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你如北京美丽小说 > chapter 74
    chapter 74   

    纪星下楼回办公室后,立马接了一大杯水咕咕灌进肚子。

    喝完水,心跳也平复了些,她给小檬打电话:“今晚可能不能跟你睡啦,韩廷说他要过来。”

    “哼!”

    涂小檬在电话那头叫嚷,“纪星星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纪星赶忙说:“我下次请你吃饭。”

    “那倒不用。”

    涂小檬也就嘴上功夫,说,“就让他陪你睡吧,你可能会更有安全感。

    不像我,小胳膊小腿儿的。”

    纪星噗嗤笑,又跟涂小檬聊了会儿。

    这次重新相处,她心底有隐隐的紧张。

    据说分手后再复合的情侣,百分之八十会再度分开,而且是因为当初相似的原因。

    哪怕后来分分合合,最终仍走向分手。

    可她不想再分开,难免小心翼翼。

    涂小檬叹:“的确是这样。

    我跟张衡……现在虽然又在一起,但也没什么信心了。

    每次吵架都是翻旧账。”

    纪星问:“那怎么办呀?”

    “你别担心,你情况又不一样。”

    涂小檬安慰,“大部分人分了又合是感情冲动,而根本问题没解决。

    你们不都要解决了嘛。”

    “哦哦。”

    纪星赞同地点头,“我也觉得是。”

    放下电话,纪星想了会儿,又自己点了点头。

    她心无旁骛地工作到下午五点多。

    快六点时,就有丝心不在焉了,总有意无意瞟手机,看时间。

    到了六点,她把东西都收拾好,坐在座位上喝水。

    韩廷还没找她,她趴桌上玩手机,打开定位看,韩廷跟她在一栋楼里,两人的图标重叠得紧紧的。

    唔,他压在她上边。

    纪星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手指戳戳地图上的“韩廷”。

    忽然,电话进来了。

    正是他。

    她立马摁了接听键,坐直身板:“喂?”

    他许是没料到她接得这么快,停了一下,问:“等我呢?”

    “没啊。”

    她摸耳朵,“刚好在拿手机发消息。”

    “工作完了?”

    “嗯。”

    “去电梯间等我。”

    他说,“我下来了。”

    “现在吗?”

    她问。

    “是。”

    那边有关门的声音,“我出办公室了。”

    “我也马上出来。”

    纪星轻快地说,拎起包就小跑去电梯间站好,一瞬不眨盯着那道专属电梯。

    红色数字显示着45F。

    停了好些秒,应该是他在进电梯。

    终于,数字开始下降43F,41F……   

    纪星抿着唇等待,轻吸一口气。

    35F,33F,31F……叮!   

    她摸摸头发,调整了下表情。

    电梯门缓慢拉开,她抬起眼眸,轻轻撞上韩廷的目光,呼吸就蓦地一凝。

    眼里却没忍住笑意,他亦一笑。

    门开了,她走进去,他给她让出一点空间。

    电梯门阖上,纪星抬头问:“你今天不加班?”

    “不用。”

    韩廷问,“你今天工作还顺利?”

    “挺顺利的啊。

    现在我做事得心应手。”

    她说,又想起什么,“哦对了,忘了问,你今早在医院复查还好吧?”

    “没什么大问题。”

    他说着,拿手指勾了下她手心,纪星一愣,抬头看电梯摄像头,瞪了他一眼,小声:“有监控呢!”

    韩廷不以为意:“所以?”

    “在公司,你注意点儿形象。”

    她可不想大厦保安们在监视器那头谈笑议论他。

    韩廷于是不逗她了。

    韩廷开车到了纪星新租住的公寓地下停车场,熄了火,拎上换洗衣物袋,下车后不免四周看了下,说:“这停车场灯光挺暗。”

    纪星怕他怪罪他秘书,忙道:“我又不开车,不来下边的。”

    两人进了电梯,门刚要关上,有人喊:“等一下!”

    韩廷摁了开门键。

    一个男人跑进来:“谢了。”

    纪星却脸色微变,也不吭声了,手指抓着包包带子,无意识地挪一两步,挪到韩廷身后躲着,低下头视线避开那个男人。

    韩廷这才发现,那个男人身强体壮,身形和朱厚宇十分相似。

    韩廷把她的手拉过来,用力握住。

    她上前一步挨住他,两只手都紧握住他的手。

    正是盛夏,手握在一起没一会儿,就泌出薄薄的细汗。

    可谁也不松开。

    她的楼层到了,他牵她出去。

    彼此的手心炙热而黏腻,指尖似有心跳。

    他侧眸看她,目光仿佛也有了黏度。

    走廊里光线昏暗,空气闷热。

    她到门口了,小手从他手里粘粘地抽出,一松开,手心空凉,心里也是。

    两人都不说话。

    最近气温太高,只是低头在包包里翻钥匙的空隙,纪星背后就冒了层汗。

    “天好热啊。”

    她说着,拿钥匙开了门。

    热浪扑面而来。

    屋内空调还没开,落地大窗户晒了一整天,闷得跟蒸笼似的。

    韩廷回头关上门。

    “旧拖鞋扔了,还没买新的。”

    纪星踢掉鞋子,回头看他,“你要不光脚……”   

    话没说完,他一步上前,弯腰低头,含住她的嘴唇将她抵到仿佛热烫的墙壁上。

    手也伸到她身后收紧她腰肢将她提了起来。

    “呜……”她被迫仰起头,踮起脚尖,心脏皱缩成一团,顷刻间浑身都软了。

    他咬着她的唇,放肆地又含又吮。

    夕阳西沉,房间里热得像桑拿房。

    好热。

    她像要融化掉了。

    理智早已崩塌,她不自禁也回以热吻,身体深处仿佛有千般压抑克制的爱意要奔涌出来。

    她是爱他的。

    身体已然诚实。

    他嗓音暗哑,在她耳边问:“想我没?”

    她心都酥颤了两下,以前恋爱的时候,他哪里会说这种情话。

    她涨红着脸蛋,点头:“唔。”

    昏暗的光线中,他唇角扬起,手指在她脖子上一揉,勾上那细细的项链,拉出一颗小星星的吊坠来,光芒闪耀。

    他抚摸着那颗星星,眼眸抬起,直勾勾看她。

    她面红耳赤。

    他的笑容却愈发抑制不住,问:“什么时候戴上的?”

    “昨天。”

    “嗯。”

    他摩挲着那颗星星,嗓音低磁地唤她,“星儿。”

    她愈发软得一塌糊涂。

    他终于放下那颗星,摸摸她下巴,全是汗,他说:“去洗澡,过会儿开空调该着凉了。”

    “嗯。”

    她艰难地从他和墙壁的缝隙里溜出来。

    他直起身子随她去,脑袋后却传来一丝短暂的剧痛,从后脑到背脊,像被什么扯了一下。

    他皱眉,揉了揉后脑勺。

    纪星问:“怎么了,不舒服?”

    “没事儿。”

    “医生到底怎么说?”

    “轻微脑震荡,慢慢恢复。

    过两天复查就行。”

    他推她进浴室。

    两人简单冲洗。

    纪星打开花洒,却问:“你晚上想吃什么呀?”

    韩廷:“你平时怎么吃饭?”

    “去餐馆,叫外卖,自己做。”

    纪星眼睛一亮,“我给你做饭吧。”

    韩廷瞧她:“你还有这技能?”

    说着把她拉到花洒下冲水。

    “别小看我。”

    纪星白他,又说,“不过家里什么都没有,要去楼下超市买。”

    “行,过会儿一起去。”

    韩廷说,又将她拢到怀里抱住,低头肆意亲吻。

    水声淅淅沥沥,冲个凉又腻了半个多小时。

    出门时,天都黑了。

    可外头气温还很高,走一会儿就又出了汗。

    纪星道:“完了,回去又得洗澡。”

    韩廷说:“那就洗呗。”

    纪星心想,洗一次澡,被你里里外外吃一遍,你当然愿意了。

    进了超市,找到果熟肉类综合区,她问:“你想吃什么?”

    “都行。”

    他对吃食是真不挑。

    她歪头想想,他的菜谱偏西式,她打算按他的口味来做。

    她走到冷冻柜边,拿起一只鸡戳了戳,回头问他:“想吃鸡肉吗?”

    韩廷说:“弄个简单的吧。

    你别费那劲儿。”

    “也行。

    夏天的菜,吃不完就坏了。”

    纪星放下,挑了小几样菜,却搜刮一堆酸奶水果和零食,就准备走呢。

    韩廷问:“你家有油盐酱醋?”

    “……”纪星摸摸鼻子,“没。”

    于是去买各种佐料,她没拿菜籽油,换的橄榄油和黄油,买盐的时候多挑了份海盐;选的也大多是做西餐的酱料。

    韩廷又问:“家里有刀叉碗筷?”

    “……也没有。”

    韩廷觑她:“你这专程出来买零食的?”

    一圈转下来,塞了满满一车。

    结账时,纪星瞥见收银台边的各种套套,红的蓝的黄的;韩廷顺着她目光也看到了。

    收银员问:“要带一盒吗?”

    韩廷瞧她:“想要哪个?”

    她踮脚,在他耳边低声:“红的。”

    他拿了两盒。

    收银员报了款项,韩廷递过去他的信用卡。

    她牵住他袖子摇一摇,撒娇道:“谢谢包养~~”   

    “应该的。”

    韩廷瞥她一眼。

    收营员倒没忍住笑了起来。

    东西太多,装了三大袋子。

    韩廷原打算都提着,纪星不舍得,不由分说抢了一个。

    但最重的那个装满了瓶罐的没抢来。

    好在超市离家不远,也就几百米。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两人拎着袋子一路聊着天回了家。

    进了屋,韩廷把袋子放在流理台上,再次揉了揉后脑勺,又抻了抻后背,感觉仍不太爽利。

    手机突然响了,是一通德国来的工作电话。

    他接起来去了客厅那边。

    纪星不打扰他,把袋子里的东西分拣好,刚腾空袋子,韩廷却又戴着蓝牙耳机过来,一边跟那头那德语对话,一边拧开各种瓶罐,完了清洗果蔬。

    纪星抬头看他,彼时他正冲洗刚买的碗盘,边蹙眉听着耳机里的汇报。

    她心里甜丝丝的,见水花溅在他袖口,她过去解开他袖口的扣子,帮他把袖子卷起来。

    卷好一只了,他跟那头对着话,把另一只手递过来。

    她卷好另一只。

    等他帮忙把原材料弄好,纪星眼神示意他可以去客厅了,他点点头。

    纪星没怎么忙活,很快做了煎鳕鱼,捞秋葵,外加蘑菇汤,简单清爽。

    韩廷那头电话总算打完,两人对桌而坐。

    他分别尝了一下,味道挺不错,问:“你经常做饭?”

    “还好。

    我主要是打下手……”她暗叫不妙,闭了嘴。

    韩廷自然知道她给谁打下手,没点破,转问:“喜欢做饭?”

    纪星摇头:“不喜欢。

    偶尔做做好玩儿,长期做不行的。”

    他笑说:“挺好。”

    “为什么?”

    她奇怪。

    他说:“如果要我每天陪你做饭,估计有点儿吃力。”

    她道:“都那么忙,还是算了吧。

    ……幸好刚才听了你的,没买鸡肉。

    不然肯定吃不完。”

    两菜一汤,分量刚刚好。

    两人吃完,收拾一下了去洗漱。

    洗完澡,纪星把他的脏衣服理出来,问:“能机洗吗?

    要不我给你手洗,然后熨烫一下。”

    “你不用管,我有干净衣服。”

    他指了指沙发上的袋子。

    “哦。”

    可她还是把他的衣服叠了起来。

    韩廷走到流理台边,给自己倒了杯水喝。

    纪星把他衣服折好又抚了抚平,放到沙发上,回头见他在滑平板,问:“你晚上还有事处理?”

    “看几封邮件。”

    他说。

    她见他有事,也不打扰。

    他独自坐在吧台边处理了会儿工作;她在沙发这边看书吃水果,一会儿去拿零食,一会儿去晾衣服。

    两人在同一个空间里互不打扰地相处了半个多小时。

    他忙完了,捏捏鼻梁关上平板,过来朝她伸手,她把手递过去,他拉她上阳台靠坐进沙发,语调透出一丝慵懒:“陪我坐会儿。”

    “嗯。”

    她把脑袋枕在他肩上。

    落地窗外,夜景璀璨,静谧如灿烂星河。

    金色的三环路是银河,万家灯火是繁星。

    “真好看。

    这房子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阳台。”

    纪星说,“我以前很少看夜景的。”

    “我经常看。

    反而习惯了。”

    他总是一个人在45层高楼。

    工作到深夜时,窗外就是如此寂静的繁华。

    纪星抬眸:“以后要带上我一起。”

    他摸着她头发,无意识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行。”

    也就14层楼的距离。

    她依恋地往他怀里钻了钻,忽然唤他:“韩廷?”

    “嗯?”

    “韩廷?”

    “嗯?”

    她半闭着眼睛,窃窃地笑,却并没有什么正经话要讲。

    “韩廷。”

    “嗯。”

    她像极了一个幼稚鬼,隔一会儿就叫他名字玩儿,他不烦也不恼,一次次应着她。

    任她闹,偶尔她变换语气,他还给出配合。

    “韩廷……”   

    “嗯……”   

    两人躺在一起,虚度时光地看了会夜景。

    直到她打了一个大哈欠,韩廷把她抱回卧室,上了床。

    开着空调,盖着薄薄的空调被,她惬意地钻去他怀里缩成一团,嗅嗅他身上的气息,心里安稳极了。

    他搂着她,低声问:“昨晚睡得好吗?”

    “中途风吹窗户,把我吓醒了。”

    她娇气地说。

    “住在高层,门窗是容易晃。

    我明天叫人过来弄一下。”

    “不要紧的。”

    她很知足了,又打了个哈欠,困困道,“不管今天多大的风,都吹不醒我了。”

    他在黑夜里弯起唇角,觉得背后忽有些疼痛,稍微调整了下姿势。

    “星儿。”

    他那京腔念着字儿真性感。

    “嗯?”

    “我搬来跟你住。”

    她睁开眼睛,看着他。

    他说:“咱俩合租,租金平摊。”

    “那倒不用。”

    纪星说,“我包养你。”

    他愣一下,嘴角的笑容又漾开了去。

    她又往他怀里钻了钻,渐渐眼皮耷拉,越来越困。

    尚存最后一丝意识,她摇摇他的腰,仰起脑袋,撒娇:“我的晚安kiss。”

    韩廷低头,在她唇上落下缠绵一吻。