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35
    chapter 35   

    车窗外,慕尼黑的街景像旧电影胶片一般划过。

    韩廷和纪星住在新城区,一路驱车过来,街道干净整洁,交通井井有条。

    道路两旁的店铺尚关着门,德国的上班族们夹着公文包匆匆走过。

    楼宇的缝隙之间,朝霞漫天,将天空染成粉色。

    从新城到旧城,路边渐渐出现欧洲特色的小楼房,城区街道渐窄,车速也放慢下来。

    纪星趴在窗边,饶有兴致地望着外头的欧式街道。

    晨间的清风吹着,她心情爽朗,一时有点儿忘乎所以,道:“感觉我在德国会撞大运,因为第一天就有老板给我当司机。”

    她原是玩笑,可话一出口,暗忖是否有些过头。

    韩廷却并不介意,在左转路口满满打着方向盘,回了句:“按小时计费,从第三笔投资款里扣。”

    纪星:“……”   

    她问:“一小时多少钱?”

    韩廷:“一万。”

    “……”纪星眉毛快飞出脑门,佯作拉车门,“黑车!我能下车么?”

    “就这还嫌贵呢?”

    他似乎心情不错,竟然顺着她的话接了茬,带着京腔的口音被他说得分外有韵味。

    “能打折么?”

    她也很认真地斤斤计较。

    “九点八。”

    “……”果然是商人,开玩笑都不松口的,“你怎么不说九点九呐?”

    “那也成啊。”

    他闲散地接话。

    纪星不禁扭头看他,或许是工作外,他今天看上去非常散漫随意,开车时一手搭在车窗上,另一手打方向盘,遇到拐弯的地儿,五指张开抹着方向盘打个大圈儿,待转过弯了手微微一松,方向盘唰一下自动转回原位落回他轻轻握起的手中。

    那双手很是修长,骨节硬朗。

    还看着,那五根手指逗猫儿似的闪动了一下,人在问:“看什么?”

    纪星被抓到,莫名脸一热,忙道:“没,这方向盘好灵活……”   

    他极淡地牵了下嘴角。

    她别过头去,琢磨刚才那句话是否欲盖弥彰,他根本不信。

    前方,白墙红瓦的欧式小楼房上,教堂的尖顶刺破天空。

    韩廷把车停在一条砖石路的小巷子里。

    一下车,闻见满巷子的咖啡香。

    应是夜间下过雨,巷子里的砖石湿漉漉的。

    西方,天空蓝汪汪的卡在楼房的缝隙里。

    纪星赶紧回头,拿手机拍身后的风景。

    韩廷在前边走上台阶,低头看见台阶下的水洼,回头提醒:“看着点儿。”

    “哦。”

    纪星收了目光回神,一大步跨上路边台阶,又换方向拍照。

    韩廷无意间走进了镜头,纪星随手一摁,把他拍了下来。

    东方,天空是浅灰色的。

    这个方向背光,砖石巷和两旁的房子都变得深灰,韩廷的黑色背影勾勒在巷中,人高腿长,穿巷的风掀起他风衣一角,有种深沉无言的感觉。

    照片定格的瞬间,纪星的心意外的轻触了一下。

    也是那一瞬,她隐约意识到照片中人的定义抛开投资人,老板,良师,还有个更简单性感的属性:男人。

    再一看,韩廷已走出一段距离了,她赶紧跟上去。

    绕过几条小巷子,到了玛丽安广场,视野开阔了起来。

    韩廷走进广场旁边一家露天咖啡店,在户外的白桌子旁坐下来。

    “想吃什么?”

    “培根奶酪三明治,牛奶。”

    纪星翻看着菜单,什么都想吃。

    但估计是韩廷请客,她吃太多也不太好,在老板面前还是得留点儿形象。

    韩廷见她嘴上点完了,目光还久久胶在菜单上,说:“我看有点儿少,再加点儿。

    还想吃什么?”

    纪星内心交战几秒,快速合上菜单,说:“黑森林蛋糕,草莓冰淇淋。”

    韩廷微皱眉:“大早上的吃冰淇淋?”

    “……”纪星也不跟他犟,一秒抛出备选方案,“那就换成草莓树莓无花果核桃杏仁酸奶。”

    “……”韩廷顿了顿,也是没料到她刚才就瞟了菜单几眼,德文看不懂,只能看图片,怎么就把图片里的配料都扫得一清二楚了。

    韩廷用德语跟服务员点了餐。

    纪星意外:“你会说德语啊?”

    韩廷靠进座椅靠背里,微懒道:“在德国待过几年。”

    “几年?”

    “五年。”

    他发现她这人习惯爱刨根问底。

    “难怪!”

    他微眯眼看她,略探寻:“难怪什么?”

    “我觉得你做事有点儿德国人的风格。”

    她嘴快地说道。

    韩廷琢磨着,问:“是好话?”

    “当然。”

    纪星眼睛大睁,一脸真诚。

    韩廷就知道她那脑袋瓜里一串弹幕准没好话,可也懒得计较,漫不经心看向广场上的鸽子去了。

    服务员端了咖啡和牛奶上来,分放桌子两边。

    彼时,绚烂的朝霞已渐渐消散,一缕金色的阳光洒在广场上。

    纪星吃了口黑森林蛋糕,又好奇起来:“为什么待那么久,因为要在这边管理东扬的研发基地?”

    “嗯。”

    “是东扬医疗么?”

    “医疗,科技,都有。

    这两块儿目前交叉领域很多。”

    “然后就学会德语了?

    好厉害。”

    她道,“真羡慕会说很多种语言的人。”

    韩廷松泛了下肩膀,说:“德语很难听。”

    “这个我知道。”

    纪星眉毛一扬,说,“我听学语言的人说过,和上帝说话,用法语;和情人说话,用意大利语;和马说话,用德语。”

    韩廷笑了下,说:“那倒是。

    说话凶得跟骂人似的。”

    隔半秒,略沉吟的样子,道,“……所以你说我像德国人。

    阴我呢。”

    正喝牛奶的纪星差点儿呛到,心叹真是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这都能被抓包。

    她徒劳地摆手解释:“不是。

    我不是说这意思,真的不是。”

    韩廷喝着咖啡,唇角弯了一弯。

    纪星见他眼睛里掩饰不住的笑意,一讶,明白了他并没往心里去,故意逗她呢。

    遂撇了撇嘴,没过半秒,自己却也莫名笑了。

    太阳已完全升起,红墙的哥特式教堂上金光灿烂。

    到整点了,教堂的钟声厚重地敲响,雄浑苍茫,在古老的楼房上回荡。

    鸽子成群在天空中盘旋,金发的幼童在广场上奔跑,情侣、老人坐在横椅上惬意地享受闲暇时光。

    纪星坐在露天餐厅里吃早餐,一边欣赏整个广场上的宁谧安详。

    看到阳光铺洒,她又忍不住拿了手机出来拍照。

    刚调出照片,想到什么,对韩廷说:“韩总,我刚拍照不小心把你拍进去了,很好看的,我发给你啊。”

    韩廷还未表态,纪星已等不及,直接发送,他手机瞬时滴滴响了一下。

    他划开手机看一眼。

    纪星邀功似的问:“怎么样?

    不错吧?”

    “还行。”

    韩廷说,没多感兴趣,也丝毫不冷淡。

    他这人对照片这种事一贯不怎么上心。

    她又继续拍照了,拍教堂,拍小孩儿,拍老人,拍正在拍照的游客。

    韩廷见状,忽问:“我给你拍张照片?”

    纪星原想说不用,男人拍照都挺丑的。

    但他毕竟是老板,主动提出帮忙,拒绝也不太好。

    她担心美颜反应太慢,领导不高兴,于是用了正常摄像头。

    她调好手机了,递给他。

    韩廷接过来,随口问了句:“现在女生拍照不都用美颜么?”

    纪星诧异:“你知道美颜啊?”

    “……”韩廷幽幽看了她一眼,“我看着像50年代的?”

    “……”纪星立马赔笑,“韩总你是工作型的人嘛,我以为你不关心这个。

    再说你底子那么好,拍照肯定不用这个呀。”

    韩廷手里还拿着手机,眼睛盯着屏幕里头的她。

    没搭理她的找补。

    纪星还很矫情地补充了句:“我拍照也都不用美颜的。”

    这回,韩廷笑了一下。

    那笑意里起码有八分的不信,剩下两分是笑话。

    让纪星莫名心虚了一秒。

    但对着镜头,她很快调整心情,歪头一笑,比了个剪刀手。

    想想觉得太傻,又赶紧换成托腮状。

    她这边折腾半天,他那边半秒解决。

    咔嚓一声拍完,韩廷把手机还给她。

    也不多拍几张让她选一下……   

    纪星笑容垮掉,不抱希望地接过来一看,诧异,居然拍的很不错。

    照片上,女孩坐在广场的露天咖啡厅里,双手托腮,笑容甜甜,露出整齐的白牙齿。

    微风拂动她马尾飞扬,阳光跳跃在发丝上。

    她太喜欢这张照片了,想赞他技术好。

    抬眸一看,他已侧过头去看风景。

    夏末初秋,上午金色的阳光洒在他侧脸上,他微眯着眼,淡看着阳光笼罩的广场;享受阳光,享受安逸。

    纪星一时把话吞了下去,又觉自己跟着他一上午叽叽喳喳扰了他清净,索性不打扰他,慢慢喝一口牛奶。

    可那照片她实在太喜欢,又忍不住看了几遍,发了个朋友圈。

    原本想配个文字,想了半天找不出合适的,作罢。

    只发了图。

    他看他的风景,她玩她的手机,时不时捣鼓刀叉吃吃这个喝喝那个,望一望蓝天,喂一喂斗胆飞到脚边的鸽子。

    一旁的人悉悉率率动个不停,韩廷也不被打扰,直到她没了动静,他才稍稍看过来,见纪星正吃着酸奶,表情挺安静正常的,只是巴巴看一眼手机留言,有一丝若有似无的落寞,恐怕连她自己都没发现。

    或许这一刻她属于她自己,所以不用伪装或强提精神。

    但很快,一只鸽子飞到桌上,她注意力被吸引,又笑了起来,手里捧着麦片喂鸽子,兴致起了还学着鸽子“咕咕咕咕”地叫。

    附近桌上有一对白发苍苍的德国夫妇,两人从韩廷纪星来的时候就在了,老爷爷老奶奶饶有兴致地看了纪星很久。

    韩廷无意间与他们目光对视上,老奶奶冲他微笑,韩廷也淡笑颔了下首。

    老奶奶用德语说了一串话,韩廷微微愣了一下,看一眼纪星了,又用德语回了几句。

    老爷爷加入进来,说了一大串。

    纪星看着这帮人笑眯眯看着自己,说着听不懂的语言,好奇又忐忑,问韩廷:“他们说什么呀?”

    韩廷简短道:“说你很可爱。”

    “……”纪星不信,她又不是傻子,“你们明明说了那么多。”

    “翻来覆去,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她虽然听不懂,可她听得出不是相同的话啊。

    他真把她当三岁小孩儿哄了。

    可他不说,她也不能撬开他的嘴,继续逗鸽子去了。

    两人一静一动,竟也相安无事地在广场边同坐了一上午。

    快中午的时候,启程回酒店。

    这时,广场周围巷子里的路边小摊全开门了,彩色的商品摊子延伸进巷子里,跟炸开的万花筒一样。

    精美的欧式餐具,陶瓷娃娃,刻字木牌,冰箱贴,花茶,啤酒杯,布娃娃公仔……色彩斑斓。

    纪星跟在韩廷身边走,眼珠子到处转,脚步也越来越慢。

    两人一前一后,就跟大人领着小孩儿经过零食摊似的。

    她终于上前一步,关切地问:“韩总,你要给朋友带礼物手信啊什么的么?”

    韩廷看她:“你要给朋友买?”

    “出来一趟么,想给朋友买点儿礼物。

    你现在着急回去么?”

    她语气礼貌,眼神巴巴。

    韩廷看着只怕是她自己想买,好笑,道:“看看吧。”

    她一笑,转身抓起一只陶瓷娃娃,用英语问小摊老板:“这个多少钱?”

    “20欧。”

    好贵啊,纪星正琢磨着还价呢。

    韩廷插兜站在一旁,漫不经意地提醒:“陶瓷的,千里迢迢运回去,路上得cei了。”

    “……”她想想也是,遂放下,又拿起一旁的布娃娃左看右看,自己说服自己,“可以把娃娃放在床头陪我。”

    韩廷眯眼看了看那一排排摆得齐齐整整的微笑娃娃,慢悠悠地问:“你不觉得这娃娃太像真人,看久了慎得慌?

    夜里关灯了演恐怖片儿呢。”

    纪星:“……”还真是。

    跟着他走一圈,她觉得自己什么都买不了了。

    最终经过一家公仔店,韩廷拎起一只白兔子,随口说:“这还不错,回去路上能拿来垫脖子。”

    纪星:“……”她才不想跑来异国他乡买公仔呢,最终,她决定选几个精致的冰箱贴。

    她有选择困难症,花样不同的几种她全喜欢,一口气买了八个。

    韩廷瞥一眼:“你家冰箱够大的。”

    纪星借口道:“我要送朋友的。”

    店老板不太懂英语,纪星向韩廷求助:“韩总,你能帮我问他,我买八个,可以便宜点儿么?”

    “……”韩廷一时不知该说她什么好。

    他还是按她意思问了店家。

    和店家沟通后,打了点儿折。

    算下来也就便宜了两三欧。

    她却跟占了天大的便宜似的开心不已。

    上了车后,她依然很满意,从袋子里掏出一个冰箱贴给他:“韩总,这个送你吧。”

    什么送朋友,就是选择困难又控制不住,所以全买了。

    他倒好奇她那八个冰箱贴怎么安置。

    “谢了。”

    韩廷接过,随手贴在操作盘上。

    快到酒店时,韩廷问:“你下午考察怎么过去?”

    “跟研修班一起,有车辆安排接送。”

    她看手表,“现在大家应该都到酒店了。”

    他了解了,表情肃了下去,交代道:“既然来考察,多用点儿心。

    好的学人经验;不好的反思警戒。

    记住没?”

    纪星认真点头:“记住啦。”

    车停到酒店门口,他说:“去吧。”

    “谢谢韩总。”

    她冲他躬了下身,推开车门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