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53
    chapter 53   

    纪星醒来的时候,光溜溜地趴在床上,背上盖着柔软的被子。

    呼吸间,被子里满满都是韩廷身上的气息。

    她在他的窝里。

    她懒懒地伸手伸腿在被子里蹭了蹭,床上没人。

    她醒了,睁开眼睛,窗帘的缝隙里透出外头的天光。

    今天周末,不用上班。

    但韩廷居然六点就起了,那时她还在睡呢,被他抚摸醒来哼哼唧唧做了一次,她累得够呛,睡了个回笼觉,而他起了床。

    纪星睁着眼睛原地趴了会儿,不太相信——她昨晚不知是较劲还是中邪,鬼使神差地回了句:试就试,谁怕谁呀?

    于是就这么在一起了?

    她都觉得一时接受不来这种关系的转变。

    她慢腾腾起床,洗漱穿衣,出了卧室门,听见韩廷的声音从书房传来:“这部分先到这儿,你们各自再确认核实了给我报告。”

    她见书房的门开着,走过去瞄一眼——韩廷西装革履坐在办公桌前,戴着蓝牙耳机对着电脑开视频会议:“行,先结束了。”

    他敲键盘关了图像和话筒,眉心却习惯性地微蹙起,颇严肃的样子,让她莫名想起他们第一次过夜后的情景。

    还想着,韩廷抬头看见了她,问:“醒了?”

    “嗯。”

    纪星站在门口,揉了揉眼睛,并没有进去,仿佛工作的书房是处结界,而她还未完全理解透自己的身份,不知是否该越界。

    韩廷取下耳机,见她靠在门框边抠手指,神色缓和了半点儿,问:“杵那儿干什么?

    过来。”

    纪星挪进去,问:“你工作多久啦?”

    韩廷看了眼手表:“三个钟头。”

    纪星一看,上午十点了。

    她见他桌上开着两台笔记本电脑,文件铺了一桌,料到他今日工作也忙,她还是尽量别打扰才好。

    正想着,韩廷突然从抽屉里抽出一张纸来,上头写着:“体验不错,江湖不见”的字样。

    纪星头皮一麻,顿感不妙;韩廷看向她,有一会儿没说话,看得她心里发毛就差要自我反省时,他要笑不笑,说了句:“我看你字儿是越写越回去了。”

    纪星:“……”   

    他没在内容上做文章,她都快烧高香了,立马虚情假意道:“诶,您老说的是。

    跟您比真是差远了。”

    韩廷:“……”   

    他拿眼角斜了她一道,拿过一支笔,又从打印机里抽出一张空白A4纸,在上头写了“纪星”两字,说:“别的我不指望,自个儿签名总得见人。”

    说完把纸笔递给她,让她照着练。

    纪星腹诽:签名你也要管,翻了个白眼。

    韩廷抬眸,眼神严厉,她立马乖巧了,也不做鬼脸了,接过纸笔就趴桌上写了起来。

    韩廷说:“趴着干嘛?

    坐下写。”

    纪星一愣,看他一眼,脸微红了。

    韩廷说:“坐啊。”

    纪星窘窘的,想一想,还是默默坐到了他腿上。

    “……”韩廷这回也顿了一下,目光不动声色扫了眼怀里的人,没说什么。

    余光不经意瞥了眼办公桌另一端的一把椅子,她怕是没看到。

    纪星坐在他腿上,伏在办公桌上写字,他写的“纪星”二字很好看,可她照着写就怎么都不像。

    “好难呐。”

    她写出来的字跟鬼画符似的。

    韩廷听言,倾身上前,前胸贴她后背,左手揽住她腰肢,她顿时如触电般浑身一麻。

    他下巴靠在她肩上,下颌贴着她脸颊,右手将她握笔的小手握住,攥着她缓缓滑动钢笔,人在她耳边低声:   

    “这处下笔重点儿,连续,提,转折这块儿下力……”   

    纪星被他笼在怀里,精神无法集中,心跳紊乱,手也忘了使劲。

    他收紧拳头,捏了下她的手。

    “嘶——疼!”

    “开小差?”

    韩廷说,“你就照着这个练,练不好今儿不准走。”

    “那得练到什么时候?”

    她咕哝着,一转眼珠,又忍不住吐槽,“练到明天都练不好。

    你要是想留我就直说呗,拐弯抹角地干嘛?”

    韩廷在她腰上掐了一把。

    “哎呀!”

    她规矩了,继续写。

    “我为着你好,你倒成心跟我抬杠?

    瞧瞧,你这字儿写得跟小猫爪儿挠似的。

    看得下眼?”

    韩廷说,“我看你是打小儿就淘气不听话,不肯练字。”

    “……”纪星觉得他损她上瘾,也不顶嘴,乖乖巧巧煞有介事地学着他的北京腔,说:“我照着你的写,练好了不就是你的字儿了?

    要你以后拿着我的签名干坏事儿,侵占我的财产儿我找谁‘切’啊?”

    “……”韩廷忽然就有些心猿意马,不知为何。

    他转眸看她侧脸,嘴角浮起一丝极淡的笑意,好一会儿了,才低声说:“财产这词儿后头就不该有儿化音。”

    她努着嘴巴,不认:“哼!”

    眼睛盯着纸张,煞是专注地临摹着他的字。

    一排一排,密密麻麻。

    韩廷看着她,忽然凑过去,在她鬓角上轻吻了一下。

    纪星一愣,努起的嘴巴抿了下去,手却没停下,继续默默写着,写着写着,字迹有那么点儿相似的意思了。

    韩廷电脑里响了一下,那边发起视频邀请了。

    纪星立刻起身走去一边,这才发现办公桌那头还有把椅子……   

    她窘迫地看韩廷一眼,而他此刻没再注意这些细节,脸庞上已换做一贯工作时的扑克脸。

    偌大的办公桌,他在这头开会,她在那头伏案练字,互不打扰地过了半个上午。

    快十二点时,会终于开完。

    韩廷关上电脑,靠在椅背里,闭上眼睛揉捏着鼻梁,些微放松了一下他起身走到纪星身边,就见十几张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纪星”。

    后头写的字已是愈来愈好看。

    她还歪着头认真写着。

    他道:“我看是及格了。

    走吧,带你去吃饭。”

    “噢。”

    纪星这才放下笔了算完。

    韩廷换了身衣服,准备出门时却接到电话,是韩母打来的,叫他回家一趟。

    纪星看出他有事,说自己可以回家跟朋友一道吃饭。

    韩廷把她送到小区门口,她下车时,他问了句:“钥匙带好了?”

    纪星处理了几秒才想起他说的是他家的钥匙,点了点头:“带了。”

    “行。”

    韩廷说,“回见。”

    纪星蹦蹦哒哒进小区,回了家。

    她也没闲着,把下午的时间好好安排了一道:先跟苏之舟开会讨论最近的工作总结、年底的职员奖罚问题,特别叮嘱她最近收到匿名邮件举报公司内部有人消极怠工浑水摸鱼,希望具体的实施细则做到实事求是,别让敬业努力的员工感受到被平均的不公。

    聊完后,她又自学了一些医疗行业内最新的政策文件和动向。

    几周前她在官网上看到过一条消息,北京市正在选报一批优秀的医疗器械试验先锋项目,选中的试验项目不仅拥有和国外知名试验中心共同研究学习的机会,还将获得100至200万不等的科研经费。

    先锋项目需要药监局定点的各家医疗试验中心推选报送,先创就是其中一家。

    纪星一直关注着这活动。

    在她看来,学习机会和经费固然重要,但最重要是“官方敲章”的“先锋项目”,这对私立小公司星辰来说,可遇不可求。

    但先创试验中心那边一直没跟纪星说过这事儿,眼见截止日期快到,她不免猜测试验中心是否有别的打算。

    纪星左思右想,涂医生手头的几个项目她了解,成绩最好的便是星辰。

    在这问题上,两人利益一致的,可以拉拢。

    张凤美的事就当过眼云烟了。

    毕竟做生意,总在小事上计较别人的不足,日后难以为继。

    要求合作方全心为你,也未免苛刻。

    纪星于是联系涂医生,后者说星辰的骨骼项目十分优秀,哪怕在试验中心目前的众多项目里也是极具竞争力的。

    可以试上一试。

    纪星又问,在优秀项目水平相当的情况下,能否靠疏通关系争取利益。

    涂医生犹豫半刻,最终说:原则上不可以,但……   

    他许是在张凤美的事情上对她心存内疚,格外想弥补,最终商议下来,他帮她联系试验中心的几位领导组个饭局。

    纪星安排好一切,心满意足。

    只是到了夜里拿起手机,发现韩廷并没有给她发消息或打电话时,她心里不免就有些异样。

    虽然有他家的钥匙,但她那晚没去他家。

    送上门了肯定又是被压,她才不去。

    再说他指不定在不在家呢,闯空门就太悲催了。

    第二天周日,她也没去,待在家里研究那几位领导的背景习性。

    她一直没给韩廷打电话发消息。

    他也没有,或许太忙了。

    她隐隐跟他较劲起来。

    发现自己有这想法时,纪星及时打住。

    这样计较,怕是率先沦陷的开始。

    他太过深不可测,她实在不知他心里真实想法。

    好歹才刚开始呢,她先不要投入太多的想法才好。

    呼,反正她也不亏么。

    到了星期一,纪星有点儿要炸,但情绪尚不至于影响理智,她工作要紧。

    晚上还有饭局。

    地点是她选的,在第一次见肖亦骁的那个地方,足够高大上。

    这是必然且关键的一场应酬,她非常重视。

    她提前下班回家,精心梳妆打扮。

    选了件一字肩的裙子,露出漂亮的锁骨;掐腰的设计将她玲珑的身段展露无遗。

    头发也盘起来,露出修长白净的脖子。

    她悉心化了个裸妆,却独独涂了鲜红的口红,戴上珍珠耳环,看着有一丝青涩与成熟兼具的性感。

    毕竟秋天了,外头套上一件柔软的白色呢绒大衣,既保暖又女人味十足。

    试验中心的几位领导只在当初签合同的时候见过纪星,这次再见,对她印象更深:“纪总又漂亮了啊,星辰科技也是,风头更劲啊。”

    纪星甜笑:“刘主任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星辰还只是个小公司,全靠各位领导提携才走到今天。”

    刘主任摆摆手:“太谦虚了。

    你上次在大会上的演讲我看了,纪总是真年轻有为,同行里不少人都对你十分看好啊。”

    “刘主任,我可不是谦虚,是心里话。”

    纪星收了笑,望着他们,一脸的真诚和感动,“说实话,我现在还常常回想起展销会那天,你们可能不知道,当时星辰快走到绝境。

    是先创跟星辰签订合作意向书,给了希望。

    你们不知道那天星辰上下全体多高兴。

    后来也多亏先创对星辰的项目足够重视,星辰才能走得那么顺利。”

    她这番话声情并茂,说得在座男士们颇有挽救星辰于水火的英雄之感。

    她微笑着捧起酒杯起身:“刘主任我先敬你一杯,感谢您对星辰的支持。

    我干了,您随意。”

    她漂亮可人,身段窈窕,做事乖巧伶俐,说话谦卑感恩讨人喜欢,一一敬过各位,众领导虽行事端正,没有轻浮之想法,但也因她而心情愉悦,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

    纪星绝口不提名额的事,她已和涂医生商量好,今晚只是“答谢宴”,后续工作留待涂医生去争取,以免目的性太强,叫人起疑。

    她敬完酒回来坐下,作势扶了下额,涂医生故意道:“纪总怎么就头晕了?

    不该啊。”

    这话一出,刘主任道:“喝得急了,吃点儿菜垫肚子。”

    其他人:“对对,先缓会儿。”

    纪星装单纯:“我平时很少喝酒,今天实在不知怎么感谢……”   

    有领导说:“做好项目就是最大的感谢。

    再说了,互利共赢,先创也要感谢星辰。”

    纪星乖乖点头:“那是。

    做好产品才是硬道理。”

    涂医生趁机道:“我听说,星辰的脊柱固定器,人工椎体已经开始质量检测了?”

    “是。”

    涂医生:“接下来的产品得继续跟我们合作。

    现在星辰名气大,抢合作的多,可你得选老朋友啊。”

    刘主任听言,附和:“对。”

    纪星傻笑:“锦上添花,哪里比得上雪中送炭。

    先创于星辰,就是雪中送炭的朋友。”

    几番下来,效果不错。

    纪星跟几位领导相处极好。

    只是她断断续续喝了半瓶红酒,有点儿多了。

    半路她出门去洗手间,上走廊的一刻,大松了口气,心情好像不错,又好像不太好。

    应酬成功,既有丝兴奋,又有些疲惫。

    今儿这招她是跟夏璐学的,是好是坏她倒不想去深究。

    洗手的时候她无意间看向镜子,看见自己发丝微乱,脸颊绯红,精致的盘发,成熟的妆容,珍珠的耳环,一字肩的裙子。

    突然之间,她发现自己有些像曾荻。

    这个想法让她突生厌恶。

    她立刻抽了纸巾将嘴上的口红用力擦去,耳朵上的耳环也迅速摘下来,可冷静半刻,最终还是把耳环戴了回去,口红也重新涂上,但换了个珊瑚色。

    她手指沾水,理了理头上的几缕发丝,待服帖了,提上包出去。

    走到门口,意外碰上曾荻。

    纪星一愣,转瞬即逝间换上标准微笑:“曾总。”

    曾荻亦笑:“纪总,出来吃饭?”

    “是啊。”

    “我在嫣然厅,要不要去坐坐?

    也是你认识的人。”

    纪星心里一咯噔,表面却客气:“我那边还忙,就不去了,下次再约。”

    “行。”

    纪星出了洗手间,越想却越怀疑,实在忍不住去嫣然厅看个究竟。

    包间门关着,不知里头什么情况。

    她不好推门,在外踌躇半刻又觉自己这样够可笑的,刚要离开,正巧一位服务员端着茶水过来,推开门。

    纪星朝门缝里看一眼,心蓦地一沉,里头坐着的可不正是韩廷。

    听见门开,他抬眸看过来,正对上她的目光。

    纪星恨嗖嗖地看他半眼,不打招呼也没任何表示,转身就走了。

    渣男!她在心里恨恨地骂。

    要是有把刀,她能砍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