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68
    chapter 68   

    晚上七点,餐厅里人不是很多。

    一来环境高档,消费较高;二来位置比较绕,并不好找,往往来此寻餐的人还没走到,就先被路上其他精致餐厅吸引目光。

    纪星也是第一次来,环境果然清幽——桌上,架子上,墙上,天花板垂下的吊篮里,到处都是鲜花,仿佛步入花圃。

    服务员过来问想坐哪儿,纪星目光在窗边的秋千椅上流连。

    秦立见了,说:“我们坐秋千那边。”

    纪星坐下后扫视周围环境,心情十分愉悦。

    秦立见状,也很开心,说:“看来你喜欢这个餐厅。”

    “是啊。

    谁会不喜欢花儿呢?”

    纪星收回目光,端详桌上一瓶精致的插花,问,“我想先拍个照,你不介意吧?”

    “没事儿。

    你拍吧。”

    秦立笑呵呵地说。

    纪星拿手机对着那瓶花左拍右拍,捣鼓了一两分钟,总算拍出一张满意的照片。

    秦立问:“要发朋友圈?”

    纪星说:“不是。

    就觉得好看,留个记录。”

    “对。

    你好像很少发朋友圈。”

    “也没什么好发的。

    平时都在忙。

    根本没时间玩手机。”

    “我们干这行的,的确没空。”

    秦立打开朋友圈看,说,“你头像挺好看的。”

    纪星好笑,问:“真人不好看么?”

    秦立一愣,脸微红,笑:“真人……也好看。

    更好看。”

    纪星大方笑出了声:“谢谢。”

    秦立问:“你这头像照片是在国外拍的吧?

    还看得见教堂,是在意大利吗?”

    “在德国。

    慕尼黑。”

    纪星浅浅一笑。

    手指拨弄屏幕,一不小心点开了韩廷的对话框。

    他的头像依然没换,还是她给他拍的那张——近乎黑白的巷子里,挺拔而清冷的背影。

    她匆匆放下,抬眸时恢复了笑容,问:“你是毕业后就一直在启慧做事啊?”

    “没。

    前几年跳槽过去的,我之前在广厦。”

    “我也待过。”

    纪星惊讶,“去年才出来创业。”

    “这么巧?

    我是三年前走的。”

    “哦,那时我还在读书呢。

    难怪不认识。”

    “广厦现在跟同科合作了,曾总做了几项改革,发展也挺快的。”

    秦立说。

    某个名字仍是叫人不太痛快。

    纪星条件反射地一挑眉,说:“那也比不过我们瀚海星辰。”

    秦立笑:“那是当然了。

    你很自信。”

    纪星噗嗤一声,玩笑道:“你是想说我狂妄吧?”

    “没没没。”

    秦立分不清她的语气,赶紧摆手澄清,“我是觉得你有这种气魄挺好的,真的。”

    他这么当真,纪星反而不知该怎么接话了,只是笑。

    秦立又说:“难怪你能把星辰带出来。

    去年咱们这行最有名的创业新公司就数你的星辰了。

    当时你是不是做了个演讲,我们潘部长去了,回来还提起过你,各种夸。

    现在见到真人……”   

    纪星忍不住笑,说:“希望没让你失望。”

    秦立:“没啊……挺好的。

    挺好的。”

    45层。

    韩廷走进办公室坐进办公椅里,微抬起下巴,不自觉松了下领带。

    他下颌绷着,盯着空气出神,半天也不讲话。

    唐宋立在一旁,想提醒他该吃晚餐了。

    今晚还要跟德国那边开视频会议。

    但他琢磨着吧,现在张嘴发声无疑是撞枪口;且就算他不提醒,韩廷也绝不会误了正事儿。

    长久的死寂被敲门声打断,秘书来报:“韩总,谭语妮小姐想邀请您共进晚餐,说她就在楼下的玫红餐厅。”

    韩廷抬眸,一时间没说话,似在思考。

    而唐宋一听谭语妮这名字就脑壳疼。

    谭语妮是现在最当红的一线女明星,粉丝无数,新剧正在热播,风光无限。

    只不过,她的公众人设虽是可御姐可萌妹,性格大气,保守礼貌;但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她行为放浪,拍一部戏睡一个男主角。

    跟京城公子圈走得也近,一心想嫁豪门。

    自某次在私人饭局上碰见韩廷,之后就隔三差五的邀约。

    韩廷这边每每婉拒,是真没那功夫也没那心思跟她闲扯,不想今天竟直接到楼下了。

    玫红餐厅。

    唐宋隐隐感到危险,要刚在楼下没听错,纪星跟启慧的那个什么秦副部长就在玫红用餐。

    他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觉得老板要不理智了。

    果然。

    他还想着,韩廷已起身,走了出去。

    地下一层。

    服务员过来上菜,精致的菜品与鲜花一起盛放碟中,叫人食欲大增。

    纪星不免眼睛放光,说:“我先开动啦。”

    “吃吧。”

    秦立说,拿刀叉盛起一颗温泉蛋可乐饼放在她盘子里。

    纪星笑道:“谢谢。”

    两人边吃边聊,半路一个女生匆匆跑过,落座在隔壁桌上,兴奋:“我看见谭语妮了!”

    纪星好奇地抬头,就见角落最靠里边的位置,花影重重,那对着手中梳妆镜巧笑倩兮的美女可不正是谭语妮。

    她皮肤雪白,在鲜花的衬托下仿佛更美了。

    纪星不太喜欢她,上次跟韩廷去参加慈善晚宴,谭语妮就过来跟韩廷搭讪。

    那天她本就穿着深V的晚礼服,还有意无意地前倾,胸前一片雪白晃人眼。

    今天,她穿了件宽松的T恤,领口很大。

    她对着镜子拨弄一下头发,抿抿红唇,又稍显心机地拉松了本就很大的领口。

    等着过会儿在看似无意间让衣服自动下滑。

    如此费心机,绝对是在等男人了。

    纪星想到这儿,心头忽的一个咯噔,该不会是韩廷吧。

    她脸色微变。

    再否认也无济于事。

    如果过会儿真是韩廷出现在谭语妮对面,她恐怕难以维持。

    她不禁深吸一口气,调整情绪。

    秦立也回头看见了,赞叹:“那是谭语妮吧,比电视上好看诶。”

    纪星默默说:“是呢。”

    谭语妮胸大腰细,肤白腿长。

    媒体号称她为直男杀手,果不其然。

    “叮”的一声。

    韩廷从思索中抬眸,电梯到了负一层。

    门开,他走出来,扫一眼墙上的商铺平面图,准确找去玫红餐厅的位置。

    一路上,经过的女生们投来欣赏的目光。

    他目不斜视,那地方有点儿绕,但他方向感空间感极好,很快就找到了。

    他尚未走近,隔着老远就看见了纪星。

    她坐在落地玻璃窗旁的秋千上,轻轻荡着秋千,秋千上缠满了鲜花。

    她估计心里头以为坐在花丛里就是小仙女,自得自乐挺开心的。

    她一边荡秋千,一边美滋滋吃着晚餐,切着可乐饼放进嘴里,一脸满足,眼睛又盯向桌上其他的食物。

    韩廷不经意间就放缓了脚步,耳旁响起唐宋说的话:“纪小姐最近状态很不错。”

    他忽就停下了,隔着一段距离,远远看着她。

    她吃到一半,目光又往谭语妮那头瞟了一眼,脸上笑容微收,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警惕和戒备。

    韩廷仍是看着她,大概想象得到他进去之后,她会是什么表情,什么眼神。

    他想着她那双清澈的眼睛里会闪过的懵怔和痛苦、强装的淡定,他忽然就转头离开。

    大步走去电梯间,头也没回。

    电梯回到45层。

    韩廷在桌边站了十几秒,拿起座机给谭语妮打了个电话:“谭小姐,实在抱歉。

    我这儿晚上有个跟德国那头的视频会议,不方便赴约了。”

    谭语妮嗔怪:“德国人晚上不休息的呀?”

    韩廷:“有时差。”

    谭雨妮:“哎呀我都忘了。

    对了,你是在公司吧?”

    韩廷:“嗯。”

    “那你总得吃饭呀,我打包了给你带上去?

    顺带参观一下大名鼎鼎的东扬医疗,可以么?”

    韩廷淡笑:“你是大明星,公司人多眼杂。

    虽说本没什么,但拍到了被人乱写,对谭小姐声誉不好。

    当然,对我有好处,借谭小姐名气给东扬打广告了不是?”

    谭雨妮咯咯笑起来,被拒绝得很有面儿,也不提上楼的事儿了,自己打个圆场:“行吧,那咱们下次约。

    刚好我一朋友在附近,我去找他。

    不打扰你工作了。”

    “再见。”

    韩廷放下电话,收了笑。

    偌大的办公室里,安安静静,无声无息。

    他回头望一眼落地窗外,夜幕降临,万家灯火。

    ……   

    纪星吃饭到一半,察觉谭语妮那头有了动静。

    谭语妮喝完一杯水,也没点餐就起身走了。

    经过这边时,拿着手机发微信,笑容暧昧,嗲声嗲气地说:“你等我一下嘛,我马上就过来啦。”

    纪星不知道那头的人是不是韩廷。

    不过以韩廷的秉性,即使和谭语妮有约,也不可能让她这个话题制造者进入公司。

    所以,他们这是要去哪儿呢?

    正值夏天,夜色燥热啊。

    纪星忽然很想开手机,瞄一眼韩廷的定位。

    但她猜想,可能看不到了。

    分手这么久,他那边应该关掉账号,让她不可见了。

    毕竟,作为东扬的总裁,他的行踪在某种程度上本身就是公司机密。

    还想着,秦立手机响了一下。

    “哦不好意思,工作群。”

    秦立划开查看,并不是工作信息,他看了几秒,关上手机,说,“群里分享消息呢,去年朱氏药械的那个案子近期要开审了。”

    纪星问了句:“朱厚宇现在还被关着?”

    “取保候审吧。

    也没什么自由日子了。”

    秦立道,“据说罪名判下来,应该会坐牢。

    经济案子,坐不坐牢都是其次,可惜朱氏企业,是彻彻底底地完了。”

    他说到此处,不免感叹,“别说创业难,就是成业了,也跟走钢丝一样。

    管理者一不小心踩着什么雷,多大的基业也是说倒就倒。

    不过朱氏肯定是得罪什么人,被整了。

    下手的不知是谁,真够狠的。”

    秦立叹息,颇为感慨的样子。

    纪星听他这么说,徒劳地挽回了一下:“就算背后有人下手,但也怪朱厚宇自己先做了违法的事情留下了把柄呀。

    他要是行得正,还怕别人使绊子。”

    秦立道:“市面上做起来的大集团大企业,哪个没背景,没走过灰色关系?”

    纪星不吭声,咬了一口羊排。

    秦立看了眼手机,道:“你看,群里有人说,‘要我是朱厚宇,估计会拉着害我的人同归于尽。

    ’”   

    纪星道:“那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不过,哎,朱氏十多年的奋斗呢。”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没再过多讨论这个问题。

    纪星本就不喜欢朱厚宇,虽觉朱氏倒闭有些可怜,但不至于为他悲春怀秋。

    比起这个,她膈应的是另一件事。

    她瞟了眼角落,谭语妮那个位置早已是空空如也。

    等到吃完饭,秦立去洗手间。

    纪星坐在原地没事儿干,想一想,实在没忍住打开手机,一口气戳开定位,地图页面跳出来,她瞬间愣了一道。

    韩廷那边并没关掉账号。

    他的定位“韩廷”仍清晰地显示在她的手机屏幕上。

    此刻,代表他的手机图标“韩廷”仍在东扬医疗写字楼里,和她的圆点“纪星”重叠在一起。

    两个小图标轻轻依偎着。

    他应该在加班。

    她静静看着,心蓦地就平和了下去。

    自己都没意识到,在不经意间,心安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