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6
    chapter 6   

    室友涂小檬去她男朋友张衡那儿了,家里没人。

    一进门,厅里堆满涂小檬的各种快递包装盒。

    室内空间本就狭小,邵一辰进来更显局促。

    纪星住主卧,还算宽敞。

    房间收拾得温馨顺眼,原木书柜,米色衣橱,粉色大床。

    鹅黄色沙发上摆着几只小玩偶,白色梳妆台上插一小束绿叶鲜花,一切归置得井井有条。

    中间空地上还铺了张白地毯,尽头飘着淡蓝色的窗帘。

    外头有一方小阳台,种了几盆绿萝。

    每天最放松的时刻,便是回家开灯的一瞬。

    但今天,她垂着脑袋,没精打采,踢腾掉鞋子换上拖鞋。

    邵一辰早察觉不对,把她身板拧过来,抬起她下巴,见她眼睛湿漉漉的,愣了一愣:“出什么事了?”

    “没事。”

    她别过头去,揉眼睛,“我不想上班了。”

    他稍稍蹲下,平视她的眼睛:“遇到麻烦了,还是谁欺负你了?”

    她不知该如何解释,更怀疑是否问题出于自身。

    她眼泪涌出来,摇头:“什么事都没有。

    但我就是觉得要被逼疯了,我不想上班!不想上班!”

    她有些激动,邵一辰将她拉进怀里搂着,轻轻拍她的背,像哄一个不愿意上幼儿园的孩子:“好好好不去不去。”

    她渐渐平息,不哭了,时不时抽一下鼻子。

    邵一辰说:“不想上班就不上班,又不是没人养。”

    纪星噗嗤一笑,鼻涕泡泡蹭他衣服上:“我很不好养的。

    要吃好的,用好的,你不知道现在女生用的东西都特别贵。”

    “那我再加把劲儿。

    你先买买YSL,以后再看TF。”

    “你终于把YSL、TF分清楚啦?”

    纪星乐不可支,眼里还有泪花呢。

    发泄过后,人已经好了。

    抹抹眼睛,说,“我还是自己养自己吧。”

    她脱下大衣,挂好,忽问:“一辰,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单干?”

    邵一辰正解围巾:“想过,但短期内不会,至少十年内不会。”

    “为什么?”

    他蹙蹙眉,很认真道:“一,我现在的付出回报率很高,未来的上升渠道也很明确;二、负责的项目工作正是我想做的东西,这一领域耗钱耗人又耗时,只有大企业支撑得起;三、企业文化很好,牛人也多,在这儿每天都有所学。

    如果单干,无论资金人脉经验,我会先准备十年。”

    他这人典型的工科生思维,一聊严肃话题便一二三分条阐述,逻辑清清楚楚。

    纪星点头:“懂了。”

    “怎么?

    你想单干?”

    她接过他手中的围巾,说:“偶尔想想。

    主要是我的想法和公司不太一样。

    你在大企业,我在小公司嘛,内部文化也欠缺了点儿。

    然后前段时间听苏之舟说他想毕业就创业,有些想法不谋而合。”

    苏之舟是他们的师弟。

    “哪些想法?”

    纪星把白天会上讲的说了一遍。

    邵一辰沉吟半刻,说:“你说的这一块确实比较轻便,目前有创业的可操作性。

    但只要出来单干,难度都不小。

    我希望你把一切都准备好,不管是思想上心理上还是能力等其他方面。

    如果出来单干,是顺势而为,而不是逃避。

    懂吗?”

    纪星盯着他看,嘴唇抿成笑,忽然蹦上去,跟只小鹌鹑一样蹭在他身上,嗯嗯地蹭蹭。

    他好笑地搂住她:“怎么了?”

    “突然觉得你好帅。”

    “只是突然?”

    纪星咯咯笑,搂住他的腰,又问。

    “一辰,你会觉得累么?”

    “还好。”

    又道,“可能过一两年会有些累。”

    “为什么?”

    “要养家了。”

    他很自然地说,“想买好一点的房子,还要考虑以后小孩的学区。”

    纪星愣一愣,心顿时暖和得要命,又见他勾唇笑笑,很自信的样子:“不过,那时应该职业发展得不错,反而轻松也说不定。”

    “噢。”

    她嗷呜一声,靠他更近。

    一辰啊,我不用你养,我也会努力的呢。

    真哒。

    很久之后,纪星再回想起那个冬夜,不会再记得深夜空旷的地铁,冷风料峭的小区,风中冰凉的眼泪……记忆中清晰的只有感应灯下邵一辰微笑的眼睛,他摘下来的柔软的围巾,被子里他炙热的年轻的有力量的身躯,轻易地就充盈温暖了她的整个身心。

    那时她的爱情,分外明晰。

    那时她的爱情,尚有神奇的力量,也曾让她只因爱情给的甜,就忘却了生活给的苦。

    第二天星期六,纪星要加班,原本的两人时光全被打乱。

    她不肯起床,赖在床上碎碎念吐槽那帮同事。

    最后还是邵一辰又摸头又亲脸地哄了半天把她弄起来,陪她去了公司。

    纪星工作,他便拉把椅子坐在她旁边,塞着耳机拿手机看美剧。

    偶尔她拍拍他的手,他便起身去给她倒茶倒咖啡。

    剧集可看可不看,他常常看一会儿了,停下看纪星,看她忙忙碌碌地工作。

    只是看她,竟丝毫不觉得无聊,偶尔还出手帮她计算点儿数据。

    黄薇薇叹为观止,上厕所时对纪星说:“你男朋友怎么这么好啊。

    还陪你来上班,这么无聊他也受得了。”

    纪星没觉得这有什么,道:“他一直都这样。”

    “你捡到宝了。”

    “我也是宝啊。”

    纪星说。

    黄薇薇一愣,继而哈哈笑起来。

    那天白天解决了工作,并没有耽误邵一辰晚上带她看音乐会。

    准备进场前,纪星收到栗俪的消息,约她一起吃晚饭,饭后再去喝一杯。

    两人住处离三里屯近,不加班便时常约着去喝酒。

    纪星回复:“不在家。

    跟一辰看音乐会呢。”

    几秒后又加一句:“我问问他完了想不想去喝酒。”

    栗俪:“得了吧。

    他陪你过周末,是想跟你喝酒的?”

    纪星:“……好吧。

    我们今天累一天了,过会儿还是回家早睡。”

    栗俪:“你俩好好睡,我找秋子去了。”

    纪星:“……嗯,你们好好玩。”

    她一晚上都跟邵一辰腻在一起,到了周日,俩人又躺在小阳台上晒了一上午的太阳。

    北方的冬天,太阳落得早。

    下午三四点,阳光便暗淡了。

    下午,邵一辰走了。

    纪星在家洗衣服,室友涂小檬回来,开始拆封清理小厅里的包裹。

    纪星见她忙不过来,过去帮忙。

    都是些商家发来的化妆品护肤品样品或小样,有一些说得上的品牌,其余都是小众牌子。

    涂小檬靠商家给的广告费为生,她影响力不算大,收入也就普通白领。

    “昨天去美容院办会员卡花了好多钱。

    我皮肤又变差了。”

    涂小檬拆开一盒粉饼,忽然把脸凑过去给纪星看,“是不是毛孔粗了?”

    “冬天嘛,天气干燥。”

    “可我才22诶,还没你皮肤好。

    化妆还是伤脸的。”

    她揪着眉毛叹气,“下周还得录三四个视频。”

    为达到最好的效果,她时常要反复上妆数次才能出来一个完整的视频。

    “加油吧,年底了,多挣点儿钱。”

    纪星安慰,把小包装盒塞进大包装盒里省空间。

    “竞争压力好大的。”

    涂小檬说,“现在人都这样,不愿意工作,想轻松挣钱,全都想当网红。

    每天都有新博主出现,昨天我还掉了9个粉。

    不知道是不是我脸不好看了。”

    她评论里总有些无聊的人说她丑,纪星道:“你已经很美啦,别理那些人。

    你看那些有名的网红还不是天天被人骂。”

    涂小檬眼睛放光:“我要能赚她们那么多,全天候被骂也无所谓啊。”

    “……也对哦。”

    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纪星起身开门,把一箱子废纸盒子放去门外。

    “哦,我一个同学得艾滋了。”

    涂小檬突然说。

    纪星一懵:“啊?”

    “不奇怪。

    她读书时就搞援交。”

    “家庭条件很苦?”

    “不苦。

    正常家庭。

    之前小借贷买高档化妆品,什么CPB,la Prairie,还不起就去卖,挣了钱一边还债一边继续买买买,包包啊鞋子啊。

    反正来钱快,后来就一直这么干了。”

    纪星匪夷所思:“就为了买化妆品奢侈品?”

    “很多人这样的,你学校那么好,不像我们学校。”

    “可就为了买东西?

    想不通。”

    “现在网络上都是些毒励志,成天鼓吹优雅精致,化妆打扮买买买。

    那些软文估计都是商家找人写的,我这种网红不就靠商家支撑么。

    本质就是贩卖欲望,结果呢,好多人也不看看自己经济实力就买买买,不存钱不规划未来一股脑儿地提前消费,真以为买了就是独立女性了。”

    “……”纪星挽尊地说,“也有一部分人只是享受赚钱和支配收入的乐趣啦。”

    “我知道。

    所以说要量力而行,别为欲望去透支未来。

    你还好啦,赚得多,一年发奖金都能抵得上别人工资。

    我是学习不好没本事,不然像你挣那么多,我也不愿辞职。”

    “……”纪星微笑一下,不知如何接话。

    “所以说人哪,千万别有匹配不上能力的欲望。

    自身实力撑不起的欲望,要不得的。

    就像我那同学。”

    床上手机响,打断了聊天。

    纪星回房去接,是陌生号码。

    竟是曾荻。

    问她晚上有没有空,是否方便陪她赴个局。

    纪星受宠若惊,忙不迭说有空。

    “你家在哪儿?”

    纪星没说小区,报了个附近的地标。

    “顺路。

    6点半去那儿接你。”

    挂了电话,她才开始疑惑,曾荻怎会突然要带她去赴局。

    难道……上次会上的发言给老板留下了好印象?

    想来想去,只有这个解释。

    纪星这才高兴起来,想起曾荻在电话里说“弄漂亮点儿,都是重要人物”。

    她立刻跑去洗脸,又喊涂小檬帮忙。

    小檬专程拿出自用的化妆品,正要给她上妆,问了句:“你们老板喜欢什么风格?”

    “……”纪星把这信息处理了下,说,“我们老板是女的。”

    “……”   

    “不早说?

    !你面相显小,赴局么,想给你弄成熟御姐风。

    但要是跟你老板撞了,你就等死吧。”

    纪星后知后觉地吓了一吓,说:“是我疏忽了,幸好你问了一句。”

    “你老板多大?”

    “三十一二?”

    涂小檬转转眼珠:“嗯,大概猜得到她的风格。

    你呢,就完全避开。

    给你画个韩式淡妆吧,清新甜美的。”

    “好呀。”

    涂小檬收起化妆品回屋,重新换了套出来,细致地给她打底扑粉,嘀咕:“你皮肤真好,都不用遮瑕。”

    画眼线,涂眼影,夹睫毛,描眉,涂唇彩。

    完了对镜一看,清新美好。

    “棒诶。”

    “这叫国民初恋妆!”

    涂小檬得意地说。

    纪星又找了套简单大方的衣服穿上,外头套一件版型很好的呢绒大衣。

    冷一点儿也没办法了,比羽绒服美啊。

    出门前,涂小檬看她穿得薄:“等等。”

    她回屋又出来,塞给她一条围巾。

    白底灰纹的LV山羊绒围巾。

    “外头冷。”

    又道,“一富二代男粉丝送的,别跟张衡讲。”

    纪星轻声:“谢谢啊。”

    推门出去,还听见小檬在里头喊:“星啊,加油哦。”

    “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