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11
    chapter 11   

    新的一周冷空气来袭,北京急剧降温。

    街头行人全副武装,戴着厚厚的帽子围巾口罩抵御严寒。

    要是没戴帽子走在路上,狂风一过,脑髓都能吹凉半截。

    如此寒冷的气候,纪星却异常欢乐。

    工作告一段落,终于有空放松,享受春节来临的气氛。

    周末这天邵一辰陪她逛街,买年会上要穿的衣服。

    上月商场里还到处都是圣诞气氛,Merry Christmas的音乐四处弥漫。

    短短一个月,圣诞树和圣诞帽消失殆尽,中国结和红灯笼取而代之,音乐也换成了恭喜发财好运来。

    两人乘扶梯上楼,纪星站上高一级的台阶,下巴搁在邵一辰肩膀上,在他耳边嘀嘀咕咕:“这段时间这么忙,都没好好陪你,今天全天陪你啦~~”   

    邵一辰注意着电梯,说:“嗯,陪我给你买衣服。”

    纪星噗嗤笑,在他脖子上佯咬了口,站直身子。

    邵一辰盯着她看。

    “看什么?”

    “居然也没瘦,脸上全是肉。”

    纪星气急,打了他一拳。

    他笑,手放进兜里,无意摸出两三枚硬币,自己都不知哪儿来的。

    “我现出门都不带钱了。

    给我吧。”

    纪星朝他伸手。

    邵一辰说:“三块钱,买一个吻。”

    “成交!”

    纪星抓过他掌心的钱,在他嘴唇上啄一下。

    邵一辰笑:“注意脚下。”

    扶梯到尽头了,她身高落回去,走上楼。

    他戳戳她的腰,她回头。

    “我也卖给你一个kiss。”

    他拥着她,在她唇上落下一吻,手轻握一下她的小拳头,一抠,那几枚硬币回到他手中。

    纪星笑得面红,小怪兽一样扑进他怀里扑打几下。

    经过一家男装店,她拉上他往里走。

    邵一辰奇怪:“不是你买衣服么?”

    “那橱窗里男模特的衣服,你穿上肯定超帅。”

    纪星不由分说把他拖进店,让服务员把模特身上的衣服拿给他试,果然异常帅气。

    他高而瘦,天生的衣架子。

    她越看他心里越得意,矫情兮兮地上前去帮他理衣服,多此一举地宣示主权。

    “就买这套,穿着好看。”

    结账时,她抢着递出信用卡,拿手指勾勾他的下巴:“姐发奖金了,养养你。”

    服务员笑着结账。

    邵一辰淡淡白她一眼,任她由她。

    想起什么,忽问:“跟HR谈了?”

    “没呢,等年会之后。

    你呢?”

    “升职,涨薪40%。”

    “我去!行啊你。”

    纪星回头看收银员,“把我的钱退给我,他自己付。”

    收银员知道是情侣间的小俏皮,只笑不答。

    纪星很快找补回来:邵一辰给她买了条昂贵的黑色羊绒连衣裙。

    她以前不会想到穿这种贴身裙,但之前见曾荻穿着优雅知性,流露出小性感。

    她也想尝试下新的风格。

    裙子柔软贴身,勾勒出胸部腰肢和臀部线条,起伏如春天的山丘。

    换上裙子从试衣间出来,邵一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没做声。

    纪星看着镜中漂亮性感的人儿,欣喜之余拿捏不准:“会不会有点儿大胆,可……感觉也不会吧?”

    “不大胆。

    刚好。”

    邵一辰开口,“很适合你。”

    得到肯定,她笑起来,不自禁轻转一圈,裙摆飞扬。

    “你不怕我吸引一堆男士目光?”

    “我更喜欢看到你又美又自信快乐的样子。”

    邵一辰说。

    女人真是神奇的动物,只因一件漂亮的衣服,喜悦之情就能点亮一张脸。

    以后有了家,要给她一个衣帽间才行。

    他想。

    年会那天,纪星脱掉米色大衣,露出里边的黑色长裙。

    她以往为了工作方便都束马尾,那天披散一头柔顺长发,焕发与往日全然不同的光彩。

    公司做技术的多,她一出场,吸引无数目光。

    黄薇薇笑:“你来走红毯的吧?”

    纪星:“我这是为部门争光。”

    林镇:“今天一看,纪星更适合去销售部,放在我们部门屈才了。”

    纪星笑了笑,心里有一丝异样但没表露。

    她知道林镇只是嘴快,没有坏心。

    另一个女同事却不服地跳出来:“林镇你这话就性别歧视了啊,搞研发做技术的怎么不能是美女了?

    美女就不能高智商,美女就只适合做销售?

    你这是对女性的刻板印象。

    你要是政客,为这句话也能被女权人士批斗死。”

    林镇举起双手,直呼冤枉:“我真心夸她来着,还戴上男权的帽子了。

    好好好我错了,别批斗我,我只是个宝宝!”

    众人笑成一团,纪星也不介意了。

    年会在一处五星级大酒店举行,宴会厅人头攒动,杯光酒影。

    正式开始前,众人三三两两聚在一处聊天。

    纪星穿过人群去嘉宾区那头找栗俪。

    栗俪的公司和他们有合作,也受邀来参加年会。

    栗俪一贯走成熟性感风,见到纪星特稀奇:“哟,换风格了?”

    “头一次尝试,还不错吧?”

    纪星一脸的小开心。

    “美死了。

    我看着都想摸一把。”

    栗俪说着揉了下她的腰。

    “去死!”

    纪星笑着打开她的手。

    两人没聊上几句,不少男士过来跟栗俪打招呼,都是她的客户。

    其中一位言辞轻浮,不停夸赞栗俪衣服穿得漂亮,身材好,目光也在她身上肆意游走。

    那人是纪星公司销售部的朱磊,平时就对女同事不尊重。

    言语上不说,有时甚至肢体接触,女同事们敢怒不敢言。

    毕竟一起工作,谁也不好撕破脸。

    所幸纪星工作里跟他并无往来。

    她有些不悦,栗俪却客气笑着回应,与他寒暄。

    朱磊转眼见到纪星,眉开眼笑:“诶?

    这不纪星吗?

    比平时又漂亮了啊,我都没认出来。”

    不自觉上下扫一眼,“原来今天走性感风。”

    纪星干笑两声,很是倒胃口。

    栗俪笑:“纪星,你不是要找人吗,去吧,我跟朱副主管聊会儿。”

    纪星知道她是替她解围,走开几步,回头看栗俪笑靥如花应对自如的样子,又看朱磊在她肩膀拍那一下,心里有些刺痛。

    她把她支开也好,好友一起面对这种事,太尴尬。

    纪星望着四周欢笑的人们,忽然觉得他们的脸很模糊。

    她转身出去找个地方透气。

    大厅里安安静静,宴会厅的欢声笑语隐隐约约传过来,不太真实。

    纪星抱着手臂站在落地玻璃窗边,望着窗外马路上的车流。

    她很喜欢在楼里看夜晚的北京,褪去白日的冷漠和苍凉,夜晚的城市万家灯火,车流如织,有一丝烟火繁华的美。

    站在落地玻璃窗里头观看最好,屏蔽了人声鼎沸车流喧嚣,安静,像无声的电影。

    她歪着头兀自欣赏一会儿,无意识伸手去碰了碰玻璃,嗬,好冰!外头气温零下呢!   

    她收回手,肩膀哆嗦,扭头一看,不远处站着一位男士。

    他被她的动静打扰,侧头看过来,正好看见她那一串滑稽的小动作。

    他唇角抿起一丝极淡的弧度,恰好介于礼貌和看笑话之间。

    目光与她对上的一刻,他笑容收了半分,看样子,是认出她来了。

    纪星迟疑着,试探着问:“韩……廷?”

    韩廷顿了一秒,从记忆里准确搜索出一个名字:“纪星。”

    纪星意外他还记得,灿烂笑道:“你好啊。”

    “你好。”

    “你在这儿……”   

    “见朋友。”

    那头是酒店内部的咖啡馆。

    他答完,并没问她怎么在这儿。

    纪星自己交代:“我们公司在这儿办年会。”

    他点头表示了解,随后无话地看向窗外,不知是赏夜景还是想心事。

    并非熟人,纪星也无意多讲话。

    这人总给人一种淡淡的疏离感,虽然也不会叫人觉得这疏离来源于高高在上的优越或俯视,但终归是不好接近的样子。

    两人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平行站着,各自看着窗外,互不打扰。

    过了一会儿,余光里,那人转身要走。

    纪星无意回头,与他目光对上,他颔了下首算是告别。

    纪星也忙不迭跟着弯了下腰,目送他离开。

    她独自又站了一会儿,看时间差不多,回去同事们中间。

    曾荻等一众领导依次上台,做年终总结和各部门表彰活动,随后带头表演起来。

    平时高高在上的领导们跳起了爵士舞,舞姿不算专业,但有模有样。

    尤其是曾荻,在一群男士中间跳着潇洒而不失妩媚的步伐,引得台下员工们一片喝彩尖叫。

    纪星也情不自禁跟着鼓掌,想着有空了是不是也该学学跳舞什么的。

    之后是各部门节目表演。

    纪星部门准备的节目很简单,一首大合唱。

    其他部门的节目五花八门,相声,小品,各种街舞民族舞,最妙是一群男士跳千手观音,引得全场一片欢笑。

    年会无非是让大家聚在一起放松放松联络感情,热热闹闹吃喝玩乐。

    重头戏自然是抽奖,一等奖有十万现金,最低的有一千块。

    纪星从小到大任何抽奖都没中过,因此不抱希望。

    其他同事也都这么说,都觉得自己肯定抽不到。

    可话这么讲,不到结果出来,谁心里也不会放弃那一丁点儿可能。

    节目渐近尾声,离抽奖环节还有三四个表演。

    纪星起身去趟洗手间。

    走出宴会大厅经过走廊,远远看见陈松林拿着根烟在拐角处。

    纪星一晚上没碰见他,想过去打声招呼,走近了才发现隔壁部门的主管也在场。

    两人正交谈。

    纪星打算避开,却听见那人说:“你不考虑上调?

    这机会不错啊,上头的意思是你升上去,位置留给你手下。

    你怎么还拒了?”

    陈松林抽着烟,摇头:“升职有什么用?

    不带项目就挣不着钱啊。

    等DR小白二三期项目带完,再升不迟。

    再说了,我跟你讲实话,我现在副手配备很好,打算一直用她。

    换新手下?

    不行。”

    “那个叫纪星的?

    是很厉害。

    哎,我就没那么好的帮手,没你那么好的运气。

    说真的,给我一个好帮手,我宁愿降薪10%。”

    “哈哈哈,你懂。”

    纪星脑子里轰然一炸——他竟阻挡了她的升职。

    她受陈松林器重是事实,却只是作为可利用的员工。

    他决不允许她哪天不辅佐他,超越他。

    她因为对DR小白的感情,迟迟没答应苏之舟的合伙创业要求。

    可他却用这份感情威胁她的利益。

    她站在茂盛的绿植这边,看着那头谈笑的陈松林,突然一阵反胃恶心。

    不知是不是附近暖气太重,她脸颊迅速通红。

    她走进洗手间扶住洗手池,好久才稍稍缓和心绪。

    旁边有人拍她的肩膀,是人事部的小职员,笑眯眯的:“纪星,有好消息哦。”

    “什么?”

    那姑娘神秘兮兮的:“我听徐姐说,你上司帮你说了不少好话。

    你到时去谈加薪的事,保证顺利。

    真好啊,跟着那么好的直系领导。”

    纪星胸口一阵窒闷,竟扯出一丝笑来:“是吗?”

    “你就开开心心过年吧。

    快走啊,别错过抽奖啦。”

    人走了,洗手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纪星心里涌起一阵透心的寒凉。

    仿佛生平第一次见识人心之可怕。

    她匆匆洗了个脸出去,迎面朱磊走了过来。

    还离得老远就露出他那一贯让女同事不太舒服的笑容,他上下扫视她一眼,几乎是拿目光在她身上抚摸了一遭。

    又是这一脸色.欲,言行轻浮的家伙,平时不同部门碰不到,今天连翻撞见两次。

    纪星本就心情不好,更难有好脸色,直接无视他。

    朱磊却停下打招呼:“纪星儿,今晚人多,都没好好跟你讲话呢。

    咱们聊聊天?”

    他挡住她去路,身上一丝酒气让人厌恶。

    纪星强扯笑容,化解道:“再聊吧。

    要抽奖了。”

    说着就要走。

    朱磊笑哈哈的:“行行,快去吧。

    祝你抽中啊。”

    说着在她屁股上抽打了一下。

    纪星浑身发麻,怒斥:“你干什么?

    !”

    “哎呀,”他笑嘻嘻道,“我说拍拍你的背,高度没掌握好。

    不好意思啊。”

    说着弯腰拱手,一副作揖道歉的样子。

    “还撒谎?”

    纪星更受刺激,“你有什么资格拍我的背?

    你是真不知道分寸还是成天就想方设法揩油?

    耍流氓上瘾是不是?”

    对方没料到都是熟人她竟如此不留颜面,周围来上厕所的人都投来目光,他面子上也过不去,大声反驳:“你搞错没有?

    我就不小心碰到你的腰至于这么大反应?

    自我感觉良好啊,以为男人都对你想入非非?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儿,送给我我都不要。”

    这番话羞辱之至,纪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指着他,直发抖:“你?

    !还反咬一口?

    你刚才就在我身上乱摸了,你这是性骚扰!”

    “有病吧你!”

    对方见她来真的了,一副倒霉透顶的表情,转身要走。

    “你别跑!”

    她愤怒之下冲上去抓他。

    “滚!”

    对方一甩手将纪星抛出去砸到墙上,“衣服穿成这样,想勾引人老子还看不上呢。”

    他骂骂咧咧,很冤枉的样子,进了男厕。

    纪星撞到墙上,痛得眼泪漫出来,在眼眶里直打转。

    来往的别部门同事不认识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没人过来问候。

    她已是怒气攻心到人都站不稳,自上而下颤抖如筛糠。

    这条裙子是她买过最贵的一条,邵一辰买的,一条裙子抵他一个月房租。

    她以为男人不会喜欢自己女朋友穿修身的裙子。

    可他说喜欢她美美的样子,快乐自由的样子。

    她浑身哆嗦着,眼泪再也忍不住,疯了一般涌出,模糊了视线。

    她气得脑子炸开了,气得要疯了要死了。

    她什么也不管了,不管这里有多少领导,不管今天是年会,拿起手机就拨了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