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5
    chapter 5   

    纪星一直忙到晚上八点多才有时间叫外卖随便点了餐,同事们聚在一起吃饭,饭后还得继续加班。

    闲聊中,王博士问:“你们周末准备干什么?”

    林镇道:“睡觉啊。

    累死了,睡个两天两夜。”

    “纪星你呢?”

    “人家是有男朋友的人,当然和男朋友一起,不像我们一群单身狗。”

    同事A说,“纪星男朋友可帅了,还特有才。”

    “真的?

    一直不知道你男朋友长什么样呢。”

    黄薇薇说,“有照片么,我看看。”

    纪星从手机里翻了张照片给她看。

    “天呐,真的很帅诶。

    你们怎么认识的?”

    “大学同学。”

    “校园恋情啊,羡慕。

    我大学很差,也没有好男生。”

    黄薇薇遗憾地感叹。

    林镇笑:“主要是你也没纪星漂亮。”

    “人艰不拆!”

    黄薇薇嚷。

    众人笑成一团。

    同事B忽问:“诶,你们说明年会涨工资么?”

    纪星喝了口汤,说:“公司政策是按通胀涨5%吧?”

    “但你们知道么,”同事神秘地压低声音,“我那天去HR办公室,无意间看到明年的应届生招聘条款。

    应届生工资和我们这帮工作一两年的老员工差不离。

    你们也知道嘛,我们这行发展快,应届生起薪一年年地涨。”

    大家都沉默了,各自吃饭。

    工作三四年了的同事C不满道:“老员工的涨幅没见有那么大。”

    纪星说:“企业都是这样。

    宁愿高价招聘年轻新人或跳槽的,也不会给现有员工加薪,除非是升职。

    很正常。”

    大伙儿叹了口气。

    黄薇薇道:“加薪什么的我不想了,现在就指望快点儿发年终奖。”

    众人又没接话。

    公司各部门年终奖的分发方式不同,销售部根据提成,他们产品研发部则参考项目、入职时跟HR谈的合同条款、上级建议等多种因素。

    每人都不同,且保密。

    所以大家从不交流年终奖多少的问题。

    但黄薇薇一时嘴快,说:“四月工资,够我回家好好过年了。

    啊,快点儿过年放假吧。”

    大家都没吭声,纪星心里一个咯噔。

    四月工资。

    她的年终奖也是四个月工资。

    她以为,不论工作能力和各方面表现,她的回报至少会比同事们高。

    哪怕是以入职时的条件来看,她的学历背景也摆在那儿,怎么竟和黄薇薇同等待遇了?

    纪星低头吃着外卖,忽然觉得今天菜里的水煮鱼格外腥,她吃不下去了。

    或许黄薇薇的月薪比她低吧。

    她强迫自己不再纠结这事,好好工作才是正道。

    毕竟,DR.小白一期的项目完成后,不仅有丰厚的项目奖金,也是她履历上光辉灿烂的一笔。

    她用一顿饭的时间调整好心态,饭后继续加班到深夜。

    可由于白天耽误太多时间,零点前是无论如何都完不成了。

    纪星想加班到凌晨,熬一熬,把事情做完,留一个完整的周末。

    但有几个同事不愿熬夜,想星期六来加班。

    王博士说:“要不今天就到这儿吧,早点儿回去休息,明天接着来。”

    同事A道:“我们都是单身狗,周末加班无所谓啦。

    但纪星……周六是不是有安排?”

    一群人困倦地看着纪星。

    黄薇薇哀求:“明天吧。

    我已经没有半点力气,脑子都麻了。”

    几个同事已经直接关电脑。

    纪星只能笑笑:“行吧。

    明天再来。”

    工作真是块磨刀石,一天天的,把她直来直往的硬脾气生生磨了多少。

    众人迅速鸟兽散。

    纪星瘫坐进椅子里,一瞬间也失了所有力气。

    这才发现,她也很累了。

    她坐在原地发了会儿呆,直到某个同事唤了声:“拜拜!”

    她回过神,办公区已是空空如也。

    灯光璀璨如昼,照得偌大的空间一片虚白。

    一整面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外是CBD无数亮着灯的高楼大厦,写字楼里一盏盏灯光像星星般闪耀。

    夜景美如星空。

    仿佛触手可及,却又远隔千里。

    玻璃这头,异常安静,有种诡异的落寞在流淌。

    纪星疲惫地收拾东西起身,看见楼下三环路上车流如织,红色白色的车灯像流动的银河,安静无声,隔绝着,远离着。

    她下了楼,出门一瞬,冬夜的冷风吹得她只打寒颤。

    一进地铁站,广播轻声播报:“开往巴沟方向的末班地铁将于三分钟后到达本站,请乘客……”   

    她匆匆跑下站台,地下空气凉,寒意从脚底弥漫上来。

    赶末班地铁的人不多,站台上乘客寥寥无几,一个衣着光鲜的女孩蹲在一旁埋头打电话,轻声抽泣:“可我就是觉得很苦啊!”

    纪星盯着她看,警惕她可能出现的反常举动。

    但地铁进站后,那女生迅速擦擦眼睛站起身,神色如常地走去门前等待。

    纪星为了给陌生女孩留点儿空间,没跟她进同一列车厢。

    其他几个夜间乘客也做了相同的举动。

    深夜的地铁空空荡荡,纪星坐在座位上,和寥寥几个乘客一起随着摇晃的车厢在这座城市的地下穿梭着。

    车内暖气很足,却也偶有隧道里的冷风涌过。

    纪星面无表情看着对面的车窗玻璃,黑色的玻璃窗映出她的脸庞,年轻女孩的神情呆滞而麻木,早上化的淡妆此刻应该不在了,只剩苍白的脸颊,无神的双眼,和眼睛下的黑眼圈。

    一张脸又干又枯,毫无生机。

    她盯着那张陌生而熟悉的脸,看着,看着,突然之间,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苦累和愤怒,累到毫无缘由地突然想哭。

    她咬紧牙关忍着,鼻子却越来越酸。

    分明这一天没受委屈,也没发生什么让人承受不了的大事,可她就是觉得她快要崩溃了。

    好累,明明没做什么事,怎么会那么累!   

    突然,隔壁车厢传来女生的哭泣,是刚才那个女生,轻轻的抽泣声在车厢里回荡。

    纪星忽然就没了泪意。

    往那头看一眼,那女生正不停拿手背抹着鼻涕眼泪。

    到站了。

    纪星走过去,递给她一张纸巾。

    “谢谢。”

    她呜咽。

    纪星摇摇头,下了车。

    出了地铁站,寒冬的冷风直涌。

    她裹紧大衣,冻得瑟瑟缩缩。

    巷子里没有行人,冷风卷着几片枯叶和塑料袋从她脚边扫过。

    她碎步跑进小区,小道旁枯木成排,花坛里一片萧索。

    一排排单元楼门口的感应灯随着她的脚步声一个接一个应声而亮,照着她细细长长的影子缩小又拉长。

    半路手机响,是妈妈的电话。

    真是不合时宜,她烦心地接起。

    “星啊,还没回家呢?”

    “回了。”

    她心情不好,实在不想讲话。

    “怎么听见风声,在外头?”

    爸爸插了句话。

    “小区里。”

    “今天加班了?”

    “嗯。”

    她闷哼一声。

    妈妈有所察觉:“心情不好呀?”

    她顿时就不高兴地就揪了眉毛,已不耐烦:“没有。”

    “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

    跟妈妈讲讲。”

    “说了没有!”

    她烦躁地抠头发,积压一路的怨气快要忍不住。

    那头还在轻哄:“星啊,要是有什么不高兴就跟妈妈说说,是不是和同事——”   

    “你能不能不要再问了!”

    纪星陡然尖锐道,“工作的事问什么呀?

    你什么都不懂就不要乱说行不行!”

    妈妈嗫嚅:“就是问一下——”   

    “有什么可问的?

    你知道什么呀就问来问去的!每次打电话都问,每次都问!烦不烦呐?

    !”

    她一通怒火,那头顿了一顿,又好脾气哄道:“好好好,不问了不问了。

    你别不高兴啊,你早点上楼休息。

    对了,吃晚饭了吧?”

    “吃了!”

    “诶好好好,那先挂了啊。”

    电话挂断,纪星看着安静下去的手机,喘着气。

    前一秒还恼火,可下一秒想着另一端的爸妈,瞬间又内疚又心疼。

    她用力抓一把额头,觉得自己真是个混蛋。

    在外头受了气就往父母身上撒。

    打开微信准备给妈妈发一条语音,却看见白天留的几条信息:“星啊,下班了给妈妈打个电话啊。”

    她看到过,但忙忘了。

    强忍着鼻酸打字道:“对不起。”

    妈妈打字慢,过了一会儿回复:“没事。

    你累了。

    早点休息。

    (微笑)晚安。”

    她眼睛霎时就湿了,吸了好几口冷空气才把那份心酸压抑下去。

    她低着头,继续在冷风中前行,走进自家单元楼,靴子沉沉地踏在楼梯台阶上,每一步都走得格外缓慢。

    感应灯一层层亮起。

    她家在顶层六楼。

    要不是房租便宜些,她也不会选那么高。

    每天累死累活地回家,还得爬一道天梯……   

    顶层感应灯亮,一道人影出现。

    邵一辰插着兜站在她家门口,看着她。

    灯光洒在他长长的睫毛上,落进他眼底,星星一样闪闪发亮。

    纪星惊呆:“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没说话,只是微笑,朝她伸出双手。

    她几步跑上楼梯,一下子扑进他怀里,抱住他还带着寒冷冬夜气息的身体,鼻音嗡嗡道:“我以为你明天才来找我!”

    邵一辰吻了下她的头发,说:“想早点儿见到你。”

    她扑在他怀中,眼睫一下子就湿透了。

    今天还是完美的,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