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18
    chapter 18   

    那天纪星早起出门时,栗俪正巧也出家门。

    两人在狭窄的过道里碰上。

    纪星:“你怎么起这么早?”

    栗俪:“你怎么起这么晚?”

    异口同声之时,邵一辰从屋里走出来,手自然在纪星腰上扶了一把。

    栗俪点头:“你俩住一起了,忘了。”

    三人往楼下走,栗俪对邵一辰说:“能别一天到晚霸着你女朋友么,闺蜜聚会她都没空参加。”

    纪星回头瞪了栗俪一眼,栗俪不明所以。

    邵一辰淡笑:“霸占她的不是我,是工作。”

    栗俪于是转问纪星:“你公司怎么样了?”

    “正招人呢。”

    纪星道,“你朋友圈帮忙宣传下招聘信息。”

    “行。”

    三人在楼下分开。

    栗俪去公司,邵一辰带纪星去吃早餐,完了顺道送她去星辰。

    走到半路,纪星朝车窗外望,意外在辅路上看见栗俪的车。

    一个男人站在她车边,透过落下的车窗摸了摸栗俪的脖子,然后穿上外套,上了前头一辆路虎。

    那男人看着眼熟,是上次栗俪介绍给纪星的吴姓投资人。

    纪星不知那是栗俪的露水情缘还是潜在男友,发了条消息过去:“你在哪儿呢?”

    那头很快回复:“公司。

    干嘛?”

    她便不问了,说:“没事,提醒你发朋友圈,招聘信息。”

    “知了。”

    星辰虽然运行了一个多月,但因之前没拉到投资,前途未卜,公司内部除了最开始四五个搞技术的,一个人也没招,全靠纪星和苏之舟这边修修那边补补。

    如今业务开展,急需招聘各行人才。

    但由于自身实力限制,星辰目前吸引来的应聘者只有应届毕业生或毕业不到一年的新人。

    好在大部分是她的师弟师妹,专业实力和个人素质她信得过,但相应地对薪资要求高,且没有工作经验,难当管理或决策大任。

    不过面试下来,纪星发现几个新人干劲满满,怀揣梦想,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和展望。

    在她看来,能有主动性和创造性已是难得的品质。

    一星期内,她招了三个材料、机械、计算机方面的员工和两个办公室助理,暂时缓解了人手不足的燃眉之急。

    全员集合的那天,星辰科技召开了一次正式会议。

    纪星想着韩廷是投资人,提前通知了他。

    她以为他那么忙,应该没兴趣参加。

    不想他回复说会来。

    开会那天,他准时到场了。

    之前经费紧张,星辰租用的办公区很小,连会议室都没有。

    员工们的办公桌旁边留块区域摆一方长桌,放一块白板就当会议区了。

    再拿半透明的玻璃门划两个隔间,充当纪星和苏之舟的办公室。

    纪星把韩廷从电梯间引过来,经过好几家小公司来到星辰。

    进门时她特意观察了下韩廷的表情,他对这块小地方并没表现出丝毫的异样。

    他说不需要跟员工介绍他,她也就没介绍。

    很快会议开始。

    虽说是正式会议,但气氛非常和谐活泼。

    年轻的创业公司内完全没有等级观念,老板、骨干成员、新人全都打成一片。

    年轻人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对公司主营业务的想法和创意,各种点子层出不穷。

    韩廷坐在角落里,没有参与发言,偶尔观察一下年轻人脸上的神情和光芒,貌似对他们兴奋的表情有一丝兴趣。

    他的确是个很好的聆听者,一个小时下来,没有半分走神或开小差。

    纪星发言讲话时,他也习惯性地盯着她的眼睛看,异常专注的样子。

    他发现她在他面前,时而据理力争时而紧张发怵,偶尔闪过的信心也都未免缺乏底气;可在这群同龄人中,她自信飞扬,眼睛闪闪发光将整张脸点亮,热烈而理想:   

    “同期的竞争者不少,但这一行说到底拼的是细节,我们要做的是设计出更好的工艺程序,做出更精细复杂,更适应市场的产品。”

    “刚才大家对市场前景的预测分析非常有特色。

    希望我们大家能时刻保持敏感度,专业度和敬业度。”

    “我相信,我们的产品会改变未来的医疗市场!”

    “大家年龄相仿,希望在工作中能像朋友一样沟通交流,同甘共苦,一起为星辰的明天努力。”

    白板上写满了对未来的规划和展望,纸杯中速溶咖啡冒着热气,年轻人脸上精神奕奕,神采飞扬。

    韩廷风波不动。

    他是个过来人,对这些所谓的理想和壮志并不动容。

    他一贯只看实际。

    毕竟,做梦者十之八九,实现者寥寥无几。

    不过,年轻倒是好,能给所有的狂妄幼稚和天真冲动遮羞。

    会后,众人散开展开工作。

    纪星带韩廷去自己办公室坐坐。

    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个小隔间。

    里头还堆着一些尚未清理的纸盒。

    纪星一脚将纸盒踹走,搓搓手,说:“地方有点儿小,别介意。”

    韩廷长腿绕过纸盒,也不坐,走到窗边站定。

    他双手插在西裤兜里,俯瞰着楼下车水马龙。

    纪星刚开完会,满腔豪情,可见他会议过程中很平静,会后更加平静,难免有些不安,问:“韩先生,你对刚才的会议有什么指点?”

    韩廷说:“没有。”

    纪星追问:“我看你对这种氛围不是很感兴趣?”

    “的确。”

    “……为什么?”

    “见得太多。”

    她没太明白:“什么意思?”

    韩廷身子没动,只回了下头,说:“构造梦想,贩卖梦想,用梦想和情怀画饼,吸引员工卖力。

    这套我见得太多。”

    纪星瞠目。

    有一瞬,她想起她在会上说的话:我们在创新,在改变,在筑梦。

    这听上去和那些用情怀套住她的公司没什么区别。

    她很快摇头,反驳:“不一样,星辰和那些公司不一样。”

    韩廷淡淡看她:“哪里不一样?”

    他微眯着眼,阳光映在他的瞳仁中,透出些琥珀色,冷静,犀利。

    她转头看一眼玻璃窗外的同龄人们,用力道:   

    “我真心把他们当朋友,当一条船上的人。

    我的星辰会给他们提供开放自由的工作环境和平台,让他们发展成长,让他们成为更好的社会人。

    即使哪天他们要离开去别的地方,星辰也会成为他们的镀金石和升级跳板。”

    韩廷看她半晌,忽然笑了一下,像是被逗乐了。

    “……”   

    她像挨了一闷棍,不服地挑战道:“可能你生意做久了,对人心失去了信心,所以觉得我很荒谬。

    但你不相信,不代表我说的话就不是真心。”

    韩廷语调相当客气了,道:“误会。

    我相信你的真心,也相信外头这些人的真心。

    只是你知道像你们这种刚毕业不久的学生,最常有的幻想是什么吗——这是你的黄金时代,你的未来扬帆起航,有无限可能,你将不平凡……”他说到这儿,后头没了转折,点一点头,悦耳道,“挺好。

    记住这份心情。”

    纪星憋足了气:“我不认为这是幻想,我们有实力发展壮大。

    我知道你现在还看不上我们在研发之外的其他能力,觉得要依靠东扬才行。

    但我认为,不论是前端进货还是后端销售,各种问题都会解决的。

    我有信心,也有自信。”

    韩廷说:“你的自信就跟不要钱似的。”

    纪星:“……”   

    她还没来得及想出大招反驳,他已懒得跟她争辩,拔脚往外走,说:“方案出来了给我汇报。”

    人走了。

    留纪星在原地憋着招,跟被人揍了一顿没还手似的。

    她也没空多想,小插曲很快抛去脑后。

    周末,从南京订购的两台设备到了,调试成功。

    十天后,大伙儿加班加点做出的初步程序设计方案出来了。

    纪星给韩廷打电话预约时间。

    韩廷说他在东扬,让她直接过去找他。

    纪星搭地铁过去。

    不是高峰期,但也没座位。

    她站在里头随着车厢摇晃。

    周围的人形形色色——穿校服的中学生,着廉价正装的年轻职员,靠在车壁上偷偷松高跟鞋的女郎,拿着职场英文书念念有词的中年男人。

    她两眼放空地站了一会儿,困倦地打了个哈欠。

    这些天她严重睡眠不足。

    开公司远没她想的那么容易。

    除去心里舒坦些,她更忙更累,压力也更大了。

    可人啊,说到底跟寓言里的驴一样,只要悬在前方的胡萝卜够大,拉上再重的磨也心甘情愿。

    这次去韩廷办公室轻车熟路,她进办公室时,韩廷正在批文件,秘书在一旁等待。

    听到脚步声,韩廷抬眸看了她一眼,说:“坐。”

    说完继续低头签字。

    纪星坐在桌子这边没事干,多看了他几眼。

    他低着脑袋,头微微侧向一方,露出立体好看的侧脸,有种成熟的俊朗在里边。

    他放下笔,合上文件,秘书迅速接过,走出去了。

    他看向她,也没废话,朝她伸手;脸上带着工作时的严肃,眉心稍蹙,下颌微微绷着,和上次见着的状态完全不同。

    纪星也正式起来,挺直身板把文件夹递交上去。

    他瞥了她一下,似乎觉得她哪儿有点奇怪,但也没在意,目光迅速落在方案书上。

    他一张一张看得很认真。

    她顿时坐得更直了。

    里头的内容专业度相当高,她一度以为他会看不懂,需要问她。

    但他没有,他很流畅地看着,到了一处,问:“这儿的材料是什么?”

    纪星凑过去看一眼,答:“钛合金。”

    “嗯。”

    又问了几个别的问题,他把文件夹合上,递给她,说:“挺不错。”

    纪星得到表扬,愉快地笑了。

    韩廷没搭理她的笑,问:“公司运营情况?”

    纪星信心满满:“一切正常。”

    韩廷顿了一下,觉得她的回答有待商榷。

    他手指轻敲了下桌面,说:“产品原材料进货渠道,药管局批复,许可证,医院临床资料,销售渠道。”

    他随口一提,便将星辰亟待解决的一系列问题列了个干干净净。

    一个多月了,她现在只买了设备,设计了工艺程序,且还是初步的。

    纪星强撑着,道:“我都知道。

    我正在一件一件解决。”

    韩廷点点头:“好。”

    话这么说,眉毛却几不可察地挑了一下。

    纪星:“……”   

    她忍不住,低声为自己辩解:“我没你想的效率那么低,就是推进过程很艰难。

    像药管局批复,我追了好多次,但对方就是不批。

    现在国家管的严,收紧政策。

    我也没办法。”

    韩廷若有所思,说:“你刚入行,打理关系,的确为难。”

    又说,“没人帮你指点下,一时半会儿办不了。”

    纪星听他这话,揣测着言外之意,眼神试探探地瞅着他看。

    韩廷装作不懂:“怎么?”

    纪星结结巴巴:“你……有办法……帮忙?”

    “当然。”

    他很是随意的样子。

    她迟疑一下,眼睛还是亮了亮,满怀希冀,跟兔子盯着胡萝卜似的:“那你可以帮忙么?”

    “也不是不可以。”

    韩廷说,“5%股份。”

    “……”   

    去,原来在这儿等着她。

    纪星眉毛揪成疙瘩,默默抗议地抓起文件夹,鼓着一肚子的闷气转身离开。

    离开时,目光还偷偷丈量了下他办公室,起码有星辰公司那么大。

    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