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25
    chapter 25   

    纪星一大早起来就接到苏之舟的电话,问今天开会的事。

    她边讲电话边洗脸,做完护肤程序,电话也讲完了。

    她匆忙穿衣服化妆,回头见邵一辰还躺在床上,奇怪:“你不上班啦?”

    邵一辰看她:“项目阶段性完工,放假。”

    “啊。

    放几天啊?”

    “五天。”

    纪星侧身拉着连衣裙腰上的拉链,没吭声:工作日她也没功夫陪他啊。

    衣服穿好了,她走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我晚上尽量早点回来。”

    “嗯。”

    纪星晚上没能早点回来。

    星辰内部正全力为下个月的展览会做准备,他们太年轻,没有参加大会的经验,找资料学经验制定具体的操作方案就得费上一段时间。

    所有人对此都非常认真用心,拿出了十二分的精力。

    毕竟,星辰没什么强大的资源和背景,能否成功把自己推销出去并找到合适的临床试验合作方,成败在此一战。

    关系命运的大事,谁都不敢掉以轻心。

    纪星连续几天都在加班。

    虽然很多事情已不用她亲自去做,但各项工作到了最后都会汇集到她这处,等待她给出修改意见和评价。

    到了第五天下午,她想起邵一辰休假,她头几天都没能陪他一起吃晚饭,实在过意不去,到了下班时间,她将剩下的事推给苏之舟便按时回家了。

    邵一辰见她回那么早,还挺意外的。

    纪星扔下包包就上前去抱住他,摸摸他的背,声音软软道:“我们今天自己做晚饭好不好?”

    他看她半刻,还是笑了,说:“好。”

    她把脑袋埋在他怀里扭啊扭。

    涂小檬直播到半路,从房间里跑出来撞见这幅情景,“啧啧啧”地捂眼睛,大叫:“能关门吗?

    !”

    纪星笑起来,问她:“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不了。”

    涂小檬在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说,“今天周五,我要去找张衡。”

    进门前冲她扬了下下巴,“我也是有男朋友的,哼!”

    纪星和邵一辰下楼去外头的超市里买菜,一路上看见小区里的树早就茂盛了起来。

    转眼间,便是五月中旬。

    夏天早已到了。

    纪星仰头望着树梢间斑驳的夕阳,邵一辰轻轻拉了下她的手:“看路。”

    “你拉着我呢,有什么关系?”

    她说。

    他笑了笑,问:“晚上想吃什么?”

    “要不做西餐吧,方便。”

    “好。”

    他问,“意面还是牛排?”

    “牛排。”

    她摸摸肚子,“最近肉吃得比较少,要吃肉肉。

    星星要吃肉肉。”

    进了超市,邵一辰站在冷冻柜前挑选牛排,问她想要西冷还是雪花,没人搭理。

    他回头,纪星站在不远处跟苏之舟语音交代工作上的事,她皱着眉很急的样子,听着貌似是工作上出了点意外状况。

    邵一辰不问了,选了价格最贵的,又挑了些其他配菜。

    一路上,他一手提着塑料袋,一手牵着打电话打得不会看路的纪星。

    回家后,邵一辰在厨房煎牛排,纪星帮他洗西兰花和胡萝卜,脸色有些凝重。

    他问:“出什么事了?”

    “展会主办方那儿出了点问题,没给我们发邀请函,展出公司名单里也没录入星辰。

    可我们的产品明明审核通过,负责人都通知我们能参会的!”

    “你要回公司?”

    “不用。

    苏之舟正在沟通。”

    话音没落,电话响了。

    纪星跑去接电话,留着没洗干净的食材堆在水槽里。

    邵一辰接着洗完食材,煎好牛排装盘,端到她房间阳台的小桌上,叫她吃饭。

    纪星过去坐下,吃了口西兰花,手机滴滴响,收到一份文件,她打开看。

    邵一辰给她把牛排切成小块小块,让她拿着叉子吃,她乖乖吃下一口又盯着手机看,一边跟苏之舟沟通。

    不知忙了多久,下一口牛排到嘴里时都快凉了,她也毫不察觉。

    忽然,手机被邵一辰拿走,他说:“吃完了再看。

    不差这几分钟。”

    可那份文件需要她回复反馈给主办方,纪星有点儿急,刚要找他把手机夺回来,见他脸色不太好,忍了忍,缩回手默默吃饭。

    隔几秒了,她低声求和:“不好意思,我这几天有点忙。”

    “只是这几天?”

    邵一辰反问。

    纪星一愣,有些被他的语气吓到。

    她抱歉极了,却也很委屈,默默揪着叉子,轻声:“我的情况你也知道啊。”

    邵一辰张了张口,顿时无话可说。

    他看不得她那惶惑无措的样子,移开眼神望着地毯,沉默好久了,说:“我每天两小时的往返车程,不是为了这种结果。”

    纪星也懵了一遭,察觉他的不满已经累积到了一定程度,可明知有了问题,她却不知该如何解决,更有一丝不理解他为何不能体谅她的难处。

    她难过而又赌气,反问回去:“那你要我怎么办?”

    “我要你怎么办?”

    饶是一贯温和的邵一辰,也被她这话刺激得笑出一声,只是语气依然很低,“是你想要我怎么办?

    做一个无声的不打扰你的背景板,哪天你有空你高兴就转过头来看我一眼,跟我说句话?”

    “你干嘛把话说得这么过分?

    !”

    纪星急了,“你明明知道我也没办法。”

    “没办法。

    又是没办法。”

    邵一辰低头,用力摁了一下额头,压抑道,“这几个月因为你没办法而取消掉的各种活动,需要我说吗?

    这段时间我们有好好吃过一顿饭,干过一件事,说过一会儿话吗?”

    纪星听了这话,一时着急,矛盾,歉疚,生气,各种情绪混杂一团。

    他委屈,她也有啊!   

    她尖锐起来,“是,都是我的错行了吧!可公司在起步阶段就是有一堆这样那样的事情,我能怎么办?

    !你说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办?

    你干嘛这么……不懂事,像个总要人哄的小孩子一样?”

    “我像小孩子?”

    邵一辰不可置信,“你好意思说我像小孩子?”

    “就是!”

    纪星心里的苦闷也早已压抑不住,“你想走按部就班的路,可我不想。

    我不想过那种日子,不想每天给别人收拾残局给领导背锅被人骚扰都不能还手!我想掌握自己的路,有错吗?

    我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想有更好的未来?

    你不体谅不帮忙就算了,干嘛总是为这种事跟我生气?”

    邵一辰看着她,面色一片苍白,轻声:“心里话说出来了?

    你要我怎么帮忙怎么体谅,辞了工作帮你?

    星星你问问自己,我没为我们的未来努力?

    还是你嫌弃觉得连我挣的都算少了。”

    “我没那么说,你别乱给我扣帽子!”

    纪星冤枉得尖叫,话赶话一句比一句狠,“我知道你有你的职业计划,但我也有我的想法和我的事业。

    我没有要你多支持我,可理解一下你都不肯。

    我就知道你一直都不想我出来单干。”

    邵一辰心寒道:“说这话你不亏心么?

    你爸妈都不同意的时候,是谁说让你不用管?

    是谁跟说你叫你别怕,失败了也有人养你的?”

    纪星鼻子一酸,所有的急躁愤怒都在刹那间消解,声音低下去,人也哽咽了:“是你啊。

    是你给我托底,我才敢做我想做的事,才敢开公司的。

    一辰,就是你啊。

    可你……可我……现在,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

    只要回到家,和你总是有矛盾。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要不你告诉我,你说到底想怎么办,你说啊,我照做行不行?”

    她盯着他,眼眶红了,嘴唇颤抖像个可怜的孩子。

    邵一辰陡然间就不说话了,他看着她,他那双眼睛里难受,失望,心疼,无言,什么都有。

    有一瞬他要起身,似乎不想再多说一个字,但下一秒,他终究是没动,低低吐出一句话:   

    “我们之前是不是说好了,不把工作带回家里?”

    纪星见他这副样子,心针扎似的疼。

    她上去抓住他的手,低着声音几乎是乞求:“我也不想。

    可公司现在还不稳定,在外头没有那么大的话语权,什么事情都要求着别人。

    有些事不及时处理,别人不会等我啊。

    一辰,你再体谅我一下好不好,等过段时间公司走上正轨了,就不会这么忙了,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

    你谅解一下等我一下好不好?”

    邵一辰听到后头这句话,极淡地无力地笑了下,忽然之间就不想谈这件事了。

    他拿手掌用力抹了下脸,起身准备收拾桌上的餐盘。

    纪星手机又响了,苏之舟在催,主办方那头急着要回复。

    她吸一下鼻子,思绪紊乱地拿起手机,手忙脚乱回复文件。

    邵一辰看她一眼,拿盘子的手缓缓松开。

    他走到门边,从衣架上取下外套,抄起桌上的车钥匙,往外走。

    纪星听见动静,惊讶地看过去,只看见他关房门离开的身影。

    下一秒,大门关上了。

    纪星又急又气,手指打抖地发送完回复了追出去。

    楼道里感应灯还是亮的,邵一辰已出了楼房。

    “一辰!邵一辰!”

    她飞快冲下楼。

    他在小区的道路上,头也不回。

    “邵一辰!”

    她尖叫,追赶上去把他拦下,气极地冲他嚷,“你干嘛呀?”

    邵一辰移开眼神不看她,语气冷静:“我去朋友家住。”

    “不准!”

    纪星再度将他拦下,又急又慌,她根本无法容忍他以这个状态离开,“你是生气了不高兴了吗?

    那你说出来你什么想法。

    你把话说清楚,你还在生气是不是?

    你到底想要怎样你说清楚啊!”

    她急得直跺脚。

    “我没有任何想说的。”

    他安静拨开她的手。

    他的平淡冷静几乎要把她逼疯,“什么叫没有想说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

    她再度缠住他,简直气急败坏,非要刨根问底。

    可他双唇紧闭,脸上是面无表情的防备,不发一言。

    看着他一脸冷漠的样子,她又恨又怨,气得脑子都炸了,只想刺激他:“话不说清楚不许走!到底什么叫‘没有想说的’,你什么意思?

    你想说分手吗?

    !”

    这话一出口,邵一辰终于看向她了。

    黑夜之中,他的眼睛格外明亮,疼痛和愤怒一闪而过。

    纪星刺激得打了个寒战,死死盯着他,以为接下来他要发泄什么,宣泄什么。

    但下一秒,一切回归冷漠。

    他一句话没说,仿佛真的没话说了,掀开她的手要走。

    她瞬间慌了。

    她拉住他,急切,委屈,冤枉,痛苦:“你有什么想法你能不能说清楚!你到底要怎么样?

    !你只知道你不开心,可你知不知道我也过得很累!你知不知道我压力有多大?

    我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担心公司怎么运营下去,一帮员工等着我看着我,他们的一切都维系在我这里。

    每天都有无数的事情要我做决定,每个决定我都得考虑很久,生怕出错,让之前付出的一切功亏一篑。

    在外头也是,什么事情都要去求人,求官员求医生求老板,我要看他们所有人的脸色。”

    她说道此处,心酸得无以复加,眼泪狂涌,“为什么你就不能体谅我一下?

    我也很累很累,你为什么就不懂就不能体谅一下?

    !”

    夜风轻轻吹着,拂过茂盛的树梢。

    邵一辰看着她,眼睛里装着无数的话,最终,却只轻轻问了一句:   

    “星星,这几个月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事情,你关心注意过一次吗?

    说出一件来。”

    纪星怔住,摇头,喃喃道:“一辰等过了展会进入试验阶段一切都会好的你等我……”   

    他打断:“你有苦,我没有吗?”

    他说,“你太自私了。”

    纪星张了张口,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他拔脚离开。

    “邵一辰!”

    她在他背后哭喊,恶狠狠的仿佛是威胁,却又透着满满的恐惧和绝望,“你今天要是走了,你就再也不要回来!”

    邵一辰顿了一秒,还是走了。

    纪星惊恐地立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他头也不回。

    看着他高高瘦瘦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夜色里。

    小道上瞬间空无一人,只剩路灯光照着树影斑驳。

    眼泪无声地哗哗而下,她甚至没想明白为什么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只是心疼得像被生生剜去一块,疼得她弓下腰人都站不直,蹲在地上抱住自己呜呜哭了起来。

    她哭了不知多久,哭到嗓子疼了,眼泪也流不出来了,慢慢抬起头,却见一道熟悉的影子笼罩着她。

    她含泪抬头,邵一辰站在她面前,目光悲伤。

    她嘴唇打抖,眼泪夺眶而出,起身时双腿发麻站不稳一个趔趄。

    他伸手扶她,她一把扑进他怀里,哇哇大哭:“我以为你走了!我以为你走了!别走!吵架说的话不能算数的!你不能走!真的很快会好的,真的,你等我啊!”

    邵一辰低头,紧紧抱着怀里哭得浑身发抖的女孩,眼泪无声滑落。

    “纪星,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