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10
    chapter 10   

    玻璃窗上倒映着一层薄薄的室内餐厅的倒影,餐桌,壁画,西装革履的服务生偶尔走过。

    窗外,灯火辉煌。

    夜空并非纯粹的黑色,更像是墨蓝。

    遥远的地平线上,城市和天空之间闪着微微的光。

    韩廷坐在窗边,低头回复着手机讯息,餐桌对面光影一闪,一道妙曼的身影落下来。

    曾荻太过有姿色,附近桌上有人投来一瞥。

    韩廷当作没察觉,手指在屏幕上移动。

    回复完了,手机放桌上,抬眸直视她。

    “跟人谈完事儿要走,在底下看见你的车。”

    曾荻笑,“怎么路林嘉也在?”

    她其实想问纪星,但这话出口,就太掉价了。

    “他爸战友的女儿,见一面。”

    “相亲啊。”

    曾荻迅速排除了纪星,她是那三个女生里最不修边幅的一个,“带你来相亲,他是诚心给自己添乱么?”

    她语气里带了点儿温柔的讨好。

    奉承倒说不上,在她眼里,他的魅力是毋庸置疑的。

    韩廷没接话,脸色松缓了半点儿。

    男人么,果然还是得放低姿态哄一哄。

    曾荻心想。

    自上次饭局快两个星期了,韩廷没搭理过她。

    思来想去,还是她的“不当行为”让他不舒服了。

    她清楚,他这人在人事感情上欲望极浅,要是什么人让他不舒服不自在,便会果断抽离,毫不念旧。

    嘴上不说破不评价,人也和原先一样从容随意,但心早已远离十万八千里。

    所幸,她能把他拉回来。

    放低姿态费些心机都无妨,没办法,谁叫她就好他这一款呢。

    “我还没吃饭呢。

    陪我吃一点儿?”

    韩廷看她一眼,似笑非笑:“来这边谈事儿,饭也不吃就走了?”

    “刚才没胃口,光喝红酒了。”

    她严丝合缝地接过话来。

    “这会儿倒有胃口?”

    “这会儿是跟你吃啊。”

    她身子微微前倾,歪头看他,露出脖颈上修长白皙的线条。

    韩廷心知肚明,笑了一下。

    笑里有些无意义的轻讽。

    曾荻暗叹,这男人还真难哄。

    可她并不生气,他淡笑起来也是很好看的,是天生易获取别人好感的人。

    不像她自己,女人过于美貌,总叫人怀有敌意。

    她绝口不提上次饭局的事,聊起工作:“刚才跟那朋友吃饭,说到广厦的DR.小白,还有东扬的DOCTOR CLOUD,他说,我们两家在这方面可以有合作的。”

    韩廷:“哪个朋友?”

    曾荻:“九全科技的老总。”

    韩廷:“姓付的那个。”

    “对啊。

    明明是正的,却总被叫付总。”

    曾荻轻笑,还要说什么,蓦地心里一凛。

    数年前,那位付总还是她的裙下臣。

    韩廷神色如常,透露不出半点儿讯息。

    曾荻却难免心里打鼓,原想说一句,她跟那付总早断干净了。

    可这话未免此地无银。

    他俩关系的确是自由出入,没有任何约束羁绊。

    但曾荻很清楚这些年韩廷身边并没有什么女人,不是他多专一,只是他这人嫌麻烦,没工夫跟女人牵扯。

    倒是她,偶尔有些别的应付,但近年也极少几乎没有了。

    只是人都如此,说好的开放自由,不见还好,真打上照面知道了具体的人,心里不会一点儿不介意。

    曾荻再度转移话题:“路林嘉怎么突然跑去相亲?”

    韩廷也不纠缠上一个话题,道:“这孩子忒没溜儿,尽知道玩儿,他爸觉着早些结婚能收着点儿。”

    “今天那对象,看得上么?”

    韩廷摇头。

    “你姑妈就这么一个儿子,不成器也好。

    不像你二叔家那位姐姐,尽给你添麻烦了。”

    韩廷眉心拧了一下,没接话。

    他无论跟韩苑争成什么样子,是极不喜外人谈论韩家是非的。

    曾荻说完,也暗恼今天真是撞邪,专踩雷了。

    好在服务员端菜上来,缓和了气氛。

    她拆着餐巾,温柔道:“你帮我尝一块鹅肝,我吃不了那么多,减肥。”

    韩廷稍不屑地挑眉,轻笑:“你还要减肥?”

    “不需要么?”

    曾荻说着,坐直了身板,抬头挺胸,身段舒展,“你看看,我有没有长胖?”

    韩廷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

    她的确是个聪明的女人。

    能轻而易举的撩拨,也懂示软示弱,还会在任意时候创造话题,让人放松。

    如今不论男女,仅仅是让人觉得相处轻松,就很难实现了。

    韩廷拿起刀叉,吃了块鹅肝。

    曾荻在桌底下翘起二郎腿,脚背一勾,高跟鞋挑落下去,穿着黑丝袜的足尖触碰到韩廷的小腿。

    韩廷没理她。

    曾荻微吸一口气,足尖沿他小腿往上爬。

    这下,韩廷抬眸看了她一眼,眼神禁止,又不动声色地移开。

    曾荻收敛回来,莫名一阵心痒。

    他身着西装,坐姿挺拔,咀嚼食物时习惯性地紧闭嘴唇,下颌一下一下有规律地动着,吃着饭都禁欲得叫人心猿意马。

    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在勾引他,还是他在勾引自己。

    哎,被他吃得死死的,却还甘之如饴。

    曾荻面颊绯红,笑着抬起红酒杯,一仰头,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玻璃窗外,天空中忽然飘过一丝雪花,转瞬即逝,仿佛只是幻觉。

    ……   

    三环外的老式居民小区里,纪星裹着围巾从昏黄的路灯下走过,恍惚脸上一凉,摸一摸,什么也没有。

    下雪了?

    她抬头望,只看见冬季的夜空中天狼星格外明亮。

    闺蜜们畅聊一晚,尽兴而归。

    魏秋子家住的远,今晚在栗俪家借宿。

    三人裹得严严实实往家走,适才欢乐的气氛过后,此刻都有些安静的疲惫。

    上了楼,纪星跟两人道别,开门进屋。

    涂小檬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小星星?”

    “诶!”

    涂小檬拉开房门,门缝里露出她房间的一片粉色,她倚着门框:“又加班?”

    “跟朋友出去玩儿了。”

    纪星说,“有事找我?”

    “要付房租了,下一季度的。”

    “三个月过这么快?”

    “是啊,奇怪吧?

    每天都度日如年,可又时光飞逝。”

    “你把账单发我吧,还有上一季度的水电费煤气费。”

    纪星回房脱了厚厚的羽绒服和鞋子,手机响,账单收到。

    她住主卧,小区一般但地理位置好,房租每月三千出头,季付,加上零碎的费用,接近一万。

    又是一笔大开销。

    呵,还不如人家一顿饭钱。

    纪星把钱转给涂小檬,有些肉疼,再看存款余额,更加肉疼。

    怎么不知不觉花了这么多?

    她调出手机账本,哦,冬天买了两件羽绒服,现在的羽绒服真贵啊。

    这还不算圣诞节邵一辰带她逛街时给她买了件两千多的呢。

    上月护肤品用完,换了一套;这月种草了新的眉笔……全是些零碎的小物件,一点点把她的钱包吃瘪了。

    她趴在被子上出神,还是读书时无忧无虑,一入社会就成了自立门户的大人,吃穿住行什么都要自己来。

    有一瞬,纪星又想起了出去单干的事,不知道是否自己创业就能拥有更自由的经济实力。

    但想来想去,觉得目前最现实的是在领到年终奖后得和HR 谈谈加薪的事儿了。

    如果薪水足够满意,她会多留一段时间,再攒些经验。

    何况DR小白的后续阶段她还割舍不下。

    她们公司一般在春节前两个星期发放年终奖。

    今年过年格外迟,奖金发放要等一月底年会过后。

    纪星并不急,DR.小白一期在最后的攻坚阶段。

    等项目完成,谈判更有筹码。

    且那时还有更丰厚的项目奖金呢。

    之后近一个月,纪星忙到昏天暗地。

    无论是对项目的整体规划,还是每个人的分工协调,她都是最熟悉的,自然承担起了负责和带头的作用。

    她没日没夜泡在工作上,暂停了一切社交娱乐,朋友不见,剧也不追。

    栗俪和秋子都不联系了,也就邵一辰周末来陪她。

    所幸付出有回报,项目赶在年会之前提前完成。

    公开测试那天,曾荻和一众部门领导都来了,坐在实验室外隔着一扇大玻璃窗观察。

    团队研发的机器人DR.小白成功诊断了10位病人的龋齿症状和5位病人的感冒症状,并给出了合理准确的治疗方案,与在场数位专家医生的诊断处理结果完全一致。

    那一刻,纪星激动不已。

    一年半的辛苦付出,终于有了结果。

    这便是她如此热爱这一行的原因:研究,技术,实验,你付出多少投入多少,它便给你多少回报,一五一十,毫不欺骗。

    测试完毕,玻璃窗后,曾荻等人起身,微笑着鼓掌。

    领导们给了团队很高的表扬,主管陈松林更是风头无二。

    曾荻夸赞陈松林几句后,却看向他身后的纪星,微笑道:“纪星,你做得不错,辛苦了。”

    纪星受宠若惊,赶紧点头:“谢谢曾总。”

    可等曾荻走了,她才后知后觉想起当时应该加一句“都是陈主管领导有方。”

    她又忘了。

    但陈松林应该并不介意。

    收工后,他把纪星叫进办公室,说她的项目奖金和同级的工程师一样。

    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份特别奖,给贡献最突出的工程师。

    陈松林决定了给她。

    “这是你应得的。”

    纪星虽然早预料是自己,可听到确切的消息还是很兴奋:“谢谢主管!”

    “要是我手底下所有人都像你这么省心就好了。”

    纪星只是笑,又关心起后续工作来:“DR.小白二期什么时候继续推进?”

    “我说你是个工作狂吧,林镇他们都问休假的问题,就你不同。”

    陈松林笑道,“无论如何也得等年后再着手。

    组里也要放个假。”

    纪星点头表示明了,又试探地问:“组里没什么调整吧?”

    “大家都磨合得挺好。

    我们这班子还是不错的。”

    “嗯,二期主攻心肺疾病的智能诊断和治疗,比一期复杂很多,可能要做个两三年。”

    纪星放慢了语速,说。

    陈松林很清楚她的意思,道:“现在项目组里,你的职位仅次于我。

    你的能力足够升职,不过升职的话要调去其他部门或项目组,你愿意放弃DR.小白吗?

    你对他的情感应该不比我们任何人少。”

    纪星立刻回答:“我当然不想。

    只是……除了情感,也有现实因素要考虑。

    总得有一些……与付出匹配的收获……”   

    陈松林沉吟一下,也早有准备:“你放心,下阶段会给你更多的分成奖金,也会给你比其他人更多的话语权和决策权。

    毕竟,你做的我都看得到。

    你要想,二期项目完成后,那时能供你选择的职位和收入肯定会比现在能得到的要好很多。”

    纪星一时没吭声,口头承诺终究和白纸黑字不同。

    可她又不太会谈判。

    她还在犹豫之时,陈松林又补充道:“除此之外,你的工资是可以再涨涨的,这块儿我会全力支持你。”

    这下,纪星心里便有数了。

    陈松林会在HR那儿帮她美言,涨薪完全不成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