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13
    chapter 13   

    春节前两个星期,纪星照常上班,负责工作交接。

    知道她要走,同事们又舍不得起来,对她格外友好。

    纪星也对他们笑,心里无波无澜。

    陈松林强力挽留,被她拒绝。

    她没挑明原因,甚至有些理解了他的利己行为,只是没法继续给他当手下了。

    那段时间,纪星过得轻松,却掺杂丝焦灼。

    她从小到大都是个有计划性,目标明确的人,也足够努力和聪明,所以一路顺遂地上名校,毕业,工作。

    如今遭遇这种挫败,她想过是否因为自身太过锐利不够圆滑,太过清高不够市侩,太过理想不够现实,而导致工作上种种不如意跟稻草一样渐渐压身,不能像其他人一样转眼烟消云散。

    可事到如今,思索这些都无济于事。

    她空闲时间多了起来,很快筹划接下来的方向。

    以她的资历,找工作非常容易,薪水和职位都能相应提升。

    可这时候,单干的想法再次萌生。

    与其一辈子给人打工,不如趁年轻放手一搏。

    这并不是临时起意。

    她早就想做定制化医疗器械,也了解国内市场和技术,工作中和供应商都打过交道。

    这些对她来说都不难。

    且同院系的师弟苏之舟也一直想找她合伙创业来着,现在也算终于得偿所愿。

    春节前一个星期,两人在学校咖啡馆里碰头聊了一下午,一拍即合。

    纪星手上有庞大的医疗患者数据库和机械控制与制造经验,苏之舟跟他一帮同学则有高端的机械/程序设计工艺。

    双方目标一致,都看准了针对患者的私人化定制化医疗器械产品市场,用工业3D打印制造出符合每个特定患者自身需求的医疗器械。

    两人聊了一下午,草稿纸画了数十张。

    系统条理的研究后发现:技术,他们有;人,他们能有;钱,他们没有。

    纪星的年终奖、项目奖金和各种积蓄加起来,买房凑首付都困难,拿来做项目就更不用说了。

    虽然邵一辰把他的积蓄给了她。

    但他们需要的工业设备打印机,质量稍好的一台就得一两百万,何况其他开支。

    找人投资,是急需解决的大问题。

    那次和闺蜜们喝酒聊到这件事,栗俪说:“你要是缺钱,我想办法给你凑凑。

    可能最多只有十万,我要还房贷,你也知道。”

    纪星不肯借她的钱,说压力大。

    栗俪:“这点儿压力都承受不了,乖乖找工作去吧。”

    纪星:“……”   

    魏秋子则比较务实:“3D打印?

    学校不是有师兄干过这行么?

    创业失败了。

    你吸取点儿教训,谨慎些。”

    “我研究过。”

    纪星说,“他们失败的原因在于没有技术,没有受众群,也没有找对合适的产品方向。

    要么只是玩科技教育概念用来融资,要么用来开发做玩具了,成本那么高,怎么打得开玩具市场?

    可医疗不一样。

    航天,医疗,汽车,3D打印在这三大块潜力巨大。

    我很看好未来几十年医疗行业的发展,等到市场细分起来,对医疗材料定制的需求会暴增,绝不会沦为背景板。

    在这点上,邵一辰也很支持我。”

    魏秋子道:“的确,医疗这块儿未来不可限量。”

    “但开公司没那么容易。”

    栗俪放下酒杯,说,“技术,场地,人员,都要考虑。

    还有啊,客户在哪儿,销售渠道在哪儿?”

    “研究人员的话,暂时都是校友。

    目前最主要的是设备,也就是钱。”

    纪星叹了口气,“钱啊……”年后她要想办法拉投资,可现在她什么都没有,就一个概念。

    谁搭理她啊?

    栗俪道:“现阶段帮不上你什么忙,等公司开起来了,市场或销售上有什么问题,我尽量帮你。”

    秋子也道:“原材料这方面,能帮得上的我尽力。”

    朋友们都挺支持她,但父母却颇有微词。

    春节回家后,妈妈总在一旁絮絮叨叨:   

    “女孩子没必要把自己过得那么累,过两年都得结婚了。

    照理说,现在就可以结了。

    我们两家的家境,在北京凑个首付完全不成问题,你们工资高,房贷压力也不大,过过小日子多好?

    父母都没退休,也不用你们养。”

    纪星听这话就不乐意:“回回都催。

    工作都还没着落呢就结婚?”

    “你工作好找呀。”

    “那我想自己干啊。”

    “干嘛弄得那么累呢,我看你们好好工作结婚挺好。”

    “哎呀你不懂。

    我的事你别管。”

    “我不管。”

    母亲摇头叹气,问,“那你前天去一辰家吃饭,他爸妈怎么说?”

    “什么也没说。”

    纪星咕哝。

    她撒谎了。

    她去邵一辰家拜年时,邵妈妈无意间说了句给儿子结婚的钱早准备好了,被邵一辰转移了话题。

    自研究生开始,每年过节都被隐形催婚。

    今年如果不是她突然辞职,结婚真会提上日程。

    但邵一辰没向她求婚,无非是因为他太懂她。

    那天从他家出来,纪星问:“你想结婚吗?”

    邵一辰思考了一下,说:“现在和你的感觉,跟结婚没什么区别。”

    纪星笑了,挽住他手臂撒娇:“等我工作稳定了好不好?”

    “好。”

    他太懂她,也太护她了。

    纪星假期结束回京前一天,在家收拾东西时,父母劝她回京后找工作,结果起了争执。

    邵一辰当时也在,对纪星父母劝道:“星星她想做什么就让她去做吧。

    现在不做,怕以后遗憾。

    况且她也不是突发奇想,我觉得她的想法很有价值,她也有实力能成功。”

    纪父道:“你们还太年轻,平顺的路不走,总想去闯,非要闯得头破血流才满意。

    她一个女孩子,我不想让她受那种苦。

    要是失败了,所有付出打水漂,到时一无所有。”

    “不会一无所有的。

    我不在这儿么?”

    邵一辰笑了笑,说,“真回到原点了,我养她还是养得起的。”

    纪家父母这下都不说话了。

    回京那天,纪父送纪星去高铁站,没对她交代什么,却对邵一辰说:“星星做事天真冲动,又任性自负,你提醒着她点儿,包容着点儿。”

    邵一辰说:“好。”

    纪星没了后顾之忧,回京开始张罗公司的事。

    她给公司取了一个闪闪亮的名字——星辰科技。

    公司运转的第一笔资金便是邵一辰和她的全部积蓄。

    很快,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

    租场地,实验室,采购办公用具,联系同伴入职,招聘助理工程师,注册公司……工作繁琐而细碎,而重中之重是尽快做出星辰的主打概念和方案,虽然没有设备做出产品但至少做出计算机模拟产品,以此吸引资方投资。

    纪星以前上班忙得焦头烂额,如今创业只有更忙碌。

    公司成立初期,一片混乱,大小事务全都要她管,几乎没了休息日可言。

    好在长久以来,她都是个坚定的人。

    无论决心,耐力,狠劲,比同龄的男生有过之而无不及。

    开弓没有回头箭,她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是必定要咬牙拼死去达成的。

    她潜意识里或许有那种要让自己比别人强的欲望和冲动,更重要是她的人生有她想要达成的目标,至少不要碌碌无为淹没人群。

    至少不要让她被人摸屁股,被人轻易决定生死。

    联系上第一个投资人,是在半个月后。

    对方据说专程从外地赶来。

    那时星辰还没做出计算机模拟产品,但跟对方说明之后,对方也不介意。

    纪星很兴奋地准备了方案和各种资料去赴约。

    对方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西装革履,满脸油光。

    他随手翻了翻资料就放到一边,大谈自己在各行的投资经历,什么交通,运输,电商,没有他不涉足的。

    “我没投过医疗行业,所以对你们公司特别感兴趣。

    什么行业没落,医疗都不可能没落对不对?

    说实话,我不懂医疗,但我不需要懂啊,你们懂就行了。

    技术交给你们。

    我只负责出钱。

    只要你们有实力,我就愿意投资。”

    纪星听他滔滔不绝讲了一个多小时,有些尴尬,虽然她心中理想的投资人是有钱而缺席,不插手不干政,但起码要相处愉快吧。

    内心还在琢磨之时,对方已率先开价:“这样吧,我给你们投资50万。

    占你们20%的股份,怎么样?”

    纪星:“……”   

    她尴尬了好久,才说:“我们公司初步设定的天使轮投资是2000万,10%。”

    对方愣了几秒,突然跟听到笑话一般爆发出大笑:“你那是什么高科技啊值2000万?

    我以为我会忽悠,没想到你比我能忽悠。”

    不欢而散。

    纪星没想到第一次见到的投资人居然是这副德行。

    可接下来见到的几个哪怕给人感觉不错,谈到投资额时也全都露出一副笑看傻子的表情。

    这让纪星大为受挫,决定不做出模拟产品之前,不谈具体事项。

    到三月中旬的时候,星辰科技公司的骨干人员基本稳定下来,对第一拨产品的设计理念和方案也现出雏形。

    在电脑模拟操作实验中,纪星他们从医疗数据库中随机选取了一位需要心脏搭桥的特殊病人,并根据他自身的独特情况打印出了适合他的独一无二的心脏搭桥。

    这让纪星备受鼓舞,重新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而采购设备已迫在眉睫,他们需要大笔资金。

    纪星又重新投入了拉投资的磨砺中。

    可路途依然艰难。

    她见过公司老总,职业投资人,专业投资公司,见的人多,谈拢的少。

    有的目的不纯,想套壳上市;有的要求太多,理念不合;竟始终没找到合适的资方。

    距离成功最近的大概是一个姓刘的投资人,对星辰的概念和创意非常赞同,也感兴趣。

    可他同样卡在了投资额上,他只肯出900万,占10%的股份。

    纪星没办法答应。

    或许她那时还不服气,认为她们有技术,有人员,还将出大部分的力气。

    而对方只出钱,而且是预定额不到一半的钱,就占掉那么多的股份,凭什么。

    对方似乎看出她的想法,在谈判破裂的时候,讽刺道:“你太天真。

    这社会上有技术有本事的人多了,有闲钱的却不多,有闲钱却还愿意投资你这种实际产品都没有的,就更少了。

    你们这种公司每年要冒出无数个,也就是些有钱人拿来投投钱赌赌运气罢了”   

    这话耳光一样火辣辣打在纪星脸上,比第一次的羞辱更甚。

    因为谈判途中两人还曾一起对星辰的未来进行过展望,相谈甚欢。

    不料谈判破裂就如此冷嘲热讽,实在叫人跌破眼镜。

    纪星直接把那人拉黑了,气了好久。

    可时间一天天过去,现实摆在眼前。

    眼看公司将因设备不到位而停摆,纪星渐渐焦急了,走投无路之下,她忽然想起了肖亦骁和中衡投资。

    中衡投资在业内一直以靠谱、有远见而出名。

    她和肖亦骁只是打过一次照面而已,直接去找未免唐突。

    她着实进行了一番心理斗争,后来挨不过现实的困窘,厚着脸皮去了。

    她没预约,秘书说这样是没法见到肖总的。

    她拉下面子再三恳求,又说自己见过肖总,可都没用。

    她耷拉着肩膀,垂头丧气地走出写字楼。

    可走到门口,想着公司里里外外的人都等着投资呢,心一狠,就干脆坐在停车场出口处等。

    每当有车出去,她便瞪大眼睛看,判断着哪辆车可能是肖亦骁的,后座坐了人没有。

    她在寒风中等了不知多久,等到天都黑了,她开始怀疑肖亦骁是否已经在哪辆车里走了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行驶过来。

    那种级别,一定是公司老总的车。

    前排坐着司机,后排的人看不太清。

    纪星眯着眼睛打量,忽然,后排的人手机亮了一下,灯光反射在他脸上。

    正是肖亦骁。

    纪星立刻拦上去。

    司机停下车,奇怪地探出头来:“你干嘛啊?”

    “我找肖总!”

    纪星大声道,跑去车后座。

    车窗落下来了,肖亦骁对她有丝印象,因而态度比较客气:“有事?”

    “我听说肖总是投资公司的,所以送一下资料。”

    纪星简短说明来意,立刻把文件夹递交给他。

    她还想说什么,后头有车来了,她笑道,“希望肖总有时间能看看。

    里边有我的联系方式。”

    肖亦骁微笑:“好的。”

    玻璃升上去了。

    纪星望着车离开,满心的希望。

    直到一阵风涌来,她冷得打了个寒颤,赶紧搓搓冰冷的手,离开了。

    肖亦骁升上窗子,随手把资料扔一旁。

    他对曾荻印象不佳,因而对纪星也不看好,留了联系方式?

    什么联系方式?

    呵。

    下车时他也没管,扔那份文件躺在座位上,黑色的夹子和坐垫融为一体。

    直到三天后,他无意间发现车上一本文件,随手拿起来掀开看里头的内容,看着看着,眉毛挑起来。

    他一页页认真看了,又把光盘里头的模拟视频看了一遍之后,拿起手机拨了韩廷的电话。

    响了几声,那头接起来:“喂?”

    “嘛呢?”

    肖亦骁翻着文件纸,问。

    现在是工作时间,他问了句废话。

    所以韩廷说:“睡觉呢。”

    肖亦骁哈哈笑。

    韩廷:“有事儿别绕弯子。”

    “这回你得好好谢谢我了。”

    肖亦骁说。

    ……   

    三天都没有回应,纪星以为没有结果了。

    可第四天的时候,肖亦骁加了她好友,他说他对这个项目没兴趣,但他一个朋友觉得还不错,可以聊聊,并把名片推送了过来。

    对方的头像是一张黑色方块,名字是ht。

    纪星加了对方,把星辰科技的简介发过去,问他是否感兴趣。

    很快收到回复,ht:“你电话多少?”

    纪星立刻发过去一串号码。

    下一秒,电话就拨过来了。

    纪星接起来:“你好?”

    “你好。”

    是位男士,嗓音低醇,礼貌却又直接,说,“明天上午11点,有时间面谈吗?”

    纪星愣了一下,忙说:“可以。”

    “好。”

    他报了一串地址,顿了一秒,问,“记得住吗?”

    她点头:“记得住。

    呃,请问您怎么称呼?”

    “我姓韩。”

    他说,“明天见。”

    纪星放下电话,才发现跟肖亦骁的对话框里有条信息没查阅,点开一下。

    ht的名片下,附加了一句:“就那天坐你右手边儿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