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64
    chapter 64   

    今天的开会内容非常简单,名义上是商讨瀚海星辰的股份制度和公司高层管理制度。

    但“商讨”这词的水分很大。

    股权的大头在韩廷手里,其他人也只是个陪衬。

    纪星在会议室里见到了原瀚海的总经理和副总们,三十上下,都很年轻,基本是做技术出身。

    这段时间,苏之舟小尚跟他们相处得不错。

    当初暗地挖人、舆论风波的事也没人再提。

    曾今对手,如今战友;身份转化,双方都很好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除此之外,从东扬医疗剥离出来而新融入的AI人工智能医疗部也占据了海海星辰主营业务的半壁江山。

    虽是全体股东会议,但拥有表决权的只有所持原股份超过15%的股东和AI部主要负责人。

    六七人围坐圆桌,其余人四周旁听。

    纪星作为圆桌上唯一一个女人,全程没怎么发言,任何时候都以一句“同意”应付过去,完全一副当甩手掌柜的姿态。

    “同意”得多了,韩廷也不禁看了她一眼,发现她这幅“顺从又听话”的模样,反而叫他不太受用。

    纪星察觉到他的眼神,只当没感觉,全神贯注盯着桌面好似上头有宝藏图。

    韩廷只做短暂停留,便移开眼神。

    会议定下了基调:公司走同股不同权的制度,将经济性持股(利润分配)与参与性持股(决策管理)分割开。

    在公司不断融资扩张板块直至今后上市继续发展的过程中,大部分小股东失去参与权,只管盈利分红;而少有的几位原始股东在分红的同时始终掌握公司控制权与管理权,组成董事会雏形。

    具体稀释份额和权重份额等计算下来后制表分发给众人。

    这个间隙,纪星插了句嘴,问:“星辰成立时我有个朋友入资了几十万,我想把我的股份给他1%,可以吗?”

    自然,按瀚星的比例稀释就只有零点几了。

    韩廷起先没多想那个朋友是谁,点了头:“可以。”

    纪星重新靠回椅子里,仿佛这场会议对她来说重头戏只是这1%而已。

    另一项解决的事是高层管理制度。

    公司设总裁一位,副总裁四位。

    总裁由原东扬医疗分管AI项目部的副总江淮担任。

    江淮不论年龄经验,学历背景,还是信誉度都足够服人,全票通过。

    至于副总,初步定下的是原AI部总监罗平,分管生产部和营销部;原瀚海总经理陈宁阳,分管产品部和行政部。

    还有两个副总暂时空缺,可能会面向社会招聘。

    关键问题解决后,会议临近解散。

    纪星恍然想起当初成立星辰,她在小小的堆满纸箱子的办公区里慷慨激昂地讲话,正好是一年前。

    而如今,瀚海星辰成立。

    会议上,韩廷没有任何激励性发言。

    提出问题,解决问题,条理清晰逻辑鲜明,没有一句废话。

    这么重大的会议居然半个多小时就完成了。

    效率之高,让她再次深思。

    而新上任的总裁江淮很显然跟韩廷是一个路子的,他也没有任何冠冕堂皇的言语,只说了句:“以后还请各位通力合作,助瀚海星辰扬帆起航。”

    散会后,韩廷还有很多工作处理,先行离开。

    走向电梯间时,无意回头看了眼,纪星刻意放慢脚步,在后头假装回复手机留言。

    他收回目光,进了电梯间。

    纪星瞥见他背影消失在走廊了,收起手机,缓缓吐出一口气。

    正准备去楼梯间,江淮叫住她:“纪星。”

    纪星跟他有过数面之缘,忙点头:“江副……江总。”

    江淮说:“能跟你聊会儿吗?”

    “好啊。”

    进了办公室,江淮问:“最近在休息?”

    “嗯。”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纪星暗想是不是韩廷让他来的,但无论韩廷还是江淮的性格,都不至于做这种事,于是实话实说:“找工作。”

    江淮问:“有没有兴趣来翰星做副总?

    分管技术部和采购部。”

    这个副总的价值相当大了。

    纪星一愣:“为什么是我?”

    “你之前在广厦做AI医疗,他们的Dr.小白是你带出来的;星辰的3D打印骨骼体系也是你做出来的。

    瀚星刚成立,需要两个部门融合协作,急需两方面都精通的人。

    再者我注意过星辰的产品,基础材料相当好,你对此很有研究。

    所以你最适合。”

    说实话,瀚海星辰无论从规模资源还是未来前景,都是纪星最理想的公司。

    只不过她和韩廷关系……   

    纪星礼貌推辞:“我某些方面能力有欠缺。”

    “你的确有欠缺。

    但我只需用你的强项就足够。”

    “……”纪星发现这人自说自话,且不容他人质疑。

    不知是不是在韩廷身边待久了,染了韩廷的秉性。

    她也不好表达自己的忌讳,微笑:“我既然从星辰离职,就不想在这儿做了。”

    江淮沉吟半刻,说了句:“向你发出邀约,是我作为瀚星总裁个人的意志和选择。”

    言下之意已十分明显。

    纪星脸上燥热,不好说什么,江淮自作主张地递给她一份战略书,纪星一愣:“这是机密内容吧,我不方便……”   

    “你是瀚星的董事,没关系。”

    纪星默然,又好奇瀚海星辰的战略定位,没忍住翻开看一眼。

    这一看,就不禁认真看了下去。

    瀚海星辰并非只想做好3D打印设备制造,也并非只想做好人工智能医疗诊断。

    它有更宏大的构想——要在未来开辟一个全新的高度数据化人工智能化的医疗模式。

    这个模式集预防、诊断、治疗、定制化方案于一体,每个人都能轻松通过DOCTOR CLOUD机器人进行疾病诊断,而机器系统拟定精准方案同时,将自动为个人打印出符合自身独一无二的治疗所需器材。

    这将彻底改变未来的医疗模式,甚至各行各业的制造模式。

    纪星看完这份不算太厚的战略书,胸腔里有复杂的感情激荡着。

    这里头展示的未来蓝图,无疑对她产生了超乎寻常的吸引力。

    任何一个有理想抱负的人都会想要奋不顾身加入到这个开辟新.疆土的事业中去。

    她不得不承认,韩廷果然厉害。

    曾经她所谓的执拗的小梦想小星辰,跟他的世界版图比起来,怕是砂砾之于撒哈拉,孤星之于银河。

    而如果只是为了顾忌所谓的前男友而放弃这个机会,太愚蠢。

    她还思索着,江淮却早已算准她无法抵抗这份战略书的诱惑,说:“你今天做决定,还能赶上跟技术部总监一起去美国进修培训的末班车。”

    “培训?”

    “对。

    三个月。”

    “那要是培训完了反悔呢?”

    “我也不拦你。”

    ……   

    经过半个多月的商议定夺,瀚海星辰各位董事们的股权占比和决策权重都定下来了。

    韩廷回办公室时,看到瀚海星辰递送过来的文件。

    他看完后给了个批复,阖上文件夹,问唐宋:“31楼那位,去美国了?”

    唐宋花一秒时间处理了一下“31楼那位”,想起瀚海星辰的总裁副总裁办公室在31层,遂点头:“嗯,走了一星期了。”

    韩廷没说话。

    唐宋揣摩了一下他的表情,自觉补充信息:“要去三个月。

    按行程,是六月底回来。”

    韩廷还是没说话。

    唐宋再揣摩了一下他的表情,问:“美国那边有个研讨会给您发过邀约,在下月底。

    您要不要去参加?”

    韩廷这下开口了,说:“那研讨会没什么价值,浪费时间。”

    唐宋:“是。”

    ……   

    待到四月初,市场上再次传来消息,同科和广厦签订了长期战略合作协议。

    外界认为,这是同科开始试水发展AI人工智能医疗的迹象。

    韩廷看着电脑屏幕上同科股票的一片红色,未予置评。

    这迟来的新闻,他早有预料。

    手机铃响,是肖亦骁打来的电话,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语气:“啧啧啧,我怎么说来着?

    广厦放出去,要成祸害了吧?”

    韩廷凉笑:“得有相当的本事,才能称作祸害不是?”

    肖亦骁:“你打算怎么办?”

    韩廷:“这会儿还真没那工夫搭理。”

    瀚海星辰尽快走上正轨才是大事儿。

    正说着,秘书过来通报,车已经到了,要赶下一个行程。

    “先挂了。”

    韩廷放下手机。

    韩廷带着江淮和瀚星几位副总去了趟启慧。

    他的父亲韩事成跟启慧创始人是战友,关系匪浅。

    东扬与启慧的各个分公司板块一直保有技术合作。

    此番双方会面的目的很简单,商讨双方(瀚海星辰与启慧AI部)就AI领域展开战略技术合作的细节问题。

    事情的导火索要从去年说起。

    当时DOCTOR CLOUD内部技术遭遇瓶颈,难以为继;东扬花大气力在国内各高校研究所挖人才的同时,也将橄榄枝伸向国外,说服了一批专家教授们回国。

    然而就在年前这批专家归国前夕,最关键的一位AI人工智能专家侯教授突然以间谍罪被联邦调查局逮捕,一旦罪名成立,将再无机会回国。

    而启慧也遭遇同样的状况,他们聘请的几位专家均已这样那样的罪名在国外被起诉,陷入漫长的法律程序中不可脱身。

    明眼之人都看得出来,在争抢人工智能发展先机之路上,国与国之间的技术封锁垄断之战已经开始打响。

    于是,早在春节期间,东扬与启慧便开始商讨就AI技术交流达成长期战略合作。

    如今,瀚海星辰已经成立,具体事项的商议也提上日程。

    众人商讨出一个大框架后,关于细节之处,江淮邀请启慧AI部各位同僚近日再去瀚星做进一步探索。

    会面完毕,众人起身告辞。

    AI部的潘部长和葛副部长送韩廷等人下楼。

    启慧的部长职位已相当于中型公司的总裁级别。

    电梯行到半路,忽然停在某个楼层,一个安静而帅气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看到潘部长,微颔首示礼:“潘部长,葛副部长。”

    又看向韩廷。

    韩廷觉得这人有些陌生,而又莫名眼熟。

    潘部长介绍:“这是我们部门的邵副部长。

    这是东扬医疗的韩总。”

    韩廷看向邵一辰;邵一辰也看向韩廷。

    “你好。”

    “你好。”

    两个男人目光对视,握了下手,短暂而有力。

    邵一辰依稀记起他是星辰的投资人,但除此之外,也并不知道韩廷和纪星的私人关系。

    韩廷风波不动,只是暗地仍觉得在哪儿见过,且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

    又到一个楼层,邵一辰出去了。

    电梯门开的时候,有位女职员走进来,与邵一辰擦身而过。

    一瞬间,看着女职员瘦小的和纪星同等身高的影子从邵一辰下巴旁滑过,韩廷蓦然就想起来了,想起他在哪里见过邵一辰。

    去年的这个时候,东四十条,剧院门口,纪星搂着一个大男孩的腰,在他怀里蹦蹦跳跳蹭啊蹭扭啊扭地求爱撒娇,叫着:“一辰~~一辰~~”   

    下一秒,电梯门阖上,邵一辰的身影关去门外;眼前是电梯壁上他沉默的脸孔。

    邵一辰?

    他虽不知“yichen”具体是哪两个字,但心里也隐有预感。

    想起上月开会时纪星说的那句话……   

    地下停车场,一上车,韩廷问唐宋:“瀚海星辰的小股东名单里,有没有姓邵的?”

    唐宋很快给出答案:“有。

    是纪小姐转的股份,叫邵一辰。”

    “哪个字?”

    “一个的一,星辰的辰。”

    唐宋才说出口,顿感不妙,有种要被老板灭口的隐忧。

    车内安安静静,韩廷一言不发。

    纪星。

    邵一辰。

    ……星辰。

    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