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27
    chapter 27   

    纪星在韩廷面前坐下,笑眯眯地打招呼:“韩总好。”

    韩廷自动过滤掉她夸张过度的热情,问:“什么时候到的?”

    “下午三点多。”

    她补充,“到酒店。

    到机场是两点多。”

    “错过了主办方的晚餐时间?”

    “……呃。”

    纪星没说原因。

    韩廷看了眼手表,理所当然地问:“跑出去玩了?”

    “没有啊!”

    纪星瞪着大眼睛,说,“我都很认真地在学习。”

    韩廷眉毛挑了挑,仿佛不信她有这么乖,问:“都学了些什么?”

    纪星刚准备说她一下午都在研究论坛演讲者的生平简历,可一想他也在其中呢,莫名有些心虚,不好说出实情,囫囵道:“反正都是跟会议相关的。”

    说着,手不自禁从篮子里抓了个餐包啃起来。

    啃着啃着,目光打量起韩廷的衣装。

    他今天依然穿着休闲款西装,虽是西装款式,面料看上去却格外柔软熨贴。

    烟黑色,介于漆黑与灰暗之间的色调。

    衣装上印着规则的自上而下的竖条纹,是深一度的黑,不细看是察觉不出的。

    这便平空多了丝设计感和高雅。

    里头则搭配一件象牙色的衬衫,温润谦谦。

    他这人衣品一向很好。

    纪星想起自己搜他的简历时还偷摸摸探寻私生活新闻呢,实在很好奇他这样的男人身边会配上什么样的女子,或者……男子?

    她为自己的无厘头感到有些好笑。

    韩廷看她一脸隐秘的鬼笑,不知她脑袋瓜里装着些什么东西,也懒得理会。

    只道:“来开会就多听多学,多做笔记,多认识些人。

    别只顾着玩儿。”

    纪星正啃餐包呢,听了这话,抬起脑袋冤枉道:“我很认真的,笔记本和笔都带齐了。

    说的像我是蹭票来深圳度假的。”

    韩廷好笑:“我只是提醒一句,又没说你。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跟我踩了你尾巴似的。”

    纪星不吭声了,咔嚓咬一口脆壳。

    韩廷无言笑了一下,没再说话。

    说来她这人跟人不熟时还能装腔作势端着点儿精明样子,熟了就肆意放松下来。

    但他毕竟是她投资人,她大体晓得分寸克制,懂得收敛。

    只不过,看话剧那次,见她小小一只搂着高大的男友扭来扭去连蹦带跳的撒娇模样,倒令他意外了一番。

    韩廷笑容微收,拿起杯子,却又瞥见她手指闪闪的戒指;女孩的手指青葱似的细,一小圈白金箍着,别有味道。

    他瞧上一眼,喝着杯中的水。

    这时,旁边传来一声招呼:“韩总。”

    一位风华正茂的男士走过来,他个子不高,面相随和,脸圆圆的有些可爱。

    韩廷起了身,微笑:“彭总。”

    “咱们还是上次在英国见过呢,说来有大半年没碰面了。”

    那位彭总握着韩廷的手说道。

    “我最近一直在关注你做的数据库。”

    “我也在关注DOCTOR CLOUD!”

    彭总哈哈笑起来,道,“我就指望着过会儿跟你谈谈合作呢。”

    纪星听言,便知是半小时后的私密会谈。

    正想着,那位彭总朝她看过来。

    韩廷也回头看她一眼,介绍:“这位是纪星,星辰科技的老板。

    刚起步的公司,做医疗器械3D打印。”

    彭总点头表示了解。

    韩廷正准备介绍彭总,纪星早已起身颔了颔首,笑道:“彭总好,非常期待您后天的演讲。”

    彭总稍稍意外,饶有兴致地等她接着说。

    纪星把他的背景了解得滚瓜烂熟,诚挚道:“我以前是做AI医疗机器人的,对数据库接触比较多,看过您发表在科技杂志上的很多文章。

    之前还想过去您的鹏远公司投简历呢。

    这次过来参加论坛,也是特地来学习的。

    非常期待您在医疗数据库建模方面的演讲。”

    韩廷意味颇深地瞧了她一眼。

    而那位彭总听到这番话,自然十分高兴,谦虚道:“谬赞了。

    我这次过来主要也是跟大家交流分享信息。

    星辰科技,好,我记住了。

    论坛上再见,以后有机会多多合作啊。”

    纪星嘴甜道:“谢谢彭总。

    认识您我热别荣幸。”

    “认识你我也很高兴。”

    彭总愉悦不已,说,“这是我的名片。”

    纪星受宠若惊,双手接住,也拿出自己的交换。

    “咱们回北京了有业务再聊。”

    彭总说完,看向韩廷,夸道:“这小姑娘有前途。”

    韩廷只笑不答。

    彭总寒暄几句后走了。

    纪星重新坐下,表情美滋滋的。

    韩廷瞥她一眼,淡道:“一下午在学这?”

    纪星抿唇笑,两眼放光,一脸期待地等他表扬。

    韩廷有些乐了,尚未评论什么,瞧见不远处曾荻走了过来。

    纪星顺着他目光回头。

    曾荻一身白色小外套,罩米杏色开衩连衣裙,踩着双高跟鞋,跟明星机场造型拍似的。

    再看桌上的两杯水和两套餐巾餐具,她顿时了然,只怕这顿饭原是韩廷和曾荻一起吃的。

    她鸠占鹊巢,坐了曾荻的位置。

    她无意识地坐直身板,手里的短棍面包也放回盘子里,抹一抹嘴巴上的渣屑。

    她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起身离开。

    曾荻却落落大方地坐去她对面,挨着韩廷身边,冲服务员一笑:“给我倒杯水。

    加套餐具。”

    又看向意欲起身的纪星,笑道,“坐着吧。

    一起吃顿饭也没关系。”

    纪星只得坐好,微笑:“曾总。”

    “好久不见啊纪星。”

    曾荻热情地说,“当初你从广厦离职我都不知道呢。

    以为你跳槽了,没想到你自己单干了。

    你以前在广厦上班的时候我就看出你跟别的员工不一样,很有想法。

    纪星,要加油哦,好好干。

    广厦能走出你这样的员工,也是广厦的骄傲。”

    韩廷喝着水,不予置评。

    可纪星对她这番表面友好实则刺耳的话怎么都咽不下气了,礼貌笑道:“荻姐,你太客气了。

    其实我没那么厉害,说起来非常惭愧,当初出走广厦也不是很光彩。

    大家把开除朱磊的事怪在我头上,我待不下去,只好走了。”

    曾荻没料到她来了招自损式杀敌,一时接不上话。

    她略紧张地看了韩廷一眼。

    韩廷垂眸看着玻璃杯中的水,侧脸平静冷淡,颇有对两个女人的交战作壁上观的姿态。

    曾荻气不打一处来,脸上却能客客气气一笑,道:“恐怕是你想多了,我后来问过,你的同事包括你的主管对你评价很高,也都非常想念你。

    我倒没看出他们给你穿小鞋,只看到他们在你走后都夸你来着。”

    她一副以德报怨的样子,和气道,“我当时开除他,也是看你被骚扰了人单力薄,帮你出气。

    没想到被误会,看来是我处理不好,在这里给你道歉了。”

    她手段优雅,将局势顷刻逆转。

    纪星登时便无话可说,只怪自己嘴拙,情急之下更想不出招来。

    羞恼中,又撞上韩廷冷眼旁观的眼神,更觉无地自容。

    曾荻端着水杯,不紧不慢地喝了口水:她还太嫩,哪里是她的对手。

    纪星面红耳赤,低头拨弄着手机缓解尴尬。

    餐厅服务生端上火腿片,纪星抬头,礼貌笑道:“韩总,我刚查邮件,有份文件要尽快给回复。

    要不你们先吃,我上楼处理事情了。”

    韩廷尚未开口,曾荻却笑着非要留她:“有工作也不急这半个小时,饭总是要吃的。”

    纪星不吭声,进退不得。

    韩廷发话了,说:“你先上去。”

    纪星如同大赦似的,起身快步离开。

    曾荻脸色变了变,忍了下去。

    她让服务员撤掉一套餐具,起身坐到韩廷对面。

    韩廷拿刀叉切着奶酪,没讲话。

    曾荻问:“你帮她做什么?”

    韩廷不认:“人家要走,我拦得住?”

    “你就是在帮她。”

    韩廷抬眸,说:“我现在追出去把她给你绑回来?”

    他拿餐巾擦了擦手,“我不知道你们关系这么好,她不在你吃不下饭。”

    曾荻被他这句反讽刺激得脑仁疼,激道:“她嘴皮子那么厉害,别怂啊。”

    韩廷说:“我看着没你厉害。”

    曾荻脸色铁青。

    韩廷瞥她一眼,说:“人一小姑娘,你犯得着总跟她过不去?”

    “我跟她过不去?

    刚才她怎么跟我说话的,你也听到了!”

    韩廷淡道:“她现在跟你一样,都是公司老板。

    你一口一个员工,搁谁都不乐意。”

    “你这还不是帮她说话呢?

    我算是看清了。

    那女孩特来事儿,知道在领导跟前表现,讨喜欢。

    你还觉着挺单纯是吧?

    上次不是见着她狐假虎威了。

    呵,我还瞧着上次是个假,没想到是真。”

    曾荻道,“你不给她撑腰,她敢这么跟我说话?”

    韩廷慢条斯理地说:“我要真给她撑腰,这儿还有你的位置?”

    曾荻心里一凛,意识到自己一时激动,言多且失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见到那女孩和他在一块儿她就来气。

    她从韩廷无所谓的态度里可以看出这俩人并无工作外的交往,可这三天两头的谈工作,着实叫她无端心烦。

    只是心里再烦也得有个度,这样耍性子下去,以韩廷不爱麻烦的秉性,迟早得断得干干净净。

    “好了好了。

    我就是太久没见到你了。

    特地好好梳妆打扮了下来,一来就碰见她坐我位置上,我能高兴吗?”

    曾荻起身重新坐去他身边,柔软的身段靠在他身上,拿小腿轻轻搔了搔他的腿,语气放软,“我认错,再不惹你生气了好不好?”

    韩廷喝完汤匙中的浓汤,放下勺子,说:“能吃饭么?

    嘴巴尽拿来说话了。”

    “还能干别的呢。”

    曾荻轻笑,抓住他的手,含住了轻轻吮一下。

    韩廷侧过头看她,眼神禁令,下巴往对面指了指,说:“坐过去。”

    “偏不。”

    曾荻咯咯笑,头轻靠在他肩膀上,修长白皙的脖颈仰起,冲他耳朵吹气:“上楼去?”

    韩廷说:“我马上要开会。”

    曾荻知道他工作要紧,也就作罢,又问:“哪道菜比较好吃?”

    “火腿片不错。”

    韩廷说。

    曾荻听话地拿起一片,用面包盛着送入口中,道:“真不错诶。”

    韩廷淡笑了一下。

    曾荻见状,一颗心彻底落下。

    幸好,她总有办法把他的心拉回来。

    纪星不想再碰见韩廷和曾荻,所以没去别家餐厅,早早上楼冲了杯泡面。

    吃到一半的时候,她终于想出怎么把曾荻那番话给怼回去的招儿了,可现在为时已晚。

    上阵时口拙,停战了才想出招,她快郁闷疯了。

    比起这个,她更奇怪的是韩廷和曾荻的关系。

    她以为他们只是生意上有往来,可一道看话剧一道深夜烛光晚餐,怎么看都不是普通朋友。

    原来韩廷喜欢曾荻这款女人。

    也对,曾荻这款女人哪个男人不喜欢。

    纪星觉得自己一口气是顺不下去了。

    她吃完泡面,把这些不相干的事抛去脑后,给邵一辰发了条消息,问他今天都在干嘛。

    但邵一辰没有回。

    打电话过去也没人接。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

    今天周六,他应该睡觉手机静音了。

    纪星在房间里视频会议,跟苏之舟商讨下周展览会的事儿。

    开完会了,洗漱完毕,她翻来覆去,还不想睡,于是拿了浴袍打算上楼顶游泳池去游会儿泳。

    走进电梯站了一会儿,发现电梯在往下行。

    行到5楼,门突然打开。

    韩廷插着兜站在门外,抬眸看见裹着浴袍的纪星,愣了一下。

    外头传来男人们说话的声音,朝电梯靠近,是会议散会了。

    纪星还愣愣张着口,韩廷一大步走进来,关上电梯,随意摁了一个数字。

    电梯上行。

    纪星别过头去不吭声。

    韩廷把她心思瞧得一清二楚,冷道:“你跟我置什么气?”

    纪星看着地板:“没有。”

    “好好的你招她干什么?”

    纪星低着头不出气。

    “你以为这是学校里女生吵架呢?”

    韩廷问,“她好歹是一个公司的老板,你跟她吵什么?

    得罪人了是对你有好处还是怎么?”

    纪星抬头,顶嘴道:“那她也得罪我了。

    我也是公司的老板。

    她凭什么‘员工’‘员工’地叫。

    当初开除朱磊也是,风光全她占了,锅我一个人背。

    她就是故意的。”

    韩廷冷笑:“谁叫你比她弱?”

    纪星登时哑口无言。

    电梯却已到达楼层,门开了。

    外头空空如也,无人进也无人出。

    韩廷冷着脸关上门,又随手摁了个楼层。

    电梯继续往上。

    他说:“我倒没料到你这么冲动沉不住气。

    逞能倒是溜儿。

    你不是想成功吗?

    靠什么,嘴炮?

    就没想过得罪了人,人背后阴你你怎么办?”

    纪星猛然醒悟,也发怵起来。

    他讽刺道:“何况嘴炮也争不赢人家。

    与人争辩对垒,交手,就跟下棋一样,至少得想出四五步之后的招数,不然最好闭嘴。”

    他说,“碰上比你强的,得罪不起,就给我忍着。

    要是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久,还不晓得戴面具,我看你也是没救了。”

    说话之间,电梯已到了他的楼层。

    门开,他头也不回地出去了,留纪星一个人呆在电梯里。

    看着渐渐阖上的门,纪星低下头,憋屈,难受,更多的是后悔,懊恼,自我唾弃。

    仿佛连自己都没料到,她作为一个混商场的人,居然做得那么差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