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41
    chapter 41   

    目的地是一家高级会所。

    下车的时候,夜风卷过,鼓起纪星的衬衫和裙子,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韩廷注意到了,问:“冷么?”

    “还好。”

    纪星支吾着,冷也只能忍着了。

    她今天是为了美美的,所以穿得不多。

    她还傻站着呢,他手搁到她肩膀后,轻轻把她往避风口处推了推。

    她挪过去,见韩廷重新走回车边,拉开车门在里头找什么,最终没找到。

    他压低声音问了司机一句:“车上备用的西装呢?”

    “沾了灰尘,唐先生拿去洗衣店了。”

    韩廷关上车门,大步过来,说:“先进去。”

    他拉开玻璃门,为她挡着风口,送她进去,叮嘱了一句:“入秋了,昼夜温差大,以后出门记得带件外套。”

    “噢。”

    她含糊应答。

    一进去,里头空荡荡的,一楼只有一道巨大的铺着红毯的楼梯,横折着,通向二楼。

    上了二楼,豁然开朗,金碧辉煌。

    四周装饰得跟宫殿式的,水晶灯,玻璃墙,莹莹灯火,人影交错。

    短衣短裙的姑娘们一个比一个美,白花花的双腿跟荷塘里摇曳的藕带似的。

    西装革履的男侍也各个白皙帅气,冲你一笑,礼貌有加,如沐春风。

    纪星一下子明白了这是个什么地儿。

    她听说过,却从来没机会见识。

    今天能瞧上一眼见见世面,还挺稀奇。

    原本心中的惆怅和感伤也暂且先被抛去脑后。

    韩廷见她那东张西望的样子,仿佛看什么都能被吸引目光,片刻前若有似无的忧虑已从她眼底散去。

    他稍感欣慰。

    她这人乐天派,好奇心也重,或许正是如此,自愈力较强,也始终保持着那份开朗倔强。

    “韩总,你经常来这儿吗?”

    纪星问。

    “偶尔。”

    韩廷回答,正要说什么,发现她眉毛飞起,一脸“我懂”的样子,成心打探他私生活以看热闹。

    “你脑子里想什么呢?”

    他淡淡瞥她一眼。

    她瞪着眼睛,撒谎:“没想什么。”

    韩廷说:“我可没那个闲工夫。”

    纪星装不懂,还很乖地顺着话儿接:“没闲工夫干什么?”

    韩廷:“……”他眉一皱,“啧。”

    她立马缩脖子回去,这下彻底规矩了。

    韩廷训诫地瞧上她几眼了,目光移向前方。

    走到宽敞闪亮的电梯厅里,电梯门开,肖亦骁下来接韩廷,正好撞上,他手往他肩上搭,说:“我先给你讲几句……”话未落,看见韩廷身旁的纪星,目光略作停顿,没露出半点意外,悠然一笑,说:“纪小姐,好久不见。”

    纪星诧异他竟还记得自己的姓氏,受宠若惊地点头:“肖总好。”

    肖亦骁显然比上次放松很多,道:“说一回生二回熟,咱们都见仨回了。

    可别肖总肖总地叫。

    尽管叫我肖亦骁,要实在不好意思,叫哥哥也成。”

    纪星被他逗得脸颊绯红,却又忍不住轻笑。

    这人说话虽痞里痞气,但表情正经做派端正,不给人半点儿不尊重或占便宜之不适感。

    韩廷看纪星:“他这人有自来熟的毛病,你别介意。”

    纪星赶紧摆手。

    肖亦骁冲纪星眨眼,下巴指指韩廷:“我把你这位哥哥借过去说会儿话,方便么?”

    纪星这会儿脸是真红了,窘迫地呐呐道:“……方便啊。”

    答完才发觉出事儿了,她就不该接这茬儿!   

    韩廷看着她,眼神都微微变了。

    肖亦骁见她不禁逗,朗笑出声来;手搭韩廷肩上,把他揽到角落去了。

    走到屏风后头,韩廷问:“人在上边?”

    “嗯,这三个加起来能有3%。”

    肖亦骁神情严肃了半分,问,“怎么突然想到让我收购东医(东扬医疗)的散股?”

    韩廷说:“韩苑最近跟东医的董事们走得忒近了点儿。”

    肖亦骁不以为然地笑一声:“就她还能发动‘政变’把你给掀下来?”

    韩廷道:“董事会那帮老顽固一直反对对DOCTOR CLOUD的投入,是我一意压下来的。

    偏偏这块儿研发碰上瓶颈,近期没什么进展。”

    肖亦骁说:“AI医疗是几十年的项目,急不得一时。”

    “要跟那帮人讲得清道理,我也不用费那门子劲儿了。”

    韩廷道,“都是只进不出的主儿。”

    肖亦骁问:“东医今年盈利如何?”

    韩廷说:“到年底,涨幅能跟去年持平。”

    他今年上任后启动了不少改革,产品线做了大幅调整,旨在为今后两年甚至五年的整体发展打基础,短期之内盈利反而有所回落。

    这点肖亦骁很清楚。

    东医的两块重头领域是医疗检测设备和植入式医疗器械,前者韩廷提高了对设备精密度的要求,推进高端产品的研发生产,制造成本增加;后者韩廷大力投入3D打印,研发成本增加。

    而市场尚未迅速跟上,需要几年的缓冲期。

    这恐怕会被韩苑拿来做文章。

    “明白。”

    肖亦骁说,“不过我倒觉得她翻不出花儿。

    老爷子还有绝对的话语权呢。”

    “别惊动他老人家。”

    韩廷说,“我要确保万无一失。”

    正说着,他无意转眸,透过屏风狭窄的缝隙,正好看见纪星窈窕柔软的身影镶嵌其中。

    她安静等待着,表情有些放空。

    电梯里有人进出时,她茫然看一眼。

    来这儿的绝大多数是男人,出入时见到她,以为她是这儿的小姐,眼神肆无忌惮在她身上打量。

    韩廷说:“上去吧。”

    肖亦骁顺他眼神一扫,心知肚明,低声问:“小女朋友?”

    韩廷顿了一下,说:“还不是。”

    “还不是……”肖亦骁低低学着他这句话,韩廷甩了他一个眼神。

    肖亦骁只是笑,走过去了,对纪星道:“不好意思,久等。”

    纪星笑:“没有啦。”

    说着也不知为何,眼神匆匆找了韩廷一眼,韩廷目光淡然,迎视着她。

    肖亦骁话还没说完,下巴指指韩廷,揶揄道:“呐,人还给你了啊。”

    纪星大窘,这回学聪明了,不答话了。

    目光再度不小心跟韩廷撞上,正窘迫之时,他淡笑,说:“他喝多了。

    耍酒疯呢。”

    她抿唇一笑。

    进了电梯,三人一处。

    她原先站在他俩中间,没过几秒,无意识地挪一步,靠近站去了韩廷身边。

    肖亦骁瞅着金灿灿的电梯壁里三人的影子,笑得花枝乱颤。

    韩廷再次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到了四层,三人出电梯间上了宽阔的走廊,举目望去,更是霓虹魅影,美女如云。

    衣着暴露、露着香肩大腿的年轻女孩儿们如鱼群般消失在各扇精装的大门里头。

    经过其中一扇没来得及关闭的门,纪星看见屋子里头光辉灿灿,沙发上有男人怀里坐着美女,男人的手在美女裙底下肆意游走。

    她赶紧收回目光,又一步小跑上前,紧跟去韩廷身边。

    韩廷侧眸看她,低声问:“看见什么了?”

    “没啊。”

    她摇头,像摇拨浪鼓。

    他逗她:“害怕?”

    她细眉一皱:“这有什么害怕的?

    我又不是小孩子。”

    她说,依是紧跟着他。

    韩廷:“刚不是说没看见么?”

    纪星:“……”   

    她默默看他一眼,老板,能好好说话别挖坑么。

    韩廷好笑:“放心。

    不会把你卖了。”

    纪星:“……”   

    她刚要说什么,却见前边一道熟悉的身影。

    曾荻和一位戴着黑框眼镜的西装精英男士走过来。

    曾荻笑吟吟的,手轻挽着那人的手臂,见到韩廷,却无意识把手收了回去。

    她目光扫见一旁的纪星,终究又落回韩廷身上。

    那男人先打了声招呼:“韩总,肖总。”

    “常总。”

    是东扬医疗的竞争对手——同科的老总常河。

    曾荻看着韩廷,微笑:“韩总好呀。”

    韩廷颔了下首,没有多的话。

    倒是肖亦骁跟常河简短寒暄两句了,擦肩而过。

    纪星隐隐感觉斜后方有道目光扎在自己脸上,回头看,却只看见曾荻的后脑勺。

    肖亦骁纳闷:“她什么时候跟常河走到一块儿去了?”

    韩廷不予置评。

    肖亦骁领着两人到一间包房前,推开门,里头偌大一间,富丽堂皇。

    沙发上坐着四个男人,其中一个器宇不凡,纪星觉得眼熟,感觉是半年前那次牌局上韩廷的朋友,正在做东的样子。

    另外三个看着是客人,稍显局促。

    两三个包间的公主小妹正跪在茶几旁开红酒,摆盘,倒水。

    纪星推测这怕是个生意局。

    韩廷一进去,沙发上那几位客人起了身,跟韩廷打招呼:“韩总!”

    韩廷和他们一一握过手,其中一个让了中间的位置给他坐。

    韩廷却指了指沙发外沿,说:“甭客气,我坐那头。”

    他回头看了眼纪星,坐去沙发一端,纪星跟着过去,挨坐到他身边。

    他像是一道屏障挡着她和其他人,留了她一方相对自在的空间。

    众人才落座,领班经理进门,身后跟着一溜儿十几个面容姣好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孩子,一字排开,露着光溜溜的肩膀和大长腿;竟还有白种人和拉丁裔的。

    纪星被这阵仗骇了一道,睁着眼一瞬不眨地看。

    韩廷倒觉寻常,不感兴趣,反而饶有兴致地观察她直愣愣的表情。

    那三位客人挑选了各自喜欢的三个美女,被挑选的女孩子袅袅走到男人身边坐下。

    韩廷的另一位朋友也意思性地选了一个。

    肖亦骁见韩廷没动作,叫了其中一个年轻女孩的名字,又指了指韩廷。

    那女孩立马从队列里走出来,小快步跑去韩廷跟前,到他身边要坐下。

    “不好意思。”

    韩廷语气礼貌,指了指一旁的纪星。

    纪星一愣,心莫名就“砰”地一下。

    那姑娘也一愣,抱歉地吐吐舌头,赶紧又坐去肖亦骁旁边,还轻轻捶了他一下。

    他在车上说要她帮忙,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纪星想。

    她偷偷看坐在沙发上的姑娘们,瞧着都挺正常的,并没有什么过分的动作。

    韩廷注视她半晌,问:“看什么呢?”

    纪星收回目光,小声:“没什么。”

    隔几秒,又没忍住,很小声道:“多少钱一个呀?”

    韩廷无声地做了个口型:“一千五。”

    纪星也跟着做口型:“只陪酒?”

    “嗯,出台另算。”

    韩廷觉得,跟她讨论这个问题有些诡异了。

    可她的好奇心显然还没有得到满足,末了,又轻声问:“你叫过这里的坐台公主么?”

    韩廷正喝水,差点儿没被她这话呛住,扭头看她,略清了下嗓子,说:“不好这口。”

    纪星了然地点点头,又问:“来这儿的都是男客人,没有女的?”

    “少。

    也有。”

    韩廷瞧她,“怎么,给你找个小王子?”

    纪星:“你请客么?”

    “今儿你寿星。”

    他调侃,“真要?”

    以为她会有半分害羞,结果她眉毛一挑:“那我要最贵的。”

    韩廷觑她半晌,眼中光芒微闪,忽说:“还是算了。”

    说着,他无意地看向了那群鱼贯而出的年轻女孩子们。

    纪星却追问:“为什么?”

    这下,韩廷转眸看向她了,嗓音低沉:“你说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