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66
    chapter 66   

    到了酒店,韩廷请纪星一起吃晚饭。

    纪星正想理由推辞呢,韩廷说:“我明早回国。”

    纪星诧异:“那么快?”

    他似乎今天才到。

    “嗯。”

    他说,“周一有个很重要的会。”

    她不好拒绝了,跟他一道去了餐厅。

    纪星坐下后,没怎么说话。

    他那句“你又如何判定,不够爱?”

    在她心里投下不小的波澜。

    他这人,原则与情感是可以剥离开的,她难以摸透他说这话的真实出发点——只是讨论原则性问题,还是情感表达?

    她怕会错意。

    又不免隐隐揣测着他的心思,怀疑这一切是不是他的套路——讲工作吸引她和他共处,去见孟教授,一起共进晚餐。

    可她却觉得他不至于对她上心到如此地步。

    思来想去,她捉摸不定。

    但如果是真的,他这样在细微处花心思设陷阱,她恐怕是抵挡不住的。

    她心里不禁再度竖起了高墙。

    服务生却不合时宜地过来点上香薰蜡烛,一簇豌豆苗儿大小的光芒柔和而温暖地在两人之间跳跃,照得彼此的容颜都温柔不少。

    韩廷问:“还有多久的课程?”

    纪星答:“一个半月。”

    韩廷问:“回去后有什么打算?”

    纪星心有提防:“什么什么打算?”

    韩廷说:“工作。”

    纪星更奇怪:“不是说了,在瀚星做副总么?”

    韩廷好笑:“我记忆力有那么差?

    自然是问你对工作有什么想法。”

    他道,“这回跟星辰可不同。

    发展层面的事儿,江淮会时刻敦促你,我暂且不提。

    星辰人事结构简单,是你半个朋友圈子。

    但瀚星不一样:有上级,有同级,有下级。

    一帮人背景复杂,大多数年龄都比你大,不好应付,也不好管理。

    光是人际关系就够你喝一壶的。”

    纪星起先没做声。

    不论换到什么环境,他总是能一针见血指清她面临的难题。

    她喝了一口水,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这一年的社会课上得怎么样,马上见分晓。”

    又道,“我也不是毫无准备,手下几个主管的背景都研究过了。

    也做好了心理预期,处处留心留意,谨言慎行。

    必要的时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韩廷听着,很认真地打了个岔子,问:“鬼话怎么说?”

    “……”纪星停下一两秒,说,“就你最会说的那种。”

    “哦?”

    韩廷抬眸瞧她,“我哪里跟你讲过鬼话?

    我倒觉着每一句都够真心实意的。”

    烛光映在他清黑的眼瞳中,仿佛带着炙热的温度。

    纪星别过眼去,抬起玻璃杯又喝了一口水,暗自腹诽:你现在讲的每一句都是鬼话。

    她不搭腔,韩廷也不在这插曲上过多停留,回归正题,说:“你心里头提前有个准备。

    公司大了,人心复杂。

    记着,做事不要操之过急,对人别把话说太满;得沉住气,别叫人轻易看透。”

    纪星听着他这番话,心有触动,点头:“我知道了。”

    隔几秒,终于轻声说,“其实……我是有点儿不安的。”

    韩廷看着她,等她继续。

    “刚毕业那会儿,自信心最强,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未来肯定不平凡。

    但……生活是个不断锤炼人的过程,让人一点点认清平凡的现实。

    瀚海星辰很好,好到让我有时想起有一点害怕,如果我的水平比不上瀚星呢,如果我就只是这个水平,只是个平凡人呢?”

    她轻呼出一口气,又笑了笑,“当然啦,只是偶尔这么想,还是觉得自己挺不错的。”

    韩廷:“看来是真懂事儿了。

    以前你那自信心总是来路不明。”

    纪星:“……”   

    韩廷又道:“对能力的上限存有敬畏,是好事儿。

    懂得谦卑了,才能不断去打破瓶颈。”

    纪星琢磨着他这话,良久,诚服地点了点头。

    一顿饭终究还是在柔和自然的气氛中结束。

    心中那道墙,早已形同虚设。

    吃过甜点了,两人一道上楼。

    电梯间里亮着昏黄的灯,光线暧昧,淡淡的花香萦绕四周。

    墙壁上石膏花纹繁复,像上世纪美国黑白爱情片中的场景。

    两人有一会儿没说话,纪星试图打破这微妙的气氛,问:“明早几点的飞机?”

    韩廷:“九点。”

    她点点头:“一路平安。”

    韩廷看向她的眼睛:“回国再见。”

    纪星:“……嗯。”

    电梯门开,纪星等了一下,想着他是领导,让他先进。

    但他也等了一下,让着她。

    于是两人都没动,互相看了一眼。

    韩廷示意她先进,纪星不好推辞,迈步进去。

    就在那时,久等的电梯开始闭阖,纪星一吓;韩廷大步上前,一手挡住闭合的电梯门,一手将她往身边一拉。

    她踉跄后退,后背撞进他怀里。

    她有些失措,匆忙站好。

    韩廷扶着电梯,待她进去了,跟着进去。

    电梯缓缓上行,不知是否因为空间狭小,空气不流通,纪星脸颊燥热,恍惚有种德国重演的暧昧感觉。

    恐怕他也有如此想法,谁都没说话,直到“叮”的一声。

    “我到了。”

    她抬眸看他,他却指指外头,示意她先出去。

    纪星心头一紧,走出电梯,回头,韩廷已随她出来。

    她仰头望:“韩总……也住这层?”

    “送你回去。”

    韩廷说。

    纪星:“……”   

    厚厚的地毯吸掉了彼此的脚步声,纪星提着一颗心,缓缓走到门边,拿出房卡。

    安静的夜里,“滴”的一声。

    她回头看一眼,韩廷垂眸看着她,目色平静。

    “韩总……再见。”

    她谨慎地把门推开一条缝,从缝儿里溜进去,就要关门。

    韩廷上前一步,一只手抓紧门沿,拦住了那扇将阖的门。

    纪星心中一惊,隔着门缝惊慌望着他,下意识就要推门。

    他手上稍一用力,力量已是势不可挡。

    她踉跄退后,他进了门,身后手一松。

    门咔擦一声,落上了锁。

    她又慌忙后退一步,背靠墙壁,不再退了。

    几米开外就是床,她坚守着门廊这处狭小的阵地,不能失守。

    室内没开灯,一片昏暗,只有窗外隔着树影透进来的月光。

    韩廷的眼睛在黑暗中却格外明亮,一瞬不眨盯着她,直勾勾的,带着某种势在必得的野心。

    纪星咽紧了嗓子。

    她莫名打了个哆嗦,又觉得这房间闷热极了,让她胸口热汗直冒,无法顺畅呼吸。

    她仍仓惶想着,韩廷欺身上前,高大有力的身躯瞬间将她压制在墙壁上,她一惊,他手臂已锁紧她的腰身,炙热的吻瞬间落到她耳朵上,男人灼热的呼吸潮涌般灌进她耳朵,她过电般浑身打颤,呻吟:“别这样……”   

    他的手开始朝下探寻,她惊愕,用力抓紧他的手腕:“不行……”   

    他轻咬着她的耳朵,问:“怎么不行?”

    她像是用尽了全部力气,吐出一句话:“我们已经分手了。”

    他停下来,身躯仍贴着她,静止了有一会儿,低声问:“如果我说和好呢?”

    她心中巨震。

    她不知道他此刻做何表情,也不敢抬头看他。

    只看着眼前他的喉结极细微地上下浮动一下,她眼中浮起泪雾,一瞬间眨下去,终究摇了摇头:“不好。”

    夜,如此安静。

    韩廷松开搂在她腰间的手,退后一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四目相对。

    她惶然而紧张;   

    他平静而沉默。

    半刻后,韩廷抬起头仰望天花板,长长呼出一口气了,低头看她:“你希望我跟你说一句,我爱你?”

    纪星呼吸直颤,盯着他不吭声。

    而他眼中竟也闪过一丝迷茫与无奈,转瞬即逝,变得安静:“但我不知道,在你眼里,哪种喜欢,哪种爱才算数?

    陪你过日子,关心你的喜怒哀乐,认真考虑和你的未来,算不算?

    还是说,一定要为你牺牲什么,有了对比才能彰显?”

    纪星泪湿眼眶,摇头:“至少……不会利用我去对付竞争对手。”

    韩廷哑然半刻,说:“纪星,我在这个位置,有我的苦处。”

    “我的生命里,爱情不是全部。

    为了感情去牺牲东扬的大局……”他轻摇了摇头,嗓音低微,“我没法保证我的生命里只有你,但我可以保证爱情这部分,只有你。

    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证明……轰轰烈烈为你牺牲为你去死的爱情,我可能给不了;平平淡淡陪你生活的爱情,大概可以。”

    纪星轻轻闭上眼,两行清泪滑落。

    内心已是剧烈撕扯:有一股冲动逼迫着她立刻飞扑去他怀里紧紧将他抱住,他总是能轻而易举让她忘了自己;可脑子里仍有一丝清晰的剧痛,一丝心底最深的恐惧要表达。

    她摇头拒绝,咬着牙关,吐出一句话:“我和你在一起,没有安全感。”

    韩廷眼中生寒,他突然之间,就无话可说了。

    仿佛已走到了穷途末路。

    纪星泪流直下:“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我……是我内心不够强大,不够……”   

    她说不出口,不知该如何说出口。

    没接触过韩廷这种人,没跟他在一起生活过的人,不会知道:跟他这种人在一起,只会越来越爱,越陷越深。

    毫不经意,完全不受控制。

    但她内心不够强大,永远猜测却又看不清他的喜欢和爱有多深,跟她比之又如何,所以才如此介意纠缠,一点点失了本心。

    在得知星辰作为棋子被他拿去对付韩苑,翻手为云覆手雨的那一刻,那种绝望和挫败,那种无力和羞耻,除了她,没人能体会。

    感情的事,并不是没有对错,就没有伤害。

    她也不是不能谅解,只是,爱的路上,她想和他一起跳圆舞曲,而不是成为他手中的皮影戏。

    今天和好又能怎么办,她还没准备好,恐怕是重蹈覆辙。

    再挫骨一次,她都想死掉了。

    她说:“我现在只想把自己管好,先把自己的事做好。

    瀚星面临的压力也很大,我……”   

    韩廷仓促打断:“刚才那的话,我不会跟你说第二遍。

    你确定?”

    纪星心似千针扎,抿紧嘴唇,僵硬地点了下头。

    韩廷已是无尽的挫败,他沉默而无声,看了她足足三秒,扭头去拉房门。

    纪星张了下口还想解释什么,但终究没出口,眼睁睁看着他头也不回。

    门咔擦一声在两人之间阖上。

    纪星在黑暗中滑落坐在地板,抱住自己,呜呜哭了起来。

    第二天,纪星没有碰见韩廷。

    上课的时候,她稍微走了下神,看一眼手机,上午九点,他的飞机起飞了。

    她盯着对话框中他的头像看了好一会儿,关上屏幕,重新看向黑板。

    飞机起飞前,唐宋默默看了眼韩廷。

    老板从今早就格外低气压,一句话不讲,脸色难看得连空姐都没敢跟他打招呼。

    一个周末往返中美两国,也是够呛。

    明明来程心情不错,没想回程如此情景。

    唐宋道:“您休息会儿吧,回去还要开会呢。”

    韩廷没搭理他。

    很快飞机起飞,韩廷看了眼窗外渐小的城市,纪星学校所在的方向,那片区域很快缩成一个小点。

    他想着昨晚她怯弱的眼泪,他不知道她和邵一辰的分手意味着什么。

    但,和他的分手,貌似摧毁了她的整个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