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4
    chapter 4   

    韩廷下车的时候,看也没看一眼车上的刮痕。

    按理说,今天是他第一天入主东扬医疗的日子。

    一大早碰上刮车的,是人都觉得晦气。

    韩廷却丝毫不挂心。

    他这人,向来不信什么气运。

    东扬集团由韩廷的爷爷韩于坚创建,历经半个多世纪,如今发展成拥有金融、地产、科技、医疗、教育、休闲等众多产业链汇集的庞大商业帝国。

    东扬医疗作为东扬集团旗下第二大分支机构,此前一直由韩于坚的二儿子也就是韩廷的二伯父韩仁成一家管理。

    韩仁成没有儿子,只有个女儿韩苑,今年三十六岁,是商场女强人,势力遍布集团网络各公司。

    东扬医疗这一利润大头更是直接归她管辖。

    可前段时间集团内部风云诡谲,不少人听说权力要交替。

    毕竟韩老爷子一女二儿,大女儿就不说了,二儿子生了个女儿,只有三儿子韩事成有个独子,韩廷。

    关键这韩廷还不是个二世祖,高学历高智商,有魄力有胆识,有能力有手段。

    早年老爷子不知出于何种目的将他派去海外,年纪轻轻就管理海外核心研发制造工厂。

    一晃多年过去,直到老爷子年事渐高,处理国内事宜渐渐力不从心,他才回来入主东扬集团董事会。

    前几年还非常低调,毫无存在感地打理着集团内部的琐事杂务,一副与世无争无心权势的样子。

    直到今年,突然间风扫落叶,集团旗下金融,科技,医疗,教育等公司重要职位重新洗牌。

    东扬医疗前一秒还在韩廷他堂姐韩苑手上,转眼龙头位置就被韩廷夺走。

    此刻,东扬医疗总裁办公室。

    宽大的办公桌后,韩廷一身黑色西装,气定神闲,显然对他刚坐上的这个位置游刃有余。

    一行公司高管分散坐在沙发上,表情稳重,内心惴惴。

    听外头传,韩廷和韩苑表面姐弟相亲,暗地已为争权夺利极度不和。

    而此人行事之厉害手段,比他堂姐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肃清异己方面,更谓是心狠手辣。

    可现在这汇报会开了快一小时,却没看出韩廷有何不妥。

    各部门给他做汇报,他认真听着,仪态相当礼貌谦逊,眼睛目不转睛盯着发言人,很专注的样子。

    他很少发言打断,只在有疑问的时候问上一两句,得到解答后便任之过去。

    每每给汇报人备受尊重之感,几乎是如沐春风。

    如此自然便赢得好感,他的外貌得占三分功劳。

    韩廷长得是真一表人材,样貌出众,气质绝佳。

    尤其是眼睛,清亮分明,注视时便给人重视之感。

    起先,这帮人接到韩苑离职韩廷上任的消息时,唯恐天下大乱,决意夹起尾巴做人。

    可一番会晤下来,他对前朝旧臣似乎没有任何异议,交流沟通异常顺利。

    很快会议结束,韩廷道:“以后还请各位多指教。”

    说话时,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扣上西装扣子,颔了下首。

    一众人更是倍感荣幸之至,俯首称臣又寒暄一阵才离开。

    偌大的办公室回归安静,韩廷解开西装扣子,重新坐下,下颌微微绷起,笑容尽收。

    唐宋关上办公室门,回头见韩廷拿了支笔,在纸上划着什么,沙沙作响。

    返回桌前,桌上那张印有管理层人员名单的纸上,“王充”“张鑫华”等一个个名字全被韩廷手里的笔划掉。

    唐宋低声劝谏:“老爷子交代了,说……你做事太狠,要收一收。

    不要赶尽杀绝。”

    韩廷手里的笔停下,抬眸看他:“韩苑的人,我会留?”

    唐宋还要说什么,韩廷手机响。

    屏幕显示“曾荻”二字。

    唐宋见状,避出了办公室。

    待室内只剩一人,韩廷触了下接听键:“嗯?”

    女人轻笑:“怎么样韩总,一切顺利?”

    韩廷靠进椅背,松了下领带,反问:“不然?”

    “是我多此一问,自然没什么事能难为你。

    庆贺你拿下你最想要的东扬医疗,周末请你吃饭。”

    “哪天?”

    “周日?”

    “可以。”

    “叫上你那帮发小?”

    曾荻问。

    韩廷手指敲了一下桌子,说:“你是给我庆贺呢,还是让我给你拉人脉?”

    “一箭双雕呢?”

    她直言不讳。

    韩廷讥讽地笑了一声,没答。

    曾荻遂放低声音:“廷,你就帮帮我。”

    韩廷脸色变了变,终究还是说:“地点我选。”

    ……   

    纪星一上午都在帮黄薇薇收拾烂摊子,吃过午饭后又得开会——周五下午是内部例行会议,讨论产品开发。

    工作得留到晚上加班了。

    想到此处,纪星叹了口气,收拾东西准备进会议室。

    黄薇薇跟她吐槽:“都快忙死了,还开这种无聊的会浪费时间。”

    为什么这么忙你心里没点数?

    纪星看她一眼,也是无话可讲。

    不过她有句话说对了,这例会的确无聊又浪费时间。

    开会目的是brainstorm,交流创新想法。

    无论是全新的大产品大项目,还是现有产品的新功能新改进,只要有idea就行。

    可创意点子哪里是那么容易想到的,一个月想出一个都难,何况一周开一次会。

    每到这时,会上之人都一脸便秘之表情,心中暗骂这会议是哪个操蛋上司想出的招。

    至于主管陈松林,他和所有当领导的人一样,不会理解过程有多难,只看结果,估计心里骂了无数遍这届员工不行,并一再督促:“要观察生活,从生活中去发现细节和灵感。”

    大家会上不敢说,私下里大吐苦水:“我成天累得跟狗一样还生活呢?

    说的那么好听,能不能放一个星期假让我们去感受生活?”

    纪星一边往会议室走,一边思考今天尚未进行的工作,现在梳理下要点,到时有条有理,事半功倍。

    其他人也一脸茫然沉默,做好了浪费时间的思想准备走进会议室。

    临开会前,进来一位非常漂亮的女人。

    妆容精致,面容姣好,一身黑色针织长裙,身材高挑修长。

    眼睛扫一眼室内,微微一笑,从容不迫地在众人注视下走到会议室角落的一处椅子前坐下,等待开场。

    室内一时鸦雀无声,大气不出。

    谁都没料到老总曾荻会来。

    纪星不禁多看她一眼,心想自己三十一二岁的时候能否到她这地步——拥有一家已步入正轨的新型创业公司,且是有实力有发展前景拥有行业尖端科技的公司。

    想想都觉得相当困难。

    她书读得早,现在24岁,可也快25了。

    三十而立,还有五年多的时间。

    可她没车没房还月光,最近的生活目标是多拿点儿年终奖,外加拿个优秀员工明年好升职。

    如果按部就班这么下去,她到30岁时,最多沾到高层管理的最下层。

    而那已经属于精英阶层,相当优秀了。

    能三十岁做到曾荻这个程度,必定是极端优秀,凤毛麟角。

    一番思索,纪星惊惧地发现,她虽然毕业名校,能力超群,跟同事们横向一比,站在顶端;可纵向一看,山外有山,她脚下只是块小土丘。

    她远非“凤毛麟角”的那类人。

    忽然间就有些小丧气,隐隐慌张。

    读书时没考虑这些问题。

    进入社会才发现,想要挣很多钱,太难了。

    难如跨越阶层。

    成天自诩“精致girl”有什么用?

    什么精致girl?

    背着LV挤地铁,涂着YSL租老破小,穿着MaxMara过月光生活的精致girl?

    她从未觉得现实竟如此讽刺。

    陈松林正要介绍,曾荻抬手打断,示意不必。

    会议很快开始。

    大老板的突然造访起了一定的刺激作用,会上不少人踊跃发言,想给老板留下好印象,但大都围绕“DR.小白”现有功能进行阐述,没什么创意。

    坐在后排的曾荻面不改色,从容听着一堆废话。

    她猩红的指甲盖拨弄着手机,偶尔低头在屏幕上打几个字,像在跟人聊天。

    低头时,耳垂上的祖母绿坠子闪出幽幽的绿光。

    陈松林见状,脸上挂不住了,扫视一圈后,忽问:“纪星,有没有什么想补充的?”

    纪星一直有想法,但想法很私人,也不适合在这个层面的会议上讲。

    可今天老板来了,反而能发挥一下。

    她委婉地说:“我不知道合不合适,貌似不是我这级别该考虑的。”

    陈松林来了兴趣:“讨论会而已,有什么都放心大胆地说。”

    “那我说了。”

    纪星道,“我们公司目前的重头精力在AI诊断和数据库建设上。

    但是人工智能医疗领域这块儿,国际上前有谷歌deepmind,后有IBM智慧城市,国内还有个东扬医疗的DOCTOR CLOUD,有几十年研究历史。

    而我们……”她耸耸肩,“竞争压力挺大。

    不是挺大,是巨大。

    其实我们有能迅速发展起来的强项,customize!结合智能的私人化和定制化,这是未来医疗的发展必然。

    因为医疗行业的特殊性,信息化私人定制的要求会更迫切。

    我们的强项在信息和制造,何不加以利用呢。

    比如我们现在正在给DR.小白做的牙科疾病诊断,在现有基础上多加一层制造工艺进去,转变模式也做定制器材,利润能翻倍吧。

    说到底,在未来,所有的生产制造商都会变成服务商。”

    众人皆一脸谨慎无言:纪星这是在开董事会呢?

    还是把公司当成她的理念试验场了?

    陈松林表情晦暗不明,没赞成也没反对。

    纪星说完,还意犹未尽地补充了一句:“况且符合工业4.0 的国家规划,还能申请政策倾向和税减支持。”

    陈松林观察着曾荻的扑克脸,揣摸不准,咳嗽一下,说:“想法很有意思。

    但就像你说的,这是方向决策的事,不适合讨论。

    ……你有想法,还是值得鼓励的。”

    曾荻没说话,若有似无地笑一下,起身出去了。

    陈松林没再多说,讨论会继续进行了一会儿,没有实质性的东西,就散了。

    会后,纪星去茶水间冲咖啡。

    同事林镇也在,说了句:“没经验吧,你得罪领导了。”

    纪星一愣:“曾总?”

    林镇摇头:“她那位置的人是不会跟底下小人物生气的,级别相差太远。”

    那就是……   

    她低声:“不至于吧。”

    “不至于?

    大老板过来视察,先不管你那番话说得对不对,至少有条有理,视角独特。

    你一小工程师表现得比部门主管还出风头,是个人心里都不会太舒服。

    最关键呐,你提的问题,让他无法回答。

    赞同吧,和公司理念相悖;不赞同吧,谁知道未来会不会采用?”

    “……”   

    他这一分析,纪星顿时也知失策。

    只想着在大老板面前表现,哪里想到这层关系。

    林镇见她茫然无措,又安慰道:“小事儿。

    别往心里去。

    以后注意就行。”

    纪星却没法不往心里去,不仅因为陈松林平日对她相当好,更因为他是她直系上司,掌管生死。

    职场一言一行,当真如履薄冰。

    纪星很快找了个理由去汇报工作,跟陈松林对接聊了会儿。

    见他还和往常一样和煦,便松了口气,猜想是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