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养喵日常[洪荒] > 第52章 还有一章 完结
    原本活蹦乱跳的小毛球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个穿着黑色肚兜白色边纹的小娃娃,粉雕玉琢,圆滚滚,白乎乎,细看之下与罗喉有着七八分相似,简直就像缩小版一样,琥珀色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来转去,灵气十足。

    小娃娃像是没有察觉自己的变化,一双看向灵草的眼睛瞪得圆溜溜,渴望之意流露出来,白白胖胖的小手臂如同藕节一般,努力地伸向灵草,企图将其勾到自己怀中。

    “呜……呼……”奶娃娃的力气不小,却因为人型的限制,显得有些辛苦。灵草就在眼前,李启显然有些激动,即使有些身体上的有些变化也被他抛到脑后。

    “…………小家伙儿。”伏羲罕见也有些沉默了,只是喃喃说出了对方的昵称,神情十分纠结。想必魔修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见人为了吃而化出人型吧。

    “嗯?”李启吃着自己千辛万苦抢到的猫草,舒服地眯了眼睛,轻轻的回了伏羲的问话。

    伏羲不说话,目光深邃地看着趴在自己手臂上吃得十分高兴的奶娃娃。

    许是目光太过强烈,沉迷于猫草温柔乡的猫崽终于清醒,羞耻感喷涌而出,恨不得挖个洞钻下去。

    “!!!!!”

    挖个洞还没执行,李启首先被自己现在的样子吸引了目光。

    卧槽,这个一看就好好吃的白白胖胖仿佛还带着奶香的手臂是谁的??

    因为不知道自己化成人型的缘故,李启用的是猫型的方法。毛茸茸的两只前爪抓住伏羲垂落在肩膀的头发,一、二、三!小小的猫崽毫不费力地到了白衣魔修的头顶。

    只是换成人型的时候就有些奇怪了…………

    毛茸茸的前爪变成雪白嫩嫩如同藕节一般的小胖手,因为实在太胖了,加上手指有些短,根本抓不住仿佛加了柔顺剂的头发。

    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小奶娃勾不到头发,着急地站立起来,白白嫩嫩的肚皮露在了某魔修面前,后者一动,肚皮直接毫不客气地贴在对方脸上。

    伏羲一愣,随即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鼻尖上的奶香味争先恐后地往里面钻,他就是不想闻都闻个一清二楚。

    “安静!”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不爽的皱眉,抬手,直接一个巴掌呼到伏羲的后脑勺。

    李启对于自己肚皮贴在魔修脸上的行为丝毫不在意,这家伙儿还能把自己吃了不成。

    伏羲被巴掌一呼,顿时安静了很多,闷闷的声音从李启肚皮处传来,“感觉怎样?”鸿钧罗喉拼死都解不开的问题,怎么可能因为一根猫草就解决了呢?

    伏羲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里面肯定有些自己不知道的内情。当初鸿钧的神情不似作假,罗喉被逼离开紫霄宫三千年也是实情,那么问题来了——

    猫崽到底是因为什么化形的呢?

    魔修的本能让伏羲立马开始怀疑,黑眸里温润笑意尽数褪去,取而代之的杀气十足地冷意,眼角微微上挑,邪气十足,淡淡地红痕如同化成原型时的蛇纹。

    周身温和无害的气质也慢慢变成阴郁森冷,害地离他很近的李启打了好几个喷嚏。

    “不知道,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李启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对于伏羲陡然变化的气息有些不满,正准备发火,转念一想后者是因为自己,最终作罢。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够突然能够化成人型,但他可以肯定不是猫草的力量,否则美人娘亲吃了那么多,不可能不知道,更加不可能不给他吃。

    琥珀色的眼睛带着不符合外表的冷静看向天空,那是三十三天紫霄宫的方向。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化形这件事情最重要的还是落在了鸿钧罗喉两人身上。

    天道绝对不会允许先天神魔后裔再次出现,更别提身为两位先天神魔纯血后裔的自己,那真的是恨不得他早死早超生好吧,至于化成人型啥的,更是想都不要想。

    如今能够化成人型,十有□□恐怕是天道出了什么问题,否则不可能连压制他的力量都要收回。

    奶娃娃不着边际的猜想,丝毫不知道自己的想法会在洪荒引起怎样的波澜,胖乎乎的精致小脸十分严肃,仿佛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

    伏羲在旁边看的挺乐呵,他没想到猫崽化成人型会这么可爱。还没腿高的小家伙儿皱着眉头,一脸认真,让人恨不得抱在怀中揉上一揉。

    ————————————————————————————————————————————————————————

    三十三天外

    事实上也正如李启所猜想地那样,天道的确是因为力量不够,才撤回压制后者化形的神力。

    滚滚的黑云遮住了上空,没有一丝阳光透露,浓重的血气夹杂着魔气冲天而起,瞬间变可夺人性命。

    不详的黑色气息围绕着在场的三人,不,或者两人一物。

    那物恐怕已经说不上是人了,狰狞恐怖的兽脸上满是恨意,看向其他两人的目光十分恶毒。唯一的竖眼伴随着雷光闪烁,白骨形成的鳞片布满黑色的魔纹,邪恶之气弥漫开来。

    壮阔庄严的紫霄宫成为了战斗的主战场,成为了废墟,面对规则之力的战斗,即使它是造化玉碟所化也没有什么用处,依旧阻止不了化为破烂的命运。

    一袭红衣的罗睺将全身力气支撑在弑神枪上,雌雄难辨的妖异脸庞早已沾满血污,有鸿钧的,有他自己的,也有天道的。及腰的黑发无风自动,露出满是杀意的狭长眼眸。

    自从成为魔祖之后,罗喉已经很久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了,有的话,那些人也已经魂飞魄散了,连轮回的可能性都没有。

    “啧……”察觉到不远处鸿钧的目光,罗喉发出不耐烦的声音,告诉对方自己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不远处,鸿钧听到伴侣别扭的回应,放下心来,面无表情继续与天道缠斗,相比于罗喉纯属发泄一般的挥霍自己的力量,鸿钧的招式一步步仿佛算好了,恰到好处的阻止对方的攻击,顺便还能留下不小的麻烦。

    “这玩意儿怎么比魔道更加古怪??”罗喉恢复一□□力,重新迎了上去。看着天道真身狰狞邪异的兽身,不爽的皱起眉头,对旁边无动无波的鸿钧问道。

    魔道有别,除了那些大招能够取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他每次一些试探攻击几乎都被挡下了,这让热爱战斗的罗喉怨气十足。

    “道魔本为一体。”鸿钧语气淡淡的开口。意思很明显,既然俩个都是一样,也就没有什么正义邪恶之分,谁说天道就不能比魔道邪恶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