?不过再此之前,他得把蠢儿砸弄出去——

    “伏羲,带着他出殿,将三清拦下来。”大黑猫不在意的晃了晃尾巴,对着一旁白衣如雪的魔修吩咐。

    三清中原始本命法宝都在这里,根本不会离的很远,自然也不需要伏羲他们将后者们拦下来,这么一想,理由就显而易见了。

    李启不是蠢货,不用脑子都明白这是调虎离山,拼命的挥舞爪子,试图从伏羲手中逃脱。

    “放开!!伏羲下次小爷要找你算总账!”挣扎无果,猫崽对着伏羲形状完美的下巴就是一巴掌。

    闻言,大黑猫抬眼看了伏羲一眼,后者正无奈的将手中张牙舞爪的猫崽拎地离自己远些,防止其再一次挠自己脸,这小家伙儿被他父亲们宠坏了,稍有不顺心的地方,就开始伸爪了。

    “喵…………”魔祖大大懒懒的叫了一声,示意伏羲快点动作,至于李启的反应,完全没有被他放在心里。

    “死狐狸,你准备打架吗?”李启真的是不高兴了,连平时只偷偷在心里好的绰号都直接叫出口。

    狐狸??伏羲第一次听闻这个名字,好奇地挑了挑眉,随后对着大黑猫咧了咧嘴,不顾小猫的威胁,直接将其带出了门。他想,或许可以好好解释一下这个名词,还有到底有多少次在暗地里骂他。

    所有人都走了,大殿再一次陷入沉寂之中,鸿钧目送猫崽被伏羲带走,无视后者的求救,随着大门的关闭,缓缓地闭上眼,继续开始打坐。

    大黑猫也没有继续和他交谈的*,反而玉如意上的花纹更加感兴趣,小心的收起爪子,只有嫩嫩的肉垫摩擦着玉如意首部的莲花雕饰,琥珀色的猫眼闪过一丝喜爱之情。

    “既然担心启儿,”鸿钧睁开眼睛,看向独自玩耍的罗喉,“为何不去昆仑?”

    罗喉动作轻盈的跳下玉如意,起身绕着鸿钧转了一圈,然后啪唧一下蹲坐在其面前,“鸿钧,你是觉得本座蠢吗?”

    琥珀色的猫眼紧盯面前俊美清贵的白发男子,放在身前的爪子动了动,毛绒绒的脸上不满一闪而过,不过目光却十分认真,很有对方说是的话,就给一巴掌的气势。

    “天道要是这么好对付的话,”鸿钧面前的大黑猫,轻轻往前者身上跳,一道白光闪过,红衣美人取代了黑色的毛绒绒,“你我就不必用三千年的时间来放松他的警惕。”

    一回归人身,罗喉身为魔祖的智商全面上线,这位原身的缘故,导致整个人都压在鸿钧身上,芊芊玉手拽住道人的白发,罗喉俊美妖异的面容凑到后者面前,一字一顿的道,“想自己一个人对付天道?”

    鸿钧目光留恋地盯住眼前人精致的面孔,恨不得仔仔细细的全部收藏到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只是这是不可能的,这人性格如此肆意,怎么肯呆在一个地方。

    鸿钧抿了抿唇,“自从合道后,我压制天道的力度越发加大,罗喉——”

    感觉自己被叫了名字的红衣美人放开手中如雪的白发,抬眼看向鸿钧,等待他都是解释。

    “我无法保证不会伤到你们!”白衣道人俊朗的面容罕见地多了几分认真,看向身前的罗喉,目光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罗喉闻言,低头盯住打坐的鸿钧半响,缓缓伸起手,一巴掌就拍在了道人的脑袋上,“…………闭嘴!”

    既然觉得自己快要压制不住天道,为什么不告诉他,甚至还要瞒着他们独自承受这一切。这让罗喉身为魔祖的自傲有点小受伤。

    道魔两立,天道的死敌自然是魔道,身为魔道的实际掌控者,罗喉甚至比鸿钧还要具有对付天道的资格。

    “让那蠢货跟着伏羲去昆仑山,那里有你的徒弟,自然不会有人敢伤他分毫。”完全无视鸿钧的认真眼神,罗喉自顾自的替猫崽下了决定。谁要是有异议,就打屁股。

    “至于你——,我会呆在紫霄宫,直到你真正合道!”罗喉一字一顿的开口,语气充满威胁,当然前提忽略他几乎快要炸毛的表情。

    “…………”鸿钧抬头直直看向罗喉,不发出任何声音。

    “让他去就去,不许废话。”罗喉像是明白鸿钧准备说些什么,一伸手就打断,直接将后者的退路弄没。

    语句中所说的‘他’自然就是他们的后裔——李启。从鸿钧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坚决不愿去昆仑,就连罗喉出马都没有任何用处。

    可惜,再愤怒的挣扎都敌不过武力的压制。就算能让鸿钧心软,面对同样身为大猫的罗喉来说,卖萌这种杀伤大的攻击,还是没有多大用处的。

    这不,依旧还得去昆仑。

    “况且,你以为伏羲会给他回来?”罗喉神情十分得意,面容张扬肆意,浅红薄唇扬起一抹弧度,不顾鸿钧愣神的瞬间,直接将自己吩咐伏羲的话说了出来。

    鸿钧黑眸闪过一丝笑意,并没有说自己从一开始就明白对方的意思,默默地端坐在云床之上,眼神专注地看向下首的罗喉。

    等等,罗喉突然想起了什么,收敛了嘴角的笑意,目光重新投入到了沉静无比的鸿钧身上。剧本不对啊,自己当初无论怎么做,这位可是眼一瞟就知道了自己要干些什么,怎么现在这技能就下降了??

    除非!!罗喉瞪大了眼睛,想到了个几乎不可能的猜测!

    “你知道伏羲不会给他回来?”说是疑问句,语气却是肯定。罗喉全是明白了,敢情对方早已经明白自己的计划了,只是不说而已。

    不对,他或许做的更多——

    而此刻紧闭的大门被轻轻推开,气质冷硬的白衣青年从外面进来,见到化成人型的罗喉也不惊讶,态度十分恭谨地对鸿钧缉了一礼,“老师…………”

    鸿钧轻轻颔首,随即看向一旁假装事不关己的罗喉。

    好吧!罗喉察觉鸿钧的目光,撇了撇嘴,一伸手,不远处的玉如意自动往他手中飞来,漫不经心的将玉如意扔给原始,“给你!”小气,又不是不还了,还眼巴巴的自己跑过来。

    原始接过罗喉扔过来的法宝,第一时间选择将后者收入丹田,本命法宝离的太远,对他的伤害还是不小。

    罗喉目送着原始的离开,随着大门的关闭,将目光重新投入到鸿钧身上,“本座给你一个机会讲清楚——”

    这个时候,罗喉就算是傻子也明白自己被算计了,更别说他还是个可以说聪明的人。

    鸿钧沉默不语。

    “……该死的!”红衣美人有点不爽的出声,他就知道这根木头肯定不出声,就让他自己猜明白。

    亿万年来,鸿钧与罗喉的相处已然成了一种模式,罗喉是比较倒霉的那种,无论做些什么事情都会被鸿钧猜破,甚至将计就计,本来对他不是很好,甚至有点不利的局面彻底改变。

    而相反的是罗喉猜透鸿钧计划的时候,鸿钧闷不做声,总是各种企图蒙混过关。

    “你本来就想让我出手,将那蠢货扔给伏羲带到昆仑!”罗喉也不愿玩什么你猜我猜,直接将内心的想法说出来,对着鸿钧开口,“还是你本来就知道我会留下来。”

    两句话中,罗喉更加偏向于后者,别说鸿钧猜不到,只怕他设计的,你猜不到。

    鸿钧抬眼看了罗喉,后者面无表情,并没有太过怒气的表情,缓缓点了点头,表示对方的猜测是正确的。

    果真,和闷骚谈恋爱是会死人的。

    紫霄宫中,喵爹喵妈一个气的半死,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正在往昆仑飞去的伏羲和猫崽可就痛苦多了。

    三十三天的业火和混乱的先天灵气可不是吃素的,伏羲虽然有坚硬无比的防御,但还带着一个拖后腿的。

    “喵!”猫崽被抱在伏羲怀中,有点不舒服的叫了声,后者闻言,轻轻放开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