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29
    chapter 29   

    汽车驶向展览馆,纪星在车后座上一路嚎哭。

    司机小心翼翼透过车内后视镜看她,好声好气道:“你家小区门口不好停车撒,我就催了你一哈子,你也不用哭嘛。”

    纪星哭得愈发伤心。

    手机又开始不停地响,这回是苏之舟在催她。

    她不接。

    铃声、哭声混成一团,司机默默开车不敢多言。

    快到目的地时,铃声不响了,哭声也没了。

    她靠在车后座上放空,双眼映着窗外的天光,空茫茫的。

    汽车缓缓停下,司机道:“到啦。”

    纪星人已恢复平静,问:“我能在您车里化个妆吗?”

    她脸上泪痕斑驳。

    司机点头:“没事儿。

    你画。”

    她迅速从包里掏出湿纸巾擦了把脸,眼睛擦得尤其用力;擦完了重新涂上隔离霜扑上粉,又把口红补了一道。

    很快,镜子里的她恢复了正常,只是眼睛格外红肿。

    “谢谢师傅。”

    她收好东西,下了车,一边给苏之舟回拨电话过去,一边快步走进展览馆。

    今天的展览对星辰科技来说,至关重要。

    星辰的骨骼融合器制造工艺经过多次调整改善,已达到建模实验阶段的最佳化状态,打印出来的样品也已完全符合虚拟患者的要求。

    目前,他们急需跟有资质有背景有实力的医疗研究机构配合做临床试验。

    也只有经过漫长的临床试验,确保产品安全有效,产品才能许可上市。

    而这行目前创业者众多,研究资源却有限,且试验期耗时耗人耗力,夭折率极高。

    星辰这种没有背景的公司便很难找到好的机构做临床试验。

    而今天的展会由市卫生局和多所医疗机构联合开办,不论公司大小,产品审核通过后即可参展,也旨在给草根研究团队一个公平的展示平台,促进创新团队和传统机构的交流沟通,共同发展优质孵化项目。

    对星辰这种没有背景资源却有一定实力的公司来说,此次展会便是最好的机会。

    所以前段时间公司上下才卯足了劲做准备。

    想到她为处理突发事件没认真吃饭而和邵一辰吵的那场致命的架,纪星心跟撕裂了一样。

    走进场馆,人流如织。

    展区开辟为三个区域,药品区,器械区,以及现在大火的AI区。

    展出项目也是五花八门。

    药品区大都是针对癌症、疑难杂症的新型药品;AI区则是机器人医生,医疗数据库,病理数据网,人工智能网络诊断等等。

    这一部分大都只有雏形,展出的是未来的发展动向和理念。

    器械区则较为实际,大到超声,CT等仪器,小到手术类器械,各种产品都实打实地摆放在那儿。

    纪星在展区里麻木地走了一圈,脑子还没从痛苦混沌中剥离出来。

    她误打误撞走到了广厦的展区前,他们项目组的DR小白也来参展了。

    她看着自己一手带出来的项目和一帮旧同事,发了会儿愣。

    直到黄薇薇叫她:“纪星,你怎么来了?”

    其他几个同事也围上来跟她聊天。

    辞职后这小半年,纪星没跟他们联系过,互相不知道近况。

    此番见面问起,她简短描述了下星辰科技。

    黄薇薇羡慕道:“还是你好,自己当老板。

    不像我们还在给人打工。”

    林镇也笑道:“你走了之后好多事情都不太顺利,二期项目一开头就出师不利,乱着呢。”

    纪星勉强笑笑,聊了几句便无话可说。

    原本就只是同事,失去共同的工作,就没有话题可聊了。

    苏之舟打来的电话解救了她,她抽身离开,赶去自家展区。

    途中经过展馆中心,中心一大块区域全是东扬医疗的展台,从大大小小各种传统医疗诊断仪器、手术器械到AI医疗诊断的人工智能DOCTOR CLOUD,展区里头产品琳琅满目,人头攒攒。

    她经过时匆匆看了眼展览板,DOCTOR CLOUD已经能诊断心血管、脑神经等一系列复杂疾病了,目前正在开发早期肺癌、乳腺癌等重大疾病的诊疗。

    这远非广厦的DR小白可比拟。

    她没工夫驻足,赶去星辰那边。

    星辰公司规模不大,又是新公司,分得的展区位置非常边角,面积也小。

    好在他们准备的3D医疗打印展板和标语都十分醒目。

    展柜上展示着一排牙齿、骨骼等样品,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

    电视屏幕上视频宣传介绍着星辰的产品运营模式——   

    客户(病人)需要牙齿、骨骼、心脏起搏,动脉桥等植入医疗器械——个人数据传达到打印机上——具有人工智能程序的打印机在机器内部将信息建模传导——给打印机准备打印材料(金属,塑胶等)——将所需产品打印制造出来——得到专属于客户(病人)的医疗器材。

    那段视频经过多番修改剪辑,将科学技术用最直观简单的方式呈现出来,吸引了不少路人驻足观看。

    纪星见到苏之舟时,有些喘不上气,问:“效果怎么样?”

    “还行。

    有几家机构和CRO(合同研究组织)问过。

    有一两家貌似有合作意向,但看不上跟我这副总聊,先走了。”

    苏之舟道。

    毕竟他们公司小,老板不在,本就不高的信用度会大打折扣。

    纪星登时自责不已:“对不起对不起,路上堵车了。”

    “没事儿。

    人家只是表现出有意向,也不一定真能成行。”

    苏之舟安慰她。

    纪星看时间,已经十点半。

    上午的展会人群高峰期错过一半。

    她懊丧极了,机会本就是稍纵即逝的。

    如果冥冥中真的因迟到而误掉了重要的合作伙伴呢?

    她想都不敢想。

    更糟糕是对公司如此重要的一天,所有员工都紧张备战,她却缺席了。

    苏之舟见她脸色非常难看,小声问了句:“你没事儿吧?”

    纪星一愣:“啊?”

    “你眼睛……特别红。”

    她别过头去,揉了一下:“昨晚看资料熬夜了。”

    苏之舟明显看出她表情不对,整个人失魂落魄还强撑着,他猜想可能出了什么事,又不好多问,道:“半小时前投资人来过。”

    纪星脑子还不好使,重重的根本转不动,竟问:“什么投资人?”

    苏之舟默了两秒,问:“星辰不就一个投资人么?”

    她又怔了怔,没料到韩廷会过来:“他来看什么?”

    “好像就是经过,看一下。

    见你不在,说了句话。”

    “什么话?”

    苏之舟压沉了声线,模仿韩廷的语气,带一丝轻讽:“你们老板心够宽的。”

    纪星:“……”   

    她头更疼了。

    要是今天的展会没什么有效成果,她肯定又要被他训了。

    纪星强打精神,拿出老板的气势镇场起来。

    时不时有人过来询问,有医院采购和医药代理以为产品已上市,询问销售事宜,员工们抱歉地回答还没上市,要等一两年。

    也有研究机构和CRO的负责人询问合作试验的问题,纪星耐心而专业地跟他们交流沟通。

    对话过程中,她发现她高估了自己,她以为和参观者交流时她能全身心投入以致暂时忘记几小时前发生的事。

    但她不行。

    她得不断地克制自己,让自己一边讲述着技术方面的细节,一边聆听着对方的要求和优势,一边让一个声音在脑子里不断强迫提醒自己:注意力集中。

    到了中午十二点,才过去一个多小时,她便精疲力尽,觉得脑子都掏空了。

    上午的努力成效不大。

    很多人过来询问,也表现出了兴趣,可真正想合作的比例不高。

    虽有几家,却也不是资深的研发机构。

    纪星看过之后,觉得跟他们合作的机会不高。

    午餐时间访客少了。

    纪星随意去器械区转了一圈,想看看市场上其他公司的情况,顺便缓解一下心情,她意外经过瀚海的展区。

    瀚海是三年前成立的科技公司,致力于研发3D医疗器械打印产品,可以说和星辰的研究领域完全重叠,是直接竞争对手。

    瀚海发展很快,去年就有骨科、心肺科的三四件植入医疗器械许可上市了。

    展台上此刻就摆满了许可上市的器械产品。

    他们此番展出的目的应该是销售,并非像星辰那样寻求试验合作。

    瀚海发展到现在,已是国内3D打印植入医疗器械类的领头羊,不需要求着别人合作了。

    纪星略心虚地伪装成路人,在瀚海员工们热情的笑容中走进展区看了一圈,听着他们的介绍,看着他们已经上市的产品,心里又赞叹又羡慕。

    “你们从立项到许可上市,用了多长时间啊?”

    “两年零三个月。”

    这已是很快的速度了。

    纪星点头表示了解,又多参观了一会儿才离开。

    出来时,脸上愁云更甚。

    她满腹心事地穿梭在过道里,韩廷从她面前走来,她竟毫无察觉,一双眼睛空空茫茫跟失了焦点似的。

    眼看要擦肩而过,唐宋唤了声:“纪小姐。”

    纪星骇然回神:“啊?”

    韩廷见她跟没了魂儿似的,些许意外,问:“想什么呢?”

    “啊。

    没。

    没想什么。”

    她抓抓脑袋,又怕自己心思混乱逃不过他的眼睛,慌忙掩饰地扯起嘴角笑一笑,道,“我,我刚才看到瀚海的产品,有点儿受打击。”

    韩廷抿一抿嘴唇,稍稍琢磨了一道,问:“难不成你以为星辰的概念在市场上独一份?”

    “没有啊。

    我没那么自恋。”

    纪星申辩道,“我早就知道瀚海了。

    只是没想到他们那么厉害。

    以后要竞争起来……”   

    “哦。”

    韩廷说,“我也没料到,原来开公司还要面临竞争问题。”

    “……”   

    他这反话说的,纪星哀哀地看他一眼求放过。

    自己都没意识到她的眼神因心里的伤感而流露出一丝可怜。

    “……”韩廷反倒停了两秒,舌尖上凝着话,却又没再讲。

    她今天的确不在状态。

    这要搁平时,就跟踩了尾巴似的咬回来了。

    韩廷目光略略一落,将她上下轻扫一遭,瞧见她空荡荡的无名指,心里已经有数。

    他见她眼神虚浮移向别处了,也不多为难,正打算告辞。

    她又看回来了,主动汇报道:“我知道要竞争。

    但我没做好准备。

    所以我看到,他们那么强。

    我很沮丧。”

    见她犹自强装,他也不戳穿。

    他眸光闪了闪,缓缓笑问:“还不会走路就想着要跑了?”

    纪星眼神聚焦了半分,盯着他看。

    “竞争不是你现在要考虑的问题,先把自个儿的事儿做好,稳住自身再说。

    该拓展的其他产品也要开始准备了。

    有这心思沮丧,干点儿实事儿去。”

    “噢。”

    纪星说,很规矩乖巧地给他鞠了一个躬,“谢谢老板。”

    “……”韩廷已是见不得她那气若游丝的鬼样子,只点了下头,走了。

    纪星大松一口气。

    她情绪不对,心不在焉,人仿佛快要散掉。

    还好他没看出来。

    她哪里知道,韩廷一眼就发现:她手上的戒指没了。

    到了下午,纪星更忙碌了。

    两点多的时候,终于来了令人振奋的消息。

    一家极有资质的医疗研究中心对星辰的产品很感兴趣,详细了解之后,竟当场签下了合作意向书。

    这下子,众人备受鼓舞,愈发干劲十足。

    下午又一波人潮高峰到来,询问的人更多了。

    纪星忙得转不停。

    咨询的、交流联系方式的越来越多,不乏几家相当有名望的机构。

    经过一整天的忙碌,星辰收到了四五份研究机构和ORC的合作意向,交流联系方式的更有十几家。

    也就是在那一刻,纪星终于意识到韩廷说的话是对的。

    之前是她太心急太慌乱,比起火急火燎地主动找人,沉下心慢慢做好项目才是最重要的。

    做得好,自然会有人来找你。

    辛苦一天,星辰的年轻人们累得脖酸脚痛,可每个人脸上都兴奋无比:   

    他们的产品即将要开始临床试验了!   

    回到公司后,纪星给大家点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年轻们吃着喝着,笑着闹着,畅想着未来。

    纪星喝着可乐,看着他们欢快的笑脸。

    她也跟着笑,笑得眼睛里水光闪闪。

    晚餐后,众人又聚在一起激情满满地查阅和记录各个可能的合作方信息,讨论筛选出不同梯队的合作方,先分门别类,做好准备——从明天开始,他们将要和这些意向方们进行深一步的联系沟通考察筛选,并洽谈合作了。

    那天,纪星忙到很晚。

    公司所有人都走了,独她留到最后。

    苏之舟走的时候催了她好几遍。

    她说再等等。

    她不知道她在恐惧什么。

    直到凌晨,她才回家。

    手里紧抱着一摞厚厚的合作意向书,仿佛那是能让她鼓起勇气进门的全部力量。

    打开大门的时候,家里空空荡荡,没有灯光。

    窗外隐约的天光洒进来,小厅里一片昏暗。

    她没开灯,轻手轻脚走到房门边,手握在门把手上,深吸一口气,仿佛用尽所有的力气去轻轻推开那扇门。

    房间里昏暗而静谧。

    月光清凉,洒在她空荡荡的床上。

    她的手从房门把手上落了下去,心也是。

    邵一辰的鞋子、箱子、晾在阳台上的衣服,全不见了。

    只有那枚戒指,静静躺在黑暗中,散着冷冷的光。

    她没开灯,缓缓走进去坐到地毯上,把那一小摞签约意向书放在藤编小几上,就着月光一页页翻开看。

    她的星辰要扬帆起航了呢。

    她低着头,坐在洒满月光的房间里,抬手捂住眼睛,人便潸然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