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72
    chapter 72   

    身后脚步声匆匆忙忙,警灯闪烁。

    纪星背对着所有人,尚未从极度的惊恐中平复下来,慌张地喃喃:“你不是掉……你怎么下来的?”

    韩廷抬头,纪星害怕地望过去,外墙上有一层层的平行挡雨板,他低声说:“挂了一下。

    被唐宋抓住了。”

    他话说得很平静,心里却也倒抽一口冷气。

    他都不知道他当时怎么想的,怎么就只想着切断她的绳子,却没顾上躲开朱厚宇的冲撞。

    纪星人还在轻抖,望着那楼顶瑟瑟一下,愈发抱紧了他,眼泪直涌。

    警灯闪花了人眼,她忽然看见他衬衫袖子刮破了。

    她一惊,拉过来看,他手臂上刮出了一片血痕。

    再歪头正面看他,他脸色有些苍白,怕不只是因为疲累,还有其他的伤。

    纪星嘴唇轻颤,眼睛湿了又湿,哽咽拉他:“去医院。”

    “等会儿。”

    他神色收紧,捏住她下颌,不让她走。

    这时,朱厚宇的尸体被盖上白布送上车。

    韩廷这才松开她脸颊,说:“走吧。”

    纪星回头,就见尸体不在了,警察在一旁取证,刚才开枪击毙疑犯的警员正在做记录。

    唐宋也在,他跟一位警员交谈完,快步走过来,说:“你们不用留在现场,先去医院。”

    韩廷说:“好。”

    唐宋立刻带他上救护车。

    有几位警员跟着,身体检查之后得做笔录。

    救护车驶出去,轮子滚过的地方,朱厚宇摔下来的那片儿只剩鲜红的血迹。

    车内,韩廷看向唐宋。

    唐宋冷着脸,表情十分难看。

    韩廷问他:“怎么连救护车都弄来了?”

    唐宋说:“老爷子吩咐的。

    还是他老人家看得准。

    要不是这楼上有挡雨板(让我上去),今儿这救护车得派上大用场。”

    他极少用如此语气说话,连纪星都怔了怔,低下头大气不敢出。

    韩廷看他半晌,说了句:“抱歉。”

    唐宋紧绷着脸,起先不吭声,过了会儿,还是没好气,说:“您下次要是再想干这种事儿,提前跟老爷子说撤我的职吧。”

    韩廷说:“保证。

    没下次。”

    唐宋脸色稍松了半分,看向他,见他脸色不太好,又问:“没事吧?”

    韩廷虽也练过,但毕竟不是部队专业出身,刚撞上挡雨板又被他狠扯住摔上墙,自然没那么轻松。

    “没事儿。”

    韩廷说,脑袋靠在移动病床上闭目养神。

    刚才头撞上墙面了,此刻人放松下来,有些晕眩。

    刚闭眼,他手被狠狠抓紧,手心传来温热的濡湿,他微微睁开眼。

    纪星紧抓着他的手,吧嗒吧嗒流眼泪。

    只是流泪,却没有声音。

    她是真吓懵了,直到现在都很迟钝。

    他摸摸她的脸安抚,人很累了,身体也疼,喘一口气闭上眼睛。

    到了医院,韩廷做了个全身检查。

    身上有一些不同程度的挫伤刮伤和肌肉关节扭伤,好在脏器和骨骼都没大问题。

    脊椎上有一丝骨裂,暂时不需特别治疗;但有轻微的脑震荡,要留院观察半天。

    他检查完后配合警察做了笔录,他这边给的解释是:朱厚宇挟持了他的前女友,找他要两百万美金。

    至于证据,他提供了陌生手机号,而车和钱都在案发现场。

    他向来冷静有条理,笔录很快就做完。

    完后,他在走廊上碰见了纪星。

    她脖子和手腕已经接受医生处理,缠上了绷带。

    两个警员坐在她身旁,对她进行盘问。

    她表情有些麻木,复述着今晚被朱厚宇挟持的事情始末。

    警员问得很细,每个细节都要她回忆。

    她有几次讲不下去,就坐在椅子上抖。

    警员也很耐心,轻声安慰她,让她不要有心理阴影。

    “他绑住你的手,拿刀抵在你喉咙上,之后呢?”

    警员问,“他有没有和你说话?”

    纪星点头:“说了。”

    “说了什么?

    有没有说为什么挟持你?”

    纪星:“他说,因为我和韩廷的私人关系。”

    “他的原话能复述吗?”

    警员问。

    “他要说他要跑路,找韩廷要钱,要200万美金。

    不给钱,就把我从楼上扔下去。”

    纪星轻颤。

    警员又问:“疑犯生前还跟你说过别的话吗?

    他为什么要找韩廷?”

    纪星没说话。

    警员安抚:“纪小姐,别害怕,现在你已经没事了。

    但如果你没准备好,可以休息一会儿。”

    “他说他恨韩廷。”

    纪星开口,“他说韩廷之前打算收购朱氏,后来不想竞价,就退出了。

    结果,同科也退出竞价。

    他两边都没捞着,心里怨恨。

    可同科那边不好下手,就抓了我。”

    警员没怀疑,把她的话记录在案了。

    一旁,韩廷看着她。

    尽管她表情怔然麻木,但他太了解她,知道她在撒谎。

    而撒谎的目的,自然是为他。

    “所以他是知道你和韩廷的私人关系的?”

    “我们一起跟他吃过饭的。”

    警察又问了之后在房顶上的事,纪星一五一十答了。

    “纪小姐,谢谢你的配合。

    如果还有疑问,我们会联系你。

    我们也建议你咨询心理医生,调节一下情绪。

    希望这件事不要影响你今后的正常生活。”

    “嗯。

    谢谢。”

    纪星目送警察离开,转眸看见韩廷,眼圈霎时又红了。

    他走上前来,拉住她的手将她揽进怀里,用力握了握她的肩,低声说:“没事儿了,别怕。”

    “嗯。”

    她闷声点头,眼泪却不可抑制地涌出来沾湿他的衣衫,“有没有受伤?”

    “没。”

    他安慰着,嘴唇轻蹭了下她的额头。

    她好不容易止住眼泪,擦擦眼睛,盯着他手中的体检资料,说:“我想看看。”

    韩廷把东西递给她,她厚厚一摞抱在怀里。

    韩廷进了病房,回头看尾随身后的纪星,她手里抱着他的检查资料,正很紧张地一页页翻看着。

    韩廷看她手在轻抖,想让她放松点儿,轻声逗她:“看得懂么?”

    她抬头看他,点点头,回答:“我以前做Dr.小白的时候,研究过很多真实病例的。”

    韩廷静静看她半晌,“嗯”了一声。

    她又低头继续看了。

    韩廷的头仍有些不舒服,人也觉得累。

    他去卫生间把自己清理一番,换了病号服出来。

    病房内静悄悄的。

    纪星已经看完资料,一身脏衣服地坐在椅子里,微微出神,许是想到什么,人不自觉往座位里缩了缩,又开始发抖。

    她今晚是不敢回家的了。

    韩廷从柜子里找出一套备用的病号服,扭头看她:“把这身换上。”

    纪星懵懵的。

    “你今晚别回了。”

    韩廷说,“你那小区也别住了,搬家吧。”

    “一直没空找房子。

    这次肯定不住了。”

    她低声说。

    不知为何,蓦地想起当初和他在一起时,是冬天,夜里黑得很早。

    他每次下班后去接她,都不在车里等,一定要去她家里头接。

    她又怔了一会儿,鼻子发酸。

    韩廷说:“明天我让秘书帮你找房子。”

    纪星嘀咕:“我助理可以找的。”

    韩廷于是没坚持。

    他头有些疼,缓缓坐在床边了,看着她,说:“去洗漱吧。

    早点儿休息。”

    “嗯。”

    纪星进卫生间清理完毕,不一会儿出来了。

    宽大的病号服套在她身上,显得有些空荡;她低头揪手。

    韩廷坐在病床上看她,掀开被子一角,下巴指了指床,说:“过来睡吧。”

    他这话里没有半分暧昧或狎昵的意味,仅仅只是担心她晚上做噩梦。

    纪星起身,微红着脸爬上病床,乖乖躺下,背对他侧身,占了极小的一个位置。

    她要把后背留给他,他在背后,她才安稳。

    韩廷关了灯,躺上去,给她盖上被子,手搭在她腰上,把她往自己怀里揽了下,说:“过来点儿。”

    她往他身边挪了挪,窝进他怀里,这个姿势让人安心。

    她的手滑到腰间,握紧了他的手,很用力。

    他反过来握住她,和她十指相扣。

    病房内光线昏暗,十分幽静。

    似乎能听到枕头上彼此绵长的呼吸声。

    某个时刻,韩廷在她身后低声:“明天早上,在医院咨询下心理医生。

    唐宋会给你安排好。”

    纪星:“嗯。”

    隔一会儿,她在黑夜里睁开眼睛,说,“韩廷。”

    “嗯?”

    “明天我有话跟你讲。”

    韩廷默然半刻,说:“嗯。”

    这一次,他没有预测她的心思。

    纪星闭上眼睛,累得睡了。

    两人都累了,很快便沉睡过去。

    房内静静悄悄,只有安稳而均匀的呼吸声,一夜无梦。

    或许是因为脑袋有些不舒服,韩廷第二天意外睡到上午十点才醒。

    醒来的时候,怀里已经没人了。

    他坐起身,摇了摇头,头内的晕眩晃动感好了很多,背后还有一丝疼。

    唐宋进来了,带人给他布置早餐。

    韩廷看沙发上还放着纪星的脏衣服,问:“她去看医生了?”

    “嗯。”

    唐宋说,“那个心理医生很专业。”

    韩廷看他眼睛上黑眼圈很重,问:“昨晚干嘛了?”

    唐宋没吭声。

    韩廷说:“我自有安排,不急一时。”

    唐宋:“嗯。”

    说话间,病房门被推开,纪星进来了,仍是穿着那身大大的病号服,脸上的气色却是比昨晚好了很多,红润起来了,眼睛里也有了往日的亮光。

    唐宋打了声招呼便出去。

    韩廷说:“过来吃早餐。”

    “嗯。”

    她爬上床,跪坐在小长桌这头,扫一眼桌上,清粥,鸡蛋羹,秋葵,芥蓝,鸡汤……她有些食欲了,拿起筷子。

    病号服袖子太长,韩廷隔着桌子伸手过来,帮她卷袖子。

    她微红了脸看着他的手,手指很长,骨节硬朗,像翻花儿似的;卷完一只了,她乖乖把另一只递过去。

    夏天上午的阳光透过白色纱帘洒进来,两人对面而坐,吃早餐。

    纪星舀了一勺热热的鸡蛋羹进嘴里,细腻嫩滑,熨帖人心。

    她忽然小声开口:“我之前说,要死要活的爱情,那是赌气的话。”

    韩廷说:“我知道。

    这次是个意外,你别多想。”

    她“嗯”一声,又低头喝粥了。

    他却知道,她真正想跟他谈的话并非这些。

    粥喝了一小半,她稍稍坐直了身子,轻声:   

    “之前在美国的时候,我说,跟你在一起没有安全感。

    我现在知道是为什么了。”

    韩廷抬眸看她。

    她却舀着热粥,不看他,像自言自语:   

    “不是因为差距,也不是不自信,而是我从来就看不透你,对你不够了解。

    于是总怀疑你对我有隐瞒,渐渐不信任你,也做出了一些伤害你的事。”

    她抿了抿唇,说,“之前在茶屋,你想对付朱厚宇,拿茶水在桌上写字;后来对付韩苑,你不告诉我你的计划;昨晚在现场,你不想让我看见朱厚宇的尸体。

    你从不让我接触你的手段。

    好像很介意让我看到你的另一面,总是不想让我看见。

    当我是小孩子一样。”

    她轻吸一口气,短暂停顿;而他安静听着,没有打扰。

    “你在我心里很完美,好像没有缺点,完美得不真实,也不安全。

    我总是从别人那里听说你,关于你的很多事都很陌生,真的假的我分不清。

    如果有人跟你说纪星挪用公款,你可能会一笑而过;可如果有人跟我说,韩廷栽赃陷害,我却会迷惑,没办法确定真假。

    我太不了解你了。

    你把我看得很透,说我什么样子你都喜欢。

    但我讲不出这种话,因为我没见过你别的样子,我没有底气。

    我看不清你,也看不透你。”

    “我以前觉得你在山顶,我在山腰,大概是我没法感同身受,所以我想去看看。

    现在却觉得我要去的不只是山顶,你的身边,还有你的背后。

    我想知道你每天面对的困境,想知道你经历的烦恼和痛苦,你面对的压力和难关。

    ……不了解,以后就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理解。

    哪怕在一起,也还是会出现类似的矛盾和问题。”

    她抬眸看向他,语气很轻,脸也发烫,眼神却笃定:“韩廷,我想了解你的很多面,好的坏的,全部。

    不止是一个点。”

    韩廷迎视着她,她的目光仿佛有力量,穿透了他的内心。

    她说:“我是一个惯性很大的人,如果和你在一起,恐怕会越来越喜欢你。

    所以在那之前,我想尽量多了解你,能知道你在想什么,打算做什么。

    哪怕如果以后你走进灰色地带,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份子,就是共谋。

    那我要知道我为什么为你而做。

    如果以后不论遇到什么情况,我都要站在你身边,那我想知道,我为什么人而站。

    我以后会很爱你,我想知道我爱的究竟是哪一个你。

    我爱的究竟是不是真实的你。”

    她眼神清澈,脸颊上染着羞红,说:“所以,能不能跟你重新开始?

    不是投资人和创业者,不是上级和下属,也不是一夜情。

    就是韩廷和纪星。”

    韩廷长久地直视着她的眼眸。

    他在商场独自一人久了,习惯了防备和收敛。

    他仿佛从来都不需要体谅,不需要理解,不需要感同身受。

    但此刻,他看见她乌黑的眼睫上染着夏日的金色阳光,那阳光的温度好似一点一点沁进他的心底,融化了最深处某个坚硬清冷的角落。

    他看着她,倏尔低眸一笑,唇角牵起浅浅的弧度。

    抬眸时,眼神清亮,认真。

    他朝她伸手,说:“纪小姐,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纪星伸手过去,男人的手硬朗温暖,有力地握了她一下。

    她脸色绯红,回以柔软而用力的一握,说:“韩先生,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