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20
    chapter 20   

    水龙头里的水哗哗流着,纪星拼命搓着双手。

    所谓做贼心虚,她现在心跳如鼓,两腿也直打斗。

    希望韩廷才刚来,她祈祷。

    她万万没料到自己这么倒霉,头一次干坏事就被抓了个现行。

    虽然严格来说,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她抽了张纸巾擦手,看镜子才发现自己紧张得双颊通红。

    她把纸巾揉成团扔进垃圾桶,心里七上八下地走出去。

    刚绕过拐角,韩廷插兜站在走廊上等着她。

    纪星跟被老师揪住作弊的学生似的,莫名没敢靠近,远远地停下,目光警惕看着他。

    韩廷倒仍是平日里寻常的样子,下巴指了指两人中间的一道安全门。

    她垂着脑袋过去,推门进了安全通道。

    楼道间的感应灯亮了。

    韩廷跟在她后头走进来,手扶着重重的门,慢慢掩阖上。

    纪星瞥见他这慢条斯理的动作,莫名惴惴不安,恐慌到了极点。

    韩廷手从门上松开,扭头看她,语调悦耳:“和谁在吃饭?”

    “姚……姚科长,药监局的。”

    纪星应答着,脑子飞快思索着他知道了多少。

    “谈备案的事?”

    他看着她,语气平和。

    “对啊。”

    她眼珠乱转,却强自镇定。

    “谈得顺利么?”

    “挺顺利的。”

    她手指在衣角上缠啊缠。

    他应该没听到什么,她侥幸地想。

    韩廷点了点头,说:“我名字可还好用?”

    纪星一骇:“啊?”

    他微微眯了下眼:“打着我的名字招摇撞骗。

    体验不错?”

    纪星被“招摇撞骗”这四个字刺激得不轻,张口结舌。

    他说:“我只道你幼稚不懂事,但至少勤奋聪明;没料到你这聪明用对了地儿,捷径走得忒溜儿。”

    她从没讲过一个人能把反讽的话说得如此刺耳。

    她面红耳赤,羞耻之下,竟徒劳挽尊地为自己辩解:“我知道我们不是朋友。

    但,我也没说什么呀,我不过就是说我们认识,你是我的投资人。

    可……你就是我的投资人,这总没错吧?

    我又没说谎……”终究是没底气,声音越来越小。

    韩廷看她半晌,忽而凉笑一声:“还装?”

    纪星脸上顿时火辣一片,跟被扇了一巴掌似的。

    “你倒是会揣着明白装糊涂。

    别人凭什么给你提供便利,就因为你认识我?

    见过几面?

    有投资关系?

    他们以为我们是哪种关系,你真不懂?

    要我明说?”

    韩廷说着,眼瞳一敛,手突然松了下领带,人也朝她逼近。

    纪星猛地一退,人撞到墙上。

    他人已欺身上前,一手摁在墙壁上,高大的身影顷刻将她笼罩在逼仄的角落里。

    “我不担莫须有的责,也不给无谓的人买单。”

    他低头逼近她,居然笑了一下,“小姑娘,我的名字没那么随便能用,要付出代价的。”

    男人的笑容近在咫尺,带着难得一见的纨绔邪气;撑在墙上的那只手,手指在她头发丝儿上缠了一道,轻扯一下。

    纪星头皮一刺,她从没见过他如此没个正形的样子,吓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她面红如血,瑟瑟半刻,嗡嗡吐出一句:“再不敢了。”

    他冷看她一眼,这才收了那副没正形的样子,恢复一贯的平静淡漠。

    话已至此,他不打算多说,她是个聪明人,自然懂。

    韩廷走到安全门口,刚要拉门,无意瞥她一下,女孩鼻尖发红,眼眶也红了一圈,似乎有点儿湿,但很快就忍下去了,只剩下颌角咬得紧绷。

    韩廷原地停顿下来,对她说:“我无所谓。

    这点儿桃色绯闻对我没有半点影响。

    但你呢,你要有所谓,承担不了后果,就别走这条道儿。”

    纪星不吭声。

    韩廷冷哼一声:“你要无所谓,继续。”

    他是真无所谓,拉开门离去。

    “我有所谓!”

    门已关上了。

    纪星脸皮上仍然如针尖似的起刺,久久无法平息。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在走捷径,只是她存在侥幸心理,不一定被发现。

    此刻被韩廷揭穿,她羞耻得恨不能钻地洞。

    可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她也不会这么做。

    他那种人哪里知道。

    有的人一句话的事,对另一些人却是沟壑天堑。

    ……   

    韩廷回到包间里时,神色如常。

    曾荻上下扫了他一眼,没多说,给他舀了碗汤。

    没过多久,隔壁间的人结账走了。

    正巧服务员拉门进来送餐,韩廷往外头看了一眼,纪星恰巧也往他这边,目光对上,她惊了一道,立马匆匆移开目光。

    门拉上了。

    曾荻淡定喝着茶,等外头的动静都停息了,笑着说:“这小女孩挺有意思的。”

    韩廷没说话,不甚感兴趣的样子。

    “挺聪明的。”

    曾荻又说,“很会利用资源,走捷径啊。”

    韩廷说:“现在小孩儿都这样。”

    “小孩儿?

    我倒没看出她未成年。”

    韩廷没接话。

    曾荻隔了一会儿,故作随意地问:“刚那事儿怎么解决的?”

    她知道他性格,不给无谓的人担名。

    韩廷问:“你什么时候关心起我工作了?”

    曾荻脸上笑容收了收,真正想说的话已是憋不住了:“上次我说给你介绍,你不搭理。

    原来喜欢这一类的。”

    韩廷不答,放下筷子,好笑地看她:“吃醋了?”

    曾荻脸色一变,轻蔑道:“就她?”

    韩廷觉得没意思起来,对这话题没太大兴趣,又没接话。

    曾荻说:“我是看透了。

    你们男人都这样,喜新厌旧。”

    韩廷说:“难得。

    承认自己旧了?”

    曾荻嗔嗔瞪他一眼:“新或旧又有什么关系,反正男人么,从不会嫌身边女人多的。”

    韩廷问:“你嫌男人多么?”

    曾荻轻呼:“你今天非得跟我抬杠是吧?”

    韩廷笑笑,拿餐巾擦了下嘴唇,说:“走吧。”

    曾荻也不禁笑了下,虽然心里不舒服的问题依然没解决,但她心高,也不至于在这问题上过多纠缠。

    她亦起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却迎到他面前,抬手伸向他的脖子,说:“你领带松了。”

    她慢慢给他理好领带了,又在他胸前轻轻抚了一下,才拿开手。

    ……   

    一周后,备案如愿批复下来了。

    这次,纪星没有跟韩廷汇报。

    自那天在日料餐厅碰见后,她再也没主动找过他,不论有无需要。

    韩廷也没问过她这边进展如何。

    他本身就忙,并不惦记。

    她不找他,他这投资人就跟不存在似的。

    纪星也是愈发忙碌,开公司永远都有一堆紧急事项,办完一件事后头还有十几件,公司里头成天都是一堆的事情。

    员工们年纪轻拿不定主意做不了主,什么事都要请示上级,大大小小全要汇报给纪星定夺。

    好在大部分技术方面的问题,苏之舟能解决。

    纪星则主要负责各类运营问题。

    备案批复下来后,材料进货、患者数据,建模模型等问题都一一慢慢解决了。

    眼见着样品就要打印出来。

    到了四月下旬,纪星开始跑医院联系医生,以求建立联系,方便以后进行临床试验。

    这些事本不该归她干,但公司现在人少,职能分工还不明确。

    且刚成立的小公司,她不亲自去,谁搭理啊。

    只不过她一个新人,即使冠着星辰科技老板的名头,在那些医生们眼里,估计也和医药代表差不多身份。

    毕竟,创业的人街上一捞一大把,见怪不怪了。

    她也不气馁,一次次地去找。

    收效甚微。

    那天她在一家三甲医院意外发现牙科的吴姓医生是她同校的师兄,还曾有过数面之缘,便上去拜访。

    吴姓师兄并不记得她了,但对她还是比较热情。

    寒暄几句后,纪星尴尬地说明来意。

    师兄相当友好,完全不介意,还仔细问了她产品的特色在哪儿。

    纪星道:“我们的产品主要是在牙科整形方面,以前的烤瓷牙主要是磨去本身牙齿的一部分套上新牙齿,但因为对口腔伤害太大,后来换成了贴面牙,磨去的部分大大减小。

    但我们还想通过改善人造牙的材料和贴片工艺,进一步减小对牙齿的磨损,并且延长使用年限和更换年限。”

    纪星把资料给他看,对方还算感兴趣的样子,让她样品出来了之后再联系他。

    她委婉地表达了做临床试验的请求,对方说这要看医院审批,但他可以帮她问问。

    又说他很多自己开诊所的朋友有这方面的需要,纪星可以去私立诊所问问。

    至少不算希望破灭。

    纪星一番感谢之后告辞。

    她走出去没多远,想起那位师兄说着让她联系他,却并没有给她联系方式。

    她一下子停在半路,想返回去提醒,脸上却莫名火辣辣的。

    她拔脚往前走,可走了几步,终究是现实打败自尊,折返回去要联系方式。

    对方意外而尴尬,匆匆写了个号码塞给她。

    纪星拿着联系方式离开,不知是幸是羞,心中五味杂陈。

    她走上走廊,转去楼梯间,迎面撞上韩廷正从楼梯间走出来,后头跟着唐宋。

    纪星一愣,本想直接擦肩,但那样未免太不像话,遂停下,表情别扭地打了声招呼:“韩总。”

    韩廷无视掉她不情不愿的脸色,看一眼这楼层,明白了,问:“找临床医生?”

    “我没提你的名字。”

    她立刻倔强地说道。

    “……”韩廷被她这突如其来一句话堵得无话可接,半晌才反应过来是上次那事儿。

    着实过去很久了。

    想想确实太久没管星辰的事,她不汇报,他也忙,没工夫管。

    不想这边还记着仇呢。

    这人也是有意思,脾气比投资人还大。

    他无声看她半晌,倏尔笑了一下,说:“在这儿候着。”

    说完,走了。

    纪星看他背影消失在拐角,无意识地转身就走,可走几步,又重新回来站好了等候。

    一面费解地思索,他刚才笑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