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50
    chapter 50   

    汽车高速奔驰,纪星坐在副驾驶上,恨恨盯着车窗上的门锁;她压抑着愤怒,嘴唇紧抿,胸膛剧烈起伏。

    韩廷黑着脸,下颌紧绷地开着车。

    两人一路都不说话,车内一股低气压。

    开出好几公里了,韩廷开口:“你跟我闹什么?”

    纪星一听他这语气就受刺激,她实在不想理他,但忍了半会儿没忍住:“谁跟你闹了?

    我解决自己的事,不用你插手!”

    她佯作冷静的强调倒把他刺激得笑出一声讽刺来:“闹来闹去还是那档子事。

    划清界限,证明你自己。

    呵,想让我置身之外,不管你的事,你也得先有那个本事把事情解决了。”

    纪星跳脚:“我本来就在解决事情!”

    “解决事情?

    那人是听你说话了还是跟你和谈了?”

    韩廷冷笑,“你打从一开始就走错了。

    出了事,医疗中心也有责任,要你单独出头?

    !”

    纪星恼怒不已:“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站在你的角度看问题?

    星辰不是东扬,没有那个资格跟试验中心把关系闹僵。

    事情闹大,试验停摆,受损最大的还是星辰。”

    韩廷默了半秒,说:“既然如此,我给你解决完问题,你不是该感谢我?”

    纪星被他这脑回路绕得,差点儿没被他气死:“我不赞成你的处理方式。

    你凭什么给他们钱?

    给他们钱就说明星辰错了!你凭什么替我做出这种决定。”

    韩廷道:“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事儿。

    你解决不了,讲再多的道理和方法论,都没用。”

    “我能解决。

    你为什么那么专.制?

    为什么你就永远是对的,什么都得听你的,按你的来?

    !”

    纪星被他那一套激得怒不可遏,“是,我早就料到跟他们讲不通道理,可没关系,我已经找人在旁边把全过程都录下来了。

    就怕万一谈不妥,他们闹。

    到时视频放到网上去,舆论也会站在我这边。

    因为整个过程中星辰都在讲道理讲证据,没说过半句过分的话。

    我对他们说的话,我的态度,还有这个,”她举起受伤的手,“这都是证据!”

    韩廷听到这话,一时没做声。

    她的方法虽然迂回了些,但不失为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

    他问:“然后?”

    “然后?

    把张凤美治好,星辰是不是就完成了一次很好的公关逆袭,打了广告?”

    韩廷又有几秒没说话。

    “可现在呢,你居然拿钱收买他们?

    这是不是坐实了星辰心虚理亏?

    !”

    纪星怄得几乎咽不下气,“你为什么给他们钱——就因为那男的说拿了钱就不找我们手术了?

    就为脱责?”

    韩廷:“是。”

    纪星脊背发寒:“他就是个人渣啊!他只想要钱,拿了钱他根本不会管张凤美,也不会带她去医院……”   

    韩廷道:“你都知道,还一再犯蠢?”

    纪星愕住:“什么?”

    韩廷已经把车开到家门口停下。

    他熄了火,回头看她:“你还指望给她做第二次手术?

    出院不到一周就上工地,把身体折腾成这幅模样。

    这种病人,这种家属,你还指望给她第二次手术?

    嫌他这回讹得不够多是不是?”

    纪星争道:“我会跟她沟通跟她讲!康复期的注意事项给她讲清楚。”

    韩廷冷笑:“那是上次没讲清楚了?”

    纪星哑口。

    “腰椎患病的人,别说康复期,康复之后都尽量别干重活。

    她没这个条件,又摊上那么个丈夫。

    不论给她多少次手术,都会复发。

    这样的志愿者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选进来的,现在我把她给你剔除了,你还想留?

    留下来做什么,做星辰试验史上的一块黑历史?

    你是开救济院呢还是当慈善家?

    这次不断干净,他们能反反复复狗皮膏药似的粘你一辈子你信不信?

    到时再来个手术七八次仍有后遗症的新闻,你这公司要不要开了?”

    善与利的较量,不过如此。

    纪星脑子骤然麻木,徒劳而机械地说着自己都不知真假的话:“治疗过程记录在案,能证明星辰没错。

    哪怕接受第三方检查都行。

    她……我刚看见她后悔了……把她扔在那里不继续治疗,以后就是个残废……”   

    “你到今儿还没弄清楚身份呢?

    你是个商人,真把自己当救世主了?

    她要死要活,路都是她选的。

    自个儿不争气,怨不得任何人。”

    韩廷冷声,“我只道你端着一副道德标准高高在上,却没料你愚善到这种程度。

    你好心收她,她怎么待你?

    你以为她感激你,人家跟你眼里那个欺她压她的丈夫一条心,把你往死路上逼。

    她在门口闹事断你后路的时候,想过你半分难处?

    !”

    纪星彻底失语,突然间没了任何情感。

    是羞,是愤?

    是怒,是恨?

    是嘲,是苦?

    是悲,是叹?

    她都不知道了,只是眼睛很痛,鼻子很酸。

    今日连遭背叛,平日合作愉快的医生出了事把她推去最前头,真心帮助的患者却被家属绑架过来讹她……他们一个个挑战着冲击着她自小信奉的价值观。

    她不知道究竟是世道太险恶,还是她太书生气,太过理想化。

    她本就被这番冲击搅得心力交瘁,原想强撑着解决了问题再独自消化,此番却猝不及防被韩廷一手撕开遮羞布,将她的狼狈模样暴露无遗——她就是那个滑稽而固执的唐吉坷德。

    眼眶越来越酸了,她突然解开安全带,摁开车门锁,推开车门,逃下车去。

    韩廷追下车,几大步上前,拉住她手腕将她扯回来,训斥道:“说你几句你还耍脾气,你这性子……”   

    话到一半,戛然而止。

    她别着脸庞,嘴唇直颤,水珠子在通红的眼眶里晃晃荡荡。

    韩廷愣了愣,眉一皱:“怎么还掉眼泪了?”

    她羞不过,拿手遮挡,手背上的伤触目惊心。

    他脸色一变,将她往家里带。

    “不要你管!”

    她发脾气挣扎,甩他的手。

    他再度拉住。

    他愈是管着,她愈发情绪激动,是彻底什么都不顾了,孩子般的闹脾气:“我的事不要你管,都说了不要你管!”

    他掐住她手腕往家里走,他力气太大,她挣不开,却也一路较劲不给他好过。

    韩廷开了门,费力将她拖进屋内。

    里头窗明几净,是个别墅。

    落地窗外,秋阳铺洒。

    他一手牵制住她,一手抽开墙边的柜子,从里头提出个急救箱来,单手掀开了,拿出药水棉签和绷带。

    纪星抽泣着,满面泪水,还在发脾气:“我不要!”

    韩廷回头,用力扯了她腕子一下,将她扯到身边,恼道:“我说你这人怎么就不知好歹呢?”

    “就不知好歹!就不要你管!”

    韩廷被她气得笑起来:“咱换句词儿行么,还复读上了?”

    纪星更羞更恼,不知为何和他对峙,总是她失控而他云淡风轻掌握一切。

    她叛逆心起,挣着手就不让他上药,仿佛接受他的好心恩惠会让她死掉一样。

    韩廷忍无可忍,不知道这姑娘能这么倔,警告:“你给我老实点儿啊。”

    棉签粘了药水。

    她甩手挣扎。

    “啧!”

    韩廷皱眉,一把将她小身板拧过去从背后将她搂进怀里。

    他双臂将她牢牢箍住,一手将她两只细细的手腕都捏紧了。

    她动弹不得,这会儿勉强算规矩了。

    他另一手拿棉签沾了药水,往她手背、手指上擦。

    才碰上,她整个人一抖,疼得泪水涟涟,咬着唇死犟着不吭声。

    他放轻了力道,可擦到指甲处。

    “嘶——”她哭,“疼!”

    她直缩手,偏偏人被他钳制着,缩不了;她身板扭来扭去,不经意在他怀里摩擦着。

    韩廷身子僵了一下,在她耳边低声:“别动。”

    她察觉到什么,忽然不动了,乖乖让他擦药。

    隔一会儿,又哭:“疼!你轻点儿啊!”

    他拿她没办法,低头轻轻给她的手呼气,凉丝丝吹着,真没那么疼了。

    他拿纱布轻缠她的手指,低沉的嗓音绕在耳边:“你这人,给你讲好话不听,歹话不听。

    三岁小孩儿都比你懂事儿。”

    “那你别管我呀!”

    她赌气。

    “忍不住。”

    他说。

    纪星心尖儿一跳,顷刻间有些恨他,眼泪再度涌出:“你这算怎么回事,自相矛盾吗?”

    韩廷没说话,缠着她手指上的纱。

    纪星恨恨道:“那天是我脑子短路了没有吵赢你。

    你凭什么那么说我?

    我根本没有耍心机去接近你,我只是……”   

    她喉中哽咽,又说不出口了。

    只是仰慕,只是渴望比肩,却被他说的那么不堪。

    “我也是被你气的。”

    他低声说,像是某种不言而喻的承认。

    纪星低着头,泪水蓦地止住。

    他躬着身子,高大的身躯将她整个儿笼罩在怀中。

    男人的侧脸近在咫尺,正捧着她的手轻轻缠纱,气息凌冽而成熟。

    她突然就从任性闹脾气的各种情绪中抽离出来,心跳在不知不觉中缓缓加速了。

    他说完那句话,心里也有丝异样的情愫。

    纱布已缠好,他低头看她,她睫毛还是湿漉漉的,耷拉着个小花脸,撇着嘴,模样又可怜又倔强,人却乖乖被他搂在怀里。

    秋天的阳光缓缓爬上两人的脚踝,照出暖意。

    他的手微微松开她手腕,往前移动少许,触及她手心。

    她蓦地一颤,如触电般醒过来,立刻从他怀里逃出去,他却摁住她肩膀将她扭转过身来,正面相对。

    纪星整个人抖了一下,望着他。

    就见他的眼睛黑而明亮,幽深地锁着她。

    她忽然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眼神四处躲闪,瑟瑟地后退一步,仿佛惧怕着某种预料中即将到来的事情。

    韩廷凝视她半刻,有条不紊地捡起她鬓角散乱的碎发,别去她耳后,摸一模她滚烫如火的耳朵,说:“胆子不是很大么?

    躲什么?”

    她不吭声,只是喘气,胸口剧烈起伏着。

    心头已是天人交战,他这种眼神她再熟悉不过。

    几乎能想出接下来他要对她做的事,又害怕想要逃避,却又刺激想要堕落。

    两股力量撕扯着她神经兴奋紧张,眼睛惊恐圆瞪。

    而他迅速结束掉她的胡思乱想——   

    韩廷上前一步,食指勾住她的下巴,低头就吻了上去。

    带着十足的攻击性,用力吮咬着,男人灼热的呼吸喷在她泪湿的脸颊上。

    她猛地缩起脖子,双手无力想要推开他,人却被他抵在墙壁上死死摁住。

    她顷刻就陷入这种攻势中,身体莫名一阵暖流,刺激得她双腿打抖,人都有些站不稳了。

    韩廷深吻着,撑着她的身体,忽然将她抱起放到柜子上。

    纪星思绪尚在慌乱中,已被架了起来。

    她望着他暗下去的眼神,惊得满面潮红。

    他将她的手搭在自己脖子上,嗓音暗哑:“怎么还犯傻了,要我教?”

    她惶然搂紧他脖子。

    他人已靠近她。

    她缓缓将脑袋安放在他肩头,出了呜呜,几乎发不出声,只见他的后背衣衫凌乱,而她的白净光洁,她羞得紧紧闭眼。

    完蛋了。

    又干坏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