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55
    chapter 55   

    纪星以为夜里韩廷会联系她,可手机安静了整晚。

    第二天,纪星一整天都没搭理韩廷。

    韩廷倒是给她打过一次电话,她当时正在气头上,一见手机上他的名字就条件反射地挂断了。

    又懊丧,想等他再打来。

    然而,电话自此沉默。

    纪星又气又伤,所幸白天有工作要忙,也不至于分心去想太多的事。

    到了下午,手机依然安静。

    她整个下午都在开会,一是商议督促年底的奖金分发实施细则;虽说星辰内部一直是平等的气氛,但触及个体利益,得按劳按功分配,不能吃大锅饭挫伤优秀员工的积极性。

    二是瀚海的骨骼融合器产品在国际上得了金奖,对星辰是个不小的打击。

    星辰内部有人认为,自身的融合器产品还在试验阶段,可以稍微放松点儿,花更多力气去研发别的骨骼产品。

    纪星拒绝了:“我说过很多遍,躲是躲不掉的,要是瀚海的下一个重叠产品又比我们厉害呢,再躲?

    有这个功夫,不如想想怎么优化现有的产品参数,省更多的材料,缩短打印时间。”

    小左说:“咱们得再请一批技术人员了。”

    纪星点头,略微思索:星辰走到现在,产品体系趋于稳定,可以开始考虑A轮融资了。

    有了新的资金源,公司扩展会顺利很多。

    她带着满心思虑下了班,回了家。

    家里空空如也,涂小檬也不在。

    拉开冰箱想做吃的,冰箱跟扫荡过似的,连酸奶都没有。

    打开手机是想叫外卖,却看见没有信息没有未接来电。

    心像被扯了一下,有些想念那个人。

    她失神地趴在床上,也不懂怎么就闹成了这样子。

    出神之际,手机突然响起,她吓了一惊,居然是韩廷。

    她立马接起电话,拿到耳边却又不做声,等着他开口。

    韩廷那边顿了一下,问:“干嘛呢?”

    纪星低声:“在家……干嘛?”

    韩廷:“开门。”

    纪星一愣,立刻趿拉拖鞋跑去开门,韩廷一身黑色风衣站在门口,平静看着她,拿下手机放进兜里。

    纪星不吭声,转身往屋里走。

    韩廷跟着进屋,拉上门,又随她进了房间。

    他不动声色扫了眼她的卧室,干干净净粉粉嫩嫩的。

    空气里有一丝淡淡的类似奶油的香味,和他熟悉的她身上的味道一致。

    他随手将身后的房门关上,瞟她一眼。

    她眼睛瞧着地板,脸颊鼓得圆嘟嘟,跟他欠了她几百万似的。

    韩廷也不知怎么想的,忽然伸手,食指戳了她脸颊一下。

    瘪下去了。

    纪星:“……”   

    她没好气:“你来干嘛?”

    韩廷:“来看看我闹脾气的女朋友。”

    “……”她顿时就有点儿心软,嘴上却逞强,“我没闹脾气。”

    “行。”

    韩廷说,“我暂且当作是沟通不畅,想法分歧。

    但你拒不沟通解决,要到什么时候?”

    他说得煞有介事的,纪星皱眉:“我哪有拒不沟通?”

    韩廷盯着她:“你昨天话不说清楚就跑。

    今天挂我电话。”

    纪星不吭声了。

    她没想过这有什么问题。

    她以前就是这样,邵一辰也是这样。

    心里不高兴,默默消化一下就好。

    对方再哄一哄,就全好了。

    哪怕治标不治本。

    她道:“我就是不高兴,有点儿赌气。”

    韩廷道:“赌气,冷战,不能太久,久了感情就变质了。

    有什么问题,得及时沟通解决。

    你说呢?”

    纪星又愣了愣,好半刻后,轻轻点了点头。

    “什么都能说?”

    “是。”

    “我昨天骂了你一晚上,王八蛋。”

    “……”韩廷嘴角抽了抽,“我哪儿得罪你了?”

    “你……”纪星咬牙,“你昨天为什么跟她在一起?

    你是不是跟我谈恋爱,为什么你可以几天不联系我却跟她一道吃饭?

    反而我和你像陌生人一样?”

    韩廷耐心听着她这一连串质问,眼里竟没来由地闪过一丝极淡的笑意,说:“一个个来?

    连珠炮儿似的我记不住。”

    纪星:“你跟她什么关系?”

    韩廷:“以前你也知道。

    现在没关系了。”

    “那你为什么跟她见面?”

    “谈事情。”

    “什么事?”

    “划清关系。”

    纪星一顿,没料到是这种结果,脸发烫:“为什么?”

    韩廷瞧着她:“为什么,你心里头没数?”

    纪星心突突的,但没那么好放过,说:“可你们都没关系了,以后就别联系了不行吗?”

    韩廷说:“行。”

    纪星没料到他这么爽快,诧异了一道,立刻得寸进尺地加一句:“私下也不准,背着我更不准。

    她主动找你你也不许理她。”

    韩廷点头:“行。”

    纪星心顿时就软了,又开心得跟冒泡泡似的,眼睛发亮:“真的?”

    韩廷承诺:“真的。”

    她忽然朝他跑过去,一下子扑进他怀里,抱住他的腰又蹭又摇:“韩廷你真好!”

    韩廷愣了愣,脸色微顿。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孩,伸手抱紧了她的小身板,无意识拿嘴唇碰了碰毛茸茸的鬓角。

    她在他怀里扭了一下,轻声撒娇:“其实我也不是不讲道理,可有你这么谈恋爱的吗?

    再说,你跟我好几天不联系,一碰见就跟她在一块儿,我能不生气吗?”

    韩廷好笑:“那在我的角度呢?

    是不是你跟我好几天不联系,一碰见就跟一帮男人在一块儿?”

    纪星哑口半晌,脑袋埋进他胸膛,嗡嗡地说:“我……我想等你主动联系我……”   

    韩廷低头看她,问:“我不是给你我家的钥匙了?”

    她不做声。

    他解释:“纪星,我很忙,尤其这两天,弄个收购案,反反复复地折腾。”

    “噢。”

    她理智上能接受,情感上却迟疑,现学现卖地说,“那也不能不联系。

    久了感情就变质了。”

    说完又赶紧语调软软地加了句,“但我也可以主动的,不该总等着你,这是我不对。”

    她也难为情,以吐槽掩饰:“真不知道你是什么年代的,老年人,现在年轻人谈恋爱都是每天联系的。”

    韩廷弯了下唇角,忽松开她,说:“手机给我。”

    纪星递过去,韩廷打开查找iPhone,输入自己的账号,还给她。

    她一看,地图上显示着韩廷的手机所在地,正在她家里。

    而她是一个蓝色的圆点,紧紧贴着名为“韩廷”的手机。

    她愣愣看他。

    韩廷认真道:“可能我没法儿隔几个小时就联系你,但任何时候你想知道我在那儿,都能知道。”

    纪星看着屏幕上的小手机图标和蓝圆点,不知为何,竟有种溢满心怀的安心与安全。

    韩廷脱下风衣,坐在她床上,她还站在一旁,盯着屏幕左看右看。

    他拉住她的手轻轻一带,将她拉到身边,仰头望她:“还有件事儿。”

    “啊?”

    “应酬。”

    韩廷说,“昨天我话说重了,我清楚你的为人。

    只不过还是得提醒,以后应酬得有个度。”

    他语气认真,眼神亦是,“纪星,今后,你我的名誉是绑在一起的,你懂吗?”

    这话分量太重。

    纪星怔愣半刻,点头。

    她忽然就内疚昨天跟他吵架,扑坐进他怀里搂住他脖子,小声:“你要早跟我说这些……我都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   

    韩廷拿嘴唇轻轻碰了碰她的嘴角,低声:“有你这么蠢的没?

    拿了我家钥匙还不知道我怎么想的?

    行动你是看不见的,非得听甜言蜜语?”

    他说,又不经意亲了下她的耳朵。

    纪星面红耳赤地缩了缩脖子,整个人都软了,一不小心后倾着从他腿上滑下去,韩廷就势将她压到在床上。

    几天的冷战和较劲过后,彼此的身体都有些想念与依恋。

    拥抱着,交缠着,亲吻着,呼吸着,每一丝相亲都融进了无尽的依赖与缠绵。

    她徒劳地踢腾一下,哼哧哼哧:“又没天天要,偶尔想听甜言蜜语你也肯定不会说。”

    他在亲吻抚摸的间隙,低了嗓音问:“哪种算甜言蜜语?

    宝贝儿?

    亲亲?

    小可爱?”

    她被他逗得脸颊红透,呼吸愈发困难了。

    夕阳西斜,渐渐,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呻吟交缠起来。

    直到突然,外头传来开门的声音——涂小檬回来了。

    纪星一惊,想把他推开,可他正在兴头上,哪里肯放。

    涂小檬唤了声:“星星?”

    纪星浑身发紧,喘着气调整呼吸:“诶!”

    韩廷却很受用,低头吻她的唇。

    小檬问:“你回来了?”

    “啊。”

    所幸小檬没多的话,回房间了。

    做完接下来的事是半小时后,穿衣服时,韩廷说:“带几套换洗衣服?”

    纪星懂了:“哦。”

    两人收拾妥当出门,正好涂小檬出来倒水,撞见韩廷,愣了一道。

    纪星大方挽了挽韩廷的手,介绍:“我男朋友,韩廷。

    室友,涂小檬。”

    韩廷颔首:“你好。”

    涂小檬笑:“我们在酒吧里见过的。”

    “是。”

    纪星招呼:“先出去吃饭啦。”

    出门时,小檬问:“你晚上回来么?”

    纪星摇了下头,小檬冲她眨眼:“恭喜。”

    “……”   

    出了门,韩廷拎过她手中的袋子,纪星跟在他后边,下楼的脚步很雀跃。

    她望着他背影,忽然叫他名字:“韩廷。”

    “嗯?”

    他回头看她。

    “没事。”

    她只是笑。

    他回过头去看楼梯,唇角弯了弯。

    出了楼道,她打开手机看定位,把地图比例尺拉大,就见“韩廷”在前边,她的小蓝点在后边。

    她喜不自禁,拿着手机迫不及待追上去,地图上两个点重合了。

    她心满意足收起手机,一把挽住他手臂并排走。

    他淡淡瞥着她自娱自乐,任她由她。

    没走出多远,在小区里碰上了栗俪。

    两人很久没打照面了。

    路秋子最近忙着跟小实习生谈恋爱,也没时间纾解她俩的关系。

    正妻上门事件后,两人虽然不太僵,但也没和好。

    这次碰上,纪星微微点了下头。

    栗俪看她一眼,又看了眼韩廷,点一下头,擦肩而过。

    韩廷原打算带纪星去吃饭,但半路唐宋打电话过来,朱氏药械的收购又出了问题。

    这会儿得跟朱厚宇见一趟。

    纪星听出他有正事要办,说:“你去办事吧,我叫外卖。”

    韩廷却还是把她带了去。

    那是一处喝茶的地儿,包间里头宽敞古雅,一道木屏风挡着里间。

    韩廷带她进了里间,说:“你在这儿待会儿,事办完了咱们一起去吃饭。”

    纪星点头:“诶。”

    韩廷拉上门出去了,纪星把手机调了静音。

    隔着薄薄的一道纸木门,她很快听到外间有人进来,是上次饭局上抽烟还取笑服务员的那个朱总,说话声嘹亮而圆滑:   

    “真是不好意思啊韩总,您看您这么忙,我还麻烦您出来一趟。

    实在是这事儿我电话里说着太不正式礼貌,得当面向你赔罪。”

    韩廷嗓音清淡无波:“不碍。

    收购是大事儿,再慎重一些也无妨。

    只是我听手下人说,合同都拟好只差签字了,朱总又不满意了?”

    他语气平淡无奇,一个“又”字却是显露了隐忍的不耐。

    “哈哈。”

    朱总笑了两声,“韩总您也知道,商人逐利嘛。

    朱氏药械发展到今天,是我十多年的心血,现在被收购,我是不是得选一个开价最高的?

    别家出的条件又高出东医了,我当然心动。”

    纪星听着,不免伸着脖子瞄一瞄,透过木门的缝隙,她看见韩廷端坐的侧影,他的侧脸轮廓分明,只是看不出任何多余的情绪。

    “都在这场子里混,我能理解。

    谁也不会放着到手的利益不要。

    这也是为什么你前几次坐地竞价,屡屡谈妥之后反悔抬价,东医都没跟你计较,毕竟做生意,不是一刀切的买卖,讲究留个余地,有来有往。

    东医也不在乎那么点小钱。”

    他说及此处,话锋一转,“但凡事有度,朱总一而再再而三地反悔,我看这竞价怕是没个头儿了。

    朱总这是拿东扬当跳板,觉着东扬好欺辱不是?”

    朱厚宇察觉不妙,还打哈哈,想蒙混过去:   

    “瞧您这话说的,东扬家大业大,谁敢和您过不去?

    我只是个小人物,没什么大理想。

    您品质高,讲原则讲诚信,说一不二;可我不行,我得走走看看,我为不着诚信道义那些虚头晃脑的,少掉一大笔钱不是?”

    “走走看看。

    你当我这儿是菜市场?”

    韩廷话说得随意,却已是相当不客气。

    纪星听着都脊背一寒,那头,朱总也有会儿没说话。

    半晌,他又笑起来:“这样吧韩总,这次您再加一点儿?

    我就敲定东扬了。”

    韩廷:“这话听着耳熟,像是上次您说过的。

    那之后东扬出了合同,这不,今儿又反悔了。”

    朱总还是那句话:“您产业大。

    我不像您,就这一点儿身家,您好歹再多给点儿。”

    韩廷淡笑半晌,一锤定音:“对朱氏的收购案,东扬自此退出。”

    “这……”   

    “至于退出后,同科失去竞价对手,是否会降低现有条件,就看朱总的人品了。”

    “你……”朱厚宇急了,“东扬不至于加不起这2000万啊?”

    “不加。”

    韩廷凉道,“你同意,签字收购;不同意,合作取消。

    朱总您看着办。”

    朱总见状,知道说不通了,也没了好脸色,道:“不加就谈不成了!韩总,朱氏在二三线城市份额占比不错,真要被对手收购,您到时可别后悔!”

    说完,竟一拍茶桌而去。

    纪星尴尬得面如针刺,都不好出去。

    透过缝隙偷看,韩廷侧脸无虞,看不出表情如何,只有下颌微绷着。

    很快,唐宋进来了:“不知道同科怎么突然看上了朱氏。

    但像朱厚宇这样不讲诚信,三番两次进了合同还毁约抬价的人也实在少见。

    不过……我们一取消,恐怕同科也会稍微降价。

    促成他们合作,太亏了。

    不带这么陪跑的。”

    韩廷冷笑。

    唐宋:“你想怎么处理?”

    许久的安静,纪星没听到任何声音,歪头一看,见韩廷手拿着拨茶叶的木签,蘸了蘸杯中的茶水,在茶桌上写了两个字。

    唐宋脸色微变,拧眉点头:“是。”

    他很快出去了,韩廷微微松了下领带,起身走过来。

    纪星赶紧乖巧坐好,捧着小茶碗喝茶。

    韩廷拉开门,就见她瞪着一双大眼睛,抿着唇乖乖地看着他,他脸色缓和下去,朝她伸手:“走吧。”

    她握住他的手,被他牵拉起身:“去哪儿?”

    “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