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42
    chapter 42   

    你说为什么?

    纪星的脸在一瞬间升温,心跳也骤然加速,支吾道:“我?

    不知道啊……我不知道为什么啊。”

    韩廷表情随意,四两拨千斤的,说:“不能把你给教坏了。”

    “……”   

    纪星脸上蒸腾的热度就跟瞬间泄了气的皮球似的。

    他瞧着她,慢慢地说道:“不然呢,你想什么呢?”

    纪星脸颊再度发烫,被他逗得仿佛潮起潮落。

    “我也是这么想的。”

    她逞强着,反问道,“你以为我在想什么?”

    韩廷没有回答了,他看了眼房门口,神色微肃。

    没被选上的年轻姑娘们都出门去了,领班轻手关上了房门。

    他看向纪星,说:“你自己玩会儿。

    我办点儿事儿。”

    纪星点头:“哦。”

    韩廷侧过身去,和那边的几位客人朋友聊了起来。

    纪星听了几句,起先他们在聊同科公司,貌似说同科今年的产品线跟东扬医疗大幅重叠,市场份额争得挺厉害。

    后来又说起具体的人和事,纪星跟不上,也就不在意了。

    她很快被跪坐在茶几边的包厢小妹吸引了目光。

    坐在沙发上的公主自然漂亮不用说,但那几位端茶倒水的小妹同样天生丽质,细细的手腕白玉似的,有条不紊管理着满桌的红酒瓶、分酒器、酒杯、水杯、果盘、餐碟……如同奏乐。

    她才坐下不久,包厢小妹就自觉而殷勤地为她倒上红酒,拿精致的小碟子盛上分拣的水果,手法轻盈地端到她面前。

    纪星刚要接,不想正和人谈事的韩廷扭过头来,说了句:“给她水就成。

    酒不用。

    谢谢。”

    “好呢。”

    包厢小妹微笑着撤掉红酒,端过来一杯水。

    韩廷瞄了眼桌子中间巨大的果盘,说:“多给她拣些草莓。

    谢谢。”

    说完又继续和人谈事去了。

    他至始至终没看纪星一眼,纪星却心里直突突,也不知是为何。

    一抬眸,见那小妹含着暧昧的笑容,可能误以为他们有什么关系。

    小妹给她挑了满满一碟子草莓,放在她跟前,摆好银色的果叉。

    她叉起一颗放进嘴里,很甜。

    他跟别人说着话,留给她一个半侧身的背影,把她挡在最里边的角落。

    她独自吃草莓,与世隔绝似的。

    坐在沙发上的几位公主也都很懂分寸,默默陪坐着,不打扰男人们谈事。

    半路,纪星想上厕所,起身溜了出去。

    她跟着指示牌找到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却拿不准了。

    走廊四通八达,跟迷宫似的,房间也没有数字号码,全是“故源”“清溪”之类的名字。

    她沿原路返回,推开门进去,里头一群陌生人。

    离她最近的沙发上,一个男人左拥右抱,怀里坐着的小姐裙底都掀开了。

    她吓了一跳,立刻退后转身,可身后正巧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要进来,身影笼罩着她,调笑:“进来坐坐?”

    “我走错房间了。”

    纪星轻骇道,匆忙溜走,跑开一条走廊后愈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她重新回到洗手间,按回忆摸索着再次原路返回,走到房间门口,小心翼翼地推开一条缝往里头瞄,这回又是一室酒色,还是不对。

    身后有人轻拍她肩膀。

    她惊跳着回头,是韩廷。

    他手落回兜里:“干嘛儿呢?”

    她落了口气:“我找不着是哪个房间了。”

    他早就猜到了,下巴往前头指了指,她跟着他上去。

    韩廷说:“房间里头有卫生间。

    也不问一下就自个儿瞎跑。”

    “我看你们都忙啊。

    ……这儿太绕了。”

    纪星埋怨,“不知道谁设计的。”

    韩廷道:“自个儿没有方向感,怪楼设计不好?”

    纪星:“……”   

    “我方向感其实很好的。”

    她辩解,“可这不是在屋子里头嘛。”

    韩廷也不多说,脚步落后她半步。

    走到分岔路口了,纪星不知道往哪儿走,左看右看,认怂,目光向他求助。

    韩廷说:“东边。”

    “……”纪星觉得他是故意的,咕哝,“东边是哪边?”

    他好笑:“左边。”

    纪星吐槽:“变态的北京人。”

    韩廷:“我又哪儿招你了?”

    “东南西北分那么清。

    你脑袋里是天生装了GPS么?”

    韩廷说:“今儿你过生日,我让着点儿。”

    纪星一愣,没想他还惦记着。

    她以为来了这儿,她就成背景板了呢。

    她说:“什么鬼生日,一点儿都不好。

    赶紧过去算了。”

    他看她失落,没有多问,抬手看了眼腕表,说:“你这生日还有一个钟头。”

    看她,“今儿许愿没?”

    纪星又是一愣,极轻地撇了撇嘴,不无失望地说:“……没有。”

    彼时,两人刚走到拐角。

    韩廷停下脚步,看向立在一旁的服务小姐,说:“姑娘,借个火儿。”

    对方立刻递过来一只打火机。

    “谢谢。”

    韩廷带纪星走到角落,噌一下打燃了火机,说,“给你补上。”

    纪星怔住,看着跳动的温暖火光,微微张了张口,抬起头懵懵地看他。

    他目色淡然,下巴指了指手中的火焰。

    她轻声:“忽然不知道许什么愿望了。”

    他说:“那就开心平安。”

    微弱的火光在两人之间轻轻跳跃着,纪星望着那小小的火苗,却觉得它的热度传进了她心里。

    她闭上眼睛,许了个愿望,许完睁眼,“呼”地一下吹灭了他手中的“蜡烛”。

    韩廷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将打火机还给服务员,说了声谢谢,带纪星回去了。

    回去后,他坐下继续和另外几人聊了会儿生意上的事,纪星默默坐在他身边,发了会儿怔,直到包厢小妹又给她递来一盘草莓,她才回过神,又开始偷偷打量起房内的姑娘们来。

    大概半小时后,貌似事情谈得差不多了。

    有人开始点歌,公主们也放松下来,端起酒杯陪酒,有的隐约有了肢体接触。

    纪星收回目光,眼睛再不往那儿看了。

    韩廷回身,看了眼桌上七七八八的杯子,问:“哪杯是我的?”

    纪星一直帮他盯着,立刻指了一下:“这个。”

    他端起来喝一口了,低声问她:“无聊了?”

    说话的时候,那头有人唱歌,一下子盖过他的嗓音。

    纪星一个字没听清,瞪着大眼睛:“啊?”

    韩廷稍稍倾身过来,她也朝他身边挪了挪,把耳朵凑过去。

    光线朦胧,她耳朵小小的,弯成一道白玉般的弧儿。

    他垂眸看着,凑近了,声音依然不大,问:“无聊了?”

    “没有啊。”

    她眼睛对向他,说,“我在看美女。”

    “……”韩廷一时不知道说她什么好。

    歌声太大,她以为他没听见,又不经意凑近了点儿,说:“她们长得好漂亮,腿好长。

    坐在肖总身边的那个最漂亮。

    皮肤真好。”

    韩廷扭头看一眼,说:“你觉得那算好看?”

    “我觉得她……”她跟上去说着,不巧他回过头来,两人的脸一瞬近在迟尺,鼻翼擦擦而过,气息交融。

    纪星倒提一口冷气,只见他睫毛很长,眼瞳透着一丝琥珀色。

    她甚至闻到他身上极淡的香味。

    她立刻坐回去,脸已蹭地红了一截。

    韩廷却是比她淡定得多,须臾间,他闻见了她身上他送她的香水,淡淡的,挺不错。

    他不动声色拾起话题:“你觉得什么?”

    “我觉得……她挺好看的啊。”

    她身板僵直少许,人已是不敢靠近他了。

    韩廷正要说什么,一旁,有人问:“韩总,要不给你朋友点首歌?”

    韩廷看纪星:“想唱歌吗?”

    纪星摆手:“我唱歌很难听的。”

    室内彩光闪烁,韩廷笑了下,对那人说:“不用。

    谢谢。”

    纪星见他还在笑,解释说:“其实我声音很好听,但就是跟不上调。

    好像是天生对不上节奏。”

    韩廷听着她这解释,脸上浮起一丝极浅的笑,说:“就是音痴。”

    “……”纪星徒劳地找补道,“可,我声音其实还……不错的。”

    “那是。”

    他随口附和她一下,莫名想起那次在酒吧她醉酒后在他耳边嘤咛撒娇的声音,的确撩火。

    他拿起水杯,又喝了几口,忽觉夜里带她出门似乎是个错误。

    纪星则化解尴尬地无意抽了下茶几上的抽屉,发现里头有骰子,她拿出来自己跟自己摇了会儿,正有些百无聊赖之际,撞见韩廷的目光。

    “韩总,你会玩骰子么?”

    韩廷:“小看我?”

    纪星脸蛋一扬,眉毛微抬:“别的我不敢说,但玩骰子,我特别厉害。”

    韩廷来了点儿兴趣的样子,说:“不巧,我也玩得不赖。”

    纪星眼睛一亮:“那咱们比一局?”

    呵,胆子挺大。

    她自投罗网,要往他兜里钻。

    这就怪不得他不绅士了。

    韩廷和颜悦色道:“话说到这份儿上,得赌点儿什么不是?”

    见她歪头想赌注呢,他说:“小了我可不玩儿。”

    纪星想一想,说:“好。

    你要是输了,你让星辰3.4%的股份给我。”

    这丫头至今还想着脱离控制呢。

    “行。”

    他眼睛都不眨一下,目光笔直盯着她。

    纪星没料到他如此爽快,一秒上钩:“说真的?”

    “嗯。”

    韩廷说,“你要赢了,给你。”

    “好!就赌这个!”

    她兴奋起来,隔几秒,“我要是输了呢?”

    他淡笑,有些意味深长:“我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成交。”

    纪星并未过深思考。

    能怎么办,肯定是要她听话做事情呗,又或许多要点儿股份。

    她爽利地盖上盖子,手中的骰子噼里啪啦一大通摇晃了,拍在桌上。

    韩廷随手把骰子摇一下,轻轻放上桌。

    纪星揭开盖子一角,偷看一眼,一共6个骰子,她摇了两个3,三个5,一个6。

    规则很简单,赌双方加在一起同点的骰子数。

    叫数时只能抬不能降。

    开牌后,赌对则赢,赌错则输。

    纪星盖上盖子,底气十足:“四个3。”

    韩廷瞧着她,脸上有一层薄薄的笑意,声音很轻,抬道:“五个3。”

    纪星被他微笑的样子看得有些心虚,谨慎起来,想了想,说:“五个5。”

    韩廷接着抬:“六个5。”

    纪星蹙眉,数字越高,越要警惕了。

    她现在只能接着叫六个6,或七个5。

    六个6太危险,她心里直打鼓,表面却风波不动,一脸无所谓地看着他,说:“七个5。”

    韩廷嗓音悦耳:“八个5。”

    八个5。

    她这边有3个五,他那边有5个五吗?

    纪星不信,盯着他看。

    他与她对视着,风淡云轻。

    她心下判断,越看越觉得他在诈她。

    韩廷脸上笑容若有似无,问:“怎么了?”

    纪星确定他在诈他,说:“开!”

    韩廷手指敲一敲盒子,垂眸思索了半分,问:“真开?”

    “真开。”

    纪星不信这个邪,她掀开自己的盖子,一个6,两个3,和三个5。

    韩廷也掀开盖子,一个6,五个5。

    一共八个5,他赢了。

    纪星:“……”   

    她窘迫地盖上盖子,搓了搓手,道:“你说,要怎么办吧。”

    韩廷看向她,眼睛里波光潋滟的。

    他微张了下口,刚要说什么,她怂怂道:“别要太多了,给不起的。”

    他瞧她半晌,忽而一笑,道:“行了,不逗你了。”

    说完,低头把骰子一颗颗捡好,扔进茶几下的抽屉里。

    逗?

    纪星看着他慢条斯理的动作,后知后觉地回过味儿来了,隐隐约约明白他下的赌注是什么意思了。

    ———   

    “我说(把你)怎么办,就怎么办(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