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最新章节 > chapter 51
    chapter 51   

    纪星觉得自己要被韩廷折磨死了。

    所谓的风淡云轻都是假象,他这人绝对记仇。

    他一定是在报复她,一定是。

    她躺在他二楼卧室的床上。

    她已分不清自己是何种心情,好像有点儿怕他,却又并不抗拒;好像明知道是做坏事,却又有一丝刺激的期待。

    肌肤相亲,她凝望着他的眼睛,忽然不知他看中了她什么。

    只是,他给她的感觉依然充实满盈,而她竟很喜欢他身上的气息,亲近着心里便莫名熨帖。

    她抱住他,轻轻地闭上了眼。

    ……   

    日落月升,暮色四合。

    窗外夜色.降临。

    纪星趴在床上朦朦欲睡,她眼睛眯开一条缝儿,瞄一眼窗外。

    是秋天了啊,天色黑得早了呢。

    她模糊地想。

    浴室里传来沥沥的水声,她又闭上眼眯了会儿。

    渐渐,水声消失。

    没一会儿传来门拉开的响动,韩廷出来了,她身边的床微微一沉。

    韩廷摸了下她的头,问:“睡着了?”

    她累惨了,扭着脑袋,把脸埋进枕头里,“唔”了一声。

    “起床?”

    他问,“带你去吃饭。”

    她仍是困倦,没搭理。

    韩廷碰了下她的脸:“起不起?”

    纪星霎时拧了眉毛,发着起床气,不高兴地拿脚蹬了蹬被子:“哼!”

    哼完仍闭着眼不理他。

    韩廷瞧着,一时心动,手伸进被子里捉她。

    她起初没动静,后来估计是摸到了痒痒肉,她揪着眉毛扭动身子躲开他,兀自别开头去继续呼呼睡。

    他无声一笑,不自禁低下头,在她闭着的眼睛上吻了一下,又摸摸她额头,这才下了床。

    这不经意的一吻,倒在纪星心里头磕了一道,把她给弄醒了。

    她慢慢睁开眼睛,听他像是进了衣帽间,那房间似乎很深,她感觉他走远了。

    她往被子里缩了缩,到处都是他的气息,她无意识地蹭了蹭,睁着眼睛发呆。

    听见他出来时,她彻底醒了,抬起脑袋瞄一眼,他站在衣帽间门口,拉开墙上一排柜子中的其中一个抽屉,夜空蓝的天鹅绒丝缎上边十几块手表排得整整齐齐,在各自的摇表器中缓缓转动着。

    “他们为什么在转?”

    她好奇。

    韩廷回头:“机械表,不戴手上会停。”

    “噢。”

    韩廷已换上一套纯黑色的西装,皓白的衬衫,正往手上戴手表。

    她见那西装款式、颜色都是极正式的,衬得人笔挺笔挺的。

    她直直看了几秒,问:“你去哪儿?”

    “有个宴会。”

    “……噢。”

    韩廷听出她语气里的犹豫,回眸看她,再次邀请:“陪我去?”

    “……好么?”

    “就吃个饭。”

    韩廷淡笑,“吃饭总难不倒你?”

    “……”   

    “好吧。”

    她这下坐起身了,一小只缩在蓬松的被子里,露出白皙的肩膀。

    韩廷看着,竟不知原来自己的床竟有那么大,许是被她衬的。

    她抬手揉了揉眼睛,左看右看,看见地毯上的衣服了,准备溜下床,细白的腿刚伸出被子,察觉到什么,警惕地看了韩廷一眼。

    韩廷:“……”   

    有这么掩耳盗铃的没?

    他有些好笑,但还是配合地转过身去。

    纪星光条条地溜下床,迅速穿上衣服。

    韩廷手机响了。

    他转身去接,见纪星才穿上上衣,正着急忙慌穿内裤,双手扯着巴掌大的一块布料,一边穿一边单脚蹦跶,屁股蛋儿颤颤的。

    他有些被她逗乐了,拿起手机,是唐宋打来的电话,说车到了。

    待他放下电话,她已穿好衣服,目露难色:“宴会很正式么,我衣服好像脏了。”

    “路上买一件。”

    “……”纪星默默吐槽,暗想他生活真是轻松。

    可出了卧室才惊叹何为“别有洞天”。

    别墅大得惊人,跃层的落地窗上挂着巨大的窗帘如瀑布一般。

    卧室里铺地毯就算了,外头各处连走廊也全是厚地毯,都不知怎么打扫的。

    刚才她被他抱上来时太紧张什么都没看,现在才见家中装饰名贵雅致,恰到好处的名画、瓷器……已不只是有钱人能办到,必须有相当的鉴赏力和底蕴。

    她又看了韩廷一眼,不免存疑,不知他怎么会看上她,更不知是否真被他看上了。

    纪星一出门见到唐宋,脸霎时红了一截。

    唐宋倒没表现出任何异样,礼貌颔首:“纪小姐。”

    纪星跟他打了招呼,钻进车里。

    “张凤美的事已经解决。”

    唐宋说,递给她一份文件。

    是张凤美丈夫的承诺书,承认张凤美出院后第三天被丈夫逼着上工地挣钱导致病情复发;又承认这十万块是张家认错,不接受后续治疗,星辰给的慰问费。

    以后两不相干。

    “民警录了笔录备案。

    不会再有任何问题。”

    “谢谢。”

    纪星说,“你给他的钱,我还给你。”

    唐宋看了眼韩廷。

    韩廷没说话。

    唐宋:“行。”

    纪星迟疑半刻:“那张凤美她……她家人有没有说她的病……”   

    唐宋:“这就不清楚了。”

    纪星便知那个女人是没有救了。

    而她情绪复杂,也无话可说。

    路过商场,韩廷陪纪星去买衣服。

    她原想挑一件丝绒黑的裙子,可他选了件粉色的。

    纪星两件都试了下,黑色成熟性感,粉色纯情靓丽。

    韩廷说:“今儿宴会上,走性感风的得有一大把。”

    纪星便选了粉的,结账时她抢在韩廷前付了钱。

    韩廷瞧着,竟也没管她。

    可没想居然要六七千,纪星肉疼不已,但想着这裙子漂亮又上档次,算是置办一身行头,也就稍松了口气。

    行至一处五星级大酒店门口,豪车如云,绅士美女如流。

    小广场上铺着红毯,红毯尽头一大块冠名赞助商展板,上写“20xx”“xx慈善晚宴”的字样。

    媒体记者长枪短炮,明星在前定型拍照。

    纪星想起韩廷口中的“就吃个饭”,额头不免三道黑线。

    他们不走红毯,车直接开到酒店门口。

    牵引员殷勤上前拉开车门,韩廷带纪星下了车。

    进门前,他冲她稍稍抬了下手臂,纪星一愣,见入场男女都挽臂而行,大概是某种社交礼仪。

    她轻挽住他的手臂,随他一同入场。

    指尖他的西装硬挺却又细腻有质感,有一丝他的体温。

    不知怎的,她脸上有些发热。

    进了大厅,里头金碧辉煌,花团锦簇,红地毯,白餐布,银烛台,钩花餐碟,白餐巾……精致得像一个城堡。

    她以前只在花边新闻里看过慈善晚宴,却从没想有朝一日她也有机会参加,跟捡来的似的。

    引导员领着韩廷和纪星到了圆桌上,纪星面前的名片卡上写着“路林嘉”的名字。

    这才意识到晚宴座位是事先订好的,他能带她进来,是替了路林嘉。

    又看旁边座位上的,楷体字写着:“韩廷”。

    韩廷看她一路东张西望,这会儿终于消停,却又盯着他名牌发愣,不免淡笑:“能看出花儿来?”

    纪星回神,实话实说:“你的名字写出来真好看。”

    韩廷瞧上一眼,倒不觉有什么特别之处。

    “真的。”

    纪星说,“我的名字写出来就很难看。”

    韩廷:“因为你字儿写得难看吧。”

    纪星:“……”   

    韩廷问:“带笔了没?”

    “带了。”

    纪星从包里拿出笔。

    韩廷接过,把路林嘉的纸牌抽出来,三道横线划掉,写上“纪星”二字。

    纪星凑过去看,潇洒飘逸,果然是他的字写得好。

    “韩先生,你能给我设计个签名么?”

    纪星问。

    他顿了一下,说:“我是签名设计师?”

    纪星偷偷翻了个白眼。

    韩廷瞧见了,也任她。

    他把字牌插回去,笔盖盖好还她。

    四周忽有起哄声,厅外的粉丝在欢呼,原来是正当红的一个小鲜肉明星进场了。

    纪星立刻被吸引注意,扭头去看,手中的笔都没接住。

    韩廷发现她还真是跟故事里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小猴子似的,他拿笔敲她手心,她条件反射地抓紧了,回头看他,雀跃地在椅子上动了动,眼睛亮晶晶的:“xx!他是我新墙头!”

    “……”韩廷微微侧了下头,问,“墙头?”

    “老年人,这都不懂。”

    纪星嫌弃道。

    韩廷:“……”   

    “墙头就是非常非常喜欢的人。

    他最近演的电视剧超火,我好喜欢他!……不过怎么看着比电视里矮一点儿。

    好瘦啊,太瘦了……肯定是最近工作太累没吃饭。

    嘤~~~”   

    韩廷转眸瞥那小鲜肉一眼,身高适中,偏瘦,穿件蓝色西装,头发梳得很夸张,看着非常年轻,24岁以下,长相是路林嘉那一挂。

    他收回目光,慢慢看向她:“你好这口?”

    “对呀。

    特别阳光,又温柔。”

    她满眼都是星星,“要是能合照要签名就好了?”

    韩廷喝着杯中的水,道:“你可以去试试。”

    纪星有点儿心动,可四周没人这么做,最终她屁股落回椅子上,顾及形象,还是作罢。

    很快嘉宾们入座。

    晚宴正式开始。

    主持人上台致欢迎辞,都是官腔,纪星和其他人一样,没怎么认真听——且服务生开始上前菜了,苹果鹅肝,烟熏三文鱼,腌制青橄榄……   

    随菜上桌的有一张红色卡片,翻开来是一份捐赠单。

    上头列了希望小学,希望水窖,公路修建,动物保护,环境保护等捐赠物和对应的花费金额,后头跟着打钩框和数量框。

    嘉宾选捐赠的款项和数量,在底下签上名字,由服务生回收。

    纪星心想:这顿饭可真贵。

    韩廷说:“随意写,没事儿。”

    纪星随手勾了三所希望小学和水窖,又没忍住勾了动物保护,选完了递给韩廷检查。

    韩廷看一眼,在她所有的数字后添了个零,末尾签上自己的名字,阖上卡片。

    纪星规矩坐了会儿,目光瞟桌上的前菜。

    四周,大家都不动,仿佛只是摆设。

    忽听韩廷轻笑:“可以吃。”

    “……”纪星拿起叉子,尝了点儿鹅肝,味道很不错,又忍不住把整块都吃掉了。

    同桌有人见到,也跟着吃了起来。

    她慢慢吃完前菜,服务生很快过来给她上主菜,继而是浓汤,甜点。

    韩廷道:“今儿这厨子会很喜欢你。”

    纪星:“……”   

    她抬头看,附近的明星桌上有明星小口小口吃着水果前菜,但没什么人动羊排牛排之类的大菜,可能是顾及形象。

    而社会人士这边则没这种压力。

    正看着,撞见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曾荻。

    她正端着红酒杯和身边人笑谈,目光不经意移过来,和纪星对上,下一秒便移开。

    曾荻没对她微笑,或是点头——一贯的面具,今天不戴了。

    纪星收回目光,心里不知作何滋味,不太舒服。

    晚宴已过一半,会场内的嘉宾到处在聊天,拍照。

    有个很红的一线女明星过来找韩廷聊天,像是认识,聊着聊着手轻轻搭在韩廷椅子的后背上,人也靠上去,笑:“好几次聚会都没见着你,韩总这么忙的呀?”

    “瞎忙。”

    韩廷淡笑,将自己果碟中的草莓挑出来放在纪星盘子里。

    女明星这才注意到纪星,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简短聊几句就迅速结束了对话。

    之后又有几个女明星过来搭讪,纪星默默吃着韩廷递过来的草莓,牛油果,哈密瓜,不吭声。

    半路,韩廷问:“吃好了没?”

    “嗯。”

    “想走了吗?”

    纪星诧异:“可以提前走?”

    韩廷好笑:“还能拦着?”

    纪星:“……”   

    在他眼里,不正是“就吃个饭”。

    她望周围,还没人散呢。

    可韩廷已起身,叫来服务生,拿了纪星的大衣。

    她跟着起身时,韩廷从服务员手中接过大衣给她穿上。

    她微抿下唇,穿好衣服,待他侧身,轻轻把手搭在他手臂上,同他一道离开了。

    周围有人投来目光,她学着他,目不斜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