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养喵日常[洪荒] > 第45章 正文发
    昆仑山

    《大荒西经》曰:“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

    此时的昆仑已然是后世传说的中的神山,却没有人首虎身的西王母,两只青鸟供奉。而是有三清和女娲伏羲几位大能。

    李启进入昆仑的第一印象是种类似与果不其然的感情。

    昆仑不愧在中国神话历史上的仙家神山。

    山脚处郁郁葱葱,河流旁玉石,金银,散乱地放在各处,仙鹤起舞,神凤引鸣,洪荒中可以说是难求的珍奇异兽在这里仿佛烂大街的大白菜一般不要钱。

    充盈过度的灵气让李启有点皱眉,他修炼地功法并不是以洪荒灵气作为介质,反而是因为父亲魔祖的缘故,更加偏向于魔气。

    伏羲抱着猫崽在山脚绕了一半,淡青色玉石所铺成的长梯展现眼前。老子只是淡淡看了前者一眼,随后朝相反的方向走去,通天紧随其后。

    “原始回去了??”猫崽不蠢,当他看见身后原始不见踪影的时候,就明白了罗喉与伏羲的小默契。

    “玉如意仍在紫霄宫。”伏羲小心地将怀中的猫崽护住,防止其因为乱动而掉落。至于后者所疑惑的问题,随口便说了出来。

    本命法宝都在大黑猫爪子里,原始怎么可能一走了之,此次回去,除了拿回自己的法宝,更多的是鸿钧想让他回来,想让身为魔祖的罗喉明白他的算计。

    “我娘亲也在紫霄宫!”黑色的小毛团有气无力地反斥伏羲的话语,内心有点不爽魔修不顾自己挣扎,硬生生将自己带过来。

    “所以魔祖大人将你交给了我。”伏羲踏上了青玉梯,直接一句话堵住了李启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鸿钧都有点棘手的事情,李启一小小猫崽就算去了能有什么用处。指不定就被对手来个一窝端。

    甚至李启伏羲两人隐隐约约感觉到让鸿钧罗喉如临大敌的不是旁人,正是当初被后者杀退的天道。

    如此一来,便什么都清楚了。鸿钧合道并不完全,有被天道反压制的可能性,自然有所防范。身为其唯一后裔,李启自然没有任何反抗地被扔到三清,也就是他爹的亲传弟子居住地,寻求庇护。

    伏羲则是作为赠品以及保姆被罗喉一起扔了过来。

    “…………”闻言,猫崽抬头静静地看着伏羲,抬爪,抽!后者俊美的脸庞上瞬间多了几道血痕。

    “疼疼疼…………”伏羲被抽了一巴掌,立马带了抽气的喊疼。猫崽自从长大后,爪子可不比以前。如果说未长大的时候只能在伏羲脸上留下浅浅几道印子,那么长大后爪子就可以让平常总是笑眯眯的魔修喊痛。

    伏羲捏住李启作怪的小爪子,目光看向怀内的黑色毛球,毛球目光十分高傲,有点像他父亲罗喉原型时候的眼神,“命令可不是我下的,作为一个属下,只能听从上司的指令。”

    即使身为魔道的继承人,伏羲也无法违抗魔祖的命令,更别提这个命令对伏羲来说还有点好处。

    “喵!”我知道!黑色毛球两只前爪扒在伏羲肩膀上,目光如炬,叫了一声算是对于伏羲问题的回答了。他知道自己父亲的好意,所以当明白了所以事情发展时,并没有选择回去。

    “祖龙的那些龙子并没有跟着我们过来。”李启十分冷静的指出所有问题的关键点。他不相信能够为祖龙退让到那种地步的鸿钧,对于好友仅剩的子嗣袖手旁观。

    如果真的说起来,李启与那些三族太子们也只是惊鸿一瞥,他在伏羲怀中逛紫霄宫后花园的时候,就看见瑶池身后跟着的小孩。

    太过熟悉的气息让猫崽不由自主就联想到当初去龙族水晶宫的场景,特别是为首两个男孩脸上微微可见的龙鳞。至于其他李启虽说不熟悉,但三族向来相辅相成,相爱相杀,如同岩浆般的炙热气息不用脑子都可以猜到两颗蛋与天凤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小麒麟更不必说,原型都一样。

    这些都是三族的未来,鸿钧不可能让他们处于危险之中。

    一人一猫说了好几句关于鸿钧祖龙的关系,加上伏羲速度并不算慢,理所应当地,他们来到了伏羲女娲平时修炼的地方。

    虽说是在一座山上,伏羲女娲兄妹俩与三清并不时常见面,彼此不熟,修炼的地点也是很远,林林总总很多原因造成了现在这副局面。

    此时洪荒中鸿钧身为道祖的紫霄宫可以说是最为华丽的建筑,修者们并不是太过重于yuwang,直接就造成李启现在看见的场景。

    “这……是你们修炼的洞府?”黑色毛球伸爪指向面前破败的山洞,不敢置信的看向抱着自己的伏羲。洪荒修者注重修炼忽略其他,但没想到伏羲女娲能够忽略到这种地步,特别是女娲,说好的娴静温柔的明媚女子,在山洞出现的那一刻,李启就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奢望。

    “自然是的!”伏羲正准备回答,就被一道清脆地声音打断两人回头一看,就发现人首蛇尾的女娲抱胸挑眉看着他们。

    评价别人的时候,突然发现当事人就在身后,李启有点心虚地往伏羲怀中凑了凑,庆幸自己刚刚并没有将所想说出口。

    “道友对妾身所修炼的洞府有些提议?”女娲也不管伏羲的表情,直直就将炮火轰向了自家兄长怀中的小猫。

    紫霄宫讲道之后,女娲便首先离开殿中,虽然担心就在原地的伏羲,却依旧安分地和镇元子红云两人来到了昆仑山。

    过了多日,女娲正与镇元子红云论道,察觉到兄长的脚步声,出门迎接,还没说些什么,就被李启的话语弄的有些不爽。

    “喵!”猫崽对于女娲向来珍爱生命,远离熊孩子的原则,至于说坏话被听到什么地上,完全就不在他的考虑中。

    “哼!”女娲冷哼了自身,目光投向不远处的一人一猫,示意后者们跟自己来。

    伏羲已经习惯女娲的性子,对于后者态度,脸上淡淡笑意越发变深,抱着怀中的黑色毛球就往洞府去。

    猫崽说洞府十分破败,其实也有点个人情绪在里面。甚至说这座洞府是山洞都有点委屈。

    洞府外洞呈棕褐色,没有一丝草木,加上光线原因,显得有些昏暗。内洞则与外洞有着鲜明对比,偏暖的黄色成了山洞的主色调。仿佛一座山被掏空一般,中心处是几座凸起的法台,旁边是高于法台的玉桌。四周的墙壁上被整齐的宫室所围绕,类似于建立玉梯的淡青色灵玉镶嵌在墙壁上,晶莹剔透,十分漂亮。

    此时的法台有两人正在打坐,一人穿着浅黄色道袍,并不是太过出彩的面容有让人安心的稳重感。另一人则是太过漂亮精致的少年,鲜艳的红色搭配周身气质,十分吻合。

    正是与女娲往紫霄宫路上一见如故的镇元子红云!

    伏羲、女娲、猫崽以来,法台上的两人几乎同时睁开眼,周身不断上涨的气势瞬间收敛。

    女娲可能是因为别的原因,并没有化成人型,依旧是人首蛇身的样子,身后的伏羲则相反,白衣如雪,君子如风。至于怀中的黑色毛团因为心虚,正一动不动地钻在伏羲的怀中。

    “见过伏羲道友!”紫霄宫中镇元子红云已经见过伏羲,这次对方一进来,就几乎同时出声,对着伏羲见礼。

    这可就有点稀奇了?伏羲挑了挑眉,内心有点惊讶两者的默契。因为猫崽整只身体都凑到他怀中的缘故,毛绒绒的触感在伏羲手中出现,忍不住对着毛球摸了又摸。

    “见过镇元子、红云道友!”想归想,伏羲也对着法台上地两位道人回了礼。

    “这位是…………”伏羲动作自然逃不过两人的目光,红云性格跳脱,首先就将内心的疑问说了出来。

    此次紫霄宫听道的众人,没有人不认识这团黑乎乎的毛球。毕竟不是谁都可以逼得准提出手,凭着攻击让准提处于下风,接引的本命法宝也因此被笑纳。

    西方二人组能够在洪荒活了这么久,甚至还大劫了不少好宝贝是有原因的。起码他们的实力是有保证。

    李启抱着伏羲的手臂,将自己团成一个团,窝在后者怀中。一路上对于洞府的景色没有看进多少,反而因为听见有人说自己抬起了头。

    “喵!”黑色毛团使劲从伏羲怀中钻了出来,转身就跳上了后者的肩膀,蹲坐在上面,看着对面两人,歪了歪头。这两人他认识——

    就是在紫霄宫中差点被准提骗,又让女娲变成老妈子的两个熊孩子。

    一连串话从李启的脑海中飞过,他默默地抬头看了一眼女娲,后者立马转过身,看向伏羲怀中的他。

    好吧,他说就是了。李启虽然没有感觉到女娲的威胁,但意思还是明白了,动了动耳朵,明智的选择对于自己有利的一方。

    “吾名李启,道友可换我李启!”一说完,猫崽瞬间惨不忍睹地埋下了头,别人的名字都是有名有字,他就是名字叫李启,字也是李启,怎么看格调都下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