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阳明纪 > 25
    阿基米德终于被王阳明的话语所打动,低声道:“所以你希望我继续留?31??西北军中给你们效力?”

    “并非只是为我们效力,也是争取一个让先生活下去的机会。”王阳明说的十分****,意思也很明白。伯颜之所以不杀阿基米德,就是想利用他的算学知识帮西北军打仗,这是阿基米德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如果没有了生命,一切就无从谈起。所以,请先生忍辱负重,静待自己的所学能够造福整个社会的那一天。”

    他不待阿基米德回应,说完这番话即反身往外走去。阿基米德若有所思,静静地呆坐在桌前,一言不。

    伯颜命西北军和大夏几路来援的边防军高级将领都来他营帐中开会,他有重要的事情要通知。

    众人济济一堂地坐下,将伯颜的营帐坐了个水泄不通。伯颜见自己麾下的军队人才济济,心中快意,但是思及前方斥候传来的那个消息,又有些愁容。

    他见众人都安静下来,这才清清嗓子,说道:“根据最前线斥候的消息,花剌子模人在攻下疏勒、姑墨、温宿、楼兰后,停止了继续进攻。不知道他们在忙什么。”

    众人闻言,纷纷皱眉。根据原本的推测,花剌子模人实力雄厚,应该能够一鼓作气攻下起码六个国家才会停下整顿,事态的展也的确如大家的猜想,花剌子模人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顺利攻下四国,本来应该继续猛攻,却突然停止了进攻。

    秦重海心直口快,第一个说话:“想必他们战线拉长,粮草不济,军队也需要整顿,所以才停止了进攻,略作休息。”

    伯颜点点头,却没有同意秦重海的说法。张骞坐于伯颜下面第一个位子,开口道:“之前我凿空西域到达花剌子模,见它虽然是西域第一雄邦,但是国家的面积和人口的确远不如我大夏,他们攻下四国虽然顺利,但想必损失也不小,如今停下整顿,倒也不是什么太过于奇怪的举动。”

    张骞是这一众人中对于花剌子模了解最深之人,伯颜见他都如此说,心中的担忧才稍稍减轻一些,说道:“张大人言之有理。我所担心的,是花剌子模人对于跟咱们的盟约有所反悔,因此决意见好就收。但是倘若他们真的决定就此罢手的话,咱们这边再向西猛攻,所受的压力势必增大。以我西北军的实力,难以完成既定战略目标。”

    倘若西域十五国不能被全部消灭,等形势稳定下来,这些国家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掣肘大夏,那就不可预料。这些话伯颜没有说出来,在场的每个人却都能猜想得到。要知道西域十五国历史上渊源极深,大夏却是一个外来户,倘若这些没有被攻下的国家在大夏攻占的领土上搞点策反,弄个颜色革命,大夏疲于奔命,确实难以应付,甚至得不偿失。

    王阳明知道秀吉一向是军中智囊,他以眼神示意秀吉,让他表自己的见解。秀吉会意,于是开口道:“请恕末将冒昧,我也有几句话要说。”

    伯颜素知秀吉只能,点头请他说话,听他道:“如今我大夏攻下四国,声势正盛,是乘胜追击的最好时机,万不能因为花剌子模人的异动就放弃进攻。但也要小心为上,防患未然,我看咱们不如改变策略,尽量减少硬仗,转而寻求敌国的主动归附。这样虽然根基不甚牢稳,却能尽快到达当初与花剌子模人约定的会师地点。到时与他们亲自见面,交流情况,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态度,咱们再行定夺。倘若事有不谐,我们即迅撤离,保住眼下占领的四国,也算是大功一件。至于其余国家,等我们站稳阵脚之后,再坐决定不迟。”

    伯颜见眼下并无别的善策,秀吉这个想法虽然有些冒险,却也是最可行的办法。于是命众人厉兵秣马,准备近期再往西边攻打。众人纷纷领命散去,伯颜却将王阳明留下来,对他道:“上次有火神炮相助,我西北军打了一个大大的胜仗,看来这学问一道,的确是妙用无穷。”

    王阳明心想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话哪是乱说的。却不知道伯颜想交代什么。

    “我要你和阿基米德潜心研究,制造出更多的火炮来。”

    原来伯颜尝到了火神炮的甜头,心思也活泛起来。他见这火神炮虽然威力惊人,但是携带不便,必须马车牵引才能缓缓行动,容易受到敌人骑兵的突袭破坏。他想让王阳明制造出身量更加小巧,移动更加方便的炮来,用于战阵之中。还要造出威力更加巨大的火炮来,用于提高攻城战的效率。

    王阳明心中为难,昨晚好容易劝动阿基米德忍辱负重,不要离去,今天伯颜就给他交代了一个这样的任务,阿基米德心中必定十分不愿,但伯颜的话却又不能违背,只好想办法再去劝劝那老先生。

    伯颜交代已毕,王阳明随即离去。他赶到阿基米德的帐里,将伯颜的话尽量婉转地跟阿基米德转达了,出乎意料地,阿基米德居然十分顺利地就答应了。听他说道:“火神炮性能已经十分优良,但是想要改造也不困难。只是想要携带方便,炮火的威力就势必要打折扣。想要让它攻击力更强,炮身势必要更大。这两个功能是不可兼得的。”

    王阳明得他同意相助,已是大喜过望,哪里会要求更多,忙道:“如此咱们就将火神炮的种类细分,一种小炮用来打骑兵战,一种大炮用来打攻城战。视功用不同灵活选择就是了。”

    阿基米德应下了,自去制作图纸,王阳明心想有这个大家在,自己不用操心这武器更新的事情。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干。

    这更重要的事情,自然就是大军开拔。

    伯颜决意继续向西进攻,如今精绝、姑羌、且末、于阗已然归附大夏,车迟虽然没有被大夏打败,在张骞的斡旋之下也甘心当一个附属国。这四国都允许大夏的士兵借道而行,令伯颜的战略腹地和纵深大大增加。大夏的下一个目标,自然是于阗西边的莎车。

    莎车国力孱弱,兵士不足两万之数,听闻大夏兵临城下,国王带头请降。伯颜按照之前的招降方式对莎车进行改革,整顿三日后,即命大军继续开拔,下一个目标,是尉犁。

    说起来王阳明等人凿空西域之时,遇到的最大危难就是在尉犁国。那假国王借宴会之机,将张骞和王振囚禁,逼得王阳明等人单枪匹马闯入皇宫之中救人,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迭遭生死大难,这才将张骞救出,并且杀了假国王,解了尉犁国之难。

    后来丞相脱脱被百官推举为新国王,这脱脱是十分正直之辈,也颇有眼光手腕儿,大夏如今声势正盛,按照张骞和王阳明的推测,脱脱即便不能主动归降,也应该放低姿态,断不敢与大夏正面对抗才是。

    不想局势与张骞的推测正好相反,得知大夏军队已到达尉犁国境,脱脱竟然率领全国三万兵士,御驾亲征,在边境上摆开阵势,扬言要与国土共存亡。

    伯颜派使臣前往脱脱营中拜会,却被脱脱斩了双耳,一顿棍棒打出营地,让他带话给伯颜,不要做无畏的劝降,趁早亮明阵势,与尉犁大战一场。

    伯颜闻言大怒,但又觉得事情反常,不敢立刻与尉犁交战。张骞得知事情原委之后,找到伯颜,叹道:“怪我之前想的太过简单了。正因为脱脱是有才干之辈,所以他万不能轻易归降。”

    伯颜皱眉道:“此话怎讲?”

    张骞详细解释,伯颜才明白其中道理。原来脱脱是百官推举的新国王,民心所向,全国上下都在等他做出一番功绩。他即位不久,尚未有所建树,大夏大军压境,要他投降,倘若他真的降了,能保尉犁免于战火,确实是造福百姓,但是脱脱势必要背上亡国之君的罪名,尉犁国内百姓必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才能甘心。碍于此节,脱脱明知不敌,也要摆出玉碎的姿态来,赢得国内民众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