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1
    chapter 1   

    早上七点半,闹钟准时响起。

    纪星在她出租屋的小床上挣扎十分钟后,艰难地起了床。

    她双眼迷蒙走出房门,合租室友涂小檬一身卡哇伊的兔子毛绒睡衣从卫生间出来,准备回屋睡回笼觉。

    涂小檬是个微博美妆达人,粉丝小几十万,不怎么红,但养活自己还是绰绰有余的。

    纪星哀鸣:“什么时候能不上班让我一觉睡到自然醒,啊~~!”

    涂小檬说:“再坚持一下,星期四了,长征即将结束。”

    纪星从卫生间里探出脑袋:“星期四?

    我以为今儿星期三。

    你确定一下!”

    “四,我确定。”

    纪星双眼发亮,棒!赚了一天!   

    洗漱完毕出门去,正值早高峰。

    地铁站人山人海,如过江之鲫。

    人们的呼吸体味纠缠在一起,凝结成一股难以描述的怪味,偶尔参杂一丝不知谁买的鸡蛋灌饼气息。

    纪星像一片树叶,随着人群的河流涌过地下通道,过了安检,涌上站台。

    她背冒虚汗,拉开羽绒服拉链透气。

    身后的人挤得紧,像严丝合缝粘在一起的饺子皮。

    举目望去,站台上满是黑压压的人头,一张张年轻的脸上毫无表情,只有眼珠划过一丝警惕的光,只为蓄力挤上即将到来的地铁。

    忽然,隧道里溢来一阵风,如轻风拂起松涛,站台上人群骚动一下,人与人压得更紧密了。

    蠢蠢欲动,虎视眈眈。

    穿堂风涌来,列车进站,减速,上班族们随之加速移动,涌向狭窄的地铁门,中间那条留给人下车的通道早被堵得水泄不通。

    门开的一瞬,冲挤!   

    纪星夹在人群中间,巨大的压迫力来自四面八方。

    她早已失去自控力,身不由己往车内涌。

    可车内早就装满了前头无数站点的上班族们,外边的人推着攘着,里边的人叫着抵抗着,如冷兵器时期的两军交战,盾牌对攻。

    这一站只挤上去三四人,满载的车厢如装满米的麻袋,无法再塞进去哪怕多一粒米。

    外头的人还在挤,里头的人愤怒抵抗。

    纪星被人潮冲向车厢,卡在屏蔽门和地铁门之间的缝隙里,潮流突然阻滞,进无可进,后无退路。

    只能等下一班了。

    她正要后退,猛然发现身体使不上力,身后的人群像一堵墙。

    “麻烦让一下!”

    她用力往后挤,可那堵墙岿然不动。

    “滴滴”警报响,要关门了。

    纪星心中一惊,想起前年地铁里夹死的那个女生。

    “你们让一下!后退!卡到门了!”

    纪星回头,又怕又怒地尖叫。

    身后的人想退,可人群一层一层,退不了。

    “滴滴滴滴!”

    地铁门和站台门开始闭合。

    纪星惊恐万分,拼命往外挤。

    突然,站在地铁车厢里的一个男生伸出双手,狠狠推了她一把。

    她一个趔趄后退一小步,慌忙拿手撑住门,抵住背后的力量。

    车厢里头的男生迅速收回手。

    地铁门堪堪阖上。

    纪星惊魂未定,瞪着双大眼睛。

    隔着两扇玻璃门,地铁上那个推她的男生看着她,微微笑了一下。

    她没反应过来,也来不及做个口型说谢谢,车已开动。

    一节节透明的塞满人的车厢飞速而过。

    那男生再也不见了踪影。

    纪星忍着怒气,回头去瞪身后的上班族们,却是徒劳。

    年轻的人们脸色麻木而睡眠不足,耷拉着困倦无神的双眼,和往常的每天一样。

    她觉得没意思透顶,可想起刚才那个男生的笑,不知为何心情又好了点。

    会心一笑的同时也不禁松了一口气——现在她贴着门,下一辆列车肯定能挤上去。

    一车厢的人随着车厢晃动着,拥挤着,到了站。

    而她花心思熨的大衣早就挤成了梅干菜。

    当初她正是不愿将大把的时间浪费在挤地铁上,所以租住在离公司不到四站地的地方,平常骑单车上班。

    可这不冬天了吗,户外气温零下,骑车能把人冻成狗。

    所幸也就四站地,能忍受。

    走出地铁站,阳光和寒风一道劈头而来。

    已经十二月下旬,北京很冷,还好今年气候不错,不像去年几乎全是雾霾,灰暗到她一度想离开。

    今年冬天,蓝天很多。

    今天就是,天空很蓝,阳光灿烂,不过气温依然很低就是了。

    纪星随着上班的白领们匆匆走进写字楼,经过大厅里装饰一新的圣诞树进入电梯间,趁等电梯的空隙她发了条朋友圈:“呼~今天挤地铁差点儿被卡进门缝里(哭),还好一个帅气小哥哥救了我(心),温暖啊!(可爱)”   

    发送完毕,上楼,打卡上班。

    纪星研究生毕业后就职于一家新晋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广厦。

    广厦内部机构明晰,背后资金雄厚,主攻AI医疗领域,前景无限。

    纪星学历高,专业顶尖,毕业就进入广厦AI部负责程序设计。

    互联网公司本就工作强度大,而AI又在发展势头上,业内竞争激烈,员工的工作强度更是其他职业难以比拟。

    拿她自己的话说,是拿生命在挣工资。

    纪星吃完三明治,喝了杯咖啡,又接了杯茶水,准备就绪了打开电脑。

    开始工作前,微信电脑端收到一条信息,来自男友邵一辰:“出什么事了?”

    她简短描述了下情况,说:“当时真的很恐怖,差点被夹进门缝。”

    邵一辰发了个忧心忡忡的表情,说:“以后注意安全。

    下次别走中间,走靠近门的地方,出现意外也好使力。”

    纪星回了个点头的小浣熊表情。

    邵一辰:“对了,谢谢救你的那个人没。”

    纪星:“没。

    没反应过来。

    遗憾。”

    邵一辰:“估计当时你一副傻样,他不会介意的。”

    纪星:“……”   

    纪星:“诶!我今早起来以为星期三呢,没想到星期四了,开心,感觉赚了一天,哈哈哈。”

    邵一辰:“周末想干什么?”

    纪星:“找好吃的!”

    邵一辰:“好。

    我买了音乐会的票,带你去。”

    纪星:“好呀~(亲)”   

    邵一辰:“先上班了,么。”

    纪星:“么么哒。”

    纪星关了对话框,开始工作。

    她们公司的主攻领域是AI医疗与大数据服务。

    团队手头正在进行的项目是机器人医生“DR.小白”,用以给普通病人做初级诊断。

    她毕业至今,工作一年半,所有精力都花在这个项目上。

    由于工作突出,被提拔成产品工程师。

    只不过团队中这种级别的产品工程师不下三四个,也就见怪不怪了。

    时近年底,又值项目攻坚阶段,工作量巨大。

    这时候,偏偏上级瞎指挥,犯些决策性的失误,导致纪星他们前一阶段的工作推倒重建,浪费了大把时间。

    而作为打工者,对上级的错误也只能背地里吐槽,上班时该怎么卖力还得怎么卖力。

    晚上八点多,纪星校对完最后一张机械数据图,已经眼睛干涩,腰酸背痛。

    好在终于可以下班。

    她揉揉眼睛,长呼了口气。

    发送完邮件,周四终于过完。

    再扛一天,就周末了!   

    纪星心情大好,收拾东西,抬头却见其他同事仍在埋头加班。

    分明是相同的工作量,人的能力不同,完成的速度和质量也必然不尽相同。

    可偏偏有些拖后腿的,却给人总在加班的勤奋印象。

    除此之外,也不乏一些精明的——效率没那么高却也没那么低,往往给上司营造认真加班努力工作的印象。

    而先走的人,哪怕已经完成任务,也给人早退的错觉。

    不得不说,控制好做事的速率,是门技术活儿。

    纪星瞄了眼隔壁桌的黄薇薇,她就在边工作边聊天。

    其他人也都一副加班的样子。

    此刻,纪星面临两个抉择:下班回家,留下帮忙。

    她无语地坐了十几秒后,起身去喝了杯水,上了个厕所,然后回来,问:“要帮忙吗?”

    佛系嘛佛系,渡劫嘛渡劫,多加会儿班而已,无所谓。

    她从黄薇薇那里分了点儿数据图过来,粗略估算,她十几分钟就能完成。

    她一边计算,一边打开聊天框。

    邵一辰铁定还在加班,他在竞争对手公司,是项目主管,比纪星还忙。

    纪星叫他:“哥哥哥哥~”   

    大概过了半分钟,邵一辰:“嗯?”

    她知道他忙,偷偷一笑,没理他了。

    她继续计算数据,过了大概四五分钟,邵一辰那头见她没回,敲了一句信息过来:“人呢?”

    “逗我玩儿?”

    纪星回了一个表情包:忙着呢,别吵我。

    邵一辰没理她了。

    纪星笑容放大,继续工作。

    半路,聊天框上蹦出黄薇薇的消息:“告诉你件事儿,我下午经过老板办公室,听见王磊做汇报。

    又把你的工作说成是他做的。

    这人这么恶心的!”

    纪星回了个微笑挥手的表情。

    王磊是个工程学博士,爱摆谱,爱偷懒,什么事儿不干,却特能在领导面前献殷勤邀功。

    纪星曾一度发现他占了自己的功劳,气得要死。

    但后来她想了一招——工作前列出project schedule项目计划表和time line时间线,明确分工,设置节点。

    定点和上司汇报。

    谁负责什么,做了什么,一清二楚。

    也正因如此,她渐渐成了领导最器重的人,继而被提拔。

    嗯。

    那位王博士或许还不知道。

    想想也是抱歉呐。

    她终究是披着佛衣的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