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39
    chapter 39   

    曾荻上车后,韩廷一直没说话。

    最初她拉开门上来时,他也只是看了她一眼。

    在餐桌上,他已说得很明确,不再私下联系。

    当时她表现得相当淡然,似乎在意料之中。

    又忽然跟上车,这行为些许反常。

    她笑:“我想去街上走走,搭个顺风车总可以?”

    韩廷没意见,虽将她心里窥得一清二楚,但也懒得拆穿。

    更不至于因为纪星看着就把她撵下车去。

    一路沉默。

    走到半路,曾荻说:“前边停就可以。”

    司机停了车。

    曾荻看韩廷:“我跟你说几句话。”

    前头,司机和唐宋双双下车,后座只剩两人。

    曾荻落下车窗,掏出一支烟点燃。

    韩廷瞟她一眼。

    曾荻手夹着烟,搭在窗舷上,轻笑:“你我都断了,我也不必藏着掖着了不是?”

    韩廷淡笑:“这话在理。”

    曾荻被他这态度刺激得心态尽失,可忍了半晌,竟硬是将话里的尖刻忍了下去,缓缓问:“你是怎么了?

    玩养成玩上瘾了?”

    韩廷没接这话。

    他平静无谓的沉默让她方寸微乱,她迅速掐灭烟头,忽又说:“你知道的,就算你跟她玩到一处,我也不会介意。

    我们才是最适合的……”   

    她手伸过去试图抚他的身体,似乎想唤醒什么,可还未触及,他握住她的手腕,阻止了。

    他将她的手放回她身边,说:“我手上广厦的股份会转送给你。”

    曾荻脸色微变,提高音量:“如果我不要呢?”

    韩廷明白她的言下之意,说:“好聚好散。

    当初走到一起,彼此不就为这四个字?”

    曾荻哼出一声讽刺:“那你现在的选择又算怎么回事?

    那姑娘一看就是难缠的主儿,你要粘上了,指望清净自由?

    能二十四小时看死你信不信?”

    韩廷说:“我倒觉着她比你利落。”

    “呵,那我可要好好瞧瞧。”

    曾荻说着,推开车门下去,离开的时候头也不回。

    ……   

    纪星回京后也没跟韩廷报平安。

    归国第一天,她召集苏之舟和各部门主管开了个会,重点仍集中于星辰下一步的产品选择。

    纪星会上发现,公司内部不止是她,其他人也都格外关注竞争对手尤其是瀚海的动态。

    选择下一阶段产品时,有意无意受到了对手的影响。

    小尚甚至把瀚海已经上市的、试验阶段的、研发阶段的产品全打听了个遍。

    他的意见是选择差异竞争,专做瀚海现在没做的项目。

    小夏道:“我也这么想。”

    纪星却不赞同:“你们对差异竞争的理解太浅显。

    如果简单地只为避免和他们撞上,很可能他们今年没做的项目,明后年开始做了。

    专门躲,是躲不掉的。”

    “可正面碰很难啊。”

    小左道,“他们财力优先我们。

    研发人数也是我们的三四倍。”

    小右提议:“那我们在他们的产品列表里选出他们最薄弱、而我们的工艺可以超过的?”

    纪星思考片刻,还是摇了下头:“这次开会我想说,先别管瀚海和竞争对手。

    我们之前太过关注外界,对市场和竞争者的研究报告做了一堆,越看越乱。

    对自身的分析却不够。

    我希望这几天各部门能做出一份自省报告,优势劣势全列出来。

    我们根据实际情况,想想星辰该怎么走出自己的特点。”

    众人若有所思。

    纪星:“明晚之前交给我。

    散会。”

    第二天,纪星去了趟先创医疗试验中心。

    骨骼融合器的前几拨试验很成功,现在正招募大批量的新志愿者。

    纪星经过报名台的时候看见一个衣衫简陋的穷困女人拿着报名表在那儿哀求护士。

    过去了解才知,那女人叫张凤美,三十多岁,是建筑工地上的民工。

    长期劳累腰椎出了问题,听说能免费治病,过来报名。

    却被筛掉了。

    纪星看了她的简介资料和体检报告,说:“这符合志愿者条件啊。”

    护士把她拉到一旁,小声:“现阶段选志愿者,偏向于家境好的。

    后期恢复效果好,试验数据也更好看。”

    纪星虽于心不忍但也不好说什么,准备离开时,张凤美看出她是管事的,上前小心哀求:“能给我治治不,能治别人为啥就不能治我呢?

    我这腰疼病从生我家老二就落下了,一直不好,也没钱治。

    每天干活疼得要命,你们就好心救救命吧。”

    纪星终究不忍,对护士道:“家境稍好的也不在乎看病钱,能帮就帮帮吧,也就举手之劳。”

    护士见她开口,同意了,收了张凤美的表格。

    对方千恩万谢,说得纪星都不好意思了才走。

    纪星去见涂医生,从他口中得知,试验小组对星辰骨骼融合器的评价相当高——硬度韧度融合度都恰好到处,手术操作简单,后期效果显著。

    第一批患者的恢复速度相当惊人。

    涂医生甚至开始期待星辰接下来的产品。

    纪星听到这样的评价,自然振奋不已。

    只是当天晚上,她就收到了技术部、材料部等部门的调研报告,发现公司缺陷巨大——综合研发能力较弱,资金不宽裕,采购渠道单一。

    她略忧心地看完后,让敏敏把报告分发给公司所有人,通知明早开会。

    那晚,纪星躺在自己床上沉思了一整晚。

    目前她手上只有这样一副不算好的牌。

    该如何出牌,才能赢?

    ……   

    第二天一早,星辰召开了内部公开会议。

    几位主管坐在办公区旁的长桌前,员工们一旁围观,完全参与进去。

    纪星坐到主位上,问:“昨晚都看到报告了,有什么想法?”

    小尚首先反省:“我们部门综合研发能力存在问题,尤其是涉及柔软度的项目,比如人工心脏,瓣膜,血管这些。

    目前技术和人力跟不上。”

    苏之舟打了个圆场:“学是能学,研究也能研究出来。

    但想短时间内有强大竞争力,难。

    除非再请一批研究人员。”

    “那经费就跟不上了。”

    小夏说,“现在再请人,尤其是工资高的技术人员,是不可能的。”

    “对。”

    小左道,“采购这块,材料一直涨价。

    由于我们采购量太有限,目前合作方没建立起来。

    比较实惠的材料供给方只有魏科长那里。

    但他们主攻航天材料,和医疗重叠的不多。

    新派系的产品开发需要新材料,要重新开拓合作方,成本也会加大。”

    一旁,众人都皱着眉,忧心地点头。

    纪星靠在椅背里,耐心听完,笑道:“你们怎么都只说缺点呢,在我面前不好意思呢?”

    小右说:“不是开反省会么?”

    “这可不是我开会的目的。”

    纪星稍稍坐直身子,刻意放缓语气:“你们太谦虚了。

    我却看到很多优点:我们的综合研发能力是偏科,但偏科就是有强项啊。

    我们在骨骼硬度和韧度方面的研究与工艺相当不错。

    研发人员在这块钻研很深,材料研究和熟悉度就更不用说了。

    虽然我们经费少,但每分钱都花在了刀刃上——财政管理做得相当好。

    我们员工分布不够综合全面,却聚集在同一领域,能往一处使劲。

    不是吗?”

    她这么一说,办公区里一帮年轻人恍然大悟,全笑了起来。

    “所以,我现在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事关整个公司的战略与定位。”

    二十几道目光聚集到纪星身上。

    她微微一笑,掩饰住内心的忐忑和不安,带着笃定,掷地有声道:   

    “星辰要改变策略,做一个专做骨骼的公司。”

    一时哗然。

    有人倒抽冷气,有人交换眼神,有人若有所思,也有人缓缓点头。

    纪星不动声色地压抑住不稳的呼吸,道:   

    “之前,豪气的话说了太多:我们星辰要引领市场,要做大企业,要拓展出涵盖3D打印全线产品的公司。

    现在突然改变,我知道有一部分人很吃惊。

    在此,我想说说我的想法。

    植入医疗器械,由于行业条件限制,研发周期长。

    很多产品,如整形材料,今年的流行因素三年后可能全变了。

    目前看来最稳妥的选择有心血管系和骨骼系。

    我们资源有限,开发心血管需要学习一套全新的医学参数,但骨骼已是大家擅长的领域。

    所以,不如集中力量做好一件事。

    做透,做精,降低成本提高工艺。

    是的,我放弃曾经的执念了。”

    她说着,一时也有些感慨和激动。

    “我知道作出这个决定很难。

    是,星辰放弃了想要变成巨头的幻想。

    从今天开始,落到实地,从小做起。

    植入医疗器械有1500亿的市场,我们不需要做垄断的涵括全线的大企业,我们哪怕只占这市场的百分之一,星辰也有未来。

    曾经有一个人跟我说,不要征服大海,要利用洋流和风向,乘风破浪,开辟航路。

    专做骨骼,这就是属于星辰这艘小船的新航路。”

    一番话说完,给近期深陷公司定位和发展困境的员工们指了明路。

    众人豁然开朗,热烈议论起来。

    之前谁都没敢也没想到从公司的定位上做改变。

    而今当战略调整,根本问题解决,其他限制星辰发展的制约因素也在一瞬间引刃而解。

    纪星看着办公区里踊跃交流的众人,心里又激动,又感慨。

    从深圳到德国,过去的几个月,她疯狂地接受着学习着,所有的知识混杂着,像一本表面简单实则难以参透的武功秘籍。

    终在最后一刻,打通任督二脉,一切融会贯通。

    而后再回想,简单如小菜一碟。

    她为自己做的这个决定激越不已。

    会后,她独自坐在办公室里,既有丝佩服自己的小得意,更有对前途的期待与忐忑,急需与人分享。

    她按耐不住拿起手机,回过神,发现自己竟准备给韩廷打电话。

    她看着手机上他的名片,却莫名犹豫,最终,划掉了通讯录。

    她木着脸坐了半会儿,又鬼使神差打开朋友圈,琢磨来琢磨去,发了条消息:   

    “正确定位了。

    (yeah~)”   

    很快就有回复,朋友各种纳闷:   

    “什么鬼?”

    “手机定位?”

    “GPS?”

    纪星腹诽:我发的密码你们才不懂!   

    密码……心头蓦地咚了一下。

    她回了神,赶紧点删除,删除后还特地确认了一遍。

    ……   

    韩廷飞机刚落地,打开手机,一堆来电提醒和信息。

    纪星这几天都没给他汇报工作,走的那天落地也没给老板报平安,倒真像只小白眼狼。

    合着是归国没人管着就可劲儿撒欢儿了?

    韩廷略掉一堆信息。

    他是个从不发朋友圈也不看朋友圈的人。

    今天却点开来看,刚巧看见纪星发的内容:“正确定位了。

    (yeah~)”   

    看来是开窍了。

    韩廷想。

    不错,这丫头不算笨。

    那条消息,(yeah~)的表情是一个小笑脸比着两个V,特像那天给她照相时她的第一个动作。

    手指在屏幕上浮动两下,他略略想着,终究落下拇指,点了下赞。

    可……没成功。

    他并不太懂原因,又试了一两下,依然没成功。

    他皱眉,奇怪地刷新一试。

    那条朋友圈没了,被删除?

    他看着手机屏幕,看着看着,嘴角浮起一丝悠扬的笑意。

    飞机已解除舱门预警,韩廷兴致不错地望向舷窗外几秒,拿手机拨通了纪星的电话。

    居然半天不接,他很有耐心地慢慢等着。

    好半天,那边接起来,她小声而警惕:“……喂?”

    他一听她声儿就没忍住,无声地笑了下,语气却挺正常,问:“做贼呢?”

    “……韩总。”

    她声音恢复寻常,“您找我有事啊?”

    “公司定位想清楚了?”

    那边顿了一下,说:“对啊,星辰接下来的走向我都想好了。”

    韩廷解开安全带起身,一边拿手机在耳旁,一边冲唐宋指了下自己落在座椅上的公文包。

    话筒里纪星正规规矩矩给他汇报,渐渐,语气不经意轻快起来,听得出还沉浸在作出决定后的兴奋中:“……不止是下一阶段的产品哦,这一次,我对整个公司的定位战略都有了全新的想法。

    之前跟你讲过的那些个问题,全都想通了。

    其实很简单的,韩总我……”   

    他安静听着,往前走;空姐微笑鞠躬:“再见。”

    那头,她听到什么,顿住,问:“韩总你现在在忙?

    要不我之后再给你汇报?

    ……韩总你什么时候回来?”

    她说话的功夫,他已走出舱门上了廊桥,说:“我到北京了。”

    “啊?”

    她吃了一惊,“什么时候到的?”

    “刚才。”

    韩廷走下廊桥,看一眼手表,说,“我现在去你公司看一眼。”

    “现在?”

    “不方便?”

    “方便啊。

    方便。”

    “一小时后见。”

    纪星放下电话,原地转了一圈,转完回过神,立马冲出办公室,一副要宣布重大事件的表情。

    办公区里的员工们都回头看她。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她寻常地说:“过会儿,投资人会来。

    大家不用紧张,该干嘛干嘛。”

    众人:“……”我们不紧张啊。

    纪星兀自在办公区里走了一圈:   

    “小李,这个垃圾倒一下。”

    “小王,这边一堆杯子收一收。”

    “小刘……”   

    她巡视完自己的窝儿,发现到处都干净整洁了,满意地回到办公室里。

    她收收捡捡,又打扫了会儿卫生。

    大概一小时后,手机铃响,是韩廷打来的电话。

    纪星以为行程有变,赶紧接起:“喂?”

    “我到楼下了。”

    他说。

    “哦,好。”

    放下电话,纪星吐槽,果然是不同年代的人,一句话的事儿都要打个电话搞那么正式,现在年轻人的沟通方式是发消息啊。

    她快步出去,到电梯间里站好了等待。

    红色的楼层数字缓缓攀升,她双手背在身后揪着手指。

    “叮”一声,到了。

    她抬眸,见电梯门仍紧闭着,一秒,两秒,缓缓拉开。

    韩廷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气宇轩昂。

    他表情平静微肃,一双桃花眼明净清亮,目光穿过渐开的门缝,缓缓聚焦在她脸上。

    四目相对的一瞬,他莞尔一笑,冲她弯了弯唇角。

    纪星怔然,匆忙回过神,笑容绽开:“韩总好。”

    他走出电梯,她迎上去一小步,两人对视着,一时都没说话。

    他安静随意,她稍许拘谨。

    她又冲他一笑化解气氛,眼角眉梢满是笑意,韩廷说:“看来很有信心。”

    纪星抿唇笑。

    说来,她是真紧张。

    虽然做出了决定,可毕竟还忐忑呢。

    也想得到他的肯定,给自己更大的底气不是?

    她领着韩廷上走廊,边走边道:“韩总,我想通啦。

    之前一直想做大事,做大企业,开发全线的产品,特炫酷。

    但我现在放下执念了。

    你给我讲过的很多话,我也总算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韩廷听着,心里早已有了个大概。

    说话间,两人已走到星辰公司。

    进了门,一帮员工陆陆续续站起身微笑行礼。

    韩廷淡笑着冲他们颔了下首,进了纪星的办公室。

    纪星关上门,坐到座位上,隔着一张办公桌的距离看着他,期待地宣布:“韩总,星辰要做一个专做骨骼的公司。”

    韩廷点头:“不错。”

    两个字,却叫纪星彻底安了心,最后一丝疑虑也打消了。

    只是,她还盼着更多的点评,期望巴巴地看着他。

    韩廷佯作不知:“怎么?”

    纪星:“就……没啦?”

    韩廷:“有人喜欢把一句话扩写成八百字的作文,也有人喜欢用一句话总结长篇大论。”

    纪星:“……”   

    她说:“那……这个总用一句话总结长篇大论的人,能偶尔扩写一下么?

    因为,或许听他说话的人想要得到更多确切的信息呢?”

    韩廷学着她绕弯子,说:“如果那个听话的人心里不确定,那么这个讲话的人大概会告诉她,换做是他,他的决策也是如此。”

    纪星眼里再度亮起了光:“就我刚说的,专做骨骼?”

    韩廷点了点头,给了她一个无比确定的答案:“这是星辰最好的出路。

    你找到了。”

    纪星振奋地坐直身子,没忍住在椅子上动了两下,感慨:“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好简单啊!为什么当初没想到呢?

    那么容易得到的答案,我却找了好久。”

    “这跟上学一样,你上初中了自然觉得小学试卷容易。”

    韩廷道,“猜谜也是。

    知道了答案,再难的谜面也不过如此。”

    她听到这话,回过味儿来,问:“韩总,你是不是一开始就有这个想法了?

    关于星辰的战略和定位,那次你在车里跟我说的时候……不对……”   

    恐怕第一次见面谈投资时,他翻开企划书的第一眼就有了结果。

    韩廷淡笑一下,不予置评。

    他一秒之间的决定,她辛辛苦苦走了大半年。

    她怅然之时,韩廷却道:“人在起步阶段,得走些弯路,摔些跟头。

    这是必然。”

    “我知道啦。”

    现在的结果她已经很满意。

    不这么走过来,她哪里会成长。

    如果一开始就靠韩廷指路,她恐怕还是什么都没学到。

    还想着,韩廷手指轻敲了下桌子,叹:“坐了这么久,也不给我倒杯水。

    看来是翅膀硬了。”

    纪星一听他语气,汗毛儿都竖起来。

    立马起身去给他倒水,觉得纸杯太轻慢,特意拿了玻璃杯。

    她躬身在饮水机前,特殷勤地问:“韩总您是要热的呀还是冷的呀?”

    她这狗腿儿的语气叫他不禁莞尔。

    “温的。”

    韩廷说,目光无意看过去,一时间停住——女孩穿着白衬衫,包臀裙,由于弓着身子,裙子紧紧裹着臀部,勾出圆滚滚挺翘翘的小屁股。

    裙摆下,双腿细嫩。

    正如那夜在酒吧,修长的白皙的腿,白色的小内裤。

    她直起身,他目光自然移向她手中的水杯,接过来,温度恰好。

    韩廷没说话,喝着杯中的水,喝了几口了,才想起来后知后觉地说了声:“谢谢。”

    纪星毫无察觉地坐回去,心情还很不错,开玩笑道:“我走得慢点儿也就慢点儿吧。

    就当走这大半年的弯路,给自己挣了17%的股份呗。”

    韩廷正喝着水,目光训诫地越过玻璃杯扫视她一眼。

    “我开玩笑的。”

    她秒认怂。

    却又认真道,“可仔细想想,如果当初给你,那也很值。”

    当初的无知狂妄,她如今回想,颇为汗颜。

    正说着,手机响了,是魏秋子打来的。

    纪星接起来还没来得及开口,秋子的大嗓门儿就响起:“小星星儿,生日准备怎么过?

    正好周末,想怎么浪跟姐说!”

    “……”她别过头去,压低声音,“我谈事儿呢,待会儿给你电话嗯。”

    “啊。

    哦。”

    秋子声音骤然变小,“你忙,过会儿联系。”

    放下手机,韩廷已听到内容,笑问:“要过生日了?”

    “嗯。”

    纪星微叹,“希望快点儿过生日。

    今年本命年,很倒霉。

    工作没了,男……”她一秒转话题,“总之就是超级倒霉。”

    韩廷没接话,脸上挂着丝礼貌的笑容,那笑容含义匮乏。

    但只隔几秒,她又笑道:“不过很幸运的是星辰走上正轨了,还有,认识了你。”

    这句话是她真心实意的感激,可脱口而出,才发觉带了丝说不清的暧昧。

    韩廷没接话,喝着杯中的水,缓缓地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